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75章 梅园初遇
    雪嫩小手掀开车帘,盼儿抻头出来,看着石进抱着林氏迈进了东门,两人身影逐渐消失在视线中,这才把帘子放下来,脸颊贴在光滑的车壁上,水润杏眼中也不免露出了几分愁色。

    想起翠翘先前的话,林氏给别的男人当过妾,是从京城里头逃出来的……以前盼儿只以为自己的父亲是个短命的,所以记忆里才没有这个人出现,但此刻再一深想,林氏早年是别人的妾室,而她是庶女,母女两个的身份都是上不得台面的,要不然她小时候也不会受那么重的伤,整张脸都被毁了。

    一旁坐在小杌子上的翠翘见主子脸色不好,以为盼儿还在担心林氏,小声道:“小姐别急,夫人肚子里还怀着侯爷的血脉,肯定不会有事的,您就安安心心的回侯府呆着即可……”即使盼儿放心不下林氏,石进将才说了那种话,短时间内她怕是都不能进到忠勇侯府的。

    暗自叹息一声,盼儿点了点头,等主仆两个刚走进昆山院时,就见着紫烟这丫鬟脚步匆匆的往屋里走,先是福了福身,这才道:

    “主子,楚王妃往咱们府上下了请帖,说要请您去王府赏梅。”

    皱了皱眉,盼儿以前从来没跟楚王妃打过交道,怎么会给她下帖子?

    似是瞧出了盼儿的疑虑,紫烟开口解释道:“楚王妃跟咱们夫人是闺中好友,从小看着将军长大,楚王府与定北侯府交情深厚……”紫烟话没说完,但盼儿也能明白这丫鬟的意思,无非就是楚王妃身份贵重,又是长辈,她亲自下的帖子,自己是无论如何都得去的。

    “何时去赏梅?”

    说实话,盼儿真没觉得赏梅有什么意思,最近几日正是化冻的时候,满地的积雪消融,混着泥汤,即使走路时小心再小心,裙裾鞋面上都少不得被溅上泥汤,她今年开春新做的衣裳有几件是用绞纱做的,一下水那衣裳就看不得了,自然不能穿第二回,想一想去楚王府赏梅还得盛装打扮,盼儿就没来由的觉得一阵心烦。

    尤其她自小在石桥村长大,说的难听点儿,就是个身上泥点子还没洗干净的村妇,跟那些颇好阳春白雪的娇小姐在一起,怕也是处不到一块去。再加上盼儿先前接触过的贵女只有许清灵跟凌月娘两个,眼下回忆起这二人,她又是一阵叹气。

    “听说是三日后,刚刚是李嬷嬷过来告知奴婢的,那天夫人也会与少奶奶您一同去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要跟凌氏同行,盼儿立刻垮了脸,蔫蔫的歪在软榻上,今日发生的事情本就令人心烦意乱,即使盼儿是个好性儿,平日里不会轻易发脾气,此刻心里也不免有些堵得慌。

    褚良走进门穿过外间儿,就看到娇滴滴的人儿穿了一身烟罗紫的轻纱褙子,里头配着同色的丝绸抹胸裙歪在榻上,一双美目半睁半合,唇上没涂口脂,却艳的好像朱果一般,脖颈柔白细腻,即使没有碰到,褚良也能想象那绝佳的触感,再往下就是令人流连忘返的美景,虽然藏在衣裳里,但**蚀骨的滋味儿却令人印象深刻,无论如何都是忘不了的。

    大步流星的走到小女人面前,屋里头还有不少伺候着的丫鬟,此刻见到将军进来,露出单手可握的细腰,大掌扣住女人柔嫩的脖颈,直接叼住了少***嘴儿,这些丫鬟还都是清白身子,看到这一幕不由涨的满脸通红,不敢发出半点儿动静,蹑手蹑脚的从屋里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盼儿被亲的嘴唇发麻,隐隐还带着几分疼痛,她心里不免有些着恼,小手捏成拳头,狠狠的捶了几下褚良的胸膛,偏这人纹丝不动,一双铁臂反而加重了力气,将身上透着馥郁香味儿的娇儿抱的更紧,死死勒住,好像要将盼儿揉进骨血里一般。

