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86章 林氏生子
    被人仔仔细细的盯着,饶是盼儿的脸皮不薄,比起黄花大姑娘强了不少,此刻仍被惊得浑身发木,丁点儿力气都提不起来,这人在盼儿又娇又软的惊呼声中,从她怀里拿出来装了灵泉水的瓷瓶儿,倒了些放在掌心里头,等到冰凉的泉水渐渐有了丝热乎气儿后,这才抹在了被磨破的伤口处。

    可怜盼儿泪眼迷蒙,心里头委屈的很,雪白贝齿死死咬住淡粉唇瓣,仍然压不住喉咙里的阵阵呜咽,好不容易等褚良上过药,她两只胳膊撑着硬实的红木桌子,好半天都没爬起来。

    眼角扫过粗糙大掌上的点点晶亮,盼儿臊的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,她掐着嗓子,哼哼道:“无耻!”

    褚良倒是没觉得自己有何无耻之处,伸手拍了拍柔软的小脸儿,面颊光洁柔腻,弹性极佳,碰上一下好似嫩生生的豆花似的,差不点就要散架了。

    男人眼珠子爬满了丝丝缕缕好像蜘蛛网般的血丝,目光定定的落在了盼儿身子上,好半晌,他都不动。

    强行逼着自己移开视线,不敢继续再看小媳妇,过了好一会儿,褚良的呼吸才从刚才的激荡逐渐平复,慢悠悠的将盼儿的手帕抢过来,把手掌上的泉水仔仔细细的擦拭干净,眼见着淡蓝色的锦帕上透着明显的痕迹,小女人眼前一黑,又羞又窘的感觉让她好悬没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好在褚良还有些理智,即使内里波涛翻涌,神情依旧镇定,只可惜额角迸出的青筋以及面上溢出来的细密汗珠儿,暴露了他真实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是忠勇侯府,自然容不得外人胡闹,再者说来,万一有下人突然闯进了厢房里,他的小媳妇心眼儿只有针尖大,怕是得冷上他好几日。说起来堂堂的定北将军,天不怕地不怕,偏偏让一个小女人骑在了脖颈上,还真是反了天了。

    不紧不慢的帮着盼儿将散乱压皱了的裙衫理好,盼儿两腿发软的从红木桌子上跳下来,直接往外走,偏偏褚良这厮厚颜无耻,刚刚都做了那档子事儿了,现下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,搂着女人纤细的脊背,将人往主卧的方向带。

    林氏肚子里的孩子早就足月了,应该就在这一两日发动,褚良体内的牵丝蛊虽然没解,也不能真与小媳妇做出什么事儿来,但吃不到饱,稍微尝些滋味儿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盼儿之前来过忠勇侯府的次数不少,熟门熟路的走到了主卧前头,本来她还浑身提不起力气,还没等跨过门槛,就听到里头传来女人的痛呼声。

    心里咯噔一下,盼儿顿时急了,什么也顾不得,连滚带爬的往主卧里冲,眼里没看路,好悬没摔在地上,幸亏褚良眼疾手快,及时将小媳妇扶住,嘴里刚要说出些责备的话,盼儿却好像灵蛇一般,直接从他怀里挣脱出去,闯进了屋里头。

    小女人从怀里跑了,褚良却只能呆在院子里,他虽然是盼儿的夫君,但对于忠勇侯府而言还是个外男,自然不能跟小媳妇一起进到主卧中去。

    刚一进门,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直往鼻子里钻,腥甜的气息简直令人作呕,眼见着一个丫鬟手里头端着一盆血水,盼儿倒抽了一口凉气,几步走到了床榻边上,看着林氏疼的脸色青白满头大汗的模样,盼儿眼一红,直接扑倒在床边上,拉着林氏的手,哭到:“娘……儿来了。”

    被掳到苏州时,林氏腹中的孩子不过三个月左右,刚刚显怀不久,哪想到转眼之间出了变故,等到盼儿再见着自己的亲娘时,她竟然都快临盆了。

    稳婆掰开林氏的大腿,满头大汗的喊道:“夫人,再加把劲儿!”

    一波一波的钝痛铺天盖地的涌过来,刚才见到盼儿的欣喜瞬间就被疼痛给扑灭了,死死咬紧牙关,浑身汗津津的,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般,虚弱苍白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是第二胎了,偏偏肚腹里的孩子养的好,比起头胎生盼儿时竟然还要艰难几分,林氏疼的恨不得昏厥过去,指甲将柔软的床单戳出了几个窟窿,手背上青筋迸起,明显是疼的很了。

    忠勇侯石进远在边关,即使先头匈奴的暴乱已经压制住了,但还有不少散兵游勇,时不时的劫掠边城的百姓,以至于石进一时半会之间,恐怕难以回到京城。

    生了足足两个时辰,屋里头的两个稳婆也都急了,宫口总算完全打开,岂料出来的竟然不是孩子的头,而是红通通的小脚先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、这分明是难产啊!

