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77章 闫红衣
    褚良看着女人娇美的脸,鹰眸微微闪烁,大掌揽住女人的腰,声音低沉道:“那群蛮子简直是没有人性的畜生,近段时日又进犯边城了,今天夜里我就得带兵出京,你好好在京城呆着,也能好好照看着府里……”

    闫红衣小脸紧紧贴在男人胸口,馥郁柔软的身子略有些紧绷,怀里好像揣了只兔子似的,丝毫不安稳的跳个不停,褚良乃是定北将军,心机城府自然不差,一旦他察觉出自己并非林盼儿,恐怕她的命也就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红嘴儿紧抿,闫红衣眼里含着一层水雾,死死扯着褚良的袖口,带着哭音道:“为什么非要去边城?你才回京多长时间,都不顾我跟小宝了,便又被陛下派了出去,我不管,你要想走可以,必须带着我一起去玉门关!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闫红衣表面上看不出什么纰漏,实际上都快被吓破胆了,掌心也渗出了丝丝细密的汗珠儿,将男人袖口的料子略沾湿了不少。

    自古行军打仗,就没有带女人一同上战场的说法,毕竟女子既柔弱,每月又会来不少秽物,打仗时实在不便的很,军营中是有女子不假,但那些妇人全都是呆在军.妓.营中,为了慰劳将士而安置的,要是褚良仗着自己军阶高,坏了规矩将妇人带到营里,传出去也不好听。

    不过还有个折中的办法,就是将随军的女眷安置在边城中,那处风沙虽大,条件艰苦,吃穿用度样样比不上京城,但也不是没有半点儿好处,如此一来夫妻二人倒是不必分别多年,也省的从军的男人直接在边城纳了美妾,几年过去怕是连孩子都生下数个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边城的佳丽不知容貌生的艳丽妩媚,性情也火辣热情,将军怕不是想要纳小,这才把妾身这糟糠妻搁在京城,以免坏了将军的好事?”即使私底下暗暗观察的林盼儿一段时日,闫红衣还是很难将那女人的神态彻底学会,好在屋里头光线昏暗,褚良约莫着也没发现异样,否则肯定不会表现的这么镇定自若。

    带着糙茧的大掌轻轻拍了拍女人的后脑,顺着柔滑黑发往下滑,中指戳在头盖骨微微凹陷的那处,停留了一会儿,突然摊平手掌放在女人面前,露出了上头一道还没结痂带着血丝的伤口,大概是今个儿白天弄坏的,伤口周边的皮肉外翻,虽然出血不算多,但看着却十分狰狞可怖:“好媳妇,哪个女人能比得上你?快给我抹点药……”

    闫红衣咽了咽唾沫,她根本不知道褚良说的药放在哪里,只含糊不清道:“那药之前被丫鬟收起来,我也不知放在何处,你还是叫翠翘进来给你上药吧……”

    深不见底的鹰眸爬满血丝,男人强压住心底翻涌的怒火,声音沙哑道:“是我记错了,那药前几日才用光,也不必上药。”顿了顿,男人意味不明的开口:“既然夫人想去,就不能再耽搁时辰了,赶紧将行囊打点好,马上随我上路便是。”

    闫红衣眼里划过一丝喜色,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竟会这么顺利,原本她还以为褚良有多看中那个村妇,现在看来,不过只是瞧中了那张脸,否则枕边人只是掉了个儿,他怎么还没有发现?

    昆山院里伺候着的丫鬟不少,原本闫红衣想要戴上翠翘以及紫书紫烟,等到行李捯饬好了,褚良那厮才开口道:“此次去边城,我只能带夫人一个前去,丫鬟便留在府中吧。”

    闫红衣打小儿就没过过苦日子,现在一听连伺候着的丫鬟都不能带,心里又气又怒,偏偏当着褚良的面还不能表现出来,只能强挤出一丝笑,将收拾好的包袱背在自己个儿身上,也没提要看小宝一眼,就随着男人坐上马车,很快往城门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夜里头城门是不会开的,但边关告急,事急从权,也顾不了那么多,城北大营里的军汉此刻全都聚集在城门外,只等主帅一来,十万大军便要往西北赶去。

    夫妻两个离开侯府不久,栾英便从书房中翻了出来,身为定北将军的贴身侍卫,栾英也应该随军离京的,偏偏将军觉得京城有变,让他留下,如此一来,他就只能呆在京城。

    脚步不停,趁着昏暗的夜色,栾英直接赶到了城西的一座小院儿中,这座小院儿是褚良早几年买下来的,作为藏身之处,因为城西龙蛇混杂,来往客商不断,即使是一副生面孔,藏在此处也不会被人发觉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盼儿费力的睁开眼,喉咙处传来火辣辣的刺痛,好像被人生生的把辣椒水灌了进去似的,让她止不住的咳嗽着,忍着疼四处瞧了瞧,伸手掀开鹅黄色的纱帐,屋里头带着淡淡的沉香味儿,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郡主!”

