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06章 松花蛋
    徐氏用手背抹了泪,此刻她虽然眼圈红肿,但脸上却露出几分笑意,语气恭敬道:“小妇人家里头有个祖传的方子,做出来的松花蛋比别处要好上不少,夫人不如先尝尝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徐氏一边把篮子上蒙着的软布掀开,露出来里头的淡青色的鸭蛋,盼儿以前没吃过这玩意,来京里头也未曾见过,一时间不由有些好奇,捏起一只放在掌心,问:“这东西叫松花蛋,要怎么吃?”

    徐氏咧嘴一笑:“松花蛋同咸蛋一般,也是用新鲜鸭蛋加了调料腌制而成,只不过里头有一味密陀僧最为特殊,加了那物之后,鸭蛋腌制好后就成了乌青之色,口感弹润,形状如冻微微透明,若不是颜色不好,吃的人怕是会更多;至于吃法也多得很,最简单的就是把蛋壳剥了,切成块,沾了酱油跟香醋,风味特殊,虽然也是腌制出来的,却跟咸鸭蛋完全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盼儿自己也是个好吃的,吩咐吴婆子拿了瓷盘菜刀等物过来,徐氏动作麻利的很,手里捏着一只松花蛋,剥了壳儿,切好后便往瓷盘里倒了一勺酱油,两勺醋,原本腌制松花蛋时就加了不少盐末,要是此刻再将酱油加多了,怕是都吃不进嘴,好在徐氏经常弄这东西,一时之间也不会出错。

    将筷子递到夫人手里,徐氏催促道:“夫人快尝尝,小妇人觉得松花蛋比起柳氏做的桂花鸭也不差什么,只是这物儿的颜色不算太好,怕是有人觉得渗得慌,不敢入口。”

    盼儿可不像普通妇人胆子那么小,她先前还吃过更吓人的玩意,现在不也全须全尾的坐在此处,尝尝松花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将乌青的蛋块夹起来送入口,女人的嘴唇上沾了一滴乌黑的酱汁,盼儿的唇色本就偏红润,此刻她似是发觉了异样,伸出淡粉的舌尖添了一下,将黑点儿抹了去。

    徐氏见夫人杏眼一亮,面颊泛起淡淡的红晕,吃到美食时脸上露出几分陶醉之色,眼帘低垂,那副模样简直跟树上饱满多汁的水蜜桃般,鲜嫩可口极了。

    没生孩子前,徐氏经常去到京城里,也见过不少的美人儿,其中不是没有比夫人容貌更出众的,但是女子的皮相再美,身上的韵致却是不大相同的,极少有夫人这般勾人的媚态,偏偏又不显下作轻浮,怪不得将军将夫人当成宝贝似的供着,恨不得挂在裤腰上,时时刻刻都带着。

    自己是个女人,一时间也不由看的呆了,徐氏暗暗啐了一口,见盼儿还不撂筷,赶忙提点了一句:“这松花蛋滋味儿虽美,却不能多吃,腌料里头的密陀僧吃多了对身子不好,每月吃个两三回便差不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徐氏的话,盼儿抬了抬眼皮子,心中虽有些讶异,面上却丝毫未曾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学过医术,但却听葛稚川曾经提过密陀僧这味药,他说密陀僧用的好了可以救人性命,但一旦过量,便会使人暴毙,凡事讲究过犹不及,这个道理盼儿还是懂的,不过徐氏竟会将密陀僧这味药说出来,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。

    手里头握有荣安坊的铺子,这一年究竟赚了多少银子,盼儿心里也有数,对于松花蛋这种能让铺子的生意更上一层楼的好物儿,她自然不愿错过,更何况徐氏主动把此物送到她面前,说不定也是打着赚银钱的主意。

    盼儿也不是那种一毛不拔的性子,见了别人有好东西,便红着眼想要抢夺。

    她沉吟片刻,用手拄着下颚,嘴角勾起并不明显的弧度,那双大而圆亮的杏眼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妇人,问道:“先前我让柳氏做了桂花鸭,每日往荣安坊送十只,你若是想赚些银子的话,不如也按着柳氏一般,做出松花蛋来送到铺子里,赚得的银钱五五分成,可好?”

