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00章 梅树
    在院子里转了一圈,小宝满心满眼都是獒犬跟野狼,恨不得凑到它们面前,好好蹭一蹭。

    盼儿去厨房拎了一扇排骨,涂了灵泉水,装进铜盆里往外端着。

    两只野兽都是嗅觉灵敏的,闻到那股带着灵气的肉香,登时就有些躁动不安,从地上站了起来,四条腿来回摆动,跃到了女人身边,哒哒的打转儿,嘴里头哈喇子都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小宝趁机抓住野狼脖颈处的毛发,又粗又硬,摸起来也硌手的很,不过小孩倒像是弄到了什么好玩意似的,恨不得爬在野狼背上,怎么着也不撒手。

    野狼绿油油的眼珠子紧盯着盆里血淋淋的肉,也没理会对它动手动脚的小娃,跟藏獒在一个盆子里,呼哧呼哧的大口啃着,稍微软些的脆骨都被它们吃进肚里,硬实些不太好咬的,这才慢慢的啃破了,吸溜着骨髓。

    盼儿把小宝抱起来,看着他襟口沾满了狼毛,赶紧拍了拍,让钱婆子弄了热水,用胰子把小孩洗了一遍,抱上床直接睡了。

    等到褚良回来,看到床头依偎着的一大一小,鹰眸不由柔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屋里点了一盏油灯,男人满身都是酒气,紧盯着匀净透粉的小脸儿,眼神中好像烧起了一把火,喉结上下滑动了下,细密的汗珠儿顺着额头渗出来。

    先前为了解蛊,必须保证在七七四十九日之内,每夜都必须跟小媳妇行房一次,万万不能间断,否则体内的牵丝蛊不能被灵气磨灭,他的性命也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虽然日日能将眼前娇滴滴的女人吃进嘴,但褚良也不是铁打的人,夜夜笙歌,即使用了《抱朴子》上的法子,他也觉得疲惫的很,不止是身体累,心里头更累。

    此刻四十九天已过,他又好生歇了两日,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,只看着小媳妇露在锦被外头,两只雪白柔腻的胳膊,他都觉得心头涌起一股燥热。

    只可惜旁边那个小的实在是碍眼的很。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着,褚良眼神略微闪烁了下,走到床边,轻手轻脚的把小崽子拎起来,大掌拽着他的后领口,生生提着小宝,这么勒着脖子自然不好受,小娃儿皱着脸,哼哼了一声,眼皮子动了动,好像马上要睁眼似的。

    褚良吓了一跳,飞快的将小孩稳稳的抱在怀里,大阔步往外走,去到了佘氏所住的厢房前。

    哐哐的敲门声把佘氏惊醒,她应了一声,披了件衣裳赶忙把门打开,眼见着将军沉着脸,怀里抱着睡的小脸通红的小少爷,心里头也不觉得奇怪,毕竟这种事情早在侯府时,将军也做过了好几次,她赶忙把小宝抱进怀里,小声道:“将军放心,奴婢会好好照顾小少爷,决不让他夜里头打扰夫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褚良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之色,看也不看满脸恭敬的佘氏半眼,他熟门熟路的回到屋里,见着小媳妇还没醒,大概是屋里头有些热,睡的襟口都散开了,露出藕荷色的小衣。

    盼儿的身段儿本就生的好,乳圆臀翘,将衣裳撑得鼓鼓囊囊的,偏偏腰肢纤细的很,好像力气稍微用的大点,就能把小女人从中间折断一般。

    男人的眸色越发幽深,里头带着狰狞与狡诈,他没有着急脱掉自己身上的外袍,反而是慢慢走到木柜前头,动作十分轻柔的将柜门打开,仔细翻找着,耽搁了许久才把先前凌氏送过来的包袱找着。

    盼儿以为褚良不清楚包袱里装的是什么,实际上男人心里头如同明镜一般,毕竟栾玉到庄子来时,还顺带着捎了凌氏的一封信,为了让儿子跟儿媳努力耕耘,再生一个孙儿,凌氏这个当婆婆的也算是煞费苦心了。

