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82章 蛊虫
    褚良耳力极佳,自然能听到小女人软软呼呼的拒绝声,只可惜男人实在不是个东西,一味的想要将送到嘴边的美味佳肴吃进肚,权当作听不见盼儿带着颤音的哀求,甚至还卑鄙的用薄唇堵住了那张红嘴儿,将呜呜咽咽的动静全都给压在嗓子眼儿里。

    青天白日的在护国寺的后山中做这档子事,盼儿小脸儿涨红,窈窕的身子颤抖的跟筛糠一般,又软的如同烂泥,不止推不开褚良,还得借由这人搀扶着,才能避免摔在地上略有些尖锐的石面上。

    白皙小手揪住男人背上的衣裳,时松时紧,眼里泪花一直不散,配上盼儿那张粉嫩水灵的小脸儿,好像清晨还沾着露水的花瓣似的,娇艳芬芳,看上去分外可口。

    褚良原本就并非什么好人,再加上他现在不比往日,已经整整半个多月没有碰过小媳妇了,不止心里憋得难受,身体也十分诚实的叫嚣着,动作又急又猛,让盼儿含泪悲鸣一声,她怕自己与褚良这副赤身露体的模样被人发现,小手死死捣住红嘴儿,喉间发出闷哼声,黑发如同披散在雪嫩皮肉上,白晃晃的身子简直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男人并没有将盼儿的衣裳给剥掉,毕竟石壁既粗糙又十分锋锐,万一刺伤了这娇滴滴的小女人,他怕是也会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后,褚良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猛兽,不管不顾的就将盼儿给吞下肚子里,吃了一回还不够,在小女人哭哭啼啼的动静中,又吃了一回。

    等到一切都平复下来后,盼儿耳中响起一阵嗡鸣声,余光扫见隐隐沾着水渍的裙衫,她死死咬着唇瓣,抬起头埋怨的瞪了男人一眼,这高大健壮的莽汉一副餍足模样,不管不顾的吃了个饱,而娇滴滴的小媳妇却好像软嫩的杏仁豆腐似的,好悬没被那股刚猛的力道给摇散了。

    七月的天儿本就热的很,平日里不动浑身都会冒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儿,方才还被这么折腾了一通,白的反光的皮肉浮现出淡淡的绯红,因为最近侍琴侍画两个丫鬟一直用花油揉按着盼儿的身子,那花油就是将新鲜的玫瑰花瓣装进瓷罐里,捣成泥,之后跟猪油混在一起,上锅用小火蒸出来的,味道馥郁芬芳,平时闻着只有浅浅淡淡的香气,眼下热的厉害,那股味儿好似被热度激发了般,在小小的缝隙中弥散开来。

    低头扫了一眼斑驳的颈子,盼儿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被咬的有些发疼的玉团,自打有了灵泉水后,盼儿的身子越养越嫩,平时规规矩矩在房中行房时,褚良都得控制着力道,以免将人伤着了,哪想到换了个地方,这人还真是个禽.兽不如的,弄起来更加没轻没重,现在她小肚子还酸胀的厉害呢……

    心里头将憋着气,将男人骂了千八百回,盼儿刚一抬眼,却见到褚良脸色苍白,黝黑大掌捏成拳头,额角处迸起青筋,手掌抵在嘴边,撕心裂肺的咳嗽了几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盼儿也顾不上羞窘,撑着两条酸软的嫩腿儿站起身,几步走到褚良身边,紧紧皱着眉头,一字一顿道:“你、怎、么、了?”

