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04章 丢孩子
    徐娟儿被推搡到了庄口外头,即使早就离开了那座瘆人的院子,她依旧没从那股心悸之感中缓过来,满脸都是那两只畜生的哈喇子,又腥又臭,闻着那股味儿她胃里头就一阵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死死咬牙,徐娟儿指着周庄头破口大骂,不止骂庄头,还骂盼儿是个贱人,没有良心,什么脏的臭的都往外吐,周围的佃户瞧见这女人这么厉害,也不由唬了一跳。

    周庄头掏了掏耳朵,笑嘻嘻的瞅了徐娟儿一眼,也没生气,他知道将军跟夫人不愿意理会林三娘母女两个,便将庄口的大门给关严实了,又叫了一个汉子将林三娘拖拽出来,连带着她们的东西也被扔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林三娘还想往里冲,偏偏庄门一关,她们无论如何都进不去,无奈之下,便只能背着行李离开废庄。

    先前徐娟儿在院子边上闹腾时,盼儿就呆在屋里,隔着薄薄一层门板与盖帘,自然也听到了女人一叠声的惨叫,斜眼瞧见穿了一身靛青色薄袄的高大男子走进来,在屋里的立柜上翻找一番,好不容易摸到了个粉瓷罐子,约莫巴掌大小。

    褚良放在手里掂量了下,盼儿琢磨不透他打着什么主意,小手扯着被角,将身子盖的严实,只露出了莹白小脸,小声问:“你拿了罐子作甚?”

    “那罐子野蜂蜜早就见了底,我去蜂箱那弄点枸杞蜜回来。”盼儿最爱吃蜂蜜,生病的人嘴里发苦,吃什么都没滋没味儿的,褚良一看到小媳妇隐隐透着青白面色,心里头便闷胀难受的紧,眼下还没落雪,也能从蜂箱中弄点蜜,要是再过几日,蜜蜂采不着花蜜,今年便吃不得,只能从外头买了。

    男人从屋里走出去,过了小半个时辰才回来,手里头提了个东西,约莫比手掌长不了多少,毛茸茸的,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。

    “你拿了什么回来?我怎么没见过?”盼儿提起精神,眼眸盯着那长满了灰褐色长毛的小东西,脸上不由露出几分喜意。

    女儿家就喜欢这种软乎乎的长毛畜生,褚良也知道盼儿的性子,便捉了此物回来,只可惜这畜生一身皮毛好像带着毒液,他掌心火辣辣的刺痛,略有些肿胀,小媳妇刚想碰一下,却被褚良制止了。

    “这小东西叫懒猴,你可别碰,它身上的毛有毒,待会让葛稚川开了方子,把它洗干净了,咱们再养着。”

    盼儿一听有毒,先是打了个哆嗦,又扫了扫褚良肿胀的掌心,立刻有些急了,面上带着几分埋怨道:“人家好端端的呆在外头,你非要把懒猴擒了来,现在中毒了可怎么好?”

    男人嘶了一声,伸手戳了一下懒猴的脑门,口中埋怨道:“这东西成天偷吃咱们家的蜂蜜,我本来是想弄点枸杞蜜回来,哪想到都被懒猴吃干抹净,丁点都没剩下,老齐也气的够呛,还说要再去买点蜂蜜过来,抹在蜂箱里头,否则那些蜜蜂根本过不了冬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没想到这不过一斤沉的小东西竟然这么能吃,它被褚良捏着后颈,提到了木桌上,冲着男人呲牙咧嘴的,露出了小尖牙。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圈,她发现懒猴的肚子鼓胀的很,便问了一嘴:“小东西是不是怀了崽儿?”

    褚良也不怕被咬,捏着懒猴的爪子,在小东西的叫声中摸了摸软乎乎的肚子,笑呵呵道:“我说怎么这么能吃,原来是只要产崽儿的母猴,冬天到了,庄子里也没多少蔬果,这小东西还挺聪明的,盯上了枸杞蜜,一连把蜂箱里的蜂蜜都给偷干净了!”