    “将军,快、快放开……”眼里含着水儿,盼儿微微有些喘,声音甜的都快滴出水来了,让男人听在耳中,脸色变得越发狰狞起来,前几日正巧她来了葵水,淅淅沥沥的足足来了七八日才停,褚良夜里头守着香甜可口的美食,偏偏只能用眼看着盯着却吃不到嘴,这一日复一日的折磨,就算褚良的耐性比起寻常男子强出不少,此刻也不由憋得有些狠了,顾不得现在到底是什么时辰,直接将嫩羊给吞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论脸皮,盼儿可是远远比不上褚良厚的,但这男人自己疯起来还不算,最后还非要拖了她下水,幸好主卧里摆着的软榻足够结实,否则若按着男人这股折腾劲儿,说不准哪日就把这黄花梨木的软榻给弄散架了。

    隔着一层雕花木门,屋里头的响动自然是瞒不过人的,紫烟紫书以及翠翘三人经常贴身伺候着盼儿,以前早就听过无数次这种动静,一个个面颊涨红两腿发软,心里清楚的很,知道没有个把时辰里头的声音怕是停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转眼又过了三天,今日一早,凌氏就派丫鬟过来知会了盼儿一声,等到时辰差不多了,几乎没见过几回面的婆媳一起坐在马车上,往楚王府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楚王到底是当今陛下的亲叔叔,王府修建在内城,定北侯府再是尊贵,也不能逾过王府去,府邸建在外城靠近内城的地界儿,坐马车不过两刻钟功夫便能赶到。

    盼儿这还是头一回跟凌氏一起出门儿,她两手交叠放在腹部,正襟危坐,低垂着脑袋,一言不发,看上去既软和又怯懦,凌氏扫见盼儿这副模样,端丽的脸上透着一丝不耐,道:“待会楚王府中来的女眷定然不少,其中有好有坏,若是有人刻意找麻烦,你也不能一味的强忍着,丢了咱们侯府的脸面,反正你进了王府跟紧了我便是,少说话,可记住了?”

    连连点头,盼儿有些诧异的看了凌氏一眼,她倒是没想到向来眼高于顶的婆婆竟还愿意提点她几句,看来凌氏虽说有些高傲,但也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刻薄,一开始盼儿对这个婆婆向来是敬而远之的,毕竟凌氏想让凌月娘进府,要不是为了褚良跟小宝两个,盼儿也不会装傻充愣,忍下了此事。

    但近段时日,凌氏倒是再也没提过给褚良纳妾之事,只是天天照看着小宝,从不假手于人,有时候还会带着小宝在京郊的庄子里小住几日,祖孙之间的感情一日比一日浓厚许多。

    盼儿心里约莫着,大概是看在小宝的面子上,凌氏的态度才有所改变,她到底也是褚良的亲娘,若是能够好好相处不生事端的话,盼儿也不想跟林氏闹僵。

    马车很快就到了王府前头,此处楚王妃此次宴客,往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家都送了请柬,以至于还没到时辰,王府的前街已经被各家的马车给堵得水泄不通,她们也堵在了路上,还等稍微等上片刻才能从马车里下来。

    翠翘搀扶着盼儿下车时,前头的一辆马车也走下了一个俏丽的美人儿,披着一件不带半根杂毛的白狐裘,面上薄施粉黛,一双凤眼好像一泓清泉般,透着盈盈柔光。

    “主子,那是齐夫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盼儿才反应过来那女子的身份,不是许清灵还有哪个?她早先刚入京时,虽然进了状元府跟齐川打过照面,却从来没亲眼见过这位相府千金,只拿到了废庄的地契而已,此刻这么一看,发现许清灵倒也是个清丽的美人儿,怪不得会让齐川眼巴巴的求娶,迫不及待的休了她这糟糠妻。

    活了两辈子,盼儿对齐川连半分男女之情都没有,甚至还隐隐带着几分怨恨,毕竟上辈子受过的苦楚并非作假,她眼睁睁的看着林氏病死,却无能为力,如今好不容易重活了一回,她终于摆脱了齐家,摆脱了齐川,眼下再见到齐川的这位新夫人,心下倒是升起丝感慨。

