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87章 回庄子
    林氏将藏在心里这么多年的话全都说出来,如释重负,脸色比先前好了许多,垂眸见怀里的小娃吃饱喝足,眼皮子直打架,哼哼唧唧明显就是要睡着的模样,林氏眼中划过一抹柔色,将大红的襁褓放在床里侧,手轻轻拍了几下,小声道:“侯爷此刻还在边关,怕是数月之后才能回来,他救过我两回,也不嫌弃我曾给别人做过妾,待我一如既往,身边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,这便是恩情,我自然得将忠勇侯府给他守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林氏将挡住盼儿眼睛的碎发绾在耳后,轻声道:“将军与你一同来府,现下还在外头等着,你出去寻了他,便回去吧,娘的身子无碍,你弟弟也壮实的很,比起你刚出生时强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林氏虽然柔弱,却也不是个傻子,母女二人相依为命这么多年,偏偏这半年之内,女儿一直没有出现,头一回来便是赶在她临盆之际,想到先前褚良推三阻四不让自己见她,怕是定北侯府出了什么事,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个关窍,即使林氏不舍得女儿,也不忍心看着盼儿为难,柔软指腹轻轻将她面上的泪珠儿抹去,小声道:“哭什么?又不是不能再见面了!”

    红嘴儿抿成一条细线,盼儿泪珠儿在眼眶中打转,但却未曾落下,眉心也只有灵泉水氤氲,微微湿润,她点了点头,乳燕投怀般抱住林氏的脖颈,轻轻蹭了蹭,之后便扭头往外走。

    眼见着女儿走出主卧,将房门仔仔细细的关上不留一丝缝隙,林氏的眼圈微微泛红,扭头看了一眼已经睡着的小娃,即使多了个儿子,在她心中女儿仍是最为重要的,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,十多年的感情犹在,即使盼儿早就嫁人生子,已经成了明事理的大姑娘了,林氏还是放不下心。

    盼儿心神恍惚的走下台阶,远远的就看到肩膀横阔的高大男人站在院子里的桂树下,她加快脚步,硬生生的眼泪憋了回去,拉着褚良粗糙的大掌,边往外走小嘴儿还喋喋不休:“娘平安给忠勇侯生了个儿子,母子均安,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,咱们两个先回废庄,把你体内的牵丝蛊给解了,我才能安心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盼儿就没说过几句全须全尾的话,此刻好不容易说话能顺畅些,虽然喉咙处仍隐隐有几分刺痛,但也总比先前那副口不能言的模样强上不少,只可惜原本盼儿的声音又娇又脆,如今坏了嗓子,就算有灵泉水日日滋养,依旧不能恢复如初,使得嗓音又低又哑,好在不算难听就是了。

    高大健壮的男人被小媳妇拉着往外走,男人个高腿长,而盼儿的身量在女子中虽不算矮,但比起褚良却整整差了一个头,显得纤细较小,两人面对面站着,她也不过只到了他胸膛,大腿都比不过这人胳膊粗,两人刚开始弄过那几回,由于体型差异太明显,对于盼儿而言无异于上刑般,好在当了这么长时日的夫妻,如今每夜刚开始时仍有些困难,但到了后头盼儿也能尝着些趣味儿,只觉得浑身骨头都快散架,人也晕晕乎乎像醉酒似的。

    今日盼儿在马上折腾了许久,等终于回到废庄后,天已经黑透了,庄子中各户人家早就把油灯吹灭,除了天边挂着的一轮皎月外,眼前倒是一片昏暗。

    废庄近些时日的出产虽然十分丰富,但位置却到底偏僻些,在十里坡紧把头儿,平日里要将把庄子产出的果蔬粮米运出去,都得找好几辆驴车过来,费劲的很,好在胭脂米跟南果梨在京里头都是稀罕东西,便是其他的一些吃食,因为地里头有了灵泉水的滋养,也比别处长得鲜嫩的多,个头大不说,还水灵灵的,吃着又香口,自然吸引了不少回头客。

    不管废庄里的东西再好,夜里头走这段路时,盼儿依旧心惊胆战,脚下坑坑洼洼的,一个不防就会趔趄一下,最后还是褚良看不下去了,直接将嫩生生的小媳妇打横抱在怀里,加快脚步朝着庄子赶去。

    男人的脚程本就快,再加上褚良心疼媳妇,更是比平时快了几分,徒步从庄子口走到二人的屋里,竟然只花了一刻钟功夫。

    摸黑从抽屉里找出火折子,盼儿借着朦朦胧胧的月光,将桌面上的烛台给点着了,屋里头虽然仍有些暗,却比方才强了不少,褚良接过火折子,把其他的灯一一点燃,小媳妇却走到了屏风后,把丝帕浸到水中,擦了擦粉颊与脖颈。

