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73章 水性杨花的女人
    赵婆子原本呆在厨房,一听到翠喜的动静,就忙不迭的从里头快步走了出来,大抵是荣安坊的生意越来越好的缘故,赵婆子日子过的舒心,人也比先前稍稍丰腴几分,前个儿还把小锦从庄子里给带到了荣安坊,母女两个都住在二楼的厢房里头,倒是安定稳当许多。

    一见到盼儿,赵婆子咧嘴直笑,打发翠喜去前头看着铺子,这才拉着盼儿进了堂屋,倒了一碗玫瑰蜜茶过来,这花蜜须的用温水冲开,否则被开水一烫,滋补养颜的功效反倒没那么强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今个儿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盼儿也没瞒她,直接开口道:“母亲怀了身子,我寻思着给她做些酸口的零嘴儿,也省的她胃口不佳,夏天时庄子里结的杏儿都用糖渍了,现在铺子里可还有?”

    得知林氏怀了身孕,赵婆子先是一惊,随后满脸都是喜色,林氏性子软和心底善良,只是三十多岁嫁给了忠勇侯,难免让别人说三道四,好在现如今肚子里有了货,若生下来是个男孩,日后底气也能足些。

    赵婆子是打心底为林氏高兴,笑着道:“之前的杏脯酸的很,奴婢嫌弃那玩意倒牙,也就一直没吃,要是夫人吃得惯那股子酸味儿,送到忠勇侯府也是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实际上林氏的胃口并不算差,只不过盼儿挂念她的身子,三十多岁的女人生产本就凶险,再不仔细将身子骨给养好,怕是更加艰难。盼儿虽然清楚,忠勇侯府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个孙辈儿,肯定是赔着小心,仔仔细细的照看着林氏,但只要想想前世里林氏病榻缠绵,她就实在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这杏脯滋味儿好不好还是其次,最主要的是盼儿准备往里头多弄些灵泉水,也能好好滋养她的身体,省的临盆的时候凶险至极。

    赵婆子从仓房里端了一坛子杏脯出来,这坛子约莫有女子两个巴掌大小,是用洋糖腌渍出来的,虽然杏肉本身酸的很,但却隐隐带着一股甜香,反正赵婆子是吃不来这个味儿,之前腌了一小缸,也没有在荣安坊中卖。

    捧着坛子直接回了定北侯府,盼儿这几日攒下来的灵泉水一直都没有派上用场,索性全都倒进了坛子里,用灵泉水将杏脯腌了四五日后,才让翠翘送到了忠勇侯府。

    如今盼儿身体康健无病无灾,隔个四五日才会喝上一口灵泉水,一开始喝下这物儿,体内的杂质还会一窝蜂的往体外排,满身脏污又黏又腻的沾在皮肉上,非得用花皂仔仔细细的揉搓几回,这才能洗的干干净净,把那股味儿祛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她时常饮用灵泉的缘故,现在灵泉对盼儿来说,已经没有那么神奇的功效了,顶多能让浑身皮肉越发细嫩,精气神儿好上几分,不过若是被褚良那个禽.兽折腾的狠了,掌心里倒上一些灵泉水,在腿根儿那处轻轻揉按一会儿,要不了一时三刻,红肿就能消失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姓褚的还没想起这一茬儿,头天要是折腾太过厉害,第二日便不敢再弄,生怕娇滴滴的小媳妇吃不住,哪想到有一回盼儿自己个儿用灵泉水抹了那羞耻之处,都吩咐了丫鬟在门外守着,那男人依旧不管不顾的冲了进来,一眼就看见了分开白生生两条嫩腿儿,倒在床上的小媳妇。

    这一看可就不得了了,男人的眼珠子登时通红,先是不管不顾的解了馋后,男人的耐性就足了些,变着法儿的折磨盼儿,总算知道了小媳妇为什么会在大白天的宽衣解带。

    得知灵泉水还能这么用,夜里头那厮变得更加放肆起来,简直给饿狠了的畜.生一般,恨不得将盼儿连皮带骨的给吞进肚子里,反正无论夜里闹的再是孟浪,只要用灵泉水敷上一时三刻,总会恢复如初,甚至如同那些从未破瓜的女子一般。

