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81章 再入梅林
    自那天褚良来过一回后,就再也没出现在盼儿面前,到了六月底,天气闷热的厉害,这日好不容易下了场小雨,倒是凉快了些,盼儿换上了一条妃色细锦襦裙在回廊里走着,权当散步了。

    在王府住了小半个月才发现,宁王膝下只有一个儿子,还不是宁王妃所生,原本盼儿还以为宁王肯定会对那庶子十分在意,毕竟那可是唯一一根独苗儿,哪想到问了侍琴才知道,她那个哥哥早就被宁王打发到了庄子里头,只有过年时才会回一次王府,比起她这个郡主还不如。

    说起来,宁王除了对宁王妃还算上心之外,其他人都不愿理会,连自己的子嗣都不例外,而且他对宁王妃的控制欲简直到达了顶峰,日日必须宿在主卧中不算,甚至连宁王妃多见几次盼儿,他都会心生不满,好在盼儿现在是王府的郡主,否则她还真怕自己被打发到了庄子里头。

    从青园一路走过来,盼儿低头看着脚上踩着的绣鞋,上头镶了几颗龙眼大的东珠,浑圆光润,只可惜绣鞋边缘上沾了不少泥汤,让她既是心疼又觉得可惜,毕竟些镶了珠的绣鞋根本不能过水,洗过一回上头的织锦料子就缩水不少,怕是不能再穿第二回了。

    一路走到了后院儿的角门,盼儿远远的看见福公公在角门处站着,还有一个清瘦的妇人,穿了一身淡青色的细棉布衣裳,拉扯着福公公的袖口,面容清秀,捯饬的还算干净,但眼里闪烁的精光却让人不是很舒服。

    周围的奴才纷纷冲着盼儿行礼,福公公跟那中年妇人也见到了盼儿,那妇人先是一愣,之后竟然直接冲了出来,拉着盼儿的手,不住的哀求道:“这就是芙蕖郡主吧,求求郡主可怜可怜小妇人,我那妹子当年来王府中做妾室,在一场大火里送了命,她给王爷诞下过一女,也是郡主的姐姐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您行行好,救救我们一家子吧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抿着嘴,微微皱眉,转头看着福公公,发现他脸色也不算好。

    “林三娘,把你的脏手从郡主身上拿开,当年是你这当姐姐的把林氏卖到王府,都死了十几年的人了,竟然还巴望着借她们母女来王府打秋风,你的良心是不是都被狗给吃了?”

    林三娘讪笑一声,赶忙松了手,腰间抹了几把,小声嘀咕道:“小妇人的手也不脏,就算芙蕖郡主再矜贵,也不是金子做的,怎么还摸不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仔细打量着林三娘的脸,这一看才发现她跟林氏有些像,虽然不如林氏模样娇美,但轮廓却相似的很,再想到林珍娘说过,母亲曾给别人当过妾,难道……那人竟是宁王?

    越想心里头越是没数,盼儿想要开口仔细问问,却苦于说不出话来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妇人与福公公争辩,福公公到底也是宁王府的管家,在府里头颇有几分脸面,只见他面露不耐,摆了摆手就有两个五大三粗的粗使婆子走过来,一人拖着一只胳膊,将人连拖带拽的弄出了角门。

    福公公哼了一声,不免抱怨道:“林芸娘也是个命苦的,摊上这样的姐姐,活着时被卖了当妾不算,死了还不得安生,就这种人还想从咱家手头里抠银子,那脸皮怕是比鞋底子都厚实了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神情恍惚,怎么也没想到天底下竟然有如此巧合之事,怪不得她跟闫红衣生的这么像,毕竟都是宁王的血脉,再加上生母五官相似,越长越像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只是说句不好听的,她娘是妾,她即使也是宁王的女儿,却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,宁王连嫡出的闫红衣以及唯一的儿子都不在乎,更加不会在意一个妾室生的女儿,盼儿小时候脸上会落下那么大的疤,说不定就跟王府中下人的怠慢脱不开关系。

    心不在焉的往青园走,走到莲池边上时,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清朗却蕴含淡淡激动的声音:

    “盼儿,你怎么会在王府里?”

