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85章 出京
    转眼便过了整整七天,且不提七日内盼儿到底有多劳累,那姓褚的混帐东西夜夜都会来到青园的主卧里,美其名曰要给她调养身子,实际上心肝都黑透了,满脑子里想的都是那些上不得台面的龌龊事儿,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腾着盼儿,虽然没有真的入到其中,但有了那形状相似的暖玉,也差不了几分。

    幸好盼儿这几日没让丫鬟睡在外间,否则容貌娇美声如莺啼的郡主,夜里在昏暗一片的房中发出呜呜咽咽时断时续的哭声,恐怕更会引人遐思。

    夜里头劳累不已,白天盼儿面上不由带出了点儿,眼眶底下一片淡淡的青黑,整个人也显得略有些憔悴,跟着白前一起去见了宁王妃。

    宁王妃心疼女儿,又不知道眼前这个乃是实打实的赝品,自然将满腔的怜爱之情都投注在盼儿身上,人心都是肉长的,与宁王妃相处了这么一阵,盼儿心里头也不免升起几分愧疚,可一想到褚良险些被牵丝蛊害的送了命,她心肠也硬了起来,反正她也不会一辈子当这个芙蕖郡主,等到褚良摸清楚那个“耶律公子”的底细后,也到了各归各位的时候。

    其实宁王妃并非性情软弱之人,起先只不过是与女儿分别了三年,这才情绪外露而已,此刻见到口不能言的盼儿,眼里虽露出几分痛惜,但却不想之前那么失态了。

    从青园出来时,白前已经知道了郡主的打算,心里头虽然有些恼了那定北侯,觉得此人实在是不知礼数,明明早就娶妻生子,还要与郡主私会,甚至用花言巧语哄了主子去庄子里。

    强压下心头的不忿,白前身为奴婢,也不敢违拗主子的吩咐,小声道:“王妃,郡主是个酷夏的身子,前头本以为已经熬过了最热的时候,哪想到这几天如同下了火似的,即使屋里摆了冰盆子,郡主依旧有些吃不住,莫不如去京郊的庄子养上一段时日……”

    京郊的庄子本就是避暑之用,宁王妃对盼儿几乎是有求必应,此刻看到女儿略有些苍白的脸,以及杏眸中浓浓的期盼之色后,没有丝毫犹豫就点头同意此事,不过她仍有些不放心,叮嘱道:“庄子里势必没有府里头妥帖,你若是住不惯的话,马上回来便可,千万别委屈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宁王的性子古怪,对自己嫡亲的女儿不闻不问,宁王妃还真怕父女之间嫌隙越来越深,最好到了一个不可回旋的地步。

    得了宁王妃的同意,盼儿拜谢之后,便让白前收拾了东西,直接坐上了一辆马车,往京郊赶去,临走之前,盼儿也没忘记将锁在柜子里的沉香木盒给带上,木盒中装的东西万万不能让别人看到,否则她以后都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马车一路走着,过了大半天才到京郊的庄子,盼儿先前去过废庄的次数都已经数不清了,下了马车后仔仔细细的辨认一番,发现此地与废庄近的很,要是骑马的话,恐怕不到半个时辰就能跑个来回。

    褚良先前就已经派人来了王府的庄子里,将这里头的庄头给收买了,再加上白前对盼儿忠心耿耿,有他们两人遮掩着,即便盼儿进了庄子连一晃眼的功夫都没待上,便被人给劫走了,余下人也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盼儿被褚良抱上了另一辆马车,这马车看似不起眼,里头却别有乾坤,摆设精致,空间也算不得小,不过即便软榻能容得上数人并排坐着,褚良这厮依旧将盼儿死死箍在怀里,结实的胸膛又热又硬,大掌按在她腹部,威胁意味儿十足。

    驾车的不是别人,正是栾英,此人身为褚良的贴身侍卫,在他身边伺候的年头也不算短了,但一想到有这么个耳聪目明之人在车外,褚良还不管不顾的想要胡闹,盼儿如坐针毡,挣扎着想要爬起来,腰间横着的铁臂却突然一用力,又将娇儿捞了回去。

    褚良一把将头上的簪子拔下来,满头黑发披在肩膀,又柔又顺,比起最柔滑的缎子也差不了多少,两指狎起发尾,一点一点缠绕着,对着白皙如玉的脖颈吹了口气:“算算日子,应该调养的差不多了,夜里黑灯瞎火,什么东西都看不清楚,郡主莫不如让本侯仔细瞧上一眼,这样一来,也能彻底放心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一口一个本侯,听着语气分外正经,但细细揣摩他话里的内容,却让盼儿面红耳赤,只当自己什么都没听见,杏眸紧闭,纤长浓密的眼睫轻轻颤了颤,暴露了女人并不平静的心绪。

    男人粗噶一笑,将手里头把玩的发钗扔到一边,从女人宽大的袖口中摸出来了那只沉香木盒,好歹与小媳妇相处了这么长时间,褚良对她的性子也有几分了解,知道盼儿谨慎,面皮又薄,是绝不会将这磨镜之物留在宁王府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话,本侯便当郡主同意了……”