    好在两个稳婆极有经验,这些年接生过的孩子没有一千也有九百,其中一人当机立断,直接将胎儿的脚又塞回林氏的肚子里,吩咐丫鬟端来早就准备好的参片,放进林氏嘴里。

    盼儿也是做母亲的人了,怎会看不出此刻的凶险?她两手死死抠着手心,从怀里将瓷瓶儿摸索出来,也不知是逼得很了,还是心里太急,她竟然能哑声说出一连串的话:“这是葛神医配制而成的保命药,我先给娘用上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盼儿用手掰开林氏的下颚,直接将大半瓶儿灵泉水灌进了林氏的肚子。

    两个稳婆面面相觑,也不知道该不该拦,毕竟这位林夫人肚子里怀的可是忠勇侯的骨血,一旦出了什么差错,她们怕是万万承受不起侯爷的暴怒,不过这位将军夫人是林夫人唯一的女儿,应该也不会刻意谋害自己的亲娘。

    放下了空荡荡的瓷瓶,盼儿掌心冰凉,小脸儿上没有一丝血色,她闭上眼,即使知道灵泉水对治伤有奇效,却依旧放不下心,仍一直守在床榻边上。

    好在这一回连老天爷都在帮林氏,盼儿也没等多久,耳边就传来一阵婴孩哇哇的啼哭声,她眼里划过一丝喜色,便见着稳婆动作麻利的将脐带剪短,把孩子身上的血污擦洗一番后,裹在襁褓里头。

    小娃闭着眼睛,扯着嗓子使劲儿嚎哭着,明明小小的身子只有成人两个巴掌大,但哭声却十分洪亮,盼儿把孩子抱在怀里,听稳婆开口道:“您放心吧,夫人平安生下了小少爷,已经没有大碍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么一句,盼儿心里头压着的大石才总算放了下去,抱着怀里头颇有分量的娃儿,低头看着他涨的通红的小脸儿,怎么也没想到这辈子母亲不止没有早早送了性命,还给她添了个弟弟。

    虽然生孩子耗费了不少体力,但林氏的精神头却不错,冲着盼儿招手,让她把孩子抱过来。

    小娃一开始哭嚎的还厉害着,等到林氏将伸手将身上的衣裳给解开,露出了一侧白嫩,凑近了小娃后,这孩子就如同一头小猪崽儿似的,用力拱了拱,叼着一边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在心急之下,盼儿说话也顺畅不少,此刻嗓音仍有些沙哑:“侯府请了奶娘,您身子弱,就别亲自奶孩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林氏笑了笑,捏了捏盼儿的脸,温柔道:“那你可舍得不喂小宝?”

    这话将盼儿堵得哑口无言,当时要不是栾英将她掳到了定北侯府,让她当个劳什子奶娘,她怕是也会亲自奶孩子,毕竟是从自己肚子里头爬出来的,心中多些怜爱也是自然。

    杏眼仔细端量着林氏,盼儿发现她娘照比先前稍微丰腴了几分,面容神态都显得更加温柔了。

    让房里头的丫鬟退下去,林氏开口问:“这几个月到底是怎么回事?明明都从边关回来了,为何却不来见娘一面?让我整日心绪不宁,生怕你出了什么岔子。”

    拉着林氏的胳膊,盼儿笑道:“不是不来见娘,只是不太方便罢了。”顿了顿,她试探着问了一嘴:“娘,我的生父是不是宁王?”

    林氏好不容易恢复了几分血色的脸,霎时间白的像纸片似的,她嘴唇颤颤,道:“你都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你的亲生父亲的确是宁王,当年娘因为容貌与宁王妃生的十分相似,被家里人卖到了王府,成了宁王的妾室,后来王府烧了一场大火,娘便趁机抱着你跑到了石桥村。”

    林氏没有对盼儿隐瞒的意思,毕竟这种事情,瞒得了一时,瞒不了一世,还不如早些说清楚,也省的女儿心里头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“宁王对宁王妃情根深种,偏偏两人闹了别扭,那时宁王宠幸了娘,有了你,后来等王爷王妃重归于好之后,咱们娘俩便成了碍眼之人,在王府中的日子十分艰难,你房中的奶娘打翻了烛台,将整间屋子都给烧了,娘将你从火海中抱出来,却已经有些晚了,你的左脸……”林氏捂着嘴,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,看着倒是可怜极了。

    盼儿先前已经对自己的身世有了猜测,却没有十足的把握,此刻听到林氏口中的话,她心里头即是酸涩又是心疼,她娘只是因为生的与宁王妃相似,就成了别人可以随意轻贱的妾室,用过之后便随意丢弃,那宁王当真是好狠的心肠,亏得母亲遇上了忠勇侯,下半辈子才不必受苦了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