    白前扶着盼儿,皱眉刚想骂一句,等看到了男人的脸后,脏字儿又咽回肚子里,柔声解释道:“齐大人,这是王府的郡主,并非您口中的盼儿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也没想到会在宁王府中遇上齐川,明明这人只是个翰林院编修而已,现在竟然能登上宁王府的大门,看来娶一门好亲当真重要的很,有许家做后台,像齐川这种有野心的男人,一定会使尽浑身解数往上爬。

    看着男人清俊的脸,她轻轻颔首,此刻盼儿也没忘了自己的身份,作为一个尚未出阁的姑娘家,即使见到了外男也应该主动回避,否则被别人瞧见了,这世道可不会说男人的不是,反而会认为是女子不知检点。

    清俊的脸上露出一丝歉意,齐川冲着盼儿拱手:“是齐某眼花了,郡主与齐某的一位故人十分相似,方才错认,还望郡主莫要责怪。”

    盼儿摇了摇头,小手按住娇艳唇瓣上,冲着齐川摆摆手,他这才想起来芙蕖郡主是个哑巴,听说是在苏州府害的病,一夕之间突然哑了,好几个月都没有好转,怕是一辈子都好不了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子与盼儿生的一模一样,甚至比齐川记忆里的女人还要鲜活娇美,阳光照在她身上,浑身皮肉白皙剔透,即使不用手碰都能知道有多滑润,朱唇粉嫩娇艳,再配上玲珑有致的身段儿,以及似有若无的淡淡香气,让齐川也不由晃神片刻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女人的五官秀丽又妩媚,偏偏眉眼处还由着几分清纯,两种迥乎不同的感觉糅合在一起,便显得更加吸引人了。

    齐川早已娶妻,许清灵也是难得的美人,只可惜美则美矣,却好像冰雕一般,看似精致,却没有半分鲜活气儿,刚成亲时齐川还能提起几分兴致,但等到为了子嗣被逼着行房时,即使他表面上从未说过半句埋怨的话,但心里却早就腻歪了与许清灵敦伦。

    夫妻之间闺房之乐本就是发乎情,动于心,哪有为了怀胎生子固定在每月的某些时日行房的?况且为了使精元不散,除了女子易于有孕的那几日,齐川都不能疏解出来,一月两月还好,这一年半载的憋下来,齐川现在瞧见女人都生不出欲.念,但今日瞧见了这芙蕖郡主,却让他心下一动。

    暗叹一声,只可惜他早就娶了许清灵,那女人又是相府千金,即使夫妻之间早就磨没了情分,还得咬着牙继续过下去,否则一旦跟相府撕破了脸,他得到的一切怕是都得原封不动的吐出来。

    齐川外表清俊疏朗光风霁月,实际上对权势十分看重,此刻在心里权衡一番,即使对活色生香的美人儿十分垂涎,却也不敢伸手去碰。

    盼儿又不是瞎子,哪会看不出齐川惊艳的眼神?女人大多都有虚荣心,若是别人觉得她貌美,心里头肯定是高兴的,但想到眼前之人是齐川,上辈子就是因为这个男人,她跟林氏先后惨死,盼儿对齐川愤恨厌恶还来不及,又哪里愿意与此人多做相处?

