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90章 回锅肉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门外传来动静,高大身影摸黑走进屋里,手里头拿着李子大的瓷盒,里头装着舒筋活血的药膏。

    葛老头大半夜在屋里头睡的好好的,哪知道有人在外头砰砰的敲门,年纪大的人本来觉就少,耳边砰砰如打雷的敲门声,直接将葛老头惊醒了。

    骂骂咧咧的穿着鞋开了门,一看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,而是自家将军,葛老头倒抽了一口气,赶紧问:“大半夜的,将军不去让夫人解蛊,来葛某这儿干什么?”

    褚良阴沉着脸,哼声道:“拿一盒消肿化瘀的药膏给我。”

    葛老头之前研究过灵泉水,知道那物比起普通的药膏都要好用,嘴里头小声嘀咕着,对上男人的那张黑脸,他也没敢多问,从药箱里把东西拿出来,交给褚良,这才语重心长的叮嘱:“夫人身子弱,即使为了解蛊将军也得悠着点,千万别将人家惹着了……”

    鹰眸冷冷的扫过来,葛稚川跟褚良对视一眼,脖子后头冷飕飕的,顿时不敢多嘴。

    拿着瓷盒走到床边,借着朦胧月光看到面朝里侧睡的小媳妇,褚良拉过女人的手,粗硬的指头蘸了一点晶莹透明的浅绿色膏体,将亵衣的袖口拉高,直接涂在了胳膊上。

    先前胳膊撞在了桌角上,一阵阵的抽疼,盼儿根本睡不着,此刻被褚良拿药膏揉着伤处,又麻又疼的感觉让她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褚良顿时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良久,他才问:

    “我弄疼你了?”

    盼儿没说话。

    男人心头愧疚更浓,放轻的力道继续揉按着伤口,慢吞吞道:“今日之事,以后定不会再发生。”

    耳中听着男人的保证,盼儿暗自冷哼一声,也没有挣扎,又过了一刻钟功夫,先前撞伤红肿的地方,此刻倒是好转了许多,不像刚才那样火烧火燎的疼了。

    上完药后,褚良又躺回床边,手臂状似无意的搭在盼儿腰上,小女人原本柔软的身体却突然紧绷起来,两人到底是夫妻了,连最亲密的事都做过不少回,盼儿态度的变化褚良又怎会察觉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先前是怎么了,明明舍不得小媳妇,恨不得把人当宝贝似的放在手心捧着,但一想到盼儿心里头爱慕的是齐川那种斯斯文文的读书人,并非他这样的粗鄙莽汉,褚良胸口就一阵钝痛。

    盼儿的身子往里缩了缩,废庄的房舍虽比侯府简陋,但地方好歹是宽敞的,她整个人都快贴在墙里,而褚良则平躺在床边上,两人之间的距离又何止一只手臂?

    折腾了一天,盼儿早就累极了,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褚良这人一向起得早,不上朝的时候便会在院子里打拳,即使最近身体欠佳,每日辰时的一套拳法也没有落下。

    盼儿自然比不过男人的精力,她在床上多睡了整整一个时辰,两个婆子端来了洗漱用的东西,她收拾好之后,便听到其中一人开口了:“今早周庄头跟老齐上山了,听说要拿树枝点着了熏蜜蜂,也不知道能不能熏出来。”

    老齐断了一只胳膊,周庄头以前又没做过这种活计,两人想要把蜜蜂弄进昨日做好的蜂箱里头,怕是也没那么容易,不过就是因为事情难的很,她才特地找了老齐,要是人人都能养蜂,她的荣安坊哪还有什么赚头?