    盼儿先前嫁过齐川的事,这些后宅妇人一个个都清楚的很,早就传遍了,要不是碍于定北侯府的威名,让她们不敢说三道四,现在外头的闲话怕是会说的更不堪入耳。

    跟在凌氏身后走进了王府里,原本在前不远的许清灵突然停住了脚步,转过头来看着盼儿,先是向凌氏浅浅的福了福身,才轻声道:“林姑娘,百闻不如一见,你果真是难得的美人儿,怪不得与定北将军夫妻恩爱,简直羡煞旁人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许清灵脸上带笑,但心里头就跟淬了毒似的,死死咬牙,凤目盯着林盼儿的脸,发现这妇人虽然身份低贱,但容貌却生的十分出挑,杏眼桃腮,朱唇贝齿,明艳的仿佛画中人般,明明林盼儿只是个村妇而已,粗鄙不堪,偏偏生了一副好皮囊,即便内里是个草包,那些男人们一个个也都瞎了眼,才会看上这种女人,不止褚良甘愿娶她当正妻,就连齐川都对她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许清灵身为相府千金,从小到大都被人捧着,自然是心高气傲的,哪里受到过这种委屈?心里恼恨之下,她开口时才着重点出了盼儿的容貌。娶妻娶贤,纳妾纳美,这个道理没有人不清楚,许清灵只提这个而不说别的,内里到底是什么心思,倒也不算难猜。

    盼儿早就对许清灵有所提防,此刻听了这话,笑了笑道:“齐夫人何必这么客气?这院儿里谁不知你是京城第一美人,论容貌我是远远不能跟你相提并论的,否则……”盼儿好像想起了什么,小脸儿上透出一丝懊恼,突然住了口,用丝帕按了按唇角,也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倒是凌氏冲着许清灵点了点头后,便带着盼儿先一步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许清灵看着盼儿的背影,两手揉着锦帕,都快将那块光洁滑润的布料给戳出个窟窿来,不过她还记得此地乃是楚王府,万万不能闹的太过,否则落了楚王妃的面子,她怕也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楚王妃最喜白梅,楚王为了她特地在王府里修了一座梅园,种了成百上千株梅花,花瓣洁白如雪,飘洒而下,当真如同仙境一般,如今正好赶上了花开的时节,楚王妃干脆办了一场赏梅宴,就是为了一窥这满园寒梅的景儿。

    进了梅园后,一路往前走便是满目的梅花,如今天气转暖,已经不常落雪了,但此刻微风吹过,卷着花瓣儿在空中飘洒,倒也有几分雪花纷扬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凌氏跟楚王妃交好,王府给定北侯府安排的位置便靠前了些,楚王妃今年三十出头,一张脸虽然不算娇美,但也称得上和善,身段儿微微有些丰腴,也不到肥硕的程度,此刻亲亲热热的拉着凌氏的手,两人说了一会儿这才转头看着盼儿,口中赞道:“瞧瞧你这儿媳妇多灵秀,还给你生了个宝贝孙子,这么好的福气,你便知足吧......”

    盼儿颊边微微泛红,倒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好,只听楚王妃又道:“你这儿媳我瞧着有些眼熟,你看像不像宁王府的芙蕖?只可惜芙蕖小时候就被送到了南边养病,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宁王府?还没等盼儿细想,凌氏就忙不迭的反驳:“芙蕖郡主身份高贵,盼儿出身低,跟郡主自然是八竿子打不着的,哪有什么像的?我看王妃就别变着法儿的夸她了……”

    等楚王妃离开后,凌氏皱着眉,压低了声音说:“楚王妃性子宽和,但待会要来的宁王妃却是个重规矩的,你未婚生子,这事情瞒不过别人,记得切莫往宁王妃身边凑,她说话太直,小心受了委屈。”

    听到凌氏这话,盼儿不免升起了些忐忑,她从来没有跟这些身份高贵的妇人打过交道,再加上往日只在石桥村里头呆过,相处的都是像齐母那种没什么心眼儿的村妇,此刻心里发憷也是难免的。

    葱根般白皙的指尖透着几分凉意,她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,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很快梅园中的人便来齐了,女眷出门之前都会往身上扑些香粉,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股香气,味道好闻的紧,但梅园里坐了这么多人,各种香味儿混杂在一处,盼儿的五感本就灵敏,此刻被熏得脑袋有些发晕,面色也稍显苍白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