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91章 软枣子
    钱婆子炖肉汤,里头除了盐末之外,余下什么调料都不会加,这么熬出来的东西虽说原汁原味,但实在太寡淡了些,一日两日吃着还好,但若是天天都吃这种东西,任谁都熬不住。

    钱婆子端了白粥出来,白粥是用庄子里的玉田胭脂米熬煮出来的,带着淡淡的粉红色,吃起来清香扑鼻,配着微微辣口的回锅肉,盼儿吃的头也不抬,明明小女人的饭量并不很大,但这几天肚子里实在没什么油水,此刻逮着了,吃的东西自然不少。

    拍了拍微微鼓胀起来的小腹,盼儿站起来去院子里走一圈,权当消化食了,褚良带着侍卫们一清早就去了后山,十里坡位置偏僻,即使山下的田地有人开垦,但上山的猎户却不多。

    即使知道不会出什么事儿,盼儿仍捏了一把汗,生怕山上还有别的猛兽。

    等到太阳落山,一行人终于顶着满头热汗回了废庄,两个婆子早就弄好了饭食,这些军汉们大概饿的狠了,也不嫌弃饭菜没滋味儿,大口大口的吃着,没多久就撑的肚皮滚圆。

    虽然婆子们做菜不愿意放调料,但废庄里头种出来的蔬菜比别处都要新鲜许多,毕竟地里头有灵泉水的浇灌,虽然那点灵气早就被稀释了,但聊胜于无,此处种出来的东西总比别的地方要好,以至于这些侍卫们狼吞虎咽,每个吃的饭食都不少。

    堂屋里全都是男人,盼儿也不好走进去,便站在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褚良眼尖,扫见了门槛处露出来绯红色的布料,喝了口茶,忽的站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,盼儿回过头,杏眼上下扫了一周,发现男人没受伤,脸色也还好,心里头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抓到那匹野狼了?”

    褚良脸色突然难看不少,两手捏紧了拳头,狠狠在廊柱上砸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畜生聪明的很,大概知道有人上山找它,藏得无影无踪,连个头都不敢冒出来,我们都快把后山给翻了一遍,还是没找到……”

    野狼本就十分机灵狡诈,盼儿听到没把它抓住,脸上也不免露出来几分愁绪,废庄不是养不起一匹野狼,只是那畜生性子太独,根本养不熟,万一哪天伤了人,废庄里除了伺弄庄稼的汉子,还有不少妇人跟幼儿,三四岁大的娃娃,要是被野狼咬上一口,怕是连命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改日再找,你也不必太心急。”

    鹰眸盯着玉白小脸,褚良心中不免升起了几分忐忑,先前他惹怒了小媳妇,好在盼儿没跟他计较,否则像他这种笨嘴拙舌的男人,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法子把小娘子哄回来。

    黝黑大掌在怀里掏了掏,摸出来一块手帕,这丝绸的帕子上绣了兰花,是新做出来的,盼儿还没用过,哪知道被男人找到了,现在鼓鼓囊囊的,细滑的料子都被划的勾丝,里头也不知道装了什么。

    拉着小媳妇又软又香的小手,褚良把帕子一层一层掀开,露出了里头的青绿色的圆球,估摸着二十几粒,比龙眼稍微大些,形状微微有些长,盼儿自小在石桥村长大,也没见过这东西,便问了一嘴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东西叫软枣子,吃着滋味儿可好,又甜又软,我觉得比庄子里的南果梨还要好吃,不信你尝尝……只不过软枣子长在山里头,现在熟的不多,我就只摘了这些过来,等过几天全熟了,我再去给你弄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还没吃过这软枣子,两指捏起一颗,轻轻按了一下,觉得软乎乎的,她也不嫌脏,直接放在嘴里头,咬破了那层薄薄的皮,里头的软肉又滑又甜,还不腻口。