    穿着绿腰裙的俏丽丫鬟看着盼儿,赶忙倒了碗水过来,用瓷勺舀了些润了润唇,轻声道:“您总算醒过来了,明明只是受了风寒,怎么折腾的这么厉害,若您今日还没睁开眼,奴婢当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丫鬟声音又娇又软,听她的口音,好像是南边的人,她不是在京城吗?这里又是何处?

    想到那个硬生生掰开她嘴,把腥气扑鼻的药汁灌进她口中的老婆子,盼儿就忍不住打了个激灵,张嘴想要说话,口中却发出啊啊的声音,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,难道那个老婆子给她灌得是哑药?那这里究竟是何处?

    见盼儿脸色青白,丫鬟忙眼圈儿也微微有些泛红,道:“大夫给您瞧过了,说是发热伤着了嗓子,郡主也别太担心,咱们好好养着,肯定能恢复如初的,您可万万不能动怒,气坏了身子……”

    喝了半碗水后,喉间火辣辣的疼痛稍微消减几分,盼儿闭上眼,装作有些疲惫的模样,这丫鬟也是个识趣的,将东西收拾齐整之后,便直接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盼儿狠狠的拧着自己胳膊内侧的软肉,手上的力气用的不小,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下来了,连带着眉心里的灵泉水也涌了出来,原本她身上还带了一只玉瓶,里头装了灵泉水,现在身上的衣裳都换了一身,那玉瓶自然不见踪影了。

    好在灵泉水存放在玉瓶中,功效也只能保留三日而已,过了三日,就跟普通的泉水没有任何差别,倒也不怕别人发现其中的神异之处。

    张嘴试着开口,仍跟刚才一样,喉间灼烧的厉害,只能发出嗬嗬声,连个字都吐不清楚,想想那丫鬟管她叫郡主,盼儿唯一听说过的便只有宁王府的芙蕖郡主,按说她跟那位芙蕖郡主生的还有几分相似,难道那个老婆子将她送到了芙蕖郡主养病的府邸中了?

    心下疑虑越来越浓,眼前好像蒙了一层阴云似的,无论如何都理不清头绪,盼儿自己也没有办法,只能从桌上拿了只瓷碗,接了些灵泉水润了润喉,有了灵泉水的滋养,她倒是觉得喉咙舒坦几分,只是仍说不出话来,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好全。

    在府邸里足足呆了小半个月,盼儿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处境,她被这群人当成了芙蕖郡主,带到了苏州府的一处庄子里。

    一开始盼儿只以为自己跟郡主容貌相似,却没想到像到了这种程度,就连贴身丫鬟白芍都没发现二人相貌上的差别,只是觉得郡主十分可怜,明明是娇滴滴的贵人,却害了病成了哑巴,就算出身再高,哑巴也是难以抹去的污点。

    当年郡主之所以被送到了苏州府,明面上说是要养病,实际上是因为她惹怒了宁王,这才从京里头赶了出来。

    高门大户的奴才一个个都是人精,郡主到底是体弱还是因为别的被赶到了南边儿,自然是瞒不过这些丫鬟婆子的,眼见着芙蕖郡主失势,这些平日里伏低做小惯了的奴才,一个个都恨不得来踩上几脚,只有身边的白芍是个好的,来到苏州后就一直伺候在芙蕖郡主身边,也算是个忠心护主的。

    要是盼儿没记错的话,芙蕖应该只是郡主的封号,宁王妃的女儿真名到底叫什么,她却不清楚了,毕竟是娇滴滴的金枝玉叶,除了自家长辈,也没有人会叫芙蕖郡主的大名儿,盼儿又哪里弄的明白?

    她总不能跟白芍说,自己因为受了风寒,烧坏了脑袋,把前尘往事都给忘了吧?且不提白芍会不会相信,盼儿自己也没法开口,毕竟她现在就跟个哑巴似的,根本说不清楚,若是提笔写字,就她那歪歪扭扭的字迹,肯定跟原本的芙蕖郡主不同。

    盼儿虽说从来没念过学堂,也清楚假冒皇亲国戚,只有死路一条,她的小宝才刚满一岁,不能没有娘,盼儿哪里忍心去死?