    “懒猴在京里头倒是少见,我以前从没见过这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褚良摆摆手道:“这东西大多都在云南、广西那一片,小时候我曾经见过几次,这才认了出来,也不知道这只是怎么跑到十里坡的,竟然还没被冻死在外头。”

    南面可比京里头暖和多了,要是懒猴本是生在那处的话,等下了雪后,小东西的日子怕是就更难过了,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还是两说。

    盼儿心里琢磨着,把炕桌上的瓷瓶朝褚良扔过去,道:“你喂它点灵泉水试试。”

    男人手里拿了只瓷碗,把灵泉水倒在里头,原本懒猴被褚良按着,张牙舞爪的叫唤个不停,此刻大概是发现了灵泉水的不凡,圆溜溜的眼珠子里满是讨好,两只前爪并在一处,还用脑袋蹭着褚良的掌心。

    褚良把手松开,懒猴晃晃悠悠的坐起来,它爪子生的小,抱不住瓷盏,只能低着头慢慢吸溜着灵泉水,浅褐色的猴脸上陶醉都藏不住了。

    手上隐隐的刺疼有些难受,虽然懒猴身上的毒液并不致命,但也不能轻慢,跟小媳妇交待两句,褚良便直接去了葛稚川院子里,这小老头一看到将军的手肿的像熊掌一般,不厚道的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褚良目光隐含威胁,葛稚川笑声一顿,捏着下颚处的两撇胡子,赶忙拿出来解毒的药膏,药膏清凉,刚抹上那股火辣辣的刺痛便消减几分。

    房中只有他跟葛稚川两个,男人坐在圆凳上,问了一嘴。

    “那红丸真有延年益寿之功效?”

    葛稚川嗤了一声,道:“红丸又叫“三元丹”,取处.女.初.潮之经血,加上夜半的第一滴露水及乌梅等药物,煮过七次,变成药桨,再加上红铅、秋石、人乳、辰砂、松脂等药物炮制而成,到底能不能延年益寿,小老儿并不清楚,不过那红铅跟辰砂可是吃不得的……”

    褚良面色不变,压低了声音:“不过有人最近服了那三元丹,却并无大碍,反而满面红光,身体也比先前要康健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一开始的确无碍,但若吃的时间长了,到底如何便说不好了,那三元丹就跟虎狼之药也没什么差别,能够壮气血,却损伤根本,长久服食的话,人就只剩下一副皮囊,能有什么好的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褚良倒是放心许多,正好手上的肿胀也消了几分,他便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盼儿常年喝灵泉水,身子骨比起普通女子要强健不少,这回染上风寒,一开始的确是浑身酸软提不起力气,但喝了葛稚川开的药后,没过几天便好了七八分。

    先前褚良弄回来的那只懒猴,本想用绳子拴在屋里,给小媳妇解闷,哪知道盼儿根本不忍心,喂了那小东西灵泉水后,便琢磨着将懒猴送走。

    哪曾想懒猴尝了灵泉水的滋味儿后,一时间竟然上了瘾,整天呆在院子里乱窜,吃着屋里的花生果子之类,原本只有一斤多的小玩意,没出几日就被养的胖了不少,浅褐色的皮毛油光水滑,就跟缎子似的。

    原本盼儿总喜欢抱着个汤婆子取暖,现在懒猴到了家里头,褚良给它洗个澡,将身上的毒液弄干净后,小东西白天就窝在小媳妇柔软笔直的细腿儿上,夜里头再去吃点东西垫垫肚子,虽然还是懒散的很,但日子却比在山里头忍饥挨饿强得多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自打上回李富贵被从庄子里赶出去后,他心里头便一直记恨着那两头畜生,将他的脚筋生生啃断了,养了这么长时日,虽然伤口结了痂,但他却成了跛子,走路一瘸一拐,这辈子都好不了了。

    暗地里不知将褚良跟林盼儿那对夫妻骂了多少回,李富贵还没死心,这阵子一直绕着废庄打转,庄子里拢共就养了一匹狼一条狗,白天总去到后山疯闹,通常不会在庄口附近。

    李富贵来过废庄好几回,此刻这个干巴瘦的男人熟练的躲在树丛里头,蹲下身子,眼珠子盯着不远处在那儿掷石子的一群小孩,大多只有三四岁的模样,还有两个更小的,不过两岁多。