    早在褚良的婚假销了后,夫妻两个从废庄中回来,男人就将心思不正的秦氏从侯府里打发了出去,另外找了两个奶娘跟佘氏一起照顾小宝,这两个奶娘都是老实本分的性子,恨不得将小宝当成眼珠子看待,一来二去倒是将小宝肚皮喂的又圆又鼓。

    小宝本就不爱喝奶,等到长出几颗牙后,盼儿就亲自下厨,用灵泉水给他做了些好克化的吃食,大概是馍馍里头有了灵气的缘故,小宝吃的倒是更香,矮胖的小身子圆墩墩的,即使凌氏不待见盼儿,每日都得见上小宝一回。

    儿子不吃奶,褚良身体养好也用不上药引子,盼儿便喝了回奶汤,这几日奶水只有一丁点儿,显然马上就要停了,夜里褚良那厮还厚颜无耻的盯着盼儿瞧,说什么回了奶胸脯依旧比头年丰硕不少,气的盼儿小手握拳,狠狠捣这人的背,褚良不敢惹怒了小媳妇,这才老老实实的不再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夫妻两个的小日子过的蜜里调油,凌氏看在孙子的份上,也没给盼儿脸色看,倒也还算舒坦。

    这日盼儿懒散的歪在软榻上,手里头捧着粉瓷盅,舀着里头熬得香甜粘稠的燕窝送进嘴,还没等吃完,就见着翠翘这丫鬟不顾规矩,满脸仓皇的冲进屋里,急声道:

    “主子,侯夫人昏过去了!”

    翠翘嘴里头的侯夫人指的自然是林氏,毕竟褚良的亲爹一直没有继承爵位,凌氏虽然是定北侯府的女主人,却不能被叫做侯夫人。

    盼儿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,明明林氏最近养的不错,又吃着用灵泉水渍过的杏脯,照理而言身子应比先前好才是,为何会突然昏迷?越想越是心急,盼儿猛地从软榻上坐直了身子,踩着镶嵌东珠的绣鞋,披上了外衫就往处跑。

    即使现在开春,地上的坚冰积雪已经溶了,但俗话说下雪不冷化雪冷,翠翘虽然也担心侯夫人,但却更怕主子冻坏身子,赶忙拿了件细锦披风,卵足了劲儿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忠勇侯府与定北侯府隔得并不算远,平日里盼儿都是坐小轿过去,今日她实在是太心急了,便吩咐车夫驾着马车往石家赶,翠翘这丫鬟在马车出府的前一刻才追了上来,手脚并用的上车后,先是给盼儿盖上披风,便听到主子颤声问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好端端的人为何会昏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翠翘圆脸陡然苍白几分,支支吾吾好半天都没说出话来,这副吭哧吭哧的模样看在盼儿眼里,让她心火更旺,修剪得宜的指甲死死抠着细嫩掌心,她忍不住催促:“都到这时候了,还不快说清楚?”

    翠翘一咬牙,道:“主子可还记得先前呆在庄子里的珍娘?早上她去了忠勇侯府,当着老爷子跟忠勇侯的面,说侯夫人以前是给人家当妾室的,根本不配嫁入忠勇侯府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珍娘说的话要比翠翘学的更难听才是,但小丫鬟实在不忍让主子伤心难过,只挑拣着将事情的大概说了,那些难听的词儿能省就省,否则主子若气坏了身子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耳朵嗡的一声响,盼儿脸上血色尽褪,整个人好像石雕般,动都不会动一下,她知道林氏早些年日子过的不好,但却万万没想到她娘竟然给人当过妾,既然如此的话,她自己应该也是别人家里头的庶女。

    儿不嫌母丑,狗不嫌家贫,盼儿倒是没有埋怨林氏的意思,此时此刻她快要被满心的忧虑给淹没了,忠勇侯府的门第极高,石进又是十分倨傲的性子,若林氏真给人当过妾的话,甭说不能继续当侯夫人,恐怕能不能有好果子吃都不一定。

    按着大业朝的律令,若先前林氏没被那人休了,就是逃妾,只要上报官府可是要被捉回去的,到时候她娘该怎么办?

