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78章 入王府
    扫了白芍一眼,盼儿也没吭声,反正她从来没见过那耶律公子,自然不会心急,她不急,眼前丫鬟却没有那么好的耐性,又慌又乱的压低声音道:“郡主,您之前去耶律公子家里头小住了半个多月,身子怕是都给了他,现在要回了京城,这、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从京城到苏州少不得也得要小半个月,她跟真正的芙蕖郡主换了身份,说不定就是这个耶律公子从中作梗,盼儿暗暗啐了一声,因说不出话来,气的身子直哆嗦,扬手狠狠甩了白芍一耳光。

    白芍被打懵了,郡主来到苏州府足足三年,这三年内都是自己伺候着,哪日不尽心尽力赔着小心?如今马上要回京城了,竟成了这种泼辣性子,耶律公子最爱的就是柔婉如水的女子,若他见识了郡主的真面目,肯定不会再傻傻痴恋着郡主。

    即便白芍只是个丫鬟,但在庄子里也没做过什么粗活儿,伺候在芙蕖身边,比起小门小户养着的女儿也不差什么,脸上的皮肉自然生的十分柔嫩,被扇了一耳光,左边脸颊又红又肿,明晃晃的巴掌印儿落在上头,虽然没有多疼,但她心里却难受的很。

    盼儿美目含怒,柳眉倒竖,就连脸都涨红了,余光扫见主子这副模样,白芍心中委屈之余,又不免有些怀疑,早先她没跟郡主一起去到耶律公子家中,难道这足足半个多月真的什么事情都没发生?可是郡主早就对耶律公子情根深重,这有情人聚在一起,又是年轻气盛的时候,就如同干柴遇上了烈火般,哪里能守得住身子?

    窥探的眼神落在女人身上,盼儿也不愿跟白芍多说,反正只是一个丫鬟而已,回到京城后打发了即可,她也不是真正的芙蕖郡主,又何必帮她收拾这些烂摊子?

    只是盼儿心里还有点想不明白,她被人当成了郡主安置在苏州,那真正的郡主又在哪?

    宁王府的车队已经到了庄子里,府里头那些散漫的奴才,此刻见到京里来人,一个个上赶着献殷勤,若盼儿有什么吩咐,他们立马就能做好,比起先前狗眼看人低的模样,简直强出了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这样的奴才盼儿早在定北侯府就见过不少,也没往心里去,直接呆在主院中等着,自然有不少丫鬟上赶着帮她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白芍那丫鬟这些年养的有些心大了,因为那一耳光现在还生着闷气,跟个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门口,盼儿也没叫她,这白芍本就是苏州人士,何必将她带到京城?就让她留下跟那个耶律公子作伴吧。

    看着院子里几个面生的丫鬟忙里忙外,主子歪在软榻上,杏眼半睁半合,也不知到底睡着了没有,贝齿死死咬着嘴,白芍心里气性还没散,试探着上前,没走两步又退了回去,突然有个丫鬟撞了她一下,手里头塞了张纸条,白芍几步走到廊柱后头,将字条打开一看,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苏州距京城足有千里,某定会与你们一同赴京,还请白芍姑娘好好照看着郡主,莫要让她变了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她有什么好的?不就是投了个好胎?”嘴里抱怨了一句,白芍手上的动作却十分小心,将字条仔细收进怀里,这才扭腰摆胯的往屋里走去,岂料刚走进屋,行囊便已经打点好了,一个长脸丫鬟扯住她,压低了声音道:“主子都睡了,你还进去作甚?”

    白芍心说以前郡主睡了也是她在屋里守着的,这些人凑什么热闹?一把将丫鬟的胳膊甩开,白芍把雕花木门推开,果真看到身段儿窈窕的女人躺在软榻上,如今天气热的厉害,女人身上只盖了一层薄薄的豆绿色锦缎,身上的丝绸罩衣褪了下来,露出两只雪白的膀子,透着莹润的淡粉色。

    在郡主身边伺候了足足三年,就算心里有些不甘,白芍也不得不承认郡主的确生的美貌,不过近段时日白芍却觉得郡主比以前更美了,早先她皮肤虽白,却没什么血色,但此刻躺在软榻上,整个人嫩生生的,就连颊边都泛着如同桃花般的粉晕,乌发雪肤,让人眼珠子都快黏在上头了。

    坐在圆凳上,白芍给自己倒了碗水,喝进肚润了润喉,眼睛盯着郡主,脑袋里的思绪却飞的没边了,等到郡主嫁给了耶律公子,她身为大丫鬟也能跟着过去,到时候要抬姨娘,郡主又不是个傻子,肯定会让自己的心腹来伺候相公,她虽然不是正妻,但能伺候在英俊潇洒的耶律公子身边,白芍也就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这丫鬟眼角含春眉目带臊,明显就是动了春心的模样,刚刚出门的长脸丫鬟顺着窗缝瞧见她这副德行,心里不由多了几分鄙夷。