    褚良摇头,淡淡道:“无事,只是身体还没好全,再过些日子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满嘴谎话,盼儿根本不信他说的,赶忙踅摸了瓷瓶儿递到褚良面前,即使嗓子还没好全,说话十分费力,但男人也明白了小媳妇的意思,接过瓷瓶后,仰着头将里头的灵泉水灌了进去。

    喝了灵泉水后,褚良黝黑的脸庞上透着一丝暗红,好在假山的缝隙有岩石遮挡着,根本透不进来多少光线,以至于盼儿根本没发现,男人唇边沾着殷红的血,眸光狰狞,好像在忍耐着极大的痛苦一般。

    将衣裳理了理,盼儿又用指尖蘸了点灵泉水涂在难受的地方,那股火辣辣的胀痛倒是消减不少,只可惜灵泉水只能将胀痛消除,却抹不去那股酥麻之感,再加上她根本没机会沐浴,表面上衣衫齐整挑不出一丝纰漏,实际上衣裳下头粘粘糊糊一片,让盼儿又羞又窘,简直快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先前从大雄宝殿中跑出来时,盼儿是避过白前这丫头直接走的,连个招呼都没打,跟主子失散,想必那丫鬟也急坏了,她也不敢再耽搁下去,万一白前心焦之下直接去寻了宁王府的侍卫,在护国寺中查找她的踪迹,事情怕是不妙。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着,盼儿面色刷的一下苍白如纸,褚良一眼便瞧出来小媳妇的想法,不着痕迹的将嘴角的血迹擦干净,粗糙的指头缠着一缕滑顺的黑发,声音又低又哑道:“你别担心,我已经派侍卫去知会那丫鬟了,他知道郡主惦记着褚某,只会以为你我二人借机私会,不会多想……”

    小嘴儿紧抿,盼儿暗想可不是借机私会吗?杏眼瞟着那只带着粗茧的食指,回忆起褚良这厮先前都做过什么,脸上更红了,即使她早就嫁人生子了,这种没羞没臊的事情还是头一回做,伸手在胳膊上拧了一圈儿,盼儿疼的鼻间酸胀,眼泪伴着灵泉水哗哗的往下落,好容易将瓷瓶儿接的半满,她也顾不上别的,垫起脚将瓷瓶儿凑近了男人嘴边,让他再喝进去些。

    大掌握住柔软小手,他将瓷瓶盖上,塞进怀里,口中道:“今日喝的灵泉水已经够多了,调养身体一事万万不能急躁,我将瓷瓶儿带回府,明日再用。”

    眼下装着灵泉水的是只青花瓷瓶,瓷瓶不如玉瓶有灵性,泉水在其中只能保存一日,之后里头的功效便会慢慢消散,不过盼儿先前跟褚良说过此事,想必他也不会忘。

    从假山的缝隙中先后走出来,盼儿除了面颊酡红之外,再也看不出别的异样之处,她细细的端量着眼前的男人,发现褚良不止瘦了许多,整个人如同骨头架子一般,甚至连面色都有些发青。

    瞧这人的模样就好似伤了根本,见了她竟然还不管不顾的折腾着,这不就是在糟践自己的身子吗?

    想到此,盼儿打定主意,等下回跟褚良见面时,若是这人的身体还没养好,她是说什么都不会再让他碰自己了。

    送盼儿回到了大雄宝殿殿前,白前这丫鬟还在树下急的直打转儿,方才她只不过去进了香,一晃眼的功夫郡主便没影儿了,她四处找了许久都没瞧见人,慌得差不点哭出来,幸好有个面黑的侍卫好心提点,说郡主是去见了定北将军,白前心里头虽然觉得孤男寡女的在庙中私会不合规矩,但悬着的一颗心还是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见着了郡主,发现她并没有什么变化,甚至连头发丝都板板整整的,发髻半点儿没乱,白前松了一口气,小声道:“主子,您、您怎么又去见了定北将军,他有妻有子,若是愿意休妻再娶的话,您嫁给他也无妨,但定北将军若没有休妻的意思,还跟您一而再再而三的见面,明显就是没将您放在心上,像这种没有担当的男子,实在不能托付终身……”

    大概是心思细密的缘故,白前也明显是个操心的性子,小丫鬟五官虽生的普通,但最近跟在盼儿身边,平日里跟侍琴侍画两个丫鬟相处着,倒也学会了些保养的法子,皮肤不似先前那么粗糙蜡黄,那张鹅蛋脸看着倒还挺顺眼的。

