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98章 庄子里不留外人
    把手上的细软物件往床头一放,盼儿跟褚良两个忙不迭的往外跑,她到底是个女子,又没学过武,肯定是比不上褚良的,眼见着男人飞快的跑向声音传来的方向,盼儿心肝还是直颤悠,两手死死的攥着袖口,在藕粉色的锦缎上印出一块块湿痕。

    等盼儿跑到地方,发现草垛上全都是殷红的血迹,虽然不是很多,但星星点点的血溅了一片,空气中也充斥着一股腥气,简直难闻极了。

    藏獒跟野狼蹲坐在褚良身边,男人怀里还抱着虎子,小孩脑袋埋在褚良怀里,也没动弹,视线往下移,盼儿发现野狼下巴那处的灰毛上还沾着血,隐约能看到细细的碎肉。

    得,这下算是人赃并获了。

    盼儿忍不住闭了闭眼,扭头看着倒在地上不断呻吟的男人,发现这人穿了一件灰扑扑的短打,伤口在脚踝上,也不知是不是被咬断了骨头,这人满头大汗的在地上打着滚儿,好半天都没爬起来,嘴里头不断咒骂着“畜生,不得好死”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忍不住皱紧了眉头,盼儿走到男人身边,拍了拍虎子细瘦的肩头,柔声闻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虎子为何会跑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听到熟悉的温柔声音,虎子这才慢慢转过头,双眼又红又肿跟核桃也没什么差别,抽抽噎噎的看着盼儿不说话。

    虎子比小宝大不了多少,盼儿一见到小孩哭的满脸通红,也不由有些移情,心里难受极了,从褚良怀里把孩子接过来,一边晃悠着一边拍着背,这样弄了一番,虎子的情绪倒是平复不少。

    “刚刚我过来的时候,就看到这男人怀里抱着虎子,野狼跟狼牙两个拼命咬着他的腿,不让他跑。”

    心里咯噔一声,盼儿听到褚良的话,只觉得不对劲极了,转头细细打量着男人的脸,她很确定,眼前的男人并不是废庄的佃户。

    在庄子里做农活的汉子盼儿虽然没见过几回,但先前把地佃给他们的时候,也都是挨个核对过的,再加上平日也能碰到过几回,看着眼熟的很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个男人却是张生面孔,出现在废庄里已经很可疑了,竟然还要把孩子偷走,莫不是个拐子吧?

    李富贵受的伤不轻,那两只畜生下口狠辣的很,简直是要把他的腿给咬断,早知道这庄子里有这种鬼东西,再借他一百个胆子,也不敢来这里胡闹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抱着虎子?”盼儿忍不住问了一声,眼里也带上了一丝怀疑。

    要是这男人不是拐子的话,便马上送到医馆里治伤,若要告到官府,保辜也就是了。若此人真是个人贩子,经常冲着小孩下手,那还不如死了干净!

    眼见着面前的美貌妇人神情不善,李富贵心里一慌,低喊道:“我是虎子他舅舅,抱着他怎么了?“

    “不是!我没舅舅!”

    在盼儿怀里哭的眼泪鼻涕一起流的虎子听到这话,抬起头,反驳了一嘴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些什么呢?你年纪小,你出生时舅舅还抱过你呢,怎么直接忘在脑后了?我可得让你娘好好教教你……”

    李富贵一边说着,一边用两手拄着地,想要直接爬起来。

    野狼油绿的眼珠子紧盯着他,瞳仁缩成一点,毛脸上的神情越发狰狞,喉咙里发出嗷呜的低咆声,一旁的獒犬也朝着他直叫唤,眼见着那森白尖利的牙齿上还沾着自己的血肉,李富贵心里一寒,本就受了伤的两腿再也支持不住,哐当一声又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即使脚腕没被咬碎,约莫脚筋也断了,否则不能闹成这副德行,耳中传来李富贵一声叠一声的惨叫,褚良冲着跟上来的栾玉道:

    “去把柳氏叫过来,看看这人是不是虎子的舅舅,若不是的话,打死勿论!”

