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88章 枸杞花
    葛稚川一早就住在了废庄里,得知将军终于把夫人接过来,明白事情不能再拖,十分麻利的开了推迟月事的药方,抓了药熬好了送到盼儿房中。

    因为早就知道了褚良的情况,盼儿也没犹豫,端起乌漆漆的药汤,咕咚咕咚的喝进肚,葛稚川的确是神医,但熬出来的药汤也是真苦,苦的盼儿差不点连胆汁儿都给呕出来,胸口憋闷的难受极了,幸好这推迟月事的药汤只喝一回便能见效,不必再受到这种折磨。

    解除牵丝蛊的法子先前葛稚川已经告诉褚良了,便是男女之间每夜行.房不断,足足七七四十九日,盼儿每日饮一口灵泉水,用灵泉水滋养自己的身子,再拿身体当引子,用灵气慢慢将牵丝蛊给磨灭。

    这法子说起来有些羞人,但做起来却并不太难,毕竟褚良原本就正值壮年,也是贪那个的,先前在定北侯府时,他每夜都痴缠着小媳妇,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次,遇上了小日子,这人手脚也不老实,虽然不能真吃到嘴,却也非得将盼儿抱在怀里,亲着香腮才算完。

    眼下吃了汤药后,今夜起便可以开始解蛊,盼儿早就备好的一瓷瓶的灵泉水,等到夜里洗漱过后,换上了轻薄了衣裳,便往嘴里灌了一口冰凉的泉水,之后老老实实的躺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褚良这厮先前一直憋着,曾经终于能将小媳妇吃进嘴,哪里还会客气,翻来覆去的吃了个饱,将小女人折腾的眼泪连连低声哀求,模样简直可怜极了,偏偏这人还不住手,等到窗外想起了鸡啼声之后,才大发慈悲的让盼儿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夜里劳累太过,盼儿这一觉便睡到了晌午。

    睁开眼时,身边的混帐东西早就不知去了何处,她知道褚良一向有早起的习惯,自然不会陪她一直睡着,此次来废庄,盼儿又没将丫鬟带过来,以至于根本无人唤她起来,这才睡了好些时候。

    褚良心里头自然希望盼儿多睡几个时辰,毕竟白天睡得多,精神足,夜里头才能清醒些。

    忍着两腿间的不适,盼儿用帕子清理一番,涂了些灵泉水,身上虽不疼了,却还是提不起力气,大概是在屋里头憋闷的时间太久,盼儿便有些呆不住了,小手扶着后腰慢慢往外走。

    她住的小院儿离庄户住的地方有些远,一路上倒是种了不少东西,除了成片的南果梨树跟玉田胭脂稻之外,还有不少枸杞树,现在正好赶上花期,味香色淡的小花成片成片的开着,盼儿还听到嗡嗡的声音,仔细一看,才发现是不少蜜蜂绕着枸杞花采蜜。

    盼儿四下瞧了一眼,并没看到附近有蜂窝,也不知道这些丁点大的小黄蜜蜂究竟是从哪儿飞来的,要是没人饲养,她倒是可以在废庄中置办几个木头蜂箱,到时候弄些野蜂蜜吃吃,再给枸杞树浇灌些灵泉水,这样产出来的蜂蜜肯定更好。

    心里这么琢磨着,盼儿盯着蜜蜂的眼珠子都在放光,不过她怕被蜜蜂蛰了,也不敢凑上前,只在不远处沾着,枸杞树有低矮的很,根本遮不住阳光,今个儿日头足的很,先前盼儿听侍琴说过,女子不能暴晒在烈日之下,否则不止会让皮肤黝黑粗糙,面上还会生出些斑斑点点以及细细的皱纹。