    郡主看重白芍,那是她的福分,现在这丫鬟整日里不想着好好伺候主子,心里头琢磨这些有的没的,即使郡主性情宽厚和善,也不能被这么作践,主仆之间虽然有些情分,但约莫要不了多久也得被白芍折腾没了。

    又隔了一日,车队打点好了,白芍一清早就将盼儿叫了起来,伺候着她洗漱,端了香膏送到主子面前,白芍余光暗暗打量着她,见主子面上不带怒气,应是将昨天发生的事全给忘了,她心里头悬着的大石终于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马车早就停在院子里了,盼儿踩在小杌子上钻进车里,白芍刚想进去,车门却被从里头关上了,跟在后头的长脸丫鬟嗤笑一声:“郡主怕是不想带白芍姑娘回京城呢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从车窗内探出了脑袋,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见状,白芍脸上血色尽褪,浑身止不住哆嗦着,她怎么也没想到郡主竟会这么心狠,她只不过说错了一句话而已,竟然要被留在苏州!

    用手抹了脸上的泪,白芍气的直打哆嗦,恨声道:“好像谁稀罕去京城似的!”说完,这丫头头也不回的跑了,盼儿笑了笑没说话,示意车夫驾马离开。

    等到白芍终于止了泪,想起耶律公子的吩咐,准备回到院里跟郡主认个错,刚一踏进去她便傻眼了,先前院儿里停放的马车早已离开,只剩下几个婆子坐在门槛处打花牌,看到白芍后,不阴不阳道:“呦,这不是咱们白芍姑娘吗?你才委屈完,车队早就出发两刻钟了,现在怕是也撵不上,就好好的留在苏州府跟咱们这些老婆子作伴儿吧……”

    白芍不敢置信的摇头,从庄子里跑了出去,外头的泥地被轧出了两道深深的车辙,连道人影都找不见了,浑身力气好像被抽干了般,白芍软软的跌坐在地上,好半天都没爬起来。

    从苏州到京城的路程不短,甚至还得在船上渡过七八日,那个长脸丫鬟名为白前,性子妥帖又知情知趣,盼儿索性就让白前在身边伺候着,即使她口不能言,白前依旧照料的十分妥当,没有半点错处。

    盼儿以前虽然坐过船,却从没在船舱内呆过这么多天,一开始还好,等过了两三个时辰后,她胃里头一阵阵冒酸水儿,死死捂着嘴才没让自己吐出来,白前乃是苏州人士,打小儿就会水,根本不像盼儿这么难受。

    这丫鬟在包袱里翻翻找找,终于找出了一只瓷罐,里头放了不少腌渍过的杨梅,酸甜可口,吃在嘴里也能将那股恶心的感觉稍稍压下去。

    盼儿吃着酸梅子没觉得有什么用,她偷偷摸摸趁着白芍不备,喝了一口灵泉水,这才慢慢好转了几分,不过酸梅子腌的味儿好,比起荣安坊里头卖的都要强出好几倍,毕竟南边的杨梅运到京里头就没那么新鲜了,再加上法子不对,赵婆子能做的好吃已经十分难得了。

    一连吃了小半罐子,盼儿终于把牙酸倒了,这才住口,她浑身提不起劲儿,干脆就一直呆在船舱里,也没有上外头走动走动,整天就憋闷着,好不容易挨到了京城,盼儿整整瘦了一圈儿,下巴尖尖的模样让人瞧着就忍不住心怜。

    掀开马车的帘子,盼儿看着巍峨的城门,心思早就飞到了城中,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见亲人。

    进城的人实在不少,乌泱泱的排起了长队,盼儿的马车挤在其中,即使上头挂着宁王妃的标志,现在也不能从人群中越过去,只能老老实实的排着。

    两个秀才坐在驴车上,长吁短叹道:“诶,听说主帅被蛮子捅了一刀,现在也不知是死是活,那群蛮子还真是该死!”

    “主帅受伤,边城余下的将军又比不上定北将军悍勇,虽说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,但战事失利,我等文人看着也是心焦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坐在马车里,隐隐约约听到外头两个秀才的话,整个人仿佛掉进了冰窟窿里,从头凉到脚,一丝热乎气儿都升不起来。

    白前见主子神态不对,端了碗热茶过来,小声道:“再等等就能进城了,郡主别急……”

    小手死死抠着身下的软垫,盼儿低着头,遮住眼底的慌乱,伸手指着那两个书生,白前试探着问:“郡主可是想知道他们说什么?”

