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96章 狍子
    心里这么想着,褚良直接把盘子接过来,也懒得看柳氏青白的脸色,把门一关,发出哐当一声响,昂首阔步的走到了桌边。

    盼儿瞧见褚良手里头端着的瓷盘,里头码放着整整齐齐的鸭肉,也猜到是柳氏送了桂花鸭过来,她咬着红嘴儿,忍着下.身的酸疼下了地,用猪鬓刷蘸了固齿膏,仔细梳洗一番,这才坐在了圆凳上。

    柳氏也是个细心之人,还顺带着送来了两双筷子,一整只桂花鸭被放在了瓷碟上,皮肉色泽极浅,润白中带着淡淡粉晕,大概是因为熬煮里的卤汁里加了桂花,盼儿坐在圆凳上,还没等将桂花鸭送进嘴里,就闻到了一股馥郁的花香。

    桂花本就是香气浓郁的品种,好在桂花鸭因为做法的缘故,并不让人觉得腻歪,盼儿拿起筷子,夹了一块鸭肉放进嘴里,鸭皮的口感弹润,丝毫没有腻口的感觉,鸭肉中也渗入了香气,并不像一般的鸭子经过炖煮后那样肉质发柴,吃进嘴里是难得的好滋味儿。

    褚良坐在旁边,笑眯眯的看着小媳妇,神情不知比往日温和了多少,笑着问: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盼儿点了点头,咽下口中的吃食,喝了口水润润喉才道:“柳氏的手艺还真不差,这桂花鸭和我先前吃到的一种虽然不同,但味道上却各有千秋,丝毫不差,而且做这桂花鸭的工序也不算太繁复,现在就是吃鸭的时令,入了秋也该进补,倒是可以弄一些去荣安坊卖,说不准也能赚上一笔……”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上辈子过惯了苦日子,盼儿现在就跟钻进钱眼儿里似的,简直贪财极了,也亏得荣安坊有赵婆子操持着,每月的进项都不算少,否则她怕是得花更多心思来赚银钱。

    不过在废庄的日子舒坦极了,先前不论是在宁王府还是定北侯府,虽然没有人管束着,但盼儿就是觉得憋闷的慌,眼下在庄子里呆了一个月,她整个人都丰腴了不少,夜里头褚良摸着她的身子,动手动脚的,极为无耻的说她养的好。

    想到此,盼儿脸色又红了几分,暗暗瞪了他一眼,发现旁边的男人不动筷,夹了一块鸭肉送到他嘴边,道:“将军快尝尝,省的都被我吃完了。”

    黝黑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小媳妇,褚良张开嘴,尝到了桂花鸭的味道后,脸上也不由露出了几分异色,京里头不兴这种偏甜香的做法,今日也是他头一回尝到这种滋味儿,没想到还真不差。

    盼儿犯馋了好些日子,昨夜里折腾的时间还不算,自然是有些饿了,喂了褚良后也不管他,飞快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桂花鸭的分量足,盼儿只吃了不到四分之一,平坦的腹部就被撑得微微有些鼓胀,因为鸭肉好吃,剩下的全都没有浪费,进了褚良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柔白小手按了按小腹,盼儿咕哝一声:“许久没吃这么饱了,我去庄子里头转悠一圈,顺便带着狼牙跑一跑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褚良养着那只獒犬时,每日都得将它赶出门,跑上几个时辰,但在废庄里呆了这么长的时日,褚良先前不在,没有人看着,狼牙也开始犯起懒来,整天就往窝棚里面一趴,整条狗都长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走到院里,盼儿推开窝棚的门,发现狼牙根本没在里头。

    褚良跟在她后面,笑着出声:“你天天给狼牙喂灵泉水,那东西可是难得的好物儿,就算人喝了都有些消受不住,更何况獒犬?白日里不愿动弹,只不过是不想错过你喂食,夜里头等人全都歇下了,它便跟着野狼上山疯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每天夜里都上后山,怎么还胖的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褚良横了盼儿一眼,哼哼道:“你喂它们多少吃食,难道都忘了?”