    庄子里养了不少羊,刚巧有一只正是产乳的时候,庄子里的小媳妇挤了羊奶,大清早的便送到了盼儿的小院儿里,羊奶的腥膻味儿比牛乳要重上许多,先前盼儿在石桥村的时候,为了给林氏养身子,也曾经买过几回羊奶,按着林氏说的法子,把杏仁磨成粉,炒香之后放进乳汤里,小火慢慢咕嘟着,奶香便会与杏仁香气合二为一,喝着不止没有膻味儿,反而有种迥乎不同的风味儿。

    即使昨夜里气的狠了,盼儿也没打算跟自己过不去,吩咐婆子煮了羊奶,她坐在藤椅上,小口小口的抿着。

    正眯眼准备在院子里歇一会,就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。

    盼儿一个激灵,把碗放在边上,杏眼盯着露出窟窿的篱笆,隐隐能瞧见油绿油绿的眼珠子。

    惊呼一声,她吓得从藤椅上跳起来,一不小心又把瓷碗碰掉地上,发出噼里啪啦的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褚良听到动静,几步从屋里走出来,看着盼儿小脸苍白,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前头,他皱眉细看了一眼,篱笆外头不是别的,正是一匹生的十分健壮的野狼。

    按说京郊这边野狼应该不多的,偏偏废庄的位置太偏,背后还靠着山,山上的那些飞禽走兽不下来还好,一往下走,便直接进了庄子里头,瞧瞧这野狼壮实的模样,怕是没少在庄子里头糟践东西。

    盼儿先前就听庄户媳妇们说过,先前庄子里头养过不少鸡鸭,本意是准备用鸡粪沤肥料,用来种庄稼的,但没养多长时间,这些鸡鸭每隔几日便少上一只,一开始那些妇人们还没注意,等到后来还以为是庄子里进了贼,夜里头让人点了火把绕着庄子一圈圈的找,也没把那贼人给抓住。

    等到后来鸡鸭全都丢了个干净,庄子就再没出现过小贼。

    褚良搂着盼儿的腰,将人拉到身后,那匹狼两只前爪搭在篱笆上,裂开的大嘴里头哈喇子直往外滴答,牙齿在日头下闪着阵阵寒光,这么一匹野狼,若是褚良没有种蛊,对付这畜生自然没有问题,但此刻他体内有牵丝蛊,武功远远不如先前,就算能宰了这畜生,恐怕也无法全须全尾的护着小媳妇。

    男人没动,低声开口道:“先进屋,把房门闩上。”

    狼是十分聪明的野兽,大概是感觉到褚良的威胁,它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叫声,立在地上的两只后足不断用爪子扒拉着地,呲牙咧嘴的模样更加狰狞了。

    盼儿听到褚良的话,心里发慌,杏眼盯着男人的背影,一时间也没动弹。

    “快进去!”褚良不耐的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贝齿咬着红嘴儿,盼儿跺了跺脚,转头冲进了屋里,不过她倒是没回主卧,反而直奔着厨房去了,这段时日獒犬的饭食一直放在厨房里,只不过今日狼牙吃饱喝足,去南果梨树林子里头撒欢去了,这才让那匹野狼瞅准了机会。

    狼牙被褚良养叼了,就爱吃新鲜的肉,木盆里放的是今早送来的猪肋条,上头还沾着血水,盼儿拿起菜刀,剁了两掌宽的猪肋条下来,又把瓷瓶里的灵泉水倒在掌心,均匀的涂抹在肉上。

    先前她喂过狼牙,知道兽类的感知比人要敏锐许多,灵泉水是难得好东西,这猪肋条沾了灵泉水,总比穿着衣裳的两脚羊强出不少,吃饱喝足之后,那野狼应该就不会伤人了吧?

    心里这么琢磨着,盼儿还是把菜刀带上了,端着盆走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褚良还在跟那匹野狼对视着,大概是男人的神情太过狰狞,那畜生也没敢翻进篱笆里头,还在外头僵持着,只不过因为时间有些久了,野狼大概也不耐烦的很,盼儿将一从厨房里走出来,那双绿油油的眼珠子随着小女人的脚步,来回转动。

    以前盼儿总觉得被褚良盯得浑身别扭,现在真被一只听不懂人话的畜生看着,那野狼嘴里头的哈喇子还流的更多,她心里头更是难受。

    男人也听到了脚步声,没有回头,但声音却气急败坏:

    “不是让你进屋呆着吗?出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盼儿小声道:“你把盆子里的肉扔到篱笆外头,看看它吃不吃。”