    褚良伸手,探入到薄薄的衣裳里,手掌又粗又硬,按在柔软娇嫩的腹部,磨得软肉都红了,盼儿惶惶睁眼,水润润的杏眸盯着褚良,赶忙按住他的手,口中哼哼道:“别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盼儿的嗓子虽然还没大好,但简单的几个字却能说清楚了,可惜还是有些费力。

    听到小媳妇沙哑的声音,褚良即是心疼又是恼怒,那耶律贼人当真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把手伸到盼儿身边,他真以为自己中了牵丝蛊,不出数日便会暴亡,如今得知他没死,怕是已经心急如焚自乱阵脚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能看的?先前在假山里头我都尝过数次,现在也不吃你入口,只不过瞧上一眼,褚某知道郡主身娇肉贵,别人是万万看不得的,不过褚某也不是外人,,这般小气实在不妥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恨恨的瞪他一眼,伸长胳膊要去堵住褚良的嘴,细嫩掌心按住后,男人下颚处正好长出一层细密的青黑色胡茬儿,虽然刚剃过不久,但却刺手的很,扎的盼儿手心隐隐发麻,还没等怎么着呢,她便觉得一阵濡湿,原来是这禽.兽卑鄙无耻的在舔.舐她的手!

    好像烫着了般,盼儿赶忙将手收回去,两手一并按在肚子上,不让褚良乱动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跟褚良成亲这么久,虽然称不得老夫老妻,但对彼此也十分熟稔了,要是放在平常,盼儿心里虽羞,却也不会拦他。但自打用了那劳什子药膏之后,明着说有调养身体之功效,但也不知怎么了,越用她便越觉得不对,嫩生的好像没破瓜的小娃一般,原本那处的毛发便稀疏,此刻却光洁一片,丁点也无,简直……羞煞人了。

    两人在马车里闹腾了一通,到底没有真遂了褚良的心意,等到马车安安稳稳到了废庄后,盼儿正要下马,却突然顿了一下:“闫、红、衣?”

    褚良也没隐瞒:“闫红衣的确在此,她身边有不少侍卫看着,就算插翅也难逃。”

    现在盼儿已经断定,闫红衣就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妹妹,不过她也不是心慈手软没有底线之人,即使两人体内流着相同的血,但对于这个素未谋面的妹妹,盼儿心里头厌恶多过于怜惜,毕竟闫红衣要害的不是别人,而是她的丈夫,是她儿子的父亲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褚良被这么一个女人害的险死还生,盼儿整个人好像在冬日里掉进了冰窟窿般,浑身发冷,牙齿也直打颤。

    见小媳妇脸色不好,褚良皱了皱眉,关切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盼儿摇头,握着男人的手下了马车,周庄头迎了上来,看清了盼儿的面目后,也没有丝毫惊慌,毕竟周庄头虽然不是定北侯府的人,却跟忠勇侯府脱不了干系,石进也并非简单人物,怎会看不出他那白得来的继女早就换了个人?

    有上头的吩咐,周庄头只当自己什么都看不见,恭恭敬敬的将人迎进去,一张嘴严实的跟蚌壳儿似的,根本不会胡说。

    小夫妻两个往房里走,褚良试探道:“你可要去见见闫红衣?”

    “我、想、见、娘”

    盼儿对闫红衣提不起半点兴趣,倒是马上快临盆的林氏让她放心不下,趁着林氏还没发动,若是让她喝下些灵泉水,定能强筋健骨,对腹中胎儿也十分有益。

    即使林氏是盼儿的亲娘,这些日子见小媳妇满心满眼都惦记着她,褚良还是有些不痛快,低低哼了一声,大掌握着纤细手腕,将人拉扯着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想见你娘,不是不行,不过今夜你必须都听我的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的话没有说完,但话里话外威胁的意味儿却不言而喻,不过盼儿也不怕他,知道褚良面相生的虽然凶恶,实际上却如同纸糊的老虎般,压根儿不舍得她为难。

    主动坐在这人怀里,一双藕臂如同藤蔓般,环住了他的脖颈,将人往自己这边拉。

    褚良照比盼儿高大许多,即便坐在这人腿上,稍微高了些,也必须将腰杆挺直,细白如同天鹅般的颈子仰着,费劲的亲了一下男人的嘴,眼睛亮晶晶的,道:“夫君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盼儿又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还不动。

    小女人明显有些恼了,粉拳如同雨点般,狠狠捶打在男人胸口上,只可惜对盼儿来说,她使尽了全身的力气,却只够给褚良挠痒痒,根本没将人打疼。

    猛地站起身,褚良走远了几步,沉声道:“你若不愿意,今晚就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眸色幽深,男人死死的盯着坐在床边的女人,明明盼儿早就嫁给他,是他的人了,对于床笫之事实在不该推拒。