    獒犬跟野狼每顿都能吃上十几斤的肉,在她来废庄之前,钱婆子也不过每日两顿的喂,但换了盼儿之后,便成了一日三餐,獒犬也是个没数的,给多少吃多少,没事儿的时候还用棒骨磨牙,庄子里虽然没养猪,但买回来的肉却新鲜的很,自然将它们养的膘肥体壮。

    小夫妻两个从院子里走出去,刚走没多远耳边便听到一阵嗡嗡声,自打老齐在枸杞树边上钉上了蜂箱后,附近的蜜蜂就比先前多了不少,扭头往四处看了看,盼儿也没发现周围有佃户,便从怀里将装了灵泉水的白瓷瓶掏出来,直接浇在了颜色素淡的枸杞花上。

    庄子里的土地中虽然含着淡淡灵气,却远远比不上灵泉水那么醇厚,当盼儿将瓷瓶打开时,那些蜜蜂简直如同疯了般,直接冲到浇了灵泉水的枸杞花上,密密麻麻的糊成一团。

    好在褚良眼疾手快,一把搂住小媳妇柔软的小腰,将人往后一拽,这才没让盼儿被蜜蜂叮着。

    盼儿的皮肉本就生的十分细腻,这蜜蜂毒的很,先前周庄头跟老齐去把蜂窝给捅了,躲在水底下藏了整整半天,还被蜜蜂蛰了个满头包,这些小东西才消停了,那两个糙汉皮厚的很,被叮咬的地方涂了葛稚川弄的药膏,也花了足足三日功夫才止了痒消了肿,要是换了盼儿的话,怕是更熬不住。

    将白瓷瓶抢了过来,盖严实瓶口塞进怀里,褚良脸色不善的盯着盼儿,两指掐着女人脸上的软肉,疼的小媳妇眼圈发红,忍不住抱怨道:“你这是作甚?还不快松手?“

    “你也不知道小心着点,万一被叮着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盼儿哼唧一声,没说话,回头瞅了一眼,发现整蜂箱的蜜蜂还紧紧绕着枸杞树打转儿,根本没有跟上来的意思,她这才松了一口气,小手揉了揉又红又烫的脸蛋,加快脚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京郊的地价照比城里便宜了不知多少,废庄也宽敞的紧,即使种了南果梨,胭脂米,枸杞树等等,还有不少空地,包括连着后山的一片,全都空空荡荡的,若是就这么闲着,实在是暴殄天物,盼儿本就不是什么大方性子,一时间都心疼的小脸儿直抽抽。

    蹲在地上揪着杂草,褚良低头一瞥,瞧见小媳妇眉头紧锁,一副深思的模样,忍不住问道: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是琢磨着在这片地上种点什么,不过秋冬什么作物都不愿意长,还真是有点愁人。”

    “先前听说有行商往京里面送了几车不知火,味道不错,我让栾英送过来,晚上给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京城不愧是大业朝的国都,还真有不少新鲜玩意,不就是个柑子,竟然还起了‘不知火’这种怪名儿,要是滋味儿当真不错的话,就试试在废庄里种一下,虽然京郊的气候可能不适合果树,但有了灵泉水浇灌,应该也能养得活。

    马上就要走到后山去了,靠近山边不知树木生的郁郁葱葱十分高大,就连草都长得老高,浓绿的色泽有些发暗,盼儿眼见着前头一道阴影划过,吓得低呼一声,小脸霎时间惨白一片。

    男人剑眉紧皱,一把扯住小媳妇的腕子,声音低沉又沙哑,还藏着几分警惕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盼儿战战兢兢,唇瓣轻轻颤抖着道:“草里头是不是有东西?”

