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92章 小羊崽子
    废庄离着后山近的很,那野狼大概从没吃过灵泉水的滋味儿,尝过一回后就上了瘾,趁着褚良不在直接到盼儿院子里打秋风,想到那块嫩羊肉,盼儿心里头就堵得慌,杏眼眨也不眨的盯着眼前的男人,慢吞吞道:

    “野狼今个儿又来打秋风了,还叼走了一块嫩羊肉,将军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男人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,他怎么也没想到那畜生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,一而再再而三的从山上跑下来,是不是真当他是吃素的?

    “媳妇别急,咱们还得在庄子里住上小一个月,这么长的功夫,我肯定把那匹野狼给你逮住了,不让那畜生继续占咱们便宜……”

    狼性狡诈的很,要是真那么好抓,之前十几个侍卫去后山搜寻一圈,几乎要把不大的后山也翻个遍,也不会一无所获了。

    褚良走的近了,一身汗臭味儿,熏得盼儿直捂鼻子。

    大掌包裹住女人的小手,褚良硬生生的把盼儿的胳膊扯开,另一手将人搂在怀里,对着那张红润润的小嘴儿亲了又亲,带着恼怒与笑意,含糊不清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,还敢嫌弃自己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被他闹的浑身发痒,忍不住笑出声来,这一笑可不得了,更是将男人气的不行,亲的小女人喘不过气来,浑身软绵绵的,才终于松了手。

    现在天还没黑,盼儿嘴里头没滋没味儿的,想想地窖里头还有不少南果梨酒,虽然每月都要送到侯府中,但因为只有两位老爷子喝,以至于还剩下足足半缸。

    咽了咽唾沫,细腻指尖戳着男人结实的胸膛,盼儿小声道:“用那种法子解蛊,是不是要忌酒?”

    轻轻揉了揉小媳妇浓密丰厚的黑发,褚良哑声道:“我不能喝,你喝就成……”

    即使知道自己酒品不好,但此时此刻盼儿就想尝尝那股滋味儿,心里头痒的好像小猫在抓一般,水眸盈盈,面颊酡红,整个人如盛放的海棠,又娇又俏,甭提有多勾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地窖里给你拿酒。”

    说完,褚良也不耽搁,先前他去过藏酒的地窖,这一回也还记得路,男人健步如飞,很快的往外走,没过多久,就提着一个并不很大的酒壶回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南果梨酒要往两府中送,赵婆子便特地从荣安坊中送来了一批酒壶,每月送酒有固定的日子,前一天便会装进酒壶里头,现在正好方便了褚良。

    盼儿笑意盈盈的走上前,接过褚良酒壶,直接倒进了酒盏里,一股浓郁的果香混着淡淡的酒气弥散开来,酒水澄澈,却透着浅浅晕黄,盼儿低着头,小口小口的吃着,刚入口时并没有尝出酒味儿,只觉得酒汤绵密醇厚,好像南果梨的汁水般,进了肚之后才觉得一股热流涌动,简直舒坦极了。

    喝了一口,脸上就涌起了一股热意,褚良倒是没凑上前,他现在不能喝灵泉水,也不宜饮酒,老老实实的坐在凳子上,黝黑如同点星的鹰眸盯着盼儿的脸,也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果酒的滋味儿本就极好,再加上灵泉水,酿制了这么长时日,味道自然非同一般,原先盼儿只打算喝一杯,毕竟她酒量差的很,要是喝多了的话,怕是今晚又得在褚良眼前闹出笑话。

    但尝到了好物之后,她又舍不得撒手了,连连倒了四五杯,男人眯着眼盯着她,也没有阻拦的意思,等到小女人面颊酡红,浑身软的如同烂泥,却还伸手勾酒壶时,褚良这才抢过了小小的酒壶,按住盼儿的手,带着粗茧的指腹搔了搔柔腻掌心,低哑道:“今日喝的不少,不能再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要……还没醉,为什么不能喝?”盼儿含糊不清的咕哝着,瞪大眼,摇摇晃晃的站起身,想要把酒壶抢回来。