    李富贵脸色一变,瞬间狰狞起来,不过很快又平和了几分,仰头坐在地上,看着倒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。

    栾玉的脚程快,直接冲到了柳氏住的院子里,柳氏在屋里头照顾小的,她婆婆又耳背,两个大人也看不住皮实的虎子,没想到竟然让人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柳氏这几日经常去到盼儿所住的小院中,也知道这位栾玉姑娘一直伺候在夫人身边,自然不敢怠慢,刚想将人迎进来,喝口热茶,只听栾玉道:

    “柳夫人,方才有人自称是你的兄长,要把虎子抱走,夫人让奴婢来问一问,看看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柳氏心里咯噔一声,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,她哪有什么哥哥啊,当年南边闹灾,兄弟姐妹都在逃荒的路上饿死了,就她一人运气不错,逃到了京城,投奔到了姑姑家里头,没一年便嫁了人,有了虎子。

    眼见着柳氏这副模样,栾玉心里头也有数了,带着人直接往方才那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在妇人心里,自己的孩子比命都重要,即使心里慌得不行,柳氏依旧跑的上气不接下气,跟在栾玉后头,很快便瞧见了被夫人抱在怀里的儿子。

    虎子刚开始还有些怕,有个从来没见过的男人说是他舅舅,非要抱着他往外跑,他忍不住大哭起来,在树下疯闹的大狗跟大狼便直接冲了过来,把那个男人咬的嗷嗷直叫唤,这才松了手。

    现在一见着自己的亲娘,虎子伸长了肉乎乎的胳膊,直接爬进柳氏怀里,女人的泪花噗噗往下掉,用手背抹了一把,紧紧抱着孩子,母子两个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李富贵倒在地上,脚踝的伤口已经结了血痂,冲着叫了一声:“慧娘,你怎么连表哥都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听到男人的动静,柳氏抱着虎子转头一看,发现那人倒在地上,下.身都被血水给浸透了,好在没有伤到要害,否则早就因为失血过多而厥过去了。

    柳氏脸上露出丝犹疑,她的确是住在姑母家里,不过没住几日便直接走了,连那两个表哥也没见过几回,仔细打量着那张脸,倒是有些印象。

    “富贵表哥?”

    李富贵赶忙应了,指了指自己的腿,脸色惨白道:“我不就是想跟小外甥亲香亲香,这庄子里的人未免太凶悍了些,竟然还养了野狼跟藏獒,我都快去了半条命……”

    边说着,李富贵边用眼神瞟着盼儿,柳氏的脸生的秀气,即使生了两个孩子,现在比出嫁前丰腴几分,看着也是五官端正的,但这位表哥估摸着也是二十出头,长相却不怎么好,贼眉鼠眼,一双招子自上而下的打量着盼儿,死死盯着饱满丰润的胸脯,实在是个不懂规矩的。

    废庄里的佃户不少,但盼儿却从来没见过像李富贵这么无耻粗鄙的男人,气的面皮涨红,浑身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褚良眯了眯眼,拍了拍狼牙的脑袋,獒犬就跟疯了似的,猛地蹿了出来,狠狠的往李富贵身上扑,照着这人的头脸啃去。

    眼见着藏獒的血盆大口就在眼前,李富贵吓得肝胆欲裂,两条腿直打摆子,只听淅沥沥一阵水声,这人竟然被吓得尿了,一股尿骚味儿在空气中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即使觉得这个表哥实在腌臜的很,但到底也是自家亲戚,柳氏还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送了性命,羞愧的冲着盼儿道:“夫人,我表哥是个混的,冲撞了您,还请您饶过他这一回,下次绝不会再犯了……”

    狼牙并没有下狠口,但爪子却利的很,把李富贵整张脸都给抓出了几道血痕,鬓发散乱,比起街边的乞丐都显得狼狈。

    “狼牙,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盼儿心里头不怎么舒坦,不过柳氏都求到面前了,她也不好说别的。

    凶恶的獒犬直接冲李富贵身上跳了起来,几步冲到女主人身边,用发硬的鼻头蹭着盼儿的手,黑黝黝的眼珠子里满是讨好之色,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哼唧声,明明这大狗都已经四五岁了,还冲着盼儿撒娇,想要讨些灵泉水喝喝。

    既然李富贵真是柳氏的表哥,都是他们自家的事,盼儿也管不了那么多,临回院子之前叮嘱一句:“废庄里不能留外人,你表哥伤势也不轻,包扎一下便送回京城吧,找个医馆瞧一瞧。”

    说完,盼儿看了栾玉一眼,这丫头也是个心思细密的,直接从腰间的荷包里掏出了几块散碎银子交给了柳氏。

    “我的腿都被咬断了,夫人怎么才给这么点银子?我要五十两、不、一百两!”