    顺着女人的视线,褚良紧盯着一片荒草,废庄里拢共不过十几户人家,又连着一片后山,草里头有蛇虫鼠蚁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“咱们先回去。”褚良自己倒是不怕那些玩意,偏偏眼前的小女人是个娇气的,先前瞧见只耗子,都吓得浑身发抖,万一再看到些长虫之类的,想必两条细腿儿都快被吓得软了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盼儿颤巍巍的应了一声,看着男人蹲下.身,也没客气,两只胳膊紧紧搂着褚良的脖颈,趴在他背上,由着这人背着她从荒草地里走出去,明明方才走进来时也没觉得什么,偏偏瞧见了不该看的。

    回头往先前那处瞅了一眼,盼儿料想中的长虫并没有出现,在草地里蠕动的竟然是一只毛还没长齐的小东西,身上的容貌是浅黄色,隐隐有些发棕,比家猫大不了多少,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一双黑黝黝的眼珠子紧盯着盼儿跟褚良,黑色的鼻头大概是有些痒了,竟然还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伸手戳着男人的后背,盼儿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褚良回过头,仔细盯着那东西打量着,有些犹豫道:“不会是只狍子吧?”

    山里的猎户时常会抓了狍子拿到京城里卖,毕竟这东西不止浑身的肉生的美味,本身也傻的厉害,瞧见人了不止不会动,甚至还会主动凑到前头,好抓极了,盼儿先前见过的狍子,都是弄熟了端到饭桌上的,活的还是头一回见。

    “这狍子还真是有点傻,怪不得京里头的酒楼里卖狍子肉的那么多,看来也是因为这物比别的好猎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小女人一双杏眼微微发亮,从褚良背上跳下来,盯着那只狍子,伸出手。

    小狍子先是吓了一跳,往后退了一步,也没有跑远,发现盼儿并未做出进一步的动作后,便主动凑上前,用湿漉漉的鼻尖儿对着女人白嫩的掌心蹭了蹭,热气喷洒在肉上,又麻又痒,让她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这只狍子还是长的太小了,否则一半炖,一半用火烤,吃着也没那么燥,也能给你尝尝鲜。”

    盼儿瞪了褚良一眼,哼哼道:“小东西这才几个月,你就琢磨着吃人家,怎么能下得去口?”

    褚良被噎了一下,好半天没说出话来,眼见着小媳妇想要把那只畜生抱在怀里,狍子也不闪不避,甚至还用脑袋在女人丰满的玉团上蹭了蹭,隔着一层衣料都能瞧见那处在微微颤动。

    两手握拳,男人额角都迸起青筋来,显然是动了怒,偏偏盼儿一直没往后看,自然没发现褚良面色狰狞,模样瞧起来瘆人极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把这只狍子带回去养着吧?”

    盼儿屈起指头,搔了搔小东西的下颚,眼见着那双黝黑发亮的眼珠儿都微微眯起来,不由问了一句:“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咱们院子里除了狼牙,还有那匹野狼,你要是不怕它们把狍子连皮带肉的吃进肚,便尽管给带回去,毕竟这么大的小东西,连给那两个塞牙缝儿都嫌不够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盼儿脑海中浮现出野狼大口吃肉时的凶狠劲儿,一时间不由打了个激灵,小手往回一缩,也不提再把狍子带回院子里养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跟在褚良背后,小夫妻一起往回走,路上褚良还打了一只山鸡,足足十几斤沉,尾羽生的十分艳丽,被男人抓住了翅膀还狠命的用嘴叼着手背,即使他皮糙肉厚,也被叨出了几个紫豆子。

    单只的山鸡不值钱,要是一公一母凑在一起,还能卖出好价钱,经过枸杞树林时,老齐瞧见那只神气的山鸡,眼珠子都冒亮光,几步走到两人面前道:“这只山鸡将军先别急着杀,我昨个儿弄了只母的回来,把一公一母养在一窝,到时候生下来小山鸡,倒也能尝个新鲜。”