    盼儿笑了笑,她说话不便,自然也不必开口解释,倒是省了不少口舌,主仆两个下了山,坐上了宁王府的马车,往京城赶去,褚良站在石阶上,看人马车逐渐变小,最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栾英上前一步,俊朗的脸上带着浓浓忧虑之色:“葛稚川先前说过,将军的身体需要好生将养,万万不能做泄.精.元之事,您方才去见了夫人,即使属下越了规矩,也实在忍不住提点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褚良面色不变,淡淡道:“我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您、”栾英实在是说不下去了,他清楚既将军的脾性,说句不好听的,简直跟一头倔驴没有什么差别,明明葛稚川医术极高,几次三番的将他从鬼门关里拉回来,说的话也应该可信,偏偏将军一见到夫人,就管不住自己的胯.下之物,该做的不该做的一样都没落下,栾英身为贴身侍卫,眼见着主子身体一日不如一日,哪里放心的下?

    “夫人现在呆在宁王府,那养在废庄里的那个该如何处置?闫红衣好歹也是芙蕖郡主,总不能直接杀了吧?一直圈着也不妥当,先前林夫人就来了好几回,挺着大肚子非要见夫人一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不动她,要是杀了闫红衣的话,解药该如何去寻?”更何况,幕后之人知道了他“重病在身”才会露出马脚,要是不借此机会将那人给揪出来,褚良又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?

    主仆两个骑着马往定北侯府的方向赶去,刚一入府,还没等进到书房,褚良便呕出了一口血,直挺挺的往地上栽去,栾英见状,心中大骇之下忙将人给扶住,看见将军面如金纸,大口大口的呕着血,他赶紧将人扶到房中,又让另外的侍卫去请了葛稚川过来。

    葛稚川早年被褚良救了一命,一直呆在定北侯府中,一来是为了报答当年的救命之恩,二来则是为了避免麻烦,像葛稚川这种神医,全天下拢共也不超过一手之数,京里头的达官显贵都派人时时刻刻盯紧了他,一旦没了定北侯府的庇护,就算他医术再高,怕也躲不过层层天罗地网。

    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进了书房,葛稚川先是看着褚良的面色,两指拨开眼珠儿瞧了瞧,这才开始诊脉,另一手摸着下颚的短须,眉头越皱越紧。

    诊完脉后,葛稚川边从怀里掏出了瓷瓶儿,弄了几粒朱红色的药丸塞进褚良口中,用手在下颚处顶了几下,等确定丸药完全咽进肚了,这才忍不住埋怨道:“让你仔细看好了将军,你就是这么看的?将军的身体有碍,一旦行房泄了元气,整个人便撑不住了,这么大的人了,连点小事都做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平时栾英肯定会反驳几句,但眼下是非常时期,他心里也自责的厉害,问:“就算我能看的了将军一时,也看不了一辈子,总不能让他一直做和尚,再也不行房了吧?”

    栾英虽然没尝过男欢女爱的滋味儿,却也知道夫人是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儿,且还正好对了将军的胃口,只要一见了夫人,将军哪里能忍得住?

    这么一想,年轻的侍卫脸色更加难看,眉头紧皱,脑门子都快夹死一只苍蝇了。

    约莫药效发作了,葛稚川又捏住褚良的腕子,继续给人把脉,只听他轻咦一声,好像发现了什么奇怪之事般。

    栾英心头一紧,赶忙问道:“怎么了?上回将军吃了药就好了,难道这次药没用了?”

    葛稚川不忿的哼哼:“我配出来的丸药,即使你只剩下一口气了,都能吊住命,怎么可能没用?”

    栾英不屑的撇嘴:“真有那么神,你怎么不把将军治好?”