    顶着碗大的疤痕活了这么多年,盼儿最希望的就是有一副好容貌,现在她好歹也算是个美人儿,五官虽说不算有多精致,但一身皮肉却是光洁细腻,在灵泉水的滋养下根本瞧不见瑕疵,即便再是鸡蛋里挑骨头的人,怕也不能说盼儿的气色不美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她更不能放任自己,加快脚步往前走,等到走到南果梨树遮蔽的阴影下时,这才缓缓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南果梨树移栽时,周庄头挑选的就是有五六年树龄的小数,在废庄中整整呆了一年多,地力肥厚,今年梨树早早的就挂果了,眼见着已经有泛红的梨子,虽然不大,跟盼儿的拳头差不多,但只要一想到那股酸甜的酒味儿,她就忍不住咽了咽唾沫。

    继续往前走,等过了梨树林后,就是一片蔬菜瓜果,如今荣安坊中虽然各色吃食都卖,但弄的最好的就是里头的腌菜了,废庄里长出来的菜蔬品质本就比别处要高些,颜色鲜绿,口感脆生,至于冬菇香菇等类的菌子,香味也比别处醇厚不少。

    废庄中拢共有十几户人家,平日里大多侍弄着那些玉田胭脂稻,毕竟在庄稼人看来,只有粮食才是最为重要的,其余什么蔬菜瓜果,有没有并不算重要,得了空去浇浇水,看上一眼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因为盼儿先前往地里撒过灵泉水的缘故,地力比先前强了不少,除了蔬菜长得快外,周边的杂草也比之前茁壮不少,扎根深,不少庄稼汉都费尽了全身力气,才能把草根给薅出来,要是力气稍微小些的女儿家,便只能用镰刀镐头等物,将土给弄松了后,方才能除草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倒是费劲儿的很。

    走到稻田前头,盼儿远远瞟见树下坐了不少庄稼汉,此刻正值晌午,正是天气最热的时候,大多数人家的媳妇都会送了饭食过来,京城虽说是天子脚下,但往常这些土里刨食儿的,能吃上一口饱饭就不错了,哪像现在呆在废庄里这么舒坦,不说顿顿大鱼大肉,每日厨房里大锅炒的菜,少不得会放几块白花花的肥肉,先干煸出猪板油,再放了白菜进去翻炒,菜里带着一股肉香,要是运气好,女人送过来的吃食里还会有油渣儿。

    这些庄户也是见过盼儿的,知道这位女主子不止模样生的标致,人又年轻,还是京城定北侯府的金贵人儿,在京里头有一家荣安坊,里头卖的腌菜,与其他铺子的东西完全不同,那滋味儿,好吃的连舌头都快咬着了,周庄头上个月买了一坛子腌菜,刚拿回废庄,本想着能吃一个月,哪曾想第一天就被手底下的人给哄抢一空。

    周庄头气的眼前发黑,偏偏这些庄稼汉一个个生的皮糙肉厚,又嬉皮笑脸的,周庄头想要把腌菜要回来,汉子们就把家里头只有三四岁大的小娃娃给推搡出来,对上黑溜溜的大眼儿,周庄头哪还说得出别的话来?

    盼儿本来只打算在废庄里转一圈,不过看到了蜜蜂采蜜后,心里头突然多了点儿别的想法,冲着那些庄稼汉笑了笑,也不嫌地上脏,直接坐在了草墩子上,冲着周庄头问:

    “咱们庄子里可有人会养蜂?我想着庄里头既然种了枸杞树,每年开好几次话,先前还有梨花,赶上花期蜜蜂肯定回到庄子里采蜜,要是做个蜂箱,将蜜蜂养在庄里,倒是又有一项营生……”

    周庄头拍了拍被太阳晒的黝黑的脑门儿,面带思索道:“要说擅长养蜂的,咱们庄子时没有,但是我却认识一个,那汉子姓齐,先前在战场上断了胳膊,也不能干农活,媳妇都跟野汉子跑了,要是夫人不嫌弃的话,我就把老齐叫到庄子里,您看成不?”