    盼儿越想心下越慌,纤瘦的身子颤抖的好似筛糠般,眼圈也微微泛红,恨不得能立刻出现在忠勇侯府,也省的见不到人,她心里提心吊胆的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翠翘知道主子不好过,又小声催促着车夫快点,过了两刻钟功夫,这才紧赶慢赶的到了忠勇侯府,守在侯府外头的侍卫自然是见过盼儿的,虽然不知府里头究竟出了何事,但见到盼儿的脸色忽青忽白,也不敢阻拦,直接将盼儿翠翘主仆两个给放了进来。

    此刻忠勇侯府上下只知道怀了身子的新夫人昏迷过去,但到底是因何昏迷却不太清楚,毕竟堂堂的侯夫人可能是逃妾的消息,定然要死死压住,一旦传到外头,不管此事是真是假,忠勇侯府的名声怕是都要扫地了,而翠翘之所以能得着消息,是因为林氏身边的丫鬟生怕夫人出事,派人去送了信儿,这才把盼儿唤来。

    几个月间盼儿不知来过忠勇侯府多少回,就算闭着眼睛都能摸到林氏所住的小院儿,眼下她脚步不停,几乎是跑到了主卧外头,隔着一层门板就听到里头丫鬟的劝声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别难受,为了肚子里的小少爷,也得好好保重身子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林氏身边的丫鬟名为红渠,是石进亲自挑选的,虽然模样普通,却最是忠心不过,一心一意的替林氏打算,否则也不会在事情发生的第一刻就将盼儿找来,毕竟盼儿是林氏的心头肉,有她劝着,林氏也会稍稍好过些。

    推门走进房中,盼儿往床里扫了一眼,发现林氏已经从昏迷中清醒了,只是脸色实在难看的紧,双目又红又肿好似核桃,散乱的发丝落在颊边,被泪水打的湿潮,一看就是哭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盼儿叫了一声,看到林氏这副模样,她整颗心都疼的揪成一团,即是懊悔又是自责,她怎么都没想到,先前一时不忍救下来的女人,竟然成了林氏的催命符,直接当着老爷子跟忠勇侯的面,说林氏给人当过妾。

    想到此,盼儿眼泪忍不住掉下来,冲着红渠问:“母亲的身体如何?可请大夫来看了?”

    红渠还没开口,就听林氏哑声道:“像我这种下贱胚子,就是贱命贱身,哪还用请大夫来看,反正也是死不了的……”

    一闭上眼,林氏脑海中就浮现出石进得知此事时那副暴怒狰狞的神情,简直好像要杀人一般,他当即就派人把珍娘的舌头割了,关了起来,府里头知道此事的人,除了几位主子之外,就只有红渠一个,即使这样,林氏现在心里头也难受的厉害,好像有钝刀子在一下一下割她的肉似的。

    林氏早就知道,现在的日子都是她偷来的,本以为能瞒得再久些,没想到老天爷都看不过眼,让盼儿救下了珍娘,而后珍娘来到忠勇侯府中揭穿了她的身份,以至于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一个厚颜无耻水性杨花的女人。

    就算石进待她极好,心里也是认为她先前是正正经经的嫁过人,给人当正妻的,现在知道她自轻自贱,做过别人的妾室,怕是这两日便会休了她,若不是想要休妻的话,又怎会、怎会不见她?