    盼儿救了磊子,也相当于救下了徐家的命根子,徐氏今日本就是为了送方子而来,一听夫人还要分她五成利,喜得满脸堆笑,冲着盼儿千恩万谢,什么好话都往外说。

    又在屋里呆了小半个时辰,徐氏这才走了,临走之前她告诉盼儿,说将松花蛋与嫩豆腐切成丁,加了佐料拌在一处,配米饭吃正好。

    盼儿让钱婆子做了一份,忍不住吃了一碗米饭,撑得肚皮略有些鼓胀,用茶水漱了漱口后,她走去偏屋,跟奶娘佘氏说了一嘴,抱着小宝往外走。

    盼儿还欠了獒犬两瓶灵泉水,这大狗一见着盼儿,就直接冲了过来,咧着嘴,哈喇子大滴大滴的往下掉,尾巴摇个不停,那副讨好的德行简直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将瓷瓶掏出来,倒了些灵泉水在獒犬的饭盆里,狗鼻子灵的很,一闻到那股充沛的灵气,獒犬喉咙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。

    突然,野狼从窝棚里蹿出来,冲着那装了灵泉水的盆子舔了几口,直接将盆底儿都给舔的水亮,獒犬反应过来,低头一看,盆子里空空如也,连一滴泉水都没剩下,气的大狗嗷嗷直叫唤,那模样显得委屈极了,偏偏盼儿装作没看到,扭头抱着小宝往院外走。

    褚良白日里不是去上朝,就是去了城北大营,即使天气一日一日严寒起来,昨夜还零星飘了小雪,依旧忙碌不减。

    盼儿并不知道这人到底在忙些什么,朝堂上的事情她不懂,也不会插手,心里头琢磨了一会儿,便打定主意要去忠勇侯府一趟。

    先前石进回来,林氏给他生了个小石头,对于一个三十几岁的妇人而言,生个大胖儿子跟去鬼门关走一圈也没有多大差别,石进是个疼媳妇的,即使林氏早先给宁王当了妾,他也不在意,毕竟要不是林氏,他早就冻死在雪地里了,哪还有今日?

    跟周庄头说了一声,盼儿提了一壶南果梨酒,直接上了马车,身边只带了栾玉一人,便往忠勇侯府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林氏都已经好些日子没见着盼儿了,简直想得紧,一听到丫鬟的通报,顾不得别的,将小石头塞进石进怀里,直接迎了出来,因为刚生了孩子不久,林氏身子略有些丰盈,但却半点不显得笨拙,面颊红润光泽,黑发浓密,瞧着就跟二十七八似的,比起同辈的妇人年轻不知多少。

    一见着亲娘,盼儿眼眶微微发热,屋外头冷的很,她握着林氏的胳膊,发觉母亲穿的有些薄,也不敢在外头耽搁,赶忙走进正屋里,眼一扫便瞧见端坐在炕上的高大男人,蓄着短须,五官刚毅犹如刀刻,不是石进还有哪个?

    威名赫赫的忠勇侯,此刻怀里头抱了个穿着宝蓝色衣裳的孩子,这奶娃生的白胖,也不是个老实的,在男人怀里头的动个不停,一看到盼儿,便伸直的胳膊要抱,小模样当真是个稀罕人的。

    盼儿走上前,把孩子接到怀里头,小石头也不怕生,抱着盼儿的头脸就开始啃,糊了满脸的口水。

    一见着儿子跟她姐姐如此亲近,林氏满眼欣慰,她之所以拼死生下一个孩子,其中不乏有替石家留后的意思,但更多的却是为了给盼儿一个依靠,她呆在定北侯府,虽然褚家人口简单,但到底没有娘家人撑腰,一旦受了委屈,连个哭诉的地方都没有,现在也不知闹出了什么岔子,母女俩竟然都不能见面,害的林氏担惊受怕,等到见到女儿全须全尾,没出什么岔子,这才放了心。

    “今个儿怎么有空进京?难道是准备从十里坡搬回来了,京郊的确比城里冷上许多,即便有火炕,也不如这边舒坦。”

    盼儿在庄子里早就呆惯了,一时之间也不想回京城,石进知道母女两个有体己话儿要说,也不坐在这边碍眼,抱着儿子直接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等到男人走后,盼儿才压低了声音:“我准备一直住在废庄,侯府还不如庄子呢……”

    林氏拉着女儿的手,瞪了她一眼:“你这是说的什么话?嫁到了褚家,就是褚良的媳妇,即使姑爷惯着你,你也不能这么娇气,定北侯府人丁稀少,此刻就剩了老侯爷跟你婆婆在京里头,年纪大了,若没有儿女在身边,就算嘴上不说,心中定然难受的很,若你非要住在庄子,不如将他们二人也给接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盼儿脸上有些发烧,知道是自己考虑不周了,呐呐点头,琢磨着跟褚良商量商量,再做打算也不迟。

    母女俩坐了一会儿,林氏突然问:“你跟姑爷成亲的日子也不短了,他待你如何?”

    林氏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盼儿,她知道女儿皮相生的好,褚良定是喜欢的,但夫妻两个日日相处,就算生的跟天仙似的,也有看腻歪的一日,能不能将日子过好,还得看自身的性子。

    眼见着林氏眉头紧锁,脸上露出些愁色,盼儿赶忙搂住她的肩头,安抚道:“将军待我极好,他先前还应了我,说不会纳妾,您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林氏抿嘴直笑,非要留盼儿住在侯府,也不让她回到废庄里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林三娘母女两个被从废庄里赶出去,只能带着行李灰头土脸的回了京城,先前为了打听盼儿的消息,林三娘将家里的破院子直接卖到了人牙子手里头,现在母女两个没处落脚,腹中又发出如同擂鼓般的响声,饿的双眼发绿。

    “娟儿,咱们不如再去宁王府一趟?”