    杏眼一亮,盼儿又捏了一颗仔仔细细的打量道:“味道却是不错,要是能种在庄子里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能种,软枣子是长在树上的,这玩意熟透了还能酿酒,那赵婆子不是会酿酒吗?你让她琢磨琢磨,还能给荣安坊多弄些品种。”

    看到褚良信誓旦旦的模样,盼儿还是有点不信,眼前的男人从小长在军营里头,对种田之事怕也不太了解,要是真听了褚良的话,把软枣子弄到废庄里头,万一种不活怎么办?白白折腾一通。

    往里觑了一眼,发现桌上的饭菜都被吃的差不多了,盼儿问:“你方才吃饱了没?现在出来屋里头都没有饭菜了,若是还没饱,我再去给你下碗面。”

    “没饱。”

    自打跟小媳妇成亲后,褚良就没再尝过她的手艺,即使刚才吃的差不多,现在能让盼儿亲自下厨,他再多东西都吃的进去。

    往厨房里走,男人亦步亦趋的跟在她后头,两个婆子一看将军跟夫人全都来了,呐呐不知所措,还是盼儿让她们退下了,这二人才从屋里走出去。

    今年废庄里收了几亩麦子,虽然不多,现在用碾子磨成细细的粉末,盼儿把面粉倒在盆里,打了四个鸡蛋,打发后跟面粉揉在一起,里头也没加水,借着蛋液的粘腻湿滑将面粉揉成一团,之后拿着擀面杖,将面团擀成巨大的面饼,薄薄一张,却有将近案板那么大,上头撒了不少面粉,叠成几层,用菜刀切成细细的条。

    正好锅里头的肉汤还剩下不少,盼儿直接将面条放进锅里,又调了卤汁,一并倒进去,锅里的肉汤本就咕嘟了将近一天,刚一下进去味道立刻就出来了,面条好似天女散花似的,忽的一下散开,手擀面要硬实许多,也不怕给煮软了,约莫时候差不多,盼儿这才把面条盛出来,又将剩下半盘子回锅肉放锅里头翻炒一下,端到褚良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先前吃剩下的,你要是不嫌弃就吃点……”

    借给褚良一百个胆子,他都不敢嫌弃自家小媳妇,拿起筷子,挑起一坨面,呼哧呼哧的往嘴里送,这人好像根本不怕烫似的,盼儿瞧着他的吃相都觉得瘆人,先前没吃完的软枣子都放在桌上,她用水冲了冲,拿只小碗装着,有一搭没一搭的将青绿色小果往红嘴儿里放。

    嫣红跟嫩绿两种颜色碰撞在一起,分外娇嫩艳丽,褚良一边吃着面,一边盯着盼儿,那眼神直勾勾的,偏又露骨的厉害,盼儿装作没看见男人的视线,低着头,面颊却又臊又热。

    她恼羞成怒的抬头,瞪了褚良一眼,没好气道:“有的吃就不错了,瞎看什么?”

    褚良喝了口面汤,道:“看我媳妇好看。”

    盼儿啐了一声,小脸儿涨的通红,端着小碗走到院子里,坐在石凳上。

    小院儿到底是将军跟夫人的住所,那些侍卫们吃饱后便纷纷告辞,也没敢多留,只说要是下回上山,还得叫上他们,十里坡的猎户少,山里头的好东西不知有多少,甭说上了年头的药材,就说那些飞禽走兽,随便弄些架在火上烤,都是难得的好滋味。

    天色擦黑,褚良上山折腾出了一身臭汗,又黏又腻,用冰凉的井水肯定是冲不干净的,盼儿让厨房烧了热水,直接送到屋里,男人又自己提了两桶凉的,兑好水温之后,这才打着赤膊进了木桶里,拿着巾子擦澡。

    男人生的宽肩窄腰,后背挺直,蜜色的筋骨蘸着水,背上有一大片青紫的淤痕,正是今日上山,撞在了一片碎石上所致。其实除了的身手并没有那么差,但山路难行,他心里头又装着事,一个不差踩在青苔上,这才结结实实的栽了这么一下。