    死死攥着藕粉色的锦帕,今个儿日头好的很,暖洋洋的照在身上,更显的她皮白肉嫩,水灵的好像个十四五的小姑娘似的,偏偏眉眼处还带着一股媚劲儿,没破瓜的姑娘又没有这股妩媚的韵致,再配上女人精致的五官,当真好像从画里头走出来的美人儿般。

    几个婆子手里头拿着盐炒过的西瓜子,坐在门槛上,将瓜子皮吐得满地都是,就这样嘴都不闲着,满脸不屑道:“都成了个不会说话的哑巴了,现在还拿什么乔?指不定王爷一辈子都不会把她接回京城,哼!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微胖的婆子道:“话可不能这么说,人家到底也是王爷的种,就算是个哑巴又如何?将来一旦陛下赐了婚,指不定嫁到什么样的人家,只可惜说不出话来,肯定还是个被欺负的命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又不是聋子,那几个婆子嘴里头说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,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,盼儿恨不得马上飞到京城去,一旦起了心思,她满脑袋想的都是京城的亲人,想小宝,想林氏,甚至……还想褚良,那个男人本身就是暴虐的性子,知道她失踪,怕是要气的狠了,只可惜自己身在苏州,与京城相隔千里,怎么都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白芍端来了一碗银耳汤,盼儿接过来,有一搭没一搭的慢慢喝着,等到小肚子略有些撑得慌,这才把碗放下了。

    在庄子里呆了足足一个月,即使盼儿每天都喝下一口灵泉水,嗓子依旧没见好,还是不能说出话来,这可把她急坏了,也不知那青袍老妪究竟给她灌了什么哑药,药性怎么会这么烈?虽然灵泉水并不是什么解毒妙药,但里头蕴含的灵气充裕,一般的毒素也能慢慢排出体外,哪想到这一回不同以往,竟然足足一个月都未曾好全。

    心里头暗暗将那青袍老妪骂了无数次,盼儿喝进肚的灵泉水更多,只希望能快点好起来,否则她成了哑巴,困在这庄子里头,想要回京城怕是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好在庄子里头的下人虽然嚣张,却也不敢爬到盼儿头上来,最多就是做活儿不尽心,吃食上依旧按着份例来,日子也能过得去。

    心里有些憋屈,盼儿直接站起身,走出了主院儿中,打她醒来后,就从来没有出过庄子,甚至连方向都分辨不清,白芍在一旁跟着,见郡主脸色不好,小声道:“郡主,那些婆子一个个蹬鼻子上脸,您不必跟她们一般见识,王妃肯定会将您接回去的,就算王妃不接,耶律公子也不会袖手旁观……”

    耶律公子?

    要是盼儿没有记错的话,耶律应该是胡姓,之前她曾经听褚良说过一嘴,匈奴有个部落的首领就姓耶律,难道是巧合不成,还是说这位芙蕖郡主真的跟关外有联系?

    藏在袖中的手攥紧了,盼儿面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,心里头却阵阵波浪翻涌,还没等她走多远,就见着一个小厮拔腿跑过来,因为跑的太急,上气不接下气的,踉跄的冲到了盼儿面前,先是行了礼,这才喘着粗气道:“郡主,京里头派人来接您了!”

    盼儿只以为自己听错了,她怎么都没想到,这才在苏州府呆了一个月,京里头就派人过来,还真是连老天爷都在帮她。

    “这都四五年没个信儿了,怎么突然说要接?”白芍拧着秀眉,脸上露出了几分怀疑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王妃从中周旋?她听说郡主害了病,心里难受极了,在书房外头跪了整整一夜,王爷终于心软了,这才派人来到苏州府,预备着将郡主接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不同于盼儿的欣喜,白芍一张小脸刷的一下就白了,嘴唇轻轻颤动着,等到小厮离开后,这才带着哭腔道:“郡主,这、这怎么突然回去了?咱们走了,那耶律公子怎么办?”

    眼皮子抽动一下,盼儿转过头,将白芍这副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收入眼底,之前她还没有注意到,这丫鬟脸蛋生的也挺标致的,鹅蛋脸,杏核眼,配上那张樱桃小嘴儿,不说是什么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儿,也能称得上是小家碧玉了。

    盼儿也不是傻的,想想白芍之前说过,要一辈子跟在她身边,好好照顾她、护着她,再结合主仆两个即刻要回京之事,盼儿这才想明白,白芍对她可能有那么几分忠心,但这丫头怕也是春心萌动了,看上了那位耶律公子,才会如此尽心尽力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