    盼儿连连点头,她是主子,主子有了吩咐白前自然是要照做的,这丫头直接下了马车,一路小跑到两个秀才跟前小声问了几句,那两个年轻秀才大抵不常跟年轻女子交谈,此刻闹了个大红脸,吭哧吭哧了好半天,这才将事情讲明白。

    等白前道了谢,重新爬上马车后,叹息一声道:“边关的确是打仗了,朝廷的主帅是定北将军褚良,听说被蛮子一刀穿了肚子,从马上摔了下来,现在也不知怎样了,好像圣人又派了忠勇侯去了边关,也不晓得能否力挽狂澜……”

    雪白贝齿死死蹂躏着娇艳唇瓣,在红嘴儿上留下了两道青白色的印子,此刻盼儿只觉得眼前一黑,明明褚良自小在军营里长大,精于用兵,又是统领大军的主帅,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让蛮子给伤着?

    心脏好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掌死死攥住,几乎将盼儿逼的透不过气来,她稍微缓了缓,掀开帘子,目光朝着定北侯府的方向望去,原本柔弱的小脸儿上,此刻竟然透出了几分坚毅之色。

    车轱辘吱嘎吱嘎的往城里走,盼儿看着熟悉的街道,耳中传来熙熙攘攘的动静,一时间不免有些感慨,算算日子,她离开京城不到两个月,好像一眨眼的功夫,事情就全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她满脑袋接连不断的浮现出褚良的模样,一开始嫁给姓褚的,盼儿满心都是不愿,甚至连自己的名声都不顾了,只想着成亲后跟褚良和离,但人心都是肉长的,褚良对她真心实意,恨不得把心挖出来给她看,自己出身不高,凌氏一直想给褚良纳妾,都是男人主动出面挡下的。

    明明是统帅将士的将军,在京城里竟然传出了“惧内”的名声,一开始听到外头的传言,盼儿笑的都直不起腰来,但现下再一想,她只觉得心口一阵刺疼,小手按在胸脯处,整个人都恍惚着。

    马车很快就到了宁王府,从石桥村离开到京城已经足足两年多了,盼儿进内城的次数都少,只有先前赏梅宴时去了一回楚王府,之后没过多久,就被车夫掳走,再一醒来便出现在苏州,她甚至还没弄明白到底是何人将她劫到苏州府,那个耶律公子又是什么身份。

    宁王府的东门打开,不少奴才都上前来迎,盼儿踩着小杌子从车里走下来,一看便看到了站在门槛处的宁王妃。

    宁王妃见到盼儿时,眼里也不由划过一丝惊异,母女两个足足三年没见面了,当年从京城离开时,红衣只是个刚满十二的小姑娘,一晃这么长时间,她倒是出落的亭亭玉立,只是与那林盼儿十分相似,两人就好像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
    往前走几步拉着盼儿的手,宁王妃忍不住掉泪:“我的儿,这些年苦了你,你父王也是个心狠的,这回若不是你害了病,怕是还不能从苏州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嘴里说不出话,低着头跟宁王妃走进王府,还没等走多远,就见着一个穿着蓝袍的男人小跑着过来,男人一张脸白净的很,下颚又没有蓄须,约莫是个太监,只听他道:“娘娘,王爷让您去书房一趟……”

    宁王妃的脸上半点笑意都无,握着盼儿的手都紧了一下,转头叮嘱道:“先让福公公带你回青园,三年都没回府了,若是有什么不适应的就跟母妃说。”说完,宁王妃加快脚步往书房去了。

    福公公眯眼笑,上下打量着盼儿道:“郡主总算是回府了,这回切忌千万别惹怒了王爷,否则再送到南边三年,怕是连婚事都错过了。”福公公是个断了根儿的太监,但他打小儿就伺候在宁王身边,也是王府的大管家,此刻提点了几句,说不清是真心还是假意。

    他走在前头,引着盼儿去了青园,到底也是王府唯一的郡主,即使宁王不喜盼儿,该有的物件儿也是应有尽有,丝毫不缺,走进主卧里头,两个模样俏丽的丫鬟就端了茶汤过来,福公公接过一盏,笑道:“今年京城里时兴妆花缎,王妃给郡主新做了几套裙衫,郡主试一试,若不合适的话,也能早早的让绣庄改了……”

    点头应了一声,盼儿坐在圆凳上,看着琉璃盘上放着红通通的樱桃,娇艳欲滴的模样十分馋人,细腻指尖捏了一颗,放进嘴里,咬破了那层薄薄的皮,那股清甜的感觉瞬间弥散开来。

    这樱桃乃是外地送来的贡品,除了皇家人,别人自然是无福消受,宁王府里拢共也没送多少,宁王妃爱吃这个,王爷就把樱桃都送到了王妃那儿,哪想着王妃十分疼爱郡主,这才匀了一些分到青园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