    这几个小娃爹娘都是庄子里的佃户,最近虽然不是农忙的时节,但家里头还得腌肉腌菜,活计也算不得少,这些小孩没有大人看着,便转到了庄口外头。

    李富贵都在庄子口盯了好几日了,眼见着这些孩子出现在外头,黝黑粗糙的脸上露出一丝狞色。

    小孩们顺着结了冰的河面往下走,足足十几个孩子,排成一排,等到队尾接近了树丛时,李富贵突然从里头钻出来,那双臭烘烘的大掌死死捂住了一个小孩的嘴,孩子根本叫不出声,眼里含着泪花,不断挣扎着。

    李富贵又躲在了树丛里头,剩下的几个小娃都没听到动静,等到他们走远了,男人这才站直身子,不料被树枝刮了一下,嘴里骂骂咧咧了一声,这才抱着憋得满脸通红的孩子跑远了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该吃晌饭,佃户们才来找孩子。

    眼见着十几个娃儿都被家人抱在怀中,有个脸嫩的小媳妇却怎么都找不见自家的混小子了,她家磊子是头一个娃儿,平日里就被全家娇惯着,简直是老太太的心肝肉,要是孩子丢了,那她还不如去死!

    “你们看没看见磊子?”

    周围的几个佃户面面相觑,柳氏性子和顺,人也要良善些,道:“我来的时候便没瞧见磊子,是不是已经回家了?庄子里拢共就这么大的地方,孩子肯定跑不出多远,你也别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磊子他娘姓徐,刚成亲没几年,现在不过十七,眼见着自己儿子找不见,她心里慌得跟什么似的,也顾不得别的,跑回家里便将男人叫出来,满庄子里找磊子。

    街坊邻居平日都一起做活儿,也都是热心肠的,便跟着在庄子里找孩子。

    原本想着磊子年岁小,根本跑不了多远,但佃户们在庄子里来来回回找了四五次,就连空着的院子也都进去了,还没有找到孩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徐氏脸色惨白,浑身颤抖的好似筛糠一般,眼见着邻居们也没找到磊子,她两腿一软,直接跌坐在地上,用手捶着地,哇的一声就哭了,眼泪鼻涕一起流。

    “磊子你到底在哪儿?快出来,娘肯定不打你!我的儿呀……”

    吃晚饭时,钱婆子端了饭菜进来,一边给盼儿盛了胭脂米熬出来的清粥,一边念叨着:“徐氏也是个可怜的,就生了这么一个儿子,今个儿在庄子里竟然跑的没影了,磊子才不到三岁,怎么说丢就丢了呢?”

    盼儿撂下筷子,眼里露出几分疑惑:“孩子丢了?庄子里根本没有外人,孩子怎么可能丢?”

    钱婆子心里也觉得奇怪,废庄在十里坡,周遭住的农人都少,离着庄子也有些脚程,这几年庄子里的小娃漫山遍野的疯闹,都没说丢孩子,怎么现在竟然突然少了一个?

    磊子可是徐家头一个孩子,又是个带把的,看的就跟眼珠子似的,可金贵了。

    钱婆子叹了一声,道:“今个儿那群小子也是淘气的,跑到庄口那处疯闹,晌午时小媳妇去接孩子吃饭,徐氏没找到自己儿子,听说现在还在家里哭天抹泪。”

    “庄子里全都找过了?”

    盼儿也是当母亲的人,清楚孩子对于母亲而言,跟命根子也没什么差别,徐氏一家子到底也是废庄的佃户,如今娃儿丢了,她这个主子肯定得把事情弄清楚,否则闹的人心惶惶的,庄子也不必再呆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都找过了,听说还有几个汉子上了后山,琢磨着把山里在找一遍,否则天气这么冷,过几日就是小雪了,两岁大的娃娃在外头冻上一宿,哪里还有什么活路?”