    但她站都站不稳了,刚一伸手,整个人便栽倒在褚良的怀里,脑袋狠狠撞在男人坚实的胸膛上,秀气的鼻尖儿瞬间都撞得通红。

    盼儿疼的眼眶泛红,眸中含着泪花,要掉不掉的模样十分可怜,褚良两手捧着她的脸,轻轻吹了口气,弯腰靠在小媳妇耳边,轻轻说了不知什么。

    即使脑袋转的比平时要慢上许多,盼儿仍旧感觉到一丝不妙,偏偏这男人卑鄙狡诈的很,拿着酒壶在小媳妇眼前晃了晃,一双杏眸直勾勾的盯着瞧,贝齿咬着红嘴儿,看起来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男人面颊紧绷,好半晌没说话,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僵持着,盼儿最后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褚良转身走出房门,去厨房提了两桶滚烫的热水回来,盼儿晕晕乎乎的站起身,跟着他走到了屏风后头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宿醉的滋味实在难受的很,第二天盼儿只觉得自己头疼欲裂,睁眼一看,褚良穿戴整齐,坐在床边,手里头还拿着花油,揉按着她酸麻的胳膊。

    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,盼儿恨不得咬碎了一口银牙,抬腿朝着男人蹬了几脚,偏偏费了好大的力气,褚良连眼皮子都不动一下,好像那只雪白小脚是在给他挠痒痒似的。

    等把两只胳膊都按上一遍,又给小媳妇捏了捏腿,褚良才道:“刚才钱婆子说了一声,今早有只母羊要生了,不过好像肚子里怀了两只小羊,不好生,若是喝些灵泉水,说不定还能救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连犹豫都没犹豫,直接身身上盖着的棉被掀了开,玲珑有致的娇躯显露在男人眼前,这人动作温柔的很,帮小女人一件一件的将衣裳穿好,最后往那双不及他巴掌大的莲足上套了绣鞋,这才拉着盼儿往外走。

    即使庄子里的羊吃的草料品质极佳,但羊圈里头羊粪等脏物多的很,味道也十分难闻,所以羊圈建的地方远些,好在都用栅栏给围的严严实实的,才不至于让那匹野狼把鲜嫩嫩的小羊羔给叼了过去。

    盼儿先前没养过羊,她鼻子又灵的很,远远的闻到那股味儿,眉头就忍不住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隔着栅栏隐隐能看到里头忙活着的两道身影,正是周庄头跟钱婆子,他俩人围着一只肚皮滚圆的母羊,急的脑门儿上全是汗,母羊嘴里头也发出尖锐刺耳的叫唤声,显然是疼的狠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自家庄子里养的羊,连周庄头跟钱婆子两个外人都这么卖力,盼儿这个主人自然也不能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加快脚步走到了羊圈里,往地上扫了一眼,发现羊圈里的草皮都被啃得光溜溜的,上头铺满了圆溜溜的羊粪球,盼儿小心翼翼的打量着,一时间两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   闭了闭眼,她心一横,脚上那双藕粉色的绣鞋踩在了地上,几步走到钱婆子面前,问:“怎么样了?还生不出来?”

    周庄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汗,黝黑面上满是血污,扫见跟在夫人身后的将军,道:“肚子里头两只羊崽子都没生出来,估摸着是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把手里头的瓷瓶拿了出来,倒进了母羊喝水的空碗里,直接把碗端到了它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葛神医开的药,对人有效,不知对动物有没有用……”反正葛稚川一直在庄子里呆着,日子过了舒坦极了,盼儿也不介意拿他做幌子。

