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97章 虎子
    “那感情好,今早吃的桂花鸭就把我肚子里的馋虫给勾起来了,要是能吃到别的卤味,怕是好吃的连舌头都给吞了。”

    盼儿跟柳氏说说笑笑,柳氏害怕褚良,眼见着将军的面色紧绷不带一丝笑意,她怀里就想揣了只兔子似的,扑通扑通跳个不停,也不敢跟夫人说太久,找了个借口便回去了。

    柳氏走后,盼儿走进了院里头,发现藏獒跟野狼又跑回来了,直接进了窝棚里,一兽叼着一根棒骨,呲牙咧嘴的啃着。

    院子里除了这两只野兽之外,还有个三四岁的大胖小子,生的白白胖胖的,偏偏胆子不小,黑黝黝的眼珠子盯着野狼跟獒犬,一边看一边往上凑,完全不像别的小娃娃,瞧见这么凶猛的野兽,马上就被吓得扯着嗓子嚎哭。

    盼儿看清了小孩的脸,唬了一跳,这不是柳氏的长子虎子吗?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

    拉扯着褚良的袖口,盼儿慌慌张张道:“快去把虎子抱出来,别让它们咬着了,小孩肉嫩,哪能经得起这个?”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太心急的缘故,盼儿浑身都在发抖,眼圈泛红,泪花含在眼眶中,要掉不掉的模样甚是可怜。

    褚良也是个疼媳妇的,最见不得盼儿这副模样,拍了拍小媳妇的手背,示意她不必担心,一个鹞子翻身,冲进了院子里头,把野狼跟獒犬都惊着了,嘴里呜呜的叫唤着,往后连连退了几步,也没忘把嘴里叼着的棒骨给拖走。

    这棒骨都是杀猪户一早杀的,肉新鲜着呢,再加上表面抹了一层灵泉水,吃着味道可好,狼牙跟野狼本就是贪吃的,哪舍得糟践东西?就连那个嫩生生的小娃站在它们面前,野狼也都不看一眼。

    就是那小孩忒烦,被男人抱在怀里还直勾勾的盯着它们,让野狼不免升起几分警惕,生怕这是来跟它们抢食的,油绿的眼珠子里升起丝恼怒,它转过头,直接用屁股对着褚良跟虎子,粗壮的尾巴在地上拍了好几下,溅起一片尘土。

    眼见着褚良把虎子牢牢抱在怀里,小娃身上穿着灰扑扑的衣裳,虽然沾了不少灰土,埋汰的很,但却没有血迹,想来那两只并没有伤人。

    自打吃了用灵泉水泡过的猪肉后,野狼跟獒犬比先前聪明多了,知道在庄子里头干活的这些佃农都不能动,否则惹怒了盼儿,怕是日后都没有灵泉水吃了,不过它们俩也不喜欢咬人,人的皮肉虽然嫩气的很,但味道怪,还没有灵泉水有灵气,对身体好,又何必费心费力的吃进嘴?

    盼儿推开篱笆门走进院里,拉着虎子的小手,眼神在小娃脸蛋脖颈处仔细打量了一圈,确定没有什么事儿,这才把吴婆子叫来,让她将虎子送到柳氏家里头,省的这么大的娃儿四处疯跑,平白让家里人着急上火。

    吴婆子跟钱婆子一直在厨房里忙活,小院中只有盼儿跟褚良两个主子,不过每日却都必须打扫一番,这几日得而饭食吃的都不算清淡,钱婆子今个儿便拿胭脂米熬了鸡丝粥,准备让夫人尝尝。

    听到外头传来夫人的声音,吴婆子往外走,正好便看见了将军怀里抱着的虎子,不由咂了咂嘴道:“这不是柳氏的儿子吗?怎么在咱们这儿?可千万别让狼咬了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也是心有余悸:“我刚一回来,就看见虎子在院子里蹲着,要不是野狼跟藏獒只顾着吃,根本没心思理会这个小的,怕是今日免不了会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庄子里的佃户,每家都约莫有两三个孩子,多的生四五个的也都有,先前盼儿在庄子里闲逛时,曾经见到过柳氏她男人带着儿子在地里玩,这才能认出来虎子到底是谁家的。

    捏着小孩软乎乎的指头,盼儿小声问:“看到野狼怕不怕?”