    葛稚川气的跳脚,道:“我都说了多少次,将军不是中毒,而是体内藏了一只吞噬精气的蛊虫,那蛊虫现下已经与将军连在一起,不能妄动,只能用药维持平衡,供养着这只蛊虫……”

    男女之间一旦做了床笫之事,精气免不了外泄不少,这么弄过一回,葛稚川辛辛苦苦用丸药维持的精气散了,体内的蛊虫没了粮食,不免又要闹的天翻地覆,平衡便被打破了,眼见着病人这么折腾自己的身子,跟自寻死路也没什么差别,葛稚川气的吹胡子瞪眼,苦口婆心叮咛了不知多少次,偏偏褚良左耳进右耳出,不,他甚至从来没听进去过,依旧我行我素,早晚有一天会死在女人肚皮上!

    仔细探听着脉相,他发现褚良的脉搏从微弱渐渐变得清晰许多,益气丸只给他吃了两粒,照理而言脉相要等明日才能恢复正常,今日怎会复原的这么快?

    从针包里捏出一根细如毫发的金针,葛稚川一针扎在了褚良的人中处,轻轻辗动着,片刻之后,褚良便睁开眼,即使刚从昏迷中醒来,男人鹰眸中的警惕之色依旧分外浓郁。

    葛稚川没好气的将金针拔了,冷笑道:“将军怕不是嫌自己活的太长,才会主动行房吧?”

    褚良没跟葛稚川计较,翻身下地,先前翻涌不断的气血也渐渐平复下来,倒不像之前那般难捱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还吃过什么?我倒是觉得你体内的精气更足,将那只蛊虫喂饱了,这回才会轻易的消停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到底是跟自己的性命相关,褚良也没有敷衍的意思,想起在假山后和喝下的灵泉水,大掌便将怀里头的瓷瓶儿给摸了出来,扔到葛稚川手里。

    “这里头装着灵泉水,对恢复伤势有奇效,不过一般只能用作皮肉伤,好像并不能杀死蛊虫。”

    行医多年,葛稚川还是头一回遇到这么神奇的玩意,他之前还以为所谓灵泉,不过是《抱朴子》里用来骗人的,没想到还真有,心惊胆战的将瓷瓶接住,一想到里头装了这么世间罕有的灵泉水,葛稚川动作里也不由添了几分小心,掀开盖子后,倒了两滴透明的泉水在掌心,尝了之后,只觉得分外甘甜,好像也没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把栾英腰间的佩刀抽了出来,葛稚川对自己毫不手软,直接在胳膊上划了一刀,把灵泉水倒在了伤口处,原本呼呼往外冒血的伤口,血止住了不说,上头还结了层薄薄的血痂,再接着倒灵泉水,血痂也慢慢褪了,只剩下一道浅疤。

    咂了咂嘴,葛稚川看着瓷瓶,双眼都在放光。

    褚良皱了皱眉,冷声道:“这灵泉水事关重大,谁都不能提起!”

    栾英赶忙应了,葛稚川却依依不舍的摆弄着瓷瓶儿,突然问了一嘴:“将军今日去见了夫人,回来时却得了灵泉水,难道这等好物儿乃是夫人所有?”

    鹰眸中透出一丝冷色,葛稚川忙道:“将军莫要心急,葛某想到了一个好主意,能够把您蛊虫给除去。”

    褚良的脸色仍未好转,将葛稚川吓得心中揣揣,苦着脸保证:“您就放心吧,这灵泉水只是葛某绝对会烂在肚子里,不会让外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褚良才满意了。

    栾英用胳膊肘顶了葛稚川一下,问:“什么法子?还不快说。”

    葛稚川嘿嘿一笑,看了褚良一眼,硬气道:“暂时还不能说,葛某还得研究个七八日,反正将军刚刚与夫人见过一面,再忍一旬也并非难事,等到葛某彻底摸透了之后,才能尝试此法……”

    褚良沉吟片刻,道:“你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“七成、不,八成,毕竟这灵泉水的效用实在妙得很,若是常年饮用此物,虽不能延年益寿,却也可将身体改变不少,其用无穷啊!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