    他知道小女人爱洁,最不喜欢碰黏糊糊的东西,再加上夏天天热的很,身上容易出汗,洗干净些才能跟媳妇好好亲近亲近,即使褚良不喜欢花皂那股馥郁的玫瑰味儿,现在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了,用那块淡粉色的花皂,在身上仔仔细细的涂了一边,这才拿水把胰子给冲干净。

    洗的差不多了,褚良只穿了一条亵裤,大马金刀的往床边走去,转身时特地露出了自己背上淤青的伤口,明晃晃的一大片,即使屋里头灯光昏暗,盼儿也不是瞎子,怎会瞧不见?

    她心里一紧,慌慌张张的下了地,细腻指尖按在了青紫的淤痕上,皱眉问:“怎么伤成这样?”

    褚良哑声道:“就是不小心摔了一下,没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铁臂搂住小媳妇的腰,就要把人往床上带。

    一把将男人的胳膊给扒拉开,盼儿有些恼了,气这人不爱惜自己的身体,恨声道:“去床上趴着,我给你上药。”

    先前褚良从葛稚川那儿讨来了活血化瘀的药膏,虽然她身上的灵泉水对伤口也有奇效,但却是用来止血生肌的,褚良撞了这么一下,并没有蹭破皮,用药膏混了灵泉水,约莫对伤口才更有效。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着,眼见着高大健壮的男人平趴在床榻上,十分老实的模样,盼儿心头火气稍稍消了几分,细腻指尖沾了些透明的药膏,涂在淤青发紫的皮肉上,药膏冰凉,伤口却是火辣辣的刺痛,褚良浓眉紧紧皱着,口中发出隐忍的闷哼声。

    手上动作一顿,盼儿问:“我弄疼你了?”

    男人摇了摇头,咬牙道: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盼儿闻言,继续涂抹药膏,之后又倒了些灵泉水出来,抹在了伤口上,拍了拍褚良结实的脊背,发出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,先歇下吧。”

    解蛊的法子每日都不能断,更何况盼儿喝了葛稚川开的药汤,小日子早就被推迟到了下个月,自然也没有推辞的理由。

    褚良麻利的将蜡烛吹熄,爬上了床,将娇滴滴的小媳妇抱在怀里,生龙活虎的模样,根本不像是受了伤的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自打褚良从山里头带了软枣子出来,盼儿就迷上了那只比珠子大不了多少的绿果,吃着又软又甜,只可惜软枣树都在山里头,摘果子实在是不方便,要是能把软枣树挖出来,直接栽到庄子里,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。

    褚良也是个疼媳妇的,白日里忙活完自己的事儿,特地把周庄头叫来,仔细问了问,确定了软枣树移栽也是能活的,便带着十几名侍卫上后山去,准备把几棵年份不大的软枣树弄过来。

    男人刚上山没多久,盼儿就给狼牙喂食,之前那匹野狼跑到庄子里,她在猪肋条上抹了灵泉水,野狼吃肉吃的可想,想着那种凶猛的畜生都吃过了灵泉浸过的肉,盼儿也不好厚此薄彼,亏待了狼牙,索性也按着那日的步骤,把灵泉水涂了猪棒骨上,这才喂给了狼牙。

    狼牙本来吃的可欢实,突然警惕的抬起头,也顾不上啃骨头了,嘴里头发出呜呜的低咆声。

    盼儿听到动静不对,身子一抖,下意识的顺着獒犬的视线望了过去,发现那天来到庄子里的野狼,趁着男人不在,竟然又出现在了篱笆外头。

    眼见着那匹膘肥体壮的野狼,盼儿心惊胆战之余,还在暗暗盘算着,这畜生究竟是吃了庄子里多少好东西,才养出了这么一身肥肉。

    “嗷!”野狼叫唤了一嗓子,绿油油的眼珠子先是盯着盼儿,之后又移到了狼牙嘴里头叼着的棒骨上头。

    动物的感觉照比人要敏锐许多,眼见着面前这野狼想抢它嘴里的食儿,狼牙当即怒了,冲着野狼往往直叫唤,那张大嘴喷出了不少涎水,滴滴答答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狼一狗对峙,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盼儿心里琢磨着,她这小身板怕是经不起野狼咬上一口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往后退,野狼发现了盼儿的动作,威胁般的呲了呲牙。