    黝黑大掌攥着色泽黯淡的包袱,褚良走到床边,把东西放在床头的立柜上,解开绳结,看也不看上头的衣裳,反倒是把压在底层的水红色褙子给扯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件褙子不止是用薄纱做成的,而且颜色正的很,小媳妇本就生的皮肉白皙,嫩的好像能掐出水似的,要是配上这种颜色的衣裳,脑海中浮现出那副场景,褚良的呼吸都变得急促几分。

    缓缓掀开锦被,褚良动作谨慎的很,根本没打算把小媳妇弄醒。

    盼儿大概是睡的太熟了,即便男人帮她将身上的亵衣褪下去,重新换了一件儿,她也只是皱了皱纤细的柳眉,红嘴儿微微张开,哼唧一声,并没有要睁眼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换件儿衣裳,原本褚良还以为不必耗费什么苦工,但此时此刻瞧见那姣美的身子,他浑身紧绷,额角青筋迸起,费了极大的力气,才忍住了那股燥热。褙子穿在身上,这衣裳要比裙衫短些,就算是抻直了怕是也挡不住膝头,再加上盼儿倒在榻上,身子扭动了几下,褙子更加往上蹿,露出了柳条似的小腰。

    男人眼珠子猩红,直接堵住了檀口。即使盼儿睡的跟死猪一般,此刻也被弄醒了,水润润的杏眸蒙上了一层水雾,她脑子里混沌一片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直到被折腾了一通,又轻又薄的褙子都被两人的汗水浸湿,紧紧黏在身上,盼儿浑身发麻,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……小宝呢?”

    褚良搂着小女人的香肩,面上露出一丝餍足,就跟吃饱喝足的野兽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宝被我送到佘氏那边,佘氏都伺候儿子那么长时间了,也出不了什么差错,你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盼儿知道褚良说的没错,不过只要一想这男人趁她睡着,把儿子抱走,就为了做出那档子羞人的事儿,盼儿气的牙根儿痒痒,推搡着褚良结实的胸口,细嫩掌心被一把握住,不让她乱动。

    “你起开,我去沐浴。”

    “洗什么澡?明日起来再洗,小宝想要个弟妹,你这当母亲的自然得加把劲儿,才能实现儿子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听到男人口中没羞没臊的话,盼儿气的哼了一声,狠狠刮了这人一眼,只可惜褚良惯是个脸皮厚的,被瞪了一下也是不痛不痒,有力的臂膀将女人死死箍在怀里,不让她乱动。

    盼儿自己也挺想再生一个孩子,按着褚良的话琢磨了一会儿,便没有闹着要去沐浴。

    不过她低着头,细细的嗅着男人的胸口,闻到了那股刺鼻的酒味儿,其中还夹杂着女子的脂粉香气。

    盼儿先是一愣,伸手狠狠的在床边上拍了一下,柳眉倒竖,娇斥一声:“你方才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褚良以手抵唇,轻轻咳嗽一声,道:“刚刚我与赵王吃了些酒,还有几个伶人作陪,怕是沾了她们身上的香粉……”

    每说一个字,小媳妇的脸色就越发难看,褚良心里一慌,连忙保证道:“夫人心里清楚的很,我对那些女人半点兴趣都没有,否则方才也不会那么卖力了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嗤了一声,把锦被扯过来盖在自己身上,任由男人打着赤膊露在外头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褚良浑身筋肉都生的十分健硕,简直就好似用铁水浇筑出来一般,古铜的肤色瞧着便有力的很,胸膛上满布着深浅不一的伤痕,旁的女子瞧见这些狰狞可怖的伤口可能会害怕,但盼儿不止不怕,盯久了脸上还有些发热。

    暗自啐了一声,她早该想到,褚良的脸皮厚实的很,即使大大咧咧的露在外头,这男人也不在意,在对上盼儿的眼神后,嘴角勾起一丝笑,直接敞开怀,让小媳妇看个够。

    “要是看不清楚,我去再点一盏灯,毕竟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媳妇,我整个人都是你的,想看哪里都成……”

    啪的一声,盼儿一巴掌拍在褚良膀子上,把锦被掀开一角,将这人的身躯严严实实的盖住,也省的袒露在外面,实在是扎眼的很。

    被人抱在怀里,盼儿咕哝一声:“你去找赵王作甚?”