    微微皱眉,盼儿加快脚步往青园的方向走,齐川一直盯着美人儿的背影,心里头不免觉得有些可惜,要不是他早就娶亲,将这位芙蕖郡主娶回府也是好的,虽然是个哑巴,但性情柔顺,又有宁王府扶持着,怎么看都比许清灵那个疯妇强上许多。

    见过了齐川,盼儿只觉得晦气的很,甚至在夜里头都做了一场噩梦,梦到她没有灵泉,根本不能就活母亲,只能眼睁睁的林氏在齐家活活病死,而她则在冰天雪地中沿街乞讨,没有一个人愿意给她碗热汤,最后她又冷又饿,死在了破庙里。

    从噩梦中惊醒,盼儿吓出了一身冷汗,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,屋里头没点灯,她摸黑踩着绣鞋下地喝了口水,小手揉了揉饱满圆润的胸脯,好一会才稍微缓过来些。

    再次躺在床上,大概是心底堵得慌的缘故,盼儿十分清醒,半点儿睡意都无,平坦小腹裹着锦被,辗转反侧的根本睡不着。

    算算日子,明个儿正好是月初,不如去护国寺中上柱香,心里头说不准能安宁些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盼儿写了要上香之事,面上涂了薄薄一层紫茉莉粉,又仔细描了眉,对着西洋镜仔细照了好几回,都舍不得离开镜子前,毕竟西洋镜在大业朝可是难得的稀罕物,比起铜镜不知要清晰多少,能将人照的清清楚楚纤毫毕现。

    也亏得盼儿生的皮白柔嫩,脸上不止没有斑斑点点,甚至连毛孔都瞧不见,之所以还望脸上扑粉,是因为最近天热的紧,她一晒面上就容易出汗,腻歪的很,紫茉莉粉本就是用花籽一点点研磨成粉的,既不伤身,还有美容养肤之效,盼儿便拿着这个当爽身粉用了。

    昨个儿夜里被噩梦折磨了一通,细腻指尖点了点光洁平滑的左边脸颊,在梦里她脸上的伤疤未曾消褪,又没有灵泉,就算不要工钱只求一口饭,人家都不愿意用她做工,毕竟那疤疤癞癞的瘢痕如同癞蛤蟆的后背似的,看着就让人倒胃口,要是夜里瞧见,怕是都以为是恶鬼从阿鼻地狱里爬出来了,又有谁敢用她?

    大概是曾经被毁过容的缘故,盼儿如今对自己的相貌十分珍惜,平日里也由着侍琴侍画两个丫鬟调养,虽说她二人配制的花油脂膏之类的东西远远比不上灵泉水效用强,但用着用着却让她身条儿更细,胸前两团的形状也更加完美了。

    有一日夜里盼儿还自己将衣裳脱了,站在这西洋镜前,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白雪般嫩生的身子,即使心中羞耻,脸色涨红,她也不得不承认侍琴侍画还是有些用处的,那些汤汤水水也没有白喝,总归是有些效用的。

    眼见着主子在西洋镜前来回照了能有两刻钟功夫,白前生怕误了时辰,便忍不住催促一声,毕竟护国寺在城外,而宁王府则在内城,要是不赶早出门,今个儿月初进香的人怕也不少,万一郡主被冲撞了便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依依不舍的又看了眼西洋镜,盼儿这才拿了顶帷帽呆在头上,只带了白前一个丫鬟出了门,毕竟这丫鬟心思细密,嘴也严实的很,就算真知道了什么事儿,也不会胡说八道让她为难。

    她先前去过一回护国寺,对寺里虽然说不上熟悉,但大雄宝殿的位置还是记得的,等马车停在了山脚下时,盼儿便撑开折纸伞,遮住刺眼的阳光一步一步顺着台阶儿往走上去。

    周围熙熙攘攘的百姓不少,初一十五正是进香的日子,大业朝中信佛之人不在少数,以至于每月中这两日护国寺人潮鼎沸,简直热闹极了。

    白前搀着盼儿的胳膊,主仆两个挨得极近,生怕被人给挤散了,好在盼儿身上穿的衣裳用料讲究,一看就是高门大户府里头的小姐,一般人也不会往她们身边凑,很快便走到了山门前。

    到了大雄宝殿,盼儿跪在浅黄色的蒲团上头,手里拿着一炷香,冲着菩萨拜了三拜,将香插进香炉里头,突然有个小娃儿哒哒跑过来,往她手里塞了一张字条。

    来梅林见我。

    即使只有寥寥五个字,盼儿也能认出这是褚良的字迹,将字条团成一团握在手心里,她心砰砰跳个不停,偷眼看着一旁的白前,发现这丫头也在进香,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动作。

    自己就跟做贼似的,根本不敢让人发现,偏偏姓褚的心大,明明知道自己呆在宁王府,还敢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送字条过来,要是被人发现了该怎么办?