    即使最近天气热的很,但夜里头还是凉飕飕的,再加上铜盆里的水是白日打的,此刻帕子刚往身上一放,盼儿就忍不住打了个激灵,还没等她适应这股凉意,细嫩腕子就被褚良一把握住,借着昏黄的烛火,只见男人薄唇紧抿,面上神情严肃,哑声道:“夜里风凉,我去厨房提了热水,你再洗漱。”

    虽说早就与褚良做惯了亲密事儿了,盼儿还是不愿意过多麻烦眼前这个男人,歪头想了想,开口道:“那我同将军一道去吧,你没做过架火烧柴的粗活儿,怕是有些不灵便……”

    只能这人淡淡的哼了一声,也没有多说什么,带着盼儿往不远处的大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废庄里比不得侯府那么多规矩,夜里头厨房虽不落锁,却没有人在这儿看着,若是哪个饿了或冷了,便来这里取些热乎的炊饼,废庄里大多都是庄户,在没来庄子里之前,吃的都是还带着稻壳的糙米,现在有又香又软的细面干粮可以吃,自然好的很,哪里还会嫌弃?

    小夫妻两个进了厨房,一口大灶上有热乎的饭菜,另外的灶上却没摆东西,褚良将铁锅架上,在院里的水井中提了两桶水,盼儿倒是熟门熟路的坐在了灶前的小杌子上,用明木点了火,瞧见炉子烧的差不多后,这才费了力气用蒲扇扇着风,一时间倒是让灶火更旺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自打从齐家那魔窟里出来后,盼儿已经极少做烧火这种粗活了,就连先前在石桥村呆过的最后一段日子,因为林氏心疼女儿,都舍不得盼儿太过劳累,一开始身子弱便不说什么,等到从下炕了,就主动将院子里的活计揽到手里,碰都不让闺女沾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早先在齐家日日做这种脏活累活,盼儿现在倒也习惯了,暖烘烘的热风呼呼的打在她脸上,蒲扇越扇,灶里的炉火越旺,吹的盼儿浑身发燥,口里也有些干。

    鹰眸扫见小媳妇红润润的小脸儿,褚良眼神一暗,从壶里倒了一碗温水,先是自己喝了一口,这才几步走到盼儿面前,粗粝大掌捏着女人的下颚,也没见着这人究竟是如何动作的,竟然将粉润的小嘴儿掰了开,又滚又烫的薄唇贴在上头,口腔中的水也直接哺入到盼儿嘴里。

    小女人本以为褚良又是起了色心想要吃她的嘴而已,哪想到这人竟然打着这种主意,她完全没有防备,被呛得治咳嗽,水珠如同断了线的珠子,顺着白嫩下颚往下落,将身上薄薄的织锦罩衣都给打湿了。

    今日盼儿穿的是一件月白色的罩衣,织锦的料子又十分薄透,沾了水后就如同蝉翼般,呈现出半透明的形状,紧紧贴在胸前,里头那件水红色的小衣瞬间就显露出来,再加上盼儿生的乳圆臀翘,霎时间便更加显眼。

    褚良眸色渐渐深浓,脸上虽没有什么变化,但浑身筋肉却紧绷的厉害,气息也逐渐加重了许多。

    低头扫见自己此刻这副狼狈的窘状,盼儿实在气的狠了,小手抵在男人的胸口,用力的推搡着,想要将人推开,偏偏小媳妇力气小,褚良就常年习武,皮糙肉厚非一般人可比,最后盼儿累的鼻尖冒汗,呼哧带喘,此人依旧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林氏今日突然生产,对盼儿来说本就是天大的事,忙里忙外折腾了一整日,本来就十分疲倦浑身难受的很,褚良这厮还半点儿也不知体谅,饶是盼儿是个好性,此刻也不由冷了脸,喉间发出小兽般的低咆声,费尽力气的挣扎着。

    余光扫见小媳妇紧抿的唇角以及微微泛青的眼眶,褚良心里头闷闷涨涨有些堵得慌,突然主动松手,将怀里头马上就能吃进嘴的嫩羊给放开,迈步朝厨房的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吱嘎一声,厨房的门被从外关严实了,盼儿看着紧紧闭合的灰褐色门板,心底的大石虽然放下,那先前升起的无名火却还没有消散,等到铁锅里的热水烧开之后,她麻利的往木盆里接水,端着满满当当颇有分量的水盆往外走。