    老齐来到废庄,干的活都是跟养蜂相关的,但等到蜂箱一个接一个的做好之后,他的活计就轻巧不少,呆在屋里守着,甭让那些黑心的偷了蜜,白白占了废庄的便宜。

    整日里闲的发慌,老齐这才说出养山鸡的话来,刚一出口,他心中揣揣,听说定北将军脾气大的很,万一自己要是冒犯了这位大人物,这段时间的安稳日子怕就保不住了,心中这么一想,老齐眼中露出后悔之色,忐忑的盯着褚良看。

    褚良这些年形形色色的人见过不少,一眼也就看出了老齐的心思,他转头问了小媳妇一嘴:“你想不想吃山鸡肉?”

    盼儿摇头道:“先不忙吃,要是真能弄出不少小山鸡出来,总比现在吃上一回强的多,到时候把东西卖给赵婆子,再弄些新吃食,倒比直接杀了山鸡来的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盼儿的话,老齐先是一喜,随后又看着褚良,见到男人微微颔首,面上并无怒色,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把山鸡直接留在了老齐的院前,山鸡扑腾的比家鸡厉害多了,老齐先进了屋,不知从哪摸出了一把大剪子,利的很,咔嚓咔嚓两剪刀,把山鸡翅膀上的翅羽给剪短了,这山鸡又生的胖,再也飞不起来,只能狠狠的叼着老齐的裤腿,一圈圈的在院子里转悠。

    盼儿转身往回走,正好碰上了抱着木盆,去溪边洗衣裳的柳氏。

    先前盼儿让钱婆子给了柳氏二两银,虽然不多,但对于庄户人家,二两银子实在是不少了,柳氏又是个俭省性子,管家也是一把好手,最近添了个女儿,虽然日子过的紧巴巴的,但有了这二两银子,倒也松了一口气,以至于柳氏一见着盼儿,白净的脸上不由露出了丝喜色。

    “夫人。”

    柳氏唤了一声,分别冲着褚良跟盼儿行礼,她从来没有学过规矩,动作比起高门大户里的丫鬟,自然是差的远了,不过想想柳氏做桂花鸭的手艺,小女人脸上的笑意更为浓郁几分,冲着眼前的妇人问道:

    “你做的桂花鸭我跟将军都尝过的,觉得十分美味,若是你愿意的话,不如把桂花鸭做好了,送到荣安坊里卖,这样也能多一笔进项,你们家的日子便能宽裕许多,不过若你不愿的话,我也没有勉强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早先在给小宝当奶娘时,柳氏就知道林氏母女性子极好,从来没有仗着自己身份高,为难他们这些佃户,仔细琢磨一番,自己也没有什么值得人家贪图的,要是真能把桂花鸭送到荣安坊里卖,还是她占了便宜,毕竟荣安坊在整个京城里名气都不小,听说还有不少勋贵人家,特地派了家里的小厮去到铺子里,就为了将腌菜以及其他的吃食给买回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,荣安坊的东西卖的也不便宜,那腌菜比起刚开张时,足足翻了一倍,普通人家买是买得起,却不敢顿顿都用腌菜下饭,否则那不是在吃腌菜,而是在吃银子,偏偏因为荣安坊弄的滋味儿好,就算是最普通的小菜,都别有一番风味儿,吃着咸鲜可口,也不上火,要是几日没尝到,都能把肚子里的馋虫给勾出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夫人,小妇人愿意把桂花鸭送到铺子里。”

    见着柳氏应承的这么痛快,盼儿抿嘴直笑,柔声道:“反正你家里头也养了不少鸡鸭,若是还能做出什么吃食,也可以跟赵婆子说说,她做生意可是一把好手,比那些男人强的多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前给夫人做了一道桂花鸭,鸭胗鸭心等物当时都给留着了,小妇人用卤汤把下货都给卤的入味,一点腥臊气都没有,再加上切成片的鸭血、龙口粉丝,一并放在汤里一煮,味道比起桂花鸭也丝毫不差,眼下都快到晌午了,便给您送过去尝尝。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