    养蜂主要靠的是经验,老齐虽然断了胳膊,但要是真会这门手艺的话,缺点也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,毕竟废庄里能长出花的作物实在不少,她也没准备只弄一个蜂箱,不过最开始肯定是要先试验试验的,否则一旦没弄好,某个关头出了岔子,怕是损失也不会小。

    荣安坊在京里头早就站稳了脚跟儿,每个月都会有几百两银子的纯利,盼儿在定北侯府中也用不上银子,首饰衣裳都是从中馈里走的,索性就让赵婆子把银钱存到了钱庄里,现在估摸着至少都得有一万两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把老齐叫过来,要是他真能伺弄蜜蜂,做出好蜜来,留在庄子里也是成的,听你的意思,老齐的年纪应该不大,既然受了这么重的伤,就更得好好地替自己打算,攒些银子才能养老不是?”

    周庄头听着这话直点头:“明个儿我就去把老齐带到庄子见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庄子里的东西还是少了些,山东那边的柿子长得好,你打听打听有没有山东来的行商,问他买几十株柿子树回来,虽然柿子卖不了多少银子,但滋味儿却好的很。”

    跟周庄头交代一番后,盼儿也没在稻田边上多留,毕竟此处都是庄稼汉,自己在这儿呆着,既有些不合规矩,他们也觉得拘束,还不如走到人少的地方转悠几圈,倒是能舒坦不少。

    回到小院儿里头,盼儿看到褚良正站在院子里头,身边还趴着一条威风凛凛的獒犬,不是狼牙还有哪个?

    狼牙的犬齿本就生的锋利尖锐,此刻嘴里头狠狠撕咬着一块带血的鲜肉,里头的骨头被咬的咯吱咯吱响,血沫子也噗噗的四处乱溅,眼见着狼牙这么凶悍的吃相,即使盼儿早就跟着獒犬相处了一段时日,此时此刻心里头也不免有些发憷。

    女人还没靠近院子时,凭着褚良的耳力便早就听到小媳妇的脚步声了,他头也不抬,哑声道: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低头瞅了一眼自己新做的衣裳,藕粉色的褙子,里头陪着绯红的抹胸裙,料子都是最轻薄凉快的绸料,穿在身上更显出小女人窈窕有致的好身段儿,胸脯丰盈饱满,腰肢纤细如柳,每走一步款款摆动,即使模样看着跟二八少女没什么区别,但那副专属于少妇的妩媚劲儿,可是小姑娘远远比不上的。

    这套衣裳她十分喜欢,万一被狼牙的利爪给勾坏了,盼儿去何处说理?心里这么犹豫了一下,她直接站在离狼牙一丈远的位置,眼睁睁的看着男人给獒犬为食,足足吃进去四五斤猪肉,这大狗才终于吃饱了。

    藏獒比起别的犬类要笨些,脑筋也不活络,通常一辈子只会认一两个人当主子,先前它是由褚良一手养大的,对这人自然十分亲近,后来姓褚的惦记上了小媳妇,便费尽了心力,先是日日逼着狼牙嗅闻盼儿穿过的衣裳,熟悉未来女主人的味道,花了几个月功夫,才终于让它对盼儿没那么重的敌意了。

    盼儿哪里知道自己穿过了衣裳被这个厚颜无耻的男人给偷偷顺走了,她见着狼牙吃饱,仰倒在院子里的泥地上,男人厚实带着糙茧的大掌一下有一下的揉着狗肚子,狼牙眯着眼,喉咙里划过咕噜声,看起来是极舒服的样子。

    褚良抬头盯着盼儿,面上神采奕奕,鹰眸含笑,低哑道:

    “先前为夫这么给夫人揉肚皮的时候,夫人也跟狼牙一样,摊在床上,闭着眼睛哼唧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将军,你这么说未免就有些不妥了,说我与狼牙一样,是人是畜都无所谓,但将军可是咱们大业朝的英雄,上阵杀敌守卫边关,怎能跟我这样鄙贱的女子纠缠在一处?我记得将军还有个生的花容月貌的好表妹,叫什么来着?好像是月娘对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到小媳妇提到凌月娘的名字,褚良轻咳一声,闷声道:“我跟凌月娘之间清清白白,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盼儿嗤了一声:“将军说清白就清白了?嘴皮子一张一闭红口白牙的,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?指不定是将军看我好蒙骗,说些好话来哄我呢!毕竟在你心里,我可是跟狼牙一样傻,哪能配上咱们英武不凡的定北将军?”