    褚良浓黑的剑眉紧紧皱着,虽然想要斥责盼儿胡闹,不过余光扫见小媳妇端着铜盆那副吃力的模样,话到了嘴边转了一圈,又被他咽进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虽然身手大不如前,但褚良的力气却不小,手里头捏着那块沾着血的猪肋条,野狼的嗅觉十分灵敏,嗅到了血腥味儿后,更加躁动不安了。伸手直接将估摸有十斤重的肉扔到篱笆外头,正好落在野狼脚边。

    它先是唬了一跳,四足连用往回退几步,眼珠子落在猪肋条上,闪过一丝警惕,不过那肉上散着的味道可真香,野狼从来没有闻到过那么香的味道,口水泛滥,最终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欲,嗷呜一声咬住了肉,大口大口的撕扯着。

    看着那副凶狠狰狞的吃相,盼儿刚放下去的心又提了起来,不远处传来狼牙的低咆声,眼见着獒犬飞奔回来,那野狼嘴里叼着没吃完的猪肋条,直接往山里头跑了。

    狼牙翻进了院子里,褚良大掌揉着獒犬的耳朵,冲着盼儿道:“我去叫人过来,把那匹野狼宰了,那身皮虽然粗硬的很,做个脚垫冬日里踩着也暖和。”

    “野狼凶悍的很,你身体没好,就不必亲自进山了吧?”

    褚良摆了摆手,道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见他执意要进山,盼儿憋着火儿,嘴唇紧紧抿着,也没有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等到太阳快落山时,周庄头这才顶着满头包过来,冲着盼儿道:“夫人,那些蜜蜂已经被赶到蜂箱里了,蜂箱就在枸杞树旁边,那东西一年花期有好几回,放在那处也方便,只是您下回走的时候可得万万小心着些,千万别让蜜蜂给蛰了。”

    盼儿连连点头,看着周庄头被钉成这副模样,一时间不由有些哭笑不得,催促道:“有位葛神医就住在前头的院子里,你上他那儿讨点药回来,抹在伤口上约莫也能好的快些。”

    蜜蜂虽然没有毒,但被蛰了十几个包,周庄头一张脸又疼又痒,难受极了,先前一听有位神医就在庄子里,也顾不得别的,匆匆跟盼儿告辞后,便转头往葛稚川的院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葛稚川的脾气不算好,只有面对褚良这救命恩人时才能有几分好脸色,此刻一见着周庄头走进来,瞧见他脸上的伤口,也没问话,扔了一个瓷瓶过去,道:“每日抹三回。”

    但凡有本事的人,大多脾气都不怎么样,这一点周庄头也曾听说过,他也是个心宽的,并不着恼,喜滋滋的捏着瓷瓶,快步走了。

    老齐少了一只胳膊,被蜜蜂叮得满头包,模样比起周庄头还还要凄惨不少,他们俩今日去了山上,先是用浓烟把蜜蜂从蜂窝里熏了出来,之后一杆子把蜂窝打在地上,那些蜜蜂失了蜂窝,一个个就起了狠劲,对着他们的头脸就是一顿乱叮,亏得山上有一条不小的河,在河里藏了半天,那些蜜蜂才散了。

    老齐做蜂箱的本事还是不差的,蜂箱里头又抹了蜜,那野蜂蜜还是从夫人那边讨来的,也不知是什么品种的花蜜,闻着味儿就把普通的蜂蜜要香甜不少,周庄头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,本来也不爱吃甜食,但昨日里看到那澄黄粘稠的蜜水后,都巴不得舔一舔。

    有了野蜂蜜当引子,那些蜜蜂在失了蜂巢后,便呼呼的涌到了蜂箱里头,再把蜂箱弄到枸杞树旁边,用钉子钉死,老齐这才放心了。

    周庄头走过来时,老齐还围着蜂箱转悠,眼见着有不少蜜蜂从蜂箱里钻出来,绕着小巧的枸杞花转着圈儿,周庄头也不由咂咂嘴,道:“这些小东西适应的挺快呀?”