    虎子哼唧了半天,憋红了一张小脸儿,轻声道:“怕!”

    “怕还在院子里呆着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夫人院子里有蜂蜜,甜的很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一愣,倒是没想到虎子是想吃蜂蜜才来的这里,后山里的蜜蜂刚换了蜂箱,结的蜜还不太多,不过尝尝味道还是够的,上回老齐往她这儿送了一小罐子,味道虽好,但她却根本没吃多少,都被褚良给吃进肚了。

    想到男人仗着自己面皮厚,做出来那种不要脸的事情,盼儿脸颊微微泛红,轻咳一声:“枸杞蜜暂时还没有,不过我这儿还有些之前的野蜂蜜,我拿过来给你尝尝……”

    虎子今年只有三岁,比小宝大了七八个月,满口乳牙长的好,盼儿琢磨着虎子以后还得换牙,少吃些野蜂蜜也不碍事,只是必须得注意着些,千万不能齁着了,否则天天咳嗽,这么大的娃娃哪里能熬得住?

    从屋里把装了野蜂蜜的罐子拿出来,盼儿打开盖子,用小勺舀了些澄黄粘稠的蜂蜜出来,这野蜂蜜是她先前花银子买的,并不是枸杞蜜,而是百花蜜,要更加甜些,花香也重,掺了灵泉水后,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虎子张大了嘴,露出了淡粉色的舌头,透明的口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流,吴婆子赶忙拿了帕子擦了一把,笑道:“这小娃馋的很,还没吃进嘴只闻了味儿就馋成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虎子也没管吴婆子说什么,用手背抹了把嘴,等到尝到野蜂蜜的味儿之后,眼睛都眯起来了,白嫩的脸上露出了明显的陶醉之色,舔了舔嘴,冲着盼儿哼哼唧唧道:“夫人,还想吃……”

    拍了拍虎子的脑门儿,盼儿把罐子放在一旁,正色道:“不能再吃了。”

    虎子年纪虽小,却听话的很,不舍的盯着瓷罐看了一眼,瘪着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吴婆子蹲下身,她比钱婆子胖了整整一圈,抱着虎子的时候,浑身都热乎的很,脚下生风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经过窝棚的时候,虎子还捏着鼻子冲着野狼跟獒犬做鬼脸,盼儿瞧见他那副挤眉弄眼的模样,噗嗤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中午吃了钱婆子弄的鸡丝粥,虽然钱婆子做饭时不愿意放调料,但鸡肉跟胭脂米都是废庄自己弄出来的,食材本身的品质就远远胜过外头,即使只加了盐末,味道也鲜美的很,再加上熬出的时间不短,鸡肉的鲜味也渗入到淡粉色的米粒中,又香又糯,上头的浮油都被撇了去,吃着也不觉得腻歪。

    等到傍晚时,柳氏果然送了吃食过来,一进屋,瞧见盼儿,她面上带着羞愧之色,小声道:“夫人,也不知虎子是怎么跑到您院子里的,那娃儿皮实的很,给您添了麻烦,实在是对不住。”

    桌面上放了一只砂锅,盼儿边将砂锅盖子掀开,边道:“虎子哪有你说的那么皮?比起小宝可强得多了,那孩子整日里闹我,没个消停时候……”鼻子里嗅到了鸭汤的鲜味儿,盼儿眼睛一亮,仔细看了看,发现砂锅里头除了鸭胗、鸭血之外,还把鸭心切开,放在里头熬煮着,细细的粉丝煮的白润,再配上炸过的油豆腐,比起桂花鸭来也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柳氏没在院子里多留,人一走,褚良就从窝棚里头钻出来,手里头还提了一只兔子,拿了把匕首,动作灵活的将兔子皮给剥了下来,又跟小媳妇讨了点灵泉水,涂抹在兔肉上,将内脏都给掏出来后,用红柳条穿过去,在院子里架火烤着。