    李富贵伸出手掌,反复比划了一下,满脸的贪婪之色,根本都遮掩不住了。

    柳氏气的死死咬牙,恨不得直接捣住李富贵的嘴,她怎么也没想到表哥竟然这么大的胆子,得罪了夫人不算,竟然还想着讹银子,只是无耻之极!

    “住口!”柳氏低喊了一句,转过身子,强挤出一丝笑,眼中满是歉意,冲着盼儿道:“夫人,您先回去歇息吧,今日给您添了麻烦,小妇人马上就把人送走,绝不会在庄子中多留……”

    柳氏是个好的,盼儿也不愿把话说的太难听,眼见着妇人急的满头大汗,她点了点头,也没有多说什么,藕臂挽着褚良的胳膊,拉着人往院子走了,而獒犬跟狼一颠一颠的跟在后头,没走几步还回过头来,冲着李富贵呲牙。

    男人也是个畏畏缩缩的性子,方才又被狠狠咬了一通,此刻早就吓破了胆,一看到那两只畜生,吓得浑身都在打哆嗦。

    柳氏只是个妇人,自然是扶不动李富贵的,无奈之下,柳氏只能把看着林子的柳高给叫过来,柳高是柳氏的男人,也是知道李家人的,小跑着过来一瞧,看到如同死猪般瘫倒在地、发出阵阵嚎叫的李富贵,心里头不免升起了几分厌恶,不过到底也是柳氏的娘家人,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李富贵一见到柳高,赶忙骂道:“你还真是个没眼力见儿的,还不快把我扶起来,待会死了你心里就舒坦了!”

    柳高也是个老实人,看着李富贵吭哧吭哧好半天没爬起来,直接蹲下身,将人背在背上,回了自己个儿家里头。

    庄子里先前来了个胡子花白的老大夫,听说医术好的很,不过是将军带来的,普通的佃户也不敢去劳烦神医,倒是周庄头主动去讨了些常用的伤药回来,此刻正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先把李富贵的伤口擦洗干净,用涂了金疮药粉,黝黑的小腿上满是腿毛,再加上干涸的血迹,实在是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柳高把柳氏推到里屋,自己把李富贵的伤口给处理了,即使他是柳氏的亲表哥,但到底也成了亲生了娃儿,哪能随便碰外男的身子?不想让媳妇为难,柳高便只能亲自动手,好容易将伤口包扎上,柳氏也给小的喂了奶出来,小声道:

    “夫人不让富贵表哥在庄子里过夜,你去找周庄头问问,能不能弄辆板车把他送回京里。”

    李富贵一听这话就不干了,扯着嗓子道:“我不走!就不走,都被狼崽子咬成这副德行了,竟然还赶我走,你们夫妻两个究竟有没有良心?”

    柳氏满脸为难,无措的看着自家男人,急的连连跺脚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柳高拍板,皮笑肉不笑道:“大舅哥,不是我们不想留你,而是庄子里不归我们夫妻管,先把你送回京城,找一家不错的医馆诊治,你也是被野狼跟獒犬咬的,万一它们身上不干不净的带了什么病症,治不好可是一辈子的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被这么一说,李富贵打了个激灵,心里头虽然还不想走,但却拗不过柳高,最后阴瘆瘆的往屋里瞅了一眼,粗声粗气的被男人搀扶着,坐上了板车,从庄子里离开了。

    盼儿夫妻俩倒是不清楚柳氏家中的事情,她回了屋之后,继续把衣裳归拢整齐,褚良便在边上道:“都说了不必回去,你干嘛非这么心急?”

    手里的动作停下,小媳妇清凌凌的眼神落在男人脸上,哼了一声:“要不就把小宝接过来,要不就回侯府,将军又何必非要将我们两个分开?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