    “大夫肯定是要请的,您就算不替自己想想,也得是肚子里的孩子考虑一二,娘,我好不容易才有个弟弟,您真舍得不顾这孩子的死活?”盼儿一听林氏没请大夫来瞧,立刻就毛了,好歹她娘也是侯夫人,昏迷过去竟然都没个大夫来照看着,忠勇侯还真是生了一副铁石心肠。

    其实此事还真怨不得石进,高门大户里的奴才们惯是捧高踩低的,虽然正堂里到底出了什么事,这些下人们都不清楚,但最后那里头被拖出来一个满脸是血的女人,那副半死不活的德行可瞒不过别人,说不准就是新夫人做了什么对不起侯爷的事,被发现了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况且女人为了争宠,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,假装昏迷也是常有的,这些下人们见侯爷怒气冲冲的去了书房,便断定夫人失了宠,甚至还妄加猜测,觉得林氏肚子里的那块肉都不是石家的骨血,这一来二去的,忠勇侯府里头的流言传的越发难听起来。

    林氏是个和善温柔的性子,平日里也不愿苛待这些下人们,哪想到宽容大度并没有得到半分好,反而养出了一群饿狼来,此刻还没怎样,就敢给主院儿的人脸色看,即使得知夫人昏迷,因为没人吩咐下来,落不到具体的实处上,便更加不会出府请大夫了。

    红渠哪里不知侯府的人都是什么德行?她对于这起子浑人恨得咬牙,心头却更担心夫人,毕竟林氏可是双身子,虽然肚子里的娃儿已经满三个月,胎象还算稳当,但上午气急攻心,动了那么大的肝火,就算身体康健的人都不一定吃的住,更何况一个身娇肉贵的孕妇?

    听盼儿提到肚腹里的孩子,林氏空洞的双眼蒙上一层水雾,手不由自主的按在了微微凸起的小腹上,明明她都三十多了,这个岁数的女人根本不易受孕,一开始林氏就没抱期望,却没想到这孩子跟她有缘分,真托生在她肚子里,只可惜自己脏的很,不止拖累了盼儿,还对不住这个不知是男是女的娃儿。

    见林氏态度软化许多,盼儿冲翠翘使了个眼色,翠翘在小姐身边伺候的时间不短,自然也能明白她的意思,忙不迭的往外跑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书房。

    身量高大的男人好像一头暴怒的野兽,将书房里的东西一股脑儿的砸在地上,随着噼里啪啦的响声不断炸裂,守在门外的奴才们一个个也都噤若寒蝉,不知道夫人究竟是怎么惹怒了侯爷,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书房外的台阶下站了个高瘦的中年男人,穿了一身靛青色的锦袍,如今虽然已经开春了,但冷风吹过还是难捱极了,他这么穿着竟好似一点不知冷热般,还真是奇了。

    此人名为钱忠,正是忠勇侯府的管家,早年跟在忠勇侯身边上过战场,只可惜后来伤了腿,便留在石家当了管家,在侯府里也颇有几分脸面,简直比正经的主子还要威风,刚刚主院儿的红渠来递口信儿,就是跟钱忠说的。

    “您说夫人是真昏还是装昏?”鹅蛋脸的丫鬟压低了声音,余光瞟了一眼书房紧紧阖上的雕花木门,心里头不免有些犹豫,不知道该不该进去通报一声。

    钱忠眼皮子动了动,嘴唇一掀道:“侯爷现在正心烦,等过了这一阵再进去通报也不迟,夫人最近养的好,稍稍等上一时三刻,身体也不会出什么岔子。”

    丫鬟闻言还想说什么,但看到钱忠阴沉沉的面色,呐呐的闭上嘴,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刚才正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钱忠也不清楚,他只知道夫人定是做了对不起侯爷的事,否则侯爷不至于怒成这样,钱忠打小儿就跟在石进身边,说句不恭敬的话,他早就将石进视为亲人。

    侯爷那么克制的一个人,现在竟然因为林氏一个女人怒成这样,难不成真的如同那些下人说的一般,林氏肚子里的孩子,竟是别的男人的野种?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