    之前行军打仗时,军饷里头都搀着沙子,吃进肚时嘴里都快淡出个鸟来了,好在这些军汉一个个的身手都不算差,这才能上山里头猎些野味儿回来,简单收拾一番,边烤边加上孜然粉、茱萸粉等物,味道肯定差不了。

    盼儿端着砂锅走到院里,直接坐在褚良身边的小杌子上,环视一圈,发现周围没有别人,自己吃了几口粉丝汤,也喂了褚良几口。

    男人刚毅的脸上露出丝暗红,不过眼前火光跃动,倒没有那么明显。

    盼儿吃了粉丝汤后,肚子就已经饱了,偏偏褚良又把兔肉烤的差不多,用匕首片了一块直接送到她嘴边,盼儿无奈,就只能张嘴接了过来,兔肉上的茱萸粉洒的多了点,吃着微微有些辣口。

    小媳妇的唇瓣本就是嫣红的颜色,现在被这么一刺激,辣的都有些红肿了,跟树枝上的红樱桃都没什么差别,褚良看着小女人眼里含着水,红唇微张的可怜模样,男人心头一荡,眸色深浓,紧盯着盼儿,根本没有挪开目光的意思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成婚的时间也不短了,但让褚良这么盯着,盼儿仍觉得浑身别扭,脑袋都恨不得埋在胸口里。

    先前栾玉把凌月娘送回了凌府,又亲自在凌府看着,等到凌月娘被送出京城后,这才拿了玲珑布庄做的衣裳,回了废庄里头。

    一见着将军跟夫人坐在院子里,栾玉也不由愣了愣,冲着二人抱拳行礼,又把背上的包袱取了下来,递到盼儿面前,轻声道:“这是玲珑布庄送到侯府里的,夫人给少奶奶做的衣裳,奴婢临走之前,夫人还特地嘱咐过,说让您今晚就穿上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跟凌氏这个婆婆见面的次数也不多,再加上她被掳到了苏州府,连小宝跟林氏都没见过几回,又哪能想的起凌氏?此刻婆婆反常的送了衣裳过来,她心里也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接过靛青色的包袱,只瞧着大小,就能猜出里头差不多装了四五件儿秋日的衣裳,先前盼儿来到废庄是为了给褚良解蛊,当时心里又急又慌,也没想那么多,厚衣服根本没准备,这几日天不算冷,倒是也能凑合过去,但万一下了雨,天气怕是凉的就快了。

    走进屋里,盼儿把包袱放在床头,日头亮的很,屋里头也敞亮些,她伸手将包袱解了开,果然瞧见里头装了四条略厚的裙衫,都是提花绸做出来的,京里头正时兴这种样式。

    将衣裳叠整齐,盼儿翻到最后,竟然发现了一件薄薄的衣裳,用的香云绸,这种料子轻薄的很,只用一层的话,怕是遮不住肉光。

    这么一琢磨,她把衣裳摊开来瞧了瞧,发现这件香云绸的衣裳竟然是条抹胸裙,只是太短了些,穿上身约莫还在膝盖上头,盼儿从来没见别的妇人穿过这种暴露的衣裳,凌氏怎么会送这种东西过来?

    其实凌氏也没有什么恶意,她只是想着多子多福,家里头只有小宝一个娃儿,未免太孤单了些,褚良跟盼儿的年纪正合适,这么长时间都没再生一个,怕是房事不勤的缘故。

    凌氏早早的没了丈夫,身边只有李嬷嬷伺候着,对于夫妻间的这些事情也不太懂,去找了宫里头的女官问了一嘴,这才弄了些特别的衣裳送了过来,也算是提点提点盼儿。

    除了那件香云绸的,还有一件水红色的褙子,穿在身上约莫能盖住膝头,但影影绰绰的,如同薄纱一般,将两件儿衣裳捏在手心里,盼儿深吸一口气,把衣裳仔细归拢好,压在柜子最下头,若是让褚良瞧见了,实在是臊的慌。