    缓缓从蒲团上站起身,盼儿趁着白前不注意,贴着墙根儿一步步走出去,等出了大雄宝殿之后,步子便迈的飞快,直往护国寺后头的梅林走去。

    今日正是七月初一,并非梅花盛放的时节,梅林里光秃秃一片,出了灰暗斑驳的枝干外,再无他物,以至于梅林中只有零零星星几个人,再加上那片林子足足有成百上千棵梅树,倒也算是隐蔽之处。

    快步在小径上走着,经过一处假山时,她突然被人拉住了胳膊,心里骇了一跳马上回过头去,那死死攥住她手臂的男人除了褚良还有哪个?

    足足十几天没见面,盼儿仔细打量着男人,发现他还是瘦成那副皮包骨的模样,浑身上下半点肉都没长出来,要不是早就嫁给了这人,两人相处了许久,盼儿怕是都认不出他来了。

    嘴里说不出话来,她将刚刚的字条拿出来,又从荷包里翻出画眉用的青黛,直接写道:

    你身上的伤是不是没好,不然瘦成这副模样?

    见盼儿脸上带着担忧,褚良眼神闪了闪,并没有开口答话,一把环住女人纤细柔软的腰肢,将人往怀里带,这一男一女正好躲在了假山的缝隙中,即便山石是被能工巧匠细心雕琢而成,实际上这能容人的空洞也并不很大。

    再加上褚良生的高大健硕,肩膀宽阔,抬起头时都能隐隐蹭到上头的石壁,盼儿被按在怀里,身子只能稍稍往后仰两尺余,之后便会碰到冰凉粗粝的山石,手臂一个用力,褚良好像抱小孩似的将盼儿抱在怀里,粉臀下就是健壮的手臂,膝头顶在男人腹部,缝隙中本就空间狭小,这么一来不止盼儿不舒坦,褚良也狠狠在石头上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盼儿骨架子生的小,就算身上软肉不少,分量依旧算不得重,男人单手将人抱着,另一手也不知如何动作的,盼儿只觉得腿一麻,就不由往后靠了去。

    两人早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夫妻,甚至连小宝都生了,但盼儿却还是有些放不开,脸皮薄的很,此刻不止面颊红似桃花,就连呼吸声也有些不稳了,心脏砰砰直跳,眼里泪花闪动,显然是快要被欺负的掉了泪。

    先前两人幕天席地的在山涧中做过敦伦之事,那次盼儿虽觉得不妥,却耐不过褚良软磨硬泡,最后只得同意了那档子事儿,眼下却不同于之前在庄子里,虽然此刻梅林的假山无人打扰,但谁能保证不会有香客突然经过此处?万一被别人瞧见她二人好似麻花儿般纠缠在一起,她怕是没脸做人了……

    况且此处还是佛门清静地,就算盼儿不在乎别的,也实在是没有脸面在佛祖眼皮子底下做出这等厚颜无耻之事。

    雨点儿般的吻落在额头、颊边,眼见着褚良眼珠子里爬满血丝,整个人瞧着分外狰狞,如同没有理智的野兽一般,她心里一慌,豆大的泪珠儿噗噗的往下掉,张着嘴,竟然被逼着出了声:“别……”

    以前盼儿的声音娇软极了,好像野蜂蜜一般,甜的很,但此刻嗓子损了,过了好几个月也只说了这一个字,又低又哑,还带着颤声儿,当真可怜的很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