    褚良虽然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却一直在院子中站着,也没有走远,听到厨房里的动静,赶忙把门推开,想要将盼儿手里装满热水的盆子接过来,余光觑着小媳妇的冰冷不带一丝笑意的面颊,与平日那副娇滴滴嫩生生的模样全然不同,褚良既是难受又是不解,根本不清楚自己错在何处,毕竟早先的日子明明他们闹的更凶,甚至在护国寺梅林中的假山里都有过,小媳妇也只是羞臊,不像今日这般,真气的狠了。

    盼儿心里正恼着褚良,即使手里的水盆子实在是沉手的很,将细嫩掌心都给磨得通红,她也没有理会这厮,低着头直接绕过了眼前这碍眼之人,迈着脚往屋里走。

    屋里的屏风本就是净身时用来遮挡的,旁边也放着干净的井水,盼儿将热水倒在木桶里,又用葫芦瓢舀了些清水,试了试温度后,还是觉得烫的很,便准备去提些井水上来。

    方才褚良不敢与盼儿撕扯,是怕滚烫的开水烫坏了小媳妇的细皮嫩肉,现在她手里只提着一个木桶,倒也不必再有什么顾忌,弯腰一把将木桶夺过来,褚良道:“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男人健步如飞的走到门外,动作麻利的将一桶水都给打满了,提着走进屋。

    叠着眉看着满地的水迹,盼儿没吭声,任由褚良一脸殷勤的帮她将水温调好,这才腆着脸道:“媳妇,水温调好了,你去试试?”

    走到木桶前头,盼儿伸手掬了一捧水花,虽然觉得微微有些烫手,却在她能够容忍的限度内,小手按在腰腹处的系带上,盼儿抬眼看了男人一眼,不动。

    褚良也不动。

    盼儿的眉头越拧越紧,就算她不是高门大户中养出来的姑娘,却也知道羞耻为何物,尤其是今日知晓了自己的身世,心里头更加烦躁,她娘当年就是因为容貌,成了别人可以任意轻贱的妾室,就算她体内流着宁王的血,还是上不得台面的庶出,而褚良是侯府的长子长孙,与她相比,自然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林氏待她如珠如宝,含辛茹苦的将她养大,盼儿自然是不怪林氏的,她只是不希望自己走了娘的老路,靠着自己这副还过得去的皮相,成了男人的玩物,毕竟年轻生嫩时算是个美人儿,等到年老色衰,怕是就再无依仗了。

    褚良对她这么上心,是不是只瞧上了她的身子?

    这么一想,盼儿心里头便更加堵得慌。

    男人行军打仗时,两军对峙,长达数月功夫都是有的,论耐心,褚良自然比盼儿强上不少,最后还是女人忍不住先开口了:

    “将军先去屏风外歇歇,待会再由我来服侍你沐浴……“

    男人明显不乐意了,几步走到盼儿面前,脸色铁青,伸手要去捉女人的腕子:“你现在到底在闹什么别扭,咱们夫妻两个好不容易见一回面,你……真是无理取闹。”

    腕骨被捏的隐隐发疼,都不必看,盼儿也清楚那上头怕是留下了明晃晃的指痕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空闲的另一只手主动挽住了男人的胳膊,柔柔道:“你的身子如何,心中应该有数才是,此刻分别沐浴,乃是最稳妥的法子,等到来日为你解蛊,到时还不是任你摆弄?只是现在不行,我还是放心不下将军的身子,就算不替我想一想,也得为小宝、为祖父考虑考虑……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盼儿眼眶微微泛红,眸中晶莹一片,却也没有掉泪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此刻她的确有以退为进的意思,但实际上也是极为挂念着褚良的身体,毕竟牵丝蛊可不是闹着玩的,葛稚川那样的神医先前都不能彻底解蛊,非得借用灵泉水想出这样的法子,才能救褚良的性命。

    更何况,就算盼儿真按着葛稚川的吩咐,耗费了七七四十九日,解蛊的把握也只是在七八成而已,眼前这人虽然性子像头倔驴,到底也是她孩子的亲爹,万万不能有一星半点儿的闪失。

    要是盼儿来冷着脸跟自己对着干,褚良即使一开始能压住心中的火气,到了后来不免还是会升起几分恼怒,但方才小媳妇温声软语跟他讲道理,话里话外还在挂念着他的伤势,褚良也不是不知好歹之人,原本心头还蕴着些许恼怒,此刻也不由消散了些,嗯了一声后,便直接走到外头的圆凳上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隔着一层屏风,透过缝隙隐隐约约还能看到男人的身影,盼儿伸手解开系带,身上的衣裳唰唰往下落,粉嫩匀白的身子霎时间露在外头,澄黄的灯火照在身上,多了几分暖意,更显的皮肉白净,雪背上连汗毛孔都瞧不见,肩胛骨好像蝴蝶双翅一般,随着女人的动作轻轻晃动。