    转眼就要到了七七四十九日,盼儿在废庄中住了整整一个多月,宁王府一开始还派人来催,说要接芙蕖郡主回府,到了后来,也没了动静,大概是发现盼儿的身份,知道这是个假的。

    闫红衣这段时间一直被关在废庄里,不过耶律才都被押到了边城,被石进直接砍了,脑袋挂在城楼上整整三天,死不瞑目的模样瘆人的紧,而他的身子则被剁碎了扔到山里,被那些野兽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。

    盼儿歪在软榻上,手里头拿着一颗不知火,将柑子的那层硬皮给剥了下去,撕开橘络,掰了一瓣送进嘴里。

    屏风后响起哗哗的水声,褚良正在沐浴,这男人也是个不怕冷的,明明夜里头凉的很,竟然还直接打了井水冲澡,盼儿说了他好几回,这人还是不长记性,仗着自己体格健壮,便胡乱折腾着。

    瞥了一眼屏风后的身影,小女人抿嘴哼了一声,嘴里头的柑子酸甜可口,汁水充沛,比起京里头的橘子要好吃许多,先前栾英往这送了几篮子,大半儿都进了盼儿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不知火的味道的确比普通的柑子强了不少,不过却是长在蜀地,寻常人要是想种这个,必须得去蜀地移了树苗过来,说不准三四年才能挂果,当真费力的很,但盼儿手里有灵泉水,移树苗虽然不太方面,但时常用泉水浇灌,说不准等明年就能长成,后年结果。

    再加上蜀地除了不知火之外,还有别的果子馋人的很,像樱桃树便是盼儿一直想要移栽的,她没吃过蜀地的黑珍珠,却一直听赵婆子念叨着,说滋味儿甜的很,皮薄肉嫩,这回派人往蜀地去,要是能弄回来几颗樱桃树,当真是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蜀地离京城并不很近,好在褚良找了个镖局,能将果树都给弄回来。

    镖局的总镖头以前也是褚良帐下的亲兵,后来在战场上断了三根指头,身手不比以往,又是家里的独苗,褚良怕他送了命,就出了一笔银子,让卫东在京里头开了一家镖局。

    果树并不是什么稀罕物儿,虽然也值些银子,却没有贼人愿意劫掠几棵树苗,即便养的活也没有那个心思在老巢里伺弄这些玩意,要是山贼水匪真有这种耐心,愿意种菜种粮,怕是早就被官府招安了,何必做那种烧杀抢掠的营生?

    褚良把消息送给卫东之后,就差不多到了该离开废庄的时候了,盼儿在屋里收拾东西,除了带过来的几件衣裳以及装着香露香膏的瓶瓶罐罐外,连带着凌氏做的衣裳也被归拢到箱子里。

    男人从外头走进来,一看到小媳妇在收东西,浓眉一拧,问:“怎么开始收东西了?”

    盼儿翻了个白眼,哼哼道:“昨夜里就是第四十九日,我也问了葛稚川,你体内的牵丝蛊早就死透了,自然不必再住在庄子里……”

    几步走到小媳妇身边,炙热大掌直接按在她肩头:“我跟母亲说了,再在庄子里住一段时日,咱这屋里烧了火炕,冬天暖和的紧,比起侯府也不差什么,落雪了再回去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宝呢?”

    就算盼儿不想回到深宅大院里头,却舍不得自己的儿子,这几个月拢共也没见小宝几回,听栾玉说那孩子都长了七八颗牙了,饭量随了他爹,每顿都要吃不少肉糜,小牙咬东西费劲,便一点点慢慢磨着,非要将肚皮吃的滚圆才住嘴。

    伺候小宝的奶娘整日里提心吊胆的,生怕把小少爷撑坏了,她们也没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褚良刚想开口,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狼嚎,接着便是男人凄厉的惨叫声,撕心裂肺,即使隔着老远,都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盼儿心里咯噔一声,生怕野狼把佃户咬了,庄户里的男人可是全家的顶梁柱,一旦受了伤,家里人没了进项,只出不进,很快揭不开锅了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