    盼儿皱着眉喝粥,突然想起什么,直接站起身子,冲着钱婆子道:“我去把狼牙弄出来,听说狗鼻子灵的很,要是能闻出磊子身上的味儿,约莫也能帮上点忙……”

    钱婆子跟徐氏也是认识的,心里也提她们家着急,一听夫人这话,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处,不过现在磊子找不着,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。

    去讨了一件磊子穿过的衣裳,盼儿亲自拿着那件儿小袄,凑到獒犬的鼻尖处,让它仔细闻了闻。

    拍了拍大狗的脑袋,女人脸上带着几分担忧,小声道:“狼牙,要是你能找着磊子,我也给你弄三瓶灵泉水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到灵泉水三个字,獒犬的眼睛突然亮起来了,汪汪直叫唤,两只前蹄搭在盼儿肩膀处,用舌头舔着女人的脸,显然是兴奋极了。

    獒犬又凑上前闻了闻小袄,这才迈开腿往前跑去,盼儿跟栾玉在后头跟着,眼见着大狗跑到了庄子口,低着头在地上嗅闻着,等闻到了一处树丛时,冲着那地方低低的咆哮着。

    周庄头就在庄子口守着,见着夫人过来了,便凑到前头问:“狼牙这是闻到什么了?怎么叫唤个不停?”

    “我让狼牙嗅了嗅磊子穿过的衣裳,它便冲着树丛直叫唤,难道磊子到过树丛里头?”

    周庄头呲着牙,说: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男人走进树丛,此刻天还没黑,他也顾不得地上脏,细细摸索了一通,捏出了一块碎布条出来。

    “磊子丢的时候,穿了一身大红的袄子,这布条黑的很,怎么也不能是孩子身上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周庄头的话,盼儿打了个寒颤,如果布条不是磊子身上的,那到底是谁的?是谁会躲在树丛里头?

    周庄头也想到了这一点,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起来,盼儿一把将碎布条扯过来,放在獒犬面前,接着让它嗅闻。

    獒犬汪汪叫唤了几声,顺着羊肠小道就往前跑,盼儿正犹豫着要不要跟上去,就见着褚良骑着马,远远的走过来。

    鹰眸扫了一眼小媳妇以及跟在她身边的周庄头,褚良问了一嘴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庄子里丢了个孩子,我寻思着让狼牙闻闻味儿,说不定也能找到线索……”

    马儿几步迈到了盼儿眼前,男人弯着腰,伸手一捞,在小媳妇的尖叫声中将人抱到了马背上,长腿一夹马腹,马儿便跟在狼牙身后,一直往前跑。

    两条腿肯定是跑不过四条腿的,周庄头在后头跟了一路,跑的上气不接下气,眼见着人影消失在山坡上,他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,也不跟着了,扭头直接往庄子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被褚良抱在怀里,盼儿看着往前跑着的狼牙,也不敢张嘴,否则呼呼的寒风往肚子里灌,肯定是不好受的。

    冷风吹在脸颊上,让女人娇嫩的小脸变得通红,褚良一把将身上的披风扯下来,蒙住了小媳妇的头脸,一手拽着马缰,一手将人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马背上十分颠簸,盼儿上回骑马,腿根儿处的嫩肉都被磨破了,要不是涂了灵泉水,指不定要折腾多少日子才能好全。

    被披风盖着脑袋,盼儿只觉得眼前一片灰暗,半点儿光亮都瞧不见,她嗅觉要灵敏些,闻到了布料上那股呛人的旱烟味儿,并不算浓。军中的莽汉有不少都抽旱烟,褚良倒是没在她面前抽过,估摸着烟瘾也不大。

    在马背上呆了不知多久,马儿这才停下来,褚良怀里抱着小媳妇,扶着那细如柳条的小腰,等到人站稳之后,那双炙热的大掌才从盼儿身上拿开,又将披风扯下来,披在她肩上。

    此刻天还没黑透,天边一团火烧云泛着紫红色,盼儿瞧着周边的田庄,烟囱上还冒着烟气,而獒犬则蹲在地上,累的呼哧呼哧直吐舌头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