    定北侯府跟忠勇侯府都握有兵权,照理而言应该与诸位王爷保持距离才是,毕竟赵王可是今上的亲生弟弟,万一走的太近,让圣上起了猜忌之心,怕是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褚良看了一眼面色潮红若花瓣的盼儿,轻声道:“有事与赵王商谈,你也不必太过挂心,不论我是否与这些王爷走的近,陛下心中都不会舒坦,既然如此,我总得为咱们侯府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心里咯噔一声,盼儿呐呐说不出话来,朝堂上的事情她不懂,不过褚良是她的夫君,是小宝的父亲,一旦他做了什么事,盼儿自然是不能置身事外的。

    紧握住男人的手,她歪头道:“无论你做什么,都得小心着点,万一出了什么事儿,我便改嫁,也省的整日提心吊胆不得安宁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?”

    褚良瞪着眼,大概是气的狠了,黝黑的俊脸涨成血色,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,眼珠子转也不转的盯着盼儿,有些瘆人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不敢的?要是哪日没了男人,孤儿寡母的在京城里讨生活可不是什么易事,不找个依靠,日子怕是过.......唔”

    嫩生生的小嘴儿直接被堵上了,先前那一回褚良的动作温柔的很,此刻倒是狠狠的咬着,唇肉上传来的疼痛让小媳妇眼泪汪汪,哼哼着求饶,也不敢再胡说八道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小宝醒来,发现自己没跟娘睡在一起,小脸儿拉的老长,气鼓鼓的穿着鞋要去找娘。

    他人生的小,不过就是三头身的小娃娃而已,跑起来跌跌撞撞的,也不怎么稳当。

    佘氏在后头跟着,看的心惊胆战,赔着小心,弯着腰想要扶着小宝,偏偏这孩子不领情,用力的敲着门板,喊道:

    “娘!娘!”

    昨夜里累的太过,盼儿睡的正熟,就算是轰隆隆的雷声在她耳边响起,都不一定能把人给弄醒。

    门突然被人打开,小宝吓的一跳,蹬蹬的往后退了几步,费力的抬起脑袋,对上父亲不带笑意的脸,不由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“别叫了,你娘没睡好,现在还未醒。”

    小宝委屈的瘪了瘪嘴,抻着头往里瞅了瞅,因为床帐被放下来,什么都瞧不见。

    佘氏一把将孩子抱在怀里,冲着褚良告罪,男人摆了摆手,也没有计较这些小事。

    闫红衣关在废庄里的时日不算短,昨日赵王找到了褚良,让他把闫红衣交出来,虽然不知道赵王要芙蕖郡主究竟有什么用处,不过用一枚弃子换取赵王的信任,这笔买卖还是挺划得来的。

    带着栾英一起去了厢房,将面色惨白瘦可见骨的女人绑了起来,嘴里塞了一块软布。

    闫红衣这段时间一直这间小屋里,从来没踏出过半步,好在褚良也没打算苛待她,找了两个丫鬟,日日伺候着这位金枝玉叶。

    一开始闫红衣还能呆住,不吵不闹,瞧着倒是个安分的,等到后来,她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,发觉自己有了身孕,闫红衣整个人变得越发暴躁,在屋里头打砸东西,扯着嗓子怒骂,就跟疯子一般。

    她肚子里怀的是耶律才的种,褚良让葛稚川开了方子,保住了她肚里的孩子,如今腹中胎儿已经六个月大了。

    耶律才是柔然部落的王子,也是大汗唯一的儿子,现在白发人送黑发人,对于闫红衣肚子里的这块肉,约莫也能有几分在意。

    栾英将她放上马车,驾着车直接往赵王府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盼儿呆在庄子里,折腾到了快晌午才起身。