    将褚良挤兑的黑了脸,盼儿捂着嘴发出闷笑声,也没敢继续,否则只凭着男人这一身铜皮铁骨,她今夜怕是更难捱了,以往每个月还有六天的小日子可以歇歇,但服下那推迟月事的药汤后,这一月里怕是都没了赤龙,自然得小心谨慎着些。

    “你走近些,摸摸狼牙。”

    盼儿以前不是没摸过这条獒犬,不过许久不见,狼牙在废庄里估计净吃好的,养的膘肥体壮,平日里也不用拴着,他自己就在庄子里头晃荡,也没见咬那些庄户,即便如此,五大三粗的壮汉们瞧见这样凶恶的牲畜,一个个也吓得两腿发软,恨不得绕道走。

    蹲在褚良身边,盼儿刚伸出手,狼牙嗓子里就发出呼噜噜的低咆声,小女人吓了一跳,忙把手背在身后,整个人也哆嗦了一下,被男人顺势搂在怀里,张嘴咬了秀气的鼻尖一口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狼牙又不会伤你。”边说着,男人便握着柔嫩白皙的小手,按在獒犬的脖颈处,屈指轻轻搔了搔,大概是给挠的舒服了,狼牙伸出粉红的舌头,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,还添了下盼儿的手心。

    心底松了一口气,盼儿小声道:“我从宁王府离开,是用来庄子里避暑的借口,一连在十里坡呆上一个多月,王府那边怕是瞒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褚良用脚拨了拨狼牙的尾巴,将又软又嫩的小媳妇按在院子里的小杌子上,指着后面厢房的方向说:“真正的闫红衣就在厢房里关着,周庄头每日都会给她送食水过去,相信你男人,一个月之后,你就再也不用会王府了,就算拆穿也无妨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盼儿小脸儿满是喜色,死死揪住了男人的袖口,问道:“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褚良板起脸:“为夫何时骗过你?”

    红嘴儿抿了一下,盼儿用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男人刚毅硬朗的面庞,小声咕哝道:“你骗了我多少回,心里头没点数吗?”说着,盼儿还用指尖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戳了一下,明显有些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“况且就算跟闫红衣各归各位了,我也不想整日呆在京城,白天在废庄里呆着不也挺好的,反正在城门下钥之前回去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褚良鹰眸微闪,道:“此事你得先跟娘说一声,好歹也是咱们定北侯府的儿媳妇,成日里不着家,娘心里头肯定别扭。”

    盼儿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,此刻才会跟褚良提及想要住在废庄的事,这庄子当初还是许清灵拿来打发她的,一开始十分荒芜寸草不生,现在即使有庄户打理着,后头还有一座小山坡空着呢,盼儿本就是小门小户出身,性子最是抠门,哪里忍心见着地皮荒废下去?

    不过要想让庄子里的作物长得好,必须得在这儿研究一番,瞧瞧种些什么合适,再跟周庄头打招呼,否则周庄头自己个儿并非废庄的主子,也不敢自作主张,庄子里但凡有大事儿,还是得经过盼儿同意才行。

    “夫君……”盼儿特地放软了声音,主动搂住男人的脖颈,在他下颚处落下一吻,动作轻的好像被风吹拂的柳絮一般,要不是亲眼瞧见小媳妇献吻,褚良怕是都察觉不出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