    盼儿又气又恼,偏偏她知道褚良是个执拗性子,若是自己不应了他的话,恐怕这段时日真得憋着废庄里,即使她再是记挂林氏,想要见上一面这人怕也是不会同意的,小女人面颊酡红,梗着脖子,哼哧了半天,最后也没有别的办法,终于低头了。

    姓褚的也算是言而有信,既然答应了盼儿,休整了片刻便带着女人直接往外走。

    走到马厩前头,盼儿看到了一匹通体黝黑的马,浑身无一根杂毛,双目有神,精气十足,一看就是难得的良驹。

    粗黑大掌将缰绳解开,牵着马走到盼儿身边,两手提着盼儿的腰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就在小媳妇的惊呼声中将人放在了马背上,而褚良纵身一跃,直接坐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长腿一夹马腹,胯.下的骏马吁了一声,高高抬起前腿,直接朝外狂奔而去,盼儿从来没有骑过马,即使此刻被人搂在怀里,一颗心也跳的飞快,细嫩掌心揪着褚良的衣裳,凉风拍在脸上,一阵钝痛,吹的她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马背上颠簸的很,盼儿今日又穿了一件儿薄薄的裙衫,即使里头有一层绸裤,那料子也是极轻薄细软的,否则沾了汗黏糊糊的贴在身上,不止不会凉快,反而更是闷热难受。

    原本夏日里穿着清亮舒适的绸子,此时此刻对于盼儿而言,无异于成为了一种折磨。女人浑身皮肉无一处不软,无一处不嫩,普通人即便养的再好,手肘处都会有一层茧子,但盼儿的手肘膝盖却十分细滑,更别提常年腿间的嫩肉了,眼下在马背上又磨又颠,腿根儿处传来一片火辣辣的刺疼,让她忍不住咬着红嘴儿,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耳边呼呼的风声时时作响,褚良也没有听见小媳妇的动静,等到终于到了京城,这人不知从何处找了一顶帷帽,直接扣在了盼儿脸上,这才抱着人下马。

    两脚软的像豆腐似的,盼儿一踩在实地上,就忍不住往下跌,亏得褚良即使搂住了她的腰,这才没让人摔着。

    男人眉头紧锁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盼儿摇头,有些羞于启齿,便催促的推了推他。

    见小媳妇不肯说,褚良略微急躁,带着人往忠勇侯府的方向走去,他虽然不算细心之人,却也顾忌着盼儿身子不爽利,步子放慢了些。

    即便这样,盼儿还是跟不上,每走一步都疼的冒汗,偏偏此处人来人往,她就算有灵泉水这等治伤的好物,却也不能再熙熙攘攘的街面上不知廉耻的将裙衫解开,涂抹伤药。

    就算盼儿早就不是面皮薄的小姑娘,也得顾念着自己的名声,强忍着不适往前走。

    突然,褚良停住脚步,回头看她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盼儿只觉得男人两道目光又热又刺,让她略有些心虚,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脸,刚想开口问一嘴,眼前突然晃了一下,褚良竟然当街将她抱了起来,大步流星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好在下马的地方离侯府不远,盼儿低着头,以手掩面,等到褚良进了忠勇侯府,下人来将马牵走之后,她这才放手,小声哼哼:“放、我、下、来”

    褚良恍若未闻,直接走到了最近的一处厢房里,看都不看俯身行礼的丫鬟半眼,沉声让人退下,之后将房门关的严严实实,连一条缝隙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脱。”

    褚良只说了这一个字。

    盼儿有些犹豫,这厢房并非下人们的住所,而是供主子歇息落脚之处,平日里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,但到底也是别人府上的屋子,盼儿还是不想在这儿弄。

    额角迸出青筋来,褚良眼皮子抽了抽,显然已经忍耐到了极限,既然好声好气跟盼儿说,小女人不愿照做,他干脆主动上手,几步走到了女人面前,一双手掌虽又粗又糙,但却灵活的很,盼儿捂住胸口,他却解她腰间的系带,护住腰臀,鞋袜又被褪下去。

    上下失守,盼儿怎么防也防不住,最后就如同嫩生生的小羊羔般,赤条条的立在褚良面前,两手护着胸口,心里的羞意简直要将她给淹没了,死死低着头,恨不得直接找一条地缝儿钻进去。

    一把将人按在桌上,桌面略有些高,褚良却稳稳当当不动如山的坐在圆凳上,盼儿挣扎,不让他得逞,也不知这人如何动作的,她浑身突然一麻,一下子使不出力了,便只能由着他查探腿心处的伤势。

    比起褚良以前在战场上受过的伤,盼儿的伤势自然不算严重的,只蹭破了一层油皮,偏偏她生的肤白肉嫩,皮上多一道红痕,都能三四天消不掉,方才在马上足足骑了一个时辰,皮肉早就磨得通红发肿,看着既瘆人又可怜。

    男人眼神一顿,鹰眸中好像突然烧起了一把火似的,盼儿瞧见她这副模样,只觉得这人比起山里头饿了多日的野狼还凶悍狰狞,让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,细腿都抽筋了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