    踩在小杌子上,迈进木桶里,盼儿不由抽了抽,小脸儿上露出了丝痛苦之色,先前骑马进京,即使褚良往她腿心处抹了灵泉水,稍微止了疼消了肿,但伤口却没好的多快,现在被热水一趟,腿根处泛起一阵绵密的刺痛,等忍过了这一阵后,盼儿才把花皂放在手里,揉搓了一会,用那双小手在身子上擦洗着,仔仔细细将每个角落都给洗干净。

    用干净的细棉布把身上的水珠儿擦干,盼儿低头扫了一眼,发现刚才的衣裳被她直接扔在地上,本想着明日洗净再穿,此刻要是直接套在身上,怕是就白洗一回了。

    正处在犹豫的档口,突然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,盼儿先是一惊,用手护在胸前,辨认一番后才发现,竟然是褚良这人从屋里走出去了,也不知道究竟去作甚。

    心里头疑惑的紧,盼儿却没错过这个机会,用细棉布围在胸前,她踩着湿哒哒的木屐走到木柜前头,拿出了干净的衣裳,先是肚兜儿,然后小衣,刚把亵裤的带子系好,就听到外头传来一阵哗哗的水声。

    她披上小衣,倚靠在门槛处瞧了一眼,发现那不知羞的男人**着身子,手里拿着一只木桶,直接将冰凉的井水从头淋到脚,豆大的水珠儿顺着蜜色的脊背往下落,眼见着那宽阔的肩膀,笔直有力的大腿,盼儿不由低呼一声,暗暗啐了一口,将房门关好,往面上涂了香膏之后,这才爬上床睡在里侧。

    不多时,门又响了。

    盼儿心知是褚良走进来,她脸朝里侧着身子睡,一时间也不好回过头看,偏偏听不到脚步声,让小女人一颗心落不到实处去。

    身为常年习武之人,褚良自然是练过轻身功夫的,虽然不像话本里头上天入地无所不能,但行走时屏气敛息还是能做到的,此刻男人站在床榻边,屋里透着淡淡的月光,能清晰的看到小女人精致的侧脸,秀气的鼻子微微抽了一下,红嘴儿紧抿,她的呼吸声略有些急促,肯定是没睡着的。

    坐在床边上,褚良捏着盼儿的耳垂,将软肉都给搓红了,偏偏这人还不住手,盼儿拉着他的手指,小声道:“夜深了,咱们先歇歇吧……”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柔顺,是因为盼儿还记得答应过褚良什么,她可不想黑灯瞎火的让这人占了便宜,虽说两人已经是夫妻了,但她还是有些放不开,万一要是被那些庄户听到了动静,怕是也会暗暗嘲笑他们。

    褚良的记性不差,先前小媳妇应承过的事,他都清清楚楚的刻在心底,此刻打着赤膊直接钻进被窝里,院子里的那口水井深的很,井水沁凉刺骨,褚良浑身冰凉,冻的盼儿一个激灵,原本还有些困意,立即就精神不少。

    “好媳妇,你忘了白天答应过我什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热烘烘的呼吸喷洒在她耳廓,盼儿臊了个大红脸,只当自己什么都没听见,用棉被把脑袋一蒙,暗自思索能不能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只可惜她实在是错估了褚良的执拗程度,今日在忠勇侯府只略瞧过一眼,本以为夜里能称心如意,但没想到惹怒了小媳妇,隔着棉被一把将人搂进怀里,褚良三两下便将小脑袋给扒了出来,问道:“你难道是想耍赖不成?“

    盼儿支支吾吾,说不出话来,一想到那解蛊的法子,她整个人都慌得六神无主,此刻不由升起了几分排斥之心,只敷衍道:“明日你去让葛稚川开了药,将我的小日子推迟一番,到时候按着他的方法解蛊……”

    眼皮子跳了跳,褚良扯着被面,哑声问:“你难道要耍赖?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有些乏了,将军就当怜惜怜惜我,让我好好歇上一晚行吗?”

    褚良沉默,两人面对着面躺在软枕上,虽然屋里漆黑一片,但盼儿依旧能看清男人的轮廓,小手按在他面颊上,她只觉得褚良最近瘦的厉害,与骨头架子都没什么差别,明明中了牵丝蛊十分危险,偏这人对自己半点儿也不上心,盼儿都不知该说他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