    盼儿倒抽了一口凉气,寻思着再拿一块肉扔给野狼,上回这畜生吃饱喝足之后,就直接从废庄里跑了,约莫这一回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着,盼儿脚下动作更快了几分,拔腿往厨房里跑。

    野狼又嚎了一嗓子,四蹄甩的飞快,跟着盼儿往前冲。

    上回狼牙不在,这次有它在门口挡着,弓起身子,冲着野狼汪汪低咆个不停,一时间倒是将野狼吓住了。

    两个婆子呆在厨房,也听到了外头的动静,吓得两股战战,缩在屋里不敢出来,她们早就听说后山有野狼出没,先前那回没瞧见,现在透过窗户没关严实的细缝儿,将外头两兽对峙的情景瞧了个清清楚楚,一时间脸色惨白,连盼儿冲进屋都顾不得行礼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猪肉了?”

    钱婆子缓了缓,支支吾吾道:“生猪肉没了,剩下的只有些煮熟的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心里一慌,野狼是在山里头野惯了的,根本不吃熟肉,就连不那么新鲜的猪肉,它怕是都不太爱吃,现在厨房里没了吃食,这可怎么办才好?狼牙的确是一头十分凶猛的獒犬,分量比野狼重上不少,但速度却远远记不过,一旦让那畜生冲到了厨房,一扇薄薄的雕花木门怕是拦不住它。

    另外的吴婆子小声道:“猪肉虽然没了,但还有一块羊肉,昨日有只母羊难产,生了小羊后眼见着就活不成了,周庄头把羊杀了,最嫩的一块肉送到了厨房里,老奴还没烹制呢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盼儿脸色好转几分,赶忙让吴婆子把羊肉拿回来,又从怀里掏出瓷瓶,照着上回的步骤,用手将灵泉水一点一点的揉按在肉中,她动作十分麻利,丝毫不敢耽搁。

    门外突然传来嗷呜一声,接着便是啪啪的响声,原来是那匹野狼跑过了狼牙,竟想用爪子把木门打开。

    两个婆子吓得惊叫一声,盼儿的呼吸声也粗重不少,她满手都是血迹,但因为灵泉水的缘故,却并不觉得有多难闻,知道自己不能耽搁下去,盼儿强忍着心中的惊恐,小步走向门口,正巧狼牙蹿了过来,从后头作势要咬野狼的后腿,小女人趁此功夫,赶忙将木门打开一块,手里头的羊肉远远的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野狼也是个奸诈的,一见着有吃的,根本不跟獒犬缠斗,只见一道灰影窜了出去,精准的将羊肉掉进嘴里,之后纵身一跃跳过篱笆,头也不回的往后山跑去。

    看着那畜生占了便宜就走,盼儿气的心口发疼。

    野狼当真是个狡猾的,昨日褚良带了那么多人上山,都没有找到它的踪影,今日男人不在,野狼见着她们这群妇孺好欺负,便上赶着来讨肉吃,都没费什么力气,便将嫩生生的羊肉给叼走了。

    先前盼儿还叨咕着要吃羊肉锅子,好不容易得着一块,还没等到进嘴呢,先让野狼占了便宜,她这要找谁说理去?

    等到褚良回来,盼儿恨得不行,洗过澡后便气哼哼的坐在圆凳上,男人累了一天,好容易扛了几株软枣树回来,刚一进屋,就见着小媳妇秀气脸蛋阴沉沉的,也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谁又惹我媳妇不高兴了?跟为夫说说,为夫肯定会替你讨个公道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哼了一声,斜着眼瞧见男人满头大汗,前胸后背的衣裳紧紧贴着肉,想必是都被汗水打湿了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