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03章 喂药
    听了副将一番话,褚良心中更急,快马加鞭的赶回了废庄,盼儿此刻已经醒了,满头黑发披散着,懒懒靠在床头,栾玉手里端着药碗,将乌漆漆的药汤一勺一勺的往小媳妇嘴里送。

    一见着褚良,栾玉赶忙行礼,盼儿接过药碗,纤细指尖捏着瓷勺,轻轻搅动,水汪汪的大眼看也不看男人半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男人自知有错,英挺面容上不由显出几分愧色,摆手让栾玉退下去,等到屋里只剩下夫妻两个,这才接过药碗,动作轻柔小心的喂药。

    正好赶上吴婆子端了鸡汤进来,这锅鸡汤是从今早上便一直煨在炉子上,用小火咕嘟着,炖的骨酥肉烂,汤味儿鲜香浓郁,因着是要给盼儿养身子的,里头并没有加其他的调料,只不过放了几朵菇子,再添了少许盐,味道就极为鲜美。

    只可惜盼儿害了病,根本提不起精神来,整个人都蔫蔫的,也没有胃口,喝了不到半碗,她伸手推开了褚良的胳膊,小声道:“吃不下了。”

    眼见着小媳妇面色苍白的模样,褚良心里头好像有成千上万的小虫不断啃咬,他浓眉紧拧,捏着盼儿细细的腕子,声音低沉道:“再吃几口,没有力气怎么养病?我看就是小宝闹的,你若是不把身子养好,不如将那个泼猴儿送回侯府,也省的让你劳心劳力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盼儿顿时急了,指甲抠着男人的手背,面上浮起潮红之色:“我只不过得了小病,你又何必迁怒到小宝身上?过几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褚良是个执拗性子,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,盼儿心里头无奈,最后捏着鼻子又喝了一碗鸡汤,汤水略有些烫嘴,屋里头还烧了火炭,她闷出一身热汗,又黏又腻的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低头在胳膊处嗅了嗅,盼儿只觉得身上有一股酸臭味儿,就跟食物**的味道也差不了多少,好日子过的多了,她再难忍受自己蓬头垢面的模样,便想要好生洗一洗,偏偏身子软的跟面条似的,没有半点儿力气,连下床都费劲,更别提沐浴了。

    褚良知道小媳妇是个爱洁的,眼见着她扭动着身子,浑身不舒坦的模样,便去厨房端了盆热水过来,将门窗仔细关严,省的外头的冷风透进来,从架子上扯了条巾子扔到水里,男人直接坐在床头,黝黑大掌按上了亵衣的系带,动作灵活的将盼儿身上被汗打湿的布料给剥了下去,如同剥蛋壳似的,露出里头白生生的嫩肉。

    盼儿心里头觉得有些别扭,偏偏她的确发了一身汗,若是不让褚良亲自动手,就得将栾玉叫进来,比起让一个云英未嫁的小姑娘伺候自己,还不如让眼前这人伺候着。

    绞干了的巾子先从脖颈开始擦起,慢慢向下,盆子里的水温略烫,将盼儿烫的哆嗦了一下,屋里头暖和的很,她不止不觉得冷,反倒热的难受。

    感受到巾子在胸口流连的时间多了些,盼儿小脸紧绷,身上不免有些发热,扳着褚良的手往下拉,直接避过了危险之处,按在柔软的小腹上,声音小的就跟蚊子哼哼似的:“快点弄完,待会儿水就凉了……”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这么说,男人也能听懂她的意思,哪想到褚良实在是个厚颜无耻的,拿着巾子缓缓擦拭着,道:“不必着急,若是水凉了再换一盆就是,哪能委屈了夫人?”

    即使屋里没有冷风吹着,褚良也不敢晾着盼儿的肚子,擦过一遍后,便用被角遮住了肚脐那处,接着往别处擦去。

    擦过了腹部,再往下擦,岂不是要碰到不该碰的地方?这么一想,盼儿便闹了个大红脸,耳根子也滚烫一片,伸手想要把男人手里的软布夺过来,身手力道都远远比不过褚良,哪里能得逞?

    最后盼儿只能捂着脸,让褚良仔仔细细的伺候了她一回,原本她是使不上力气掐自己的,灵泉水也冒不出,现下被这人“照顾”了一通,眼泪好像不要钱似的噗噗往下掉,褚良也不舍得糟践东西,拿了瓷瓶接了灵泉水,顺手放在床头的炕桌上,等扶着盼儿穿好衣裳后,这才把瓷瓶凑到小媳妇干裂的嘴唇边,让她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灵泉水对外伤有奇效,但像盼儿这种害了风寒的,虽然有些用处,却并不明显。

    将泉水喝下肚,盼儿体内的确升起了一股暖流,头昏脑胀的感觉也消散不少,只是呼吸有些不畅,约莫还得再养几日才能好全。

    给盼儿擦过身后,褚良端着水盆子往外走,嘴角微微上挑,就跟只偷了腥的老猫似的,那股得意劲儿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刚把盆子放进厨房,身后便传来一道娇滴滴的声音:

    “将军。”

    褚良微微皱眉,回头一看,发现站在篱笆外头的,正是徐娟儿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庄子里头不留外人,按理说徐娟儿母女两个早便该从废庄里离开才是,又怎会在此刻出现在他面前?褚良也不是个傻的,像徐娟儿这种贪财好利的女人,他这些年见的太多了,此刻根本不准备理会她,大阔步的往主屋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为了见她这表姐夫,徐娟儿今日还刻意装扮了一番,换上了颜色新鲜的桃粉色小袄,先是用细米粉抹在脸上,遮住面颊上那些斑斑点点,再拿烧糊了的炭条描了描眉,嘴上抹了一层口脂,五官虽然没有多精致,到底年轻生嫩,看着倒也有几分姿色。

    “将军留步,难道您就不好奇夫人的身世?”

    发现男人脚步一顿,徐娟儿捂着嘴笑出声,趁着大灰跟狼牙都不在窝棚里,伸手推开了小院儿的木门,扭臀摆胯的走到了褚良身边,粗糙的手刚想搂住男人的胳膊,却不防褚良连退几步,让她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徐娟儿脸色涨红,恨恨的捏紧了拳头,哪曾想对上了男人阴狠狰狞的目光,骇了一跳,哆哆嗦嗦的直接开口了:

    “夫人乃是娟儿的亲表姐,当年小姨进了宁王府,成了宁王的妾室,产下一女,也算是个有福的,只可惜王府失火,大火着了整整一天一夜,王府的福公公说,母女俩都葬身在火海之中,我娘心里难受,整整愧疚了十几年,哪曾想过了这么长时日,小姨跟夫人又出现在京城里,我才知道她二人没事,便欢欢喜喜的来寻亲了。”

    徐娟儿这番话半真半假,开口时眼神可劲儿的往男人身上瞟,希望褚良能对她多几分怜惜,毕竟她可比林盼儿那个水性杨花的贱蹄子强多了,一旦将军发现此点,好日子也就不远了。

    女人心里头想得美,却没发现褚良的神情变得越发难看。

    闫红衣与盼儿的五官生的一模一样,小媳妇的身世褚良早就有了猜测,毕竟当年林氏给人做妾之事,根本瞒不过人,只要稍微找人打听一番,便能探出消息来,哪里用的着徐娟儿通风报信?

    他真正想知道的,是宁王为何会纳林氏为妾,难道仅仅因为林氏的五官与宁王妃相似?怕是也不尽然。

    男人狞笑一声,两指放在唇边,吹了声口哨,远处便传来了獒犬的咆哮声。

    徐娟儿昨天才见到了那两只凶猛的畜生,此刻吓得脸色发青,连滚带爬的跑出了院子,却正好对上了从后山跑下来的獒犬跟野狼。

    这两只也是聪明的,平时庄子里的佃户它们从来不咬,经过那些做活儿的农人时,眼皮子都不抬一下,此刻见到了徐娟儿这个外人,蹭的一下便扑了上去,直接将女人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徐娟儿吓得扯着嗓子直叫唤,眼泪哗哗往下掉,面上的脂粉都糊成一团,黑白交织往下淌,那张脸看着便让人倒胃口。

    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周庄头立马赶了过来,一见着在地上打滚的女人,他先是愣了一下,之后才寻思着将大灰跟狼牙拉开。

    徐娟儿发现有人来了,清秀的脸登时扭曲起来,大声叫喊着:“快把这两只畜生杀了!快宰了它们!”

    野狼像鞭子似的尾巴狠狠往徐娟儿脸上扫了一下,那力道实在不小,女人哇的一下哭出声来,眼泪鼻涕一起流,整张脸比刚才还要不堪。

    突然,周庄头听到一阵淅淅沥沥的水声,他鼻子灵,又闻到了一股尿骚味儿,登时便猜到是徐娟儿被吓得失禁了。

    男人黝黑的脸上不免露出了几分嫌弃,连野狼跟獒犬这档口也不愿意凑到徐娟儿身边,一前一后跳进了篱笆院儿里,被褚良拍了拍脑袋,便回了窝棚中。

    在地上滚了几圈,徐娟儿身上原本鲜亮的桃粉色小袄,此刻黑乎乎的都看不出原样了,周庄头把她抬起来,冲着将军问了一嘴该如何处置,毕竟这女人自称是夫人的表妹,他们这些佃户可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“直接赶出去,要是还敢来的话,被野狼跟獒犬咬死了,也怨不得别人!”

    说完,褚良转身回了屋,周庄头心里也有数了,扯着徐娟儿袄子的领口,也不碰这女人的身子,毫不怜香惜玉的拖拽着,往庄口走去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