    浑身弄了一身汗,虽然没有那股酸臭味儿,但薄薄的衣裳紧贴在身上,她还是觉得不舒坦,便让吴婆子提了热水,洗干净后才坐在妆匣前,拿着象牙梳把头发梳顺。

    正忙活着呢,就见着栾玉走进来,冲着盼儿道:

    “夫人,忠勇侯府送了一颗梅树过来,周庄头跟柳高正抬着树往院子里来,说您这儿的土壤最肥沃,能把这棵足足百年的老梅树给种活。”

    眼皮子抽了抽,她院子里的土壤自然比别处好,毕竟这段时日弄了不少灵泉水喂养野狼跟獒犬,少不得弄了一些在地上,灵气对土地有滋润的效用,没有变化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想着送老梅树过来?”

    把手里头掉下来的几根头发缠在一块,盼儿问了一嘴。

    栾玉给她挽了个发髻,用玉簪子插进去,犹豫着说:“原来这棵梅树是长在忠勇侯府里的,后来不知被哪个浑人给砍了,老爷子是个爱花惜花之人,眼见着梅树一日比一日蔫巴,气的心口发疼,还是林夫人想起了您,才把梅树送到庄子里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,这事儿还真是稀奇,偌大的侯府恐怕没人不知道老爷子是个爱花惜花之人,现在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,直接砍了梅树,怕是老寿星上吊,活腻歪了。

    从圆凳上站起身,盼儿往外走,一眼便瞧见站在篱笆院外的周庄头跟柳高。

    两人肩膀头上扛着一棵足足有碗口粗的梅树,比起普通的要粗壮不少,只可惜此刻叶子枯黄,剩下零星几片,本该挂在枝头的梅子,也全都掉光了。

    盼儿盯着树根,发现梅树并没有被连根砍断,只是有一个大豁口,像是让人拿斧头砍了一半留下的,根须还连在树上,轻轻颤悠着,即使有了灵泉水,盼儿也不确定能不能将这株梅树救活。

    周庄头跟柳高不敢进来,毕竟两只猛兽趴在院子里,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二人瞅,即使没从篱笆里头跳出来,光对上那双毫无波动的眼珠子,两个七尺男儿也被吓得腿软,甭提进院儿种树了,恨不得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盼儿走到野狼跟獒犬面前,分别拍了拍它们的脑袋,催促道:“进窝去。”

    两只猛兽喝了这么长时间的灵泉水,脑袋虽然比不上常人聪明,却也跟六七岁的小娃差不多了,听到盼儿的话,野狼呜嗷一声,蹭了蹭女人柔软的小腿肚,心不甘情不愿的转头回了窝棚。

    獒犬一看野狼回去了,立马低着头,夹起尾巴,垂头丧气的跟在后头。

    周庄头跟柳高在外头不由咋舌,夫人看着柔柔弱弱的,大腿还没有男人胳膊粗,没想到竟然这么有本事,把那两只猛兽都给训得服服帖帖的,怪不得跟人和离了还能嫁给将军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院子里,柳高拿了铁锹,在院子里绕了一圈,终于挑了个不错的地方,开始挖坑。

    盼儿蹲下身,水盈盈的杏眼紧盯着梅树的豁口,又用白嫩的指尖捏了一片叶子,发现叶片枯黄,倒是根部还透着几分绿意,估摸着还没死透。

    柳高是种树的好手,挖的坑也不算浅,他一个大男人,动作却十分小心,生怕碰断了梅树的根须,让它伤上加伤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将梅树种到土坑里,柳高又在边上撑起了木架子,用木条依托着,树根处的豁口也没那么容易折断,说不准还能有几分生机。

    盼儿看着两人忙活,等他们走后后,便从怀里掏出了灵泉水,倒在手心里,小心翼翼的涂抹在豁口上,剩下的小半瓶又倒在了树根处,这株梅树到底能不能活,边看它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