    母羊从大清早就开始发动,现在还没把小羊生下来,下身出了不少血,趴跪在地上,一点精神都提不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它鼻子抽了抽,似是察觉出灵泉水的不同,直接凑近了,伸出舌头舔了舔透明澄澈的泉水,周庄头也在一旁看着,他倒是没觉得灵泉水有什么特殊之处,不过既然是葛神医开出来的方子,说不准真有用呢,一只羊也贵的很,更何况这样不止带了两只小羊崽子,自己还会产奶,万一今个儿一命呜呼,那损失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喝了灵泉水之后,刚才蔫巴巴的母羊精神头儿又好了许多,钱婆子脸色一喜,赶忙又围着母羊转了起来,盼儿杵在原地也帮不上什么忙,她虽然生过小宝,却从来没给母羊接生过,倒是周庄头是个老手,常年土里刨食儿的庄稼汉,什么活儿都能上手,麻利的很。

    她走到羊圈外头等着,过了好一会儿,便听到钱婆子惊喜的声音:“生了,两只小羊崽子都出来了!”

    盼儿满脸急色,直接走到羊圈里头,看着钱婆子怀里头抱着两只小羊,伸手掰开它们的嘴,分别倒了几滴灵泉水,弄的满手黏糊糊的。

    钱婆子又把小羊崽子放在地上,凑近了那头母羊,两只小的还没睁眼,就已经哼哧哼哧知道吃奶了。

    盼儿扫了褚良一眼,发现男人站在周庄头面前,不知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自打母羊下了崽子后,产的乳多了不少,两只小羊都吃不完,钱婆子索性就直接挤出来,端到厨房里头,按着夫人的法子,不是拿茶包煮了羊奶,就是用杏仁去掉那股腥膻味儿,煮过的羊奶就算喝不完也无妨,用来炖蛋,再拿冰凉的井水镇着,倒是去燥的好物。

    盼儿的皮肉本就白皙,只不过微微发干,也不知是不是喝了羊奶的缘故,她觉得比先前更加柔嫩许多,头发也十分顺滑,就连褚良都发现了,天天抱着小媳妇可劲儿的亲。

    好歹男人还得忙活自己的事儿,每天倒也不算是太痴缠。

    要是盼儿没记错的话,按着褚良的说法,闫红衣也被关在了废庄中,不过她在废庄里呆了整整一个月,不止没有见过这位真正的金枝玉叶,甚至连宁王府的消息都断了。

    不过盼儿原本就对宁王府没有什么留恋,若是真能像褚良所说的,马上将幕后之人给揪出来,她倒是乐得清静。

    这天夜里,褚良脚步匆匆的走进屋,脸上带着压抑不住的喜色。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好事儿,将军为何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一把揽住女人的细腰,褚良将人带进怀里,即使压低了声音,言语中的兴奋之色依旧不减,轻声道:“抓住了!”

    “抓住谁了?”

    褚良拉着小手放在嘴边轻轻亲了下,喃喃道:“耶律才。”

    这耶律才不是别人,正是闫红衣心心念念的情郎,要不是为了这个男人,像她这种身份尊贵的郡主,又怎会心甘情愿的假扮成另外一个女人,呆在褚良身边?

    “耶律才是关外一个部落的王子,乔装打扮来了京城,跟许丞相勾结在一起,为的就是把定北侯府彻底搞垮。”

    盼儿心里一惊,忙问:“那你把耶律才抓起来,许丞相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那位可是大业朝的相爷,即使褚良抓住了耶律才,想要指认那只老狐狸,怕是也无法扳倒他。

    “先不管那么多,把耶律才送到边关,正好忠勇侯在,利用柔然部落的王子,咱们也能从匈奴手里头讨回来点利息!”说这话时,褚良脸色越发狰狞。

    褚良当真说到做到,直接派了栾英将耶律才塞进马车里,顺着官道往边城赶去。

    盼儿站在远处瞧了一眼,发现那耶律才的确生的十分俊美,轮廓极深,如同刀刻斧凿一般,再配上一双幽蓝的眼珠子,即使落在褚良手里,面上也没有半分惊惧,这份气度实在不差。

    不过盼儿对耶律才却没什么兴趣,只是觉得闫红衣是个傻子,明明一眼就能看出这人是个匈奴,堂堂的芙蕖郡主竟然还被迷得神魂颠倒,连清白名声都不要了,上赶着来伺候别的男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么一茬儿,盼儿暗暗打量了褚良一眼。

    按说她的容貌应该跟闫红衣分毫不差,要不然也不能瞒过宁王妃,再去苏州之前,男人对她的那股痴缠劲儿,盼儿只要一想就觉得腻歪,褚良真的没碰过闫红衣?