    “适应的的确不慢,先前我还以为总得过了两三日它们才会出来采蜜,大概是咱们庄子里的枸杞花开的好,才把蜜蜂给诱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周庄头凑近了蜂箱,鼻子里好像还能闻到野蜂蜜那股香甜的滋味儿,把瓷瓶抛进了老齐手里,小声道:“你说这枸杞蜜弄出来,能比夫人给的野蜂蜜还好吗?“

    老齐打开瓷瓶闻了闻,看到周庄头脸上涂满了这东西,猜想应该是消肿的药膏,边往脸上抹边说:“这我哪知道?不过夫人给的蜜还真是好,我先前闻着味儿有点像百花蜜,却比百花蜜要香许多,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。”

    周庄头耸了耸肩,搂着老齐的肩膀,将人往庄口的方向走,身为庄头,周庄头住的地方便十分靠近庄口,一旦有了什么事儿也方便处理,不会给主子添麻烦。

    “今个儿辛苦一天了,我那还有一块腰条肉,待会弄点小菜,咱俩喝一盅儿……”

    夜里头不方便进山,即便褚良想把那匹野狼宰了,也不能趁着夜色带人进去,只能等天亮后,才叫了手下的侍卫,大清早的就往山上走。

    盼儿知道褚良一行人上山,也没有阻拦,就算野狼昨日没有伤到人,但一直留在后山,到底也是个隐患,万一哪日她又来到了庄子里头,伤到了那些种田的庄户,她心里又哪能过意得去,还不如趁此机会让褚良把野狼抓住,直接处理了,也省的夜长梦多。

    庄子里的两个婆子干活利索的很,但做饭的手艺却不敢恭维,盼儿这几日吃着她们做的饭菜,不是煮,就是清炒,明明厨房里的调料不少,偏偏这二人做饭时只加盐面,吃在嘴里淡而无味,可把盼儿给憋屈坏了。

    这日她实在是有些犯馋,便走进了厨房,两个婆子正要做菜,却被盼儿给拦住了,眼见着灶上架了口大锅,盼儿抽了抽鼻子,闻到一股肉味儿,便指着大锅问:“里头炖了什么?”

    钱婆子道:“里头炖了块五花肉,夫人先前说菜里头没有滋味儿,老奴便寻思着那肉汤炖菜,应该就能好吃点了……”说着,钱婆子掀开锅盖,看着锅里头不断冒着气泡的肉汤,盼儿罕见的沉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“汤里可放了什么佐料?”

    钱婆子摇了摇头,她眼前一黑,强挤出一丝笑,四下看看,拿了一根长筷子走过来,插进肉里,发现五花肉已经有七成熟了。

    “把肉捞出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婆子面面相觑,心里头觉得有些不妥,但盼儿是主子,她们也不得不照做,便用笊篱把一大块五花肉放进海碗里头。

    等五花肉的热气散了散,没先前那么烫手了,盼儿手里拿着菜刀,正要把五花肉切成薄片,却被钱婆子给拦住了,只听她道:“您这种金贵人儿,来厨房这等烟熏火燎的地方本就是老奴不好,现在又要碰菜刀,哪能做这种粗活啊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可没觉得自己是什么金贵人,钱婆子把刀抢了去,她也不好与钱婆子撕扯,否则万一伤到了哪儿,怕是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把五花肉切成薄片。”

    钱婆子一听这话,胖脸就露出笑了,动作麻利的将肉片切好,放在之前的海碗里头,盼儿记得厨房里头有不少辣子,豆瓣酱等物,做一道回锅肉还是成的。让钱婆子往锅里倒了一小勺油,把肉片跟姜片都放进去,慢慢煸出来猪板油,吃着也就没那么腻歪了。

    先加了豆瓣酱跟辣子,翻炒了片刻又加了生抽跟料酒,钱婆子只用铲子,调料都是盼儿动手加的,等回锅肉的香味儿出来时,盼儿忍不住舔了舔唇,招呼着钱婆子把菜盛到盘子里,这才弯着嘴角端着菜往屋里走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