    杏眼微微眯起,小女人扭着细腰,一步一步的往自己院子走,褚良还站在庄子门口,跟侍卫不知在交代些什么。

    还没等进到篱笆院儿里头,眼前一道黑影闪过,盼儿被人从身后死死捂着嘴,拼了命的往外拖。

    这人手里头拿了一把匕首,抵在了女人细白的脖颈上,一点也不知怜香惜玉为何物,一个用力,便想将女人的颈子割断。

    挟持她的应该是个男人,垂眸看着那双黝黑且骨节分明的大掌,手背上满布着细密的伤口,盼儿心跳的飞快,紧紧闭着眼,预想中的疼痛却并没有到来,反倒是身后的歹人发出一声痛呼。

    咣当一声,匕首掉在地上,盼儿先是一愣,马上反应过来,忙退进了篱笆院里头,定睛一看,发现那穿了灰褐色短打的歹人,一只胳膊被油光水滑的野狼死死咬住,殷红的鲜血呼呼的往外涌,很快就把衣裳给打湿了。

    那人嘴里不断发出哀嚎声,胳膊上的肉都被锋利的牙齿撕扯下来,疼的他满脸冷汗,整个人不住的打着哆嗦。

    小手捣住胸口,盼儿心跳的极快,想到还在窝棚里的狼牙,她指尖颤巍巍的把窝棚的木门拉开,狼牙嗷的一声往外扑。

    站在院子里头,她都闻到了那股浓郁的血腥味儿,野狼跟獒犬本来是不对付的,但现在有个生人浑身是血的站在篱笆外头,刚刚还要抹了盼儿的脖子,藏獒本就是十分护主的性子,一口比一口狠,将那人咬的浑身是血。

    至于先前那匹野狼,之所以会出手帮盼儿一把,完全是因为这个女人弄出来的肉好吃极了,它从出生起就没吃过那种美味,一旦女人死了,还上哪找吃的?

    那歹人也是十分健壮的汉子,此刻倒在地上,灰褐色的布衣鲜血斑斑,口中哀嚎声越来越弱,盼儿还怕两猛兽把人给弄死了,正好褚良走过来,小女人顿时如同找到了主心骨一般,小手拎着裙裾,直接冲到了男人怀里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半死不活的男人,鹰眸瞥见女人粉颈上的细密血线,要是刚刚那一刀再深些,他的盼儿是不是就没命了?

    平时庄子里都会有不少侍卫守着,偏偏今天因为送走耶律才的缘故,大半儿的人手往边城赶去,怎料到竟然被人钻了空子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小媳妇可能会丢了性命,从鲜活嫩生的小女人,逐渐失了生气,再也不会笑、不会闹,褚良疼的好像被剜肉一把,冲着狼牙吹了一声口哨,藏獒也不迟疑,立刻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野狼比起藏獒而言,要聪明许多,它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很危险,油绿的眼珠子盯着褚良,慢慢往后退。

    男人此刻哪里还顾得上那匹野狼,他几步走到歹人面前,死死攥住他的领子,满眼赤红问:“到底是谁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歹人恨恨的瞪了褚良一眼,呸了一口,涂了男人满脸血沫子。

    褚良的脸色越发狰狞,阴瘆瘆道:“不说也无妨,军中令人开口的法子多如牛毛,各种花样轮番试上一遭,我就不信你还能这么硬气!”

    抹了一把脸,褚良直接把贼人的下巴卸了下去,以防他咬舌自尽。

    这处的动静闹的不小,原本在厨房里的吴婆子闻声也跑了出来,盼儿赶忙吩咐一声,让她把庄口守着的侍卫叫过来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