    徐娟儿脸色惨白,摇了摇头:“王府里的人可不是吃素的,上回咱们去打秋风,差不点都被送到官府了,我还没嫁人,若是进了牢里,毁了名声,日后还能找到什么好人家?”

    林三娘两腿发软,心里头却升起了一股邪火,骂骂咧咧道:“嫁人?怕是没等你出嫁,你娘就活活饿死在街边了!如今天气冷的厉害,总不能夜里睡在破庙吧?你好歹也是个黄花大闺女,破庙里那么多下贱粗鄙的乞丐,万一生了什么恶念......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徐娟儿打了个哆嗦,还没等开口,身后便传来了一阵尖叫声,她心里一慌,略略回过头去,发现是一匹高大的马扬起前蹄,直接朝着她们母女两个踏来。

    徐娟儿心里一阵惊恐,两眼一翻白,便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马背上坐着的不是别人,正是齐川,他好歹也是当年的状元,又是户部侍郎,自然是顾念着名声的,此刻赶忙下了马,也顾不得男女之别,扶起了昏倒在地女子,冲着林三娘告罪:“都是齐某的错,冲撞了夫人与小姐,齐某这就送小姐去医馆,绝不会让她出事。”

    刚才齐川下马时,林三娘还想闹腾一阵,此刻瞧见男人身上名贵的提花绸料子,也知道这年轻俊美的男子定是个身家颇丰的,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一下,林三娘也是个会作戏的,手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:“我就这么一个女儿,要是娟儿有个三长两短,那我也没活路了,还请公子救救我女儿,求求您发发善心吧……”

    四周围了不少百姓,因齐川的皮相生的颇为俊美,在京里头又有些名声,此刻已经有人将他的身份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强忍住心底的不耐,男人风度翩翩的安抚着林三娘,眼底却隐隐翻涌着厌恶。

    将这母女两个送到医馆,原本以为使出点银子就能将人给打发了,哪想到刚躺在榻上,徐娟儿便幽幽转醒,一双杏眼望着眼前的男人,扯着男人的袖口,自上而下望,女人跟林盼儿的五官还有那么几分神似。

    “公子,妾身实在是没活路了,妾身的爹爹得了重病,为了给他凑银子治病,卖了家中的小院儿,如今我们母女两个沦落街头孤苦无依,若是公子不嫌弃,妾身愿意当牛做马,跟在您身边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徐娟儿挣扎着要给齐川下跪,男人赶紧制止了她,又劝说了几句,想起与自己和离的狠心女人,齐川眯了眯眼,打量着徐娟儿那张称得上秀丽的脸,脑海中突然升起了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本就是齐某的错,若姑娘真走投无路,不如先住在齐某名下的宅子中,等渡过难关后,再搬走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医馆里的百姓听了这话,都夸赞齐川生了副好心肠,就算是他在街上驾马,但及时勒住了缰绳,到底也没伤着这母女两个,只是这年轻女子太胆小了,生生被吓昏过去,方才会送到此处,现在又见人家生的英俊,偏要痴缠上去,反倒显得过分了。

    听到齐川答应带自己回去,徐娟儿欣喜若狂,苍白发青的脸上泛起了几分红晕,眼里泪花翻涌,显然是高兴极了。

    齐川漆黑的眸子中翻涌着算计的精光,他让小厮付了银子,拿着药,便送林三娘母女两个往城北的宅子赶去。平日里齐川都住在状元府中,这宅子虽然老早就买了,却根本没有人住,里头的家具摆设全都是新的,只有一个老婆子看着门,一见着主子过来,腆着脸行礼。

    冲着母女俩一拱手,齐川道:“夫人与姑娘在此安心住下便是,也不必顾忌那么多,齐某平日里不在此处,你二人也不必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徐娟儿顿时有些急了,早在还没被送到医馆之前,她就已经从昏迷中清醒过来,看清了齐川的模样跟打扮,断定此人是个有钱人家的少爷,这才死皮赖脸的跟上去,为的就是委身于他,过上吃香喝辣穿金戴银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现在这男人说不住在宅子里,怕是很难见上一回,如此一来,她要怎么跟这人成就好事?

    心里头着急的很,徐娟儿心思浅,面上也不由露出几分,眼巴巴的看着面前的男人,哭的梨花带雨,模样当真是可怜极了。

    齐川轻声安抚了几句,见哄不好徐娟儿,也没有多留,告辞之后便离开了宅院中。

    等到人走后,徐娟儿抹了把脸,狠狠的跺了跺脚,杏眼中满是不忿。

    林三娘直接坐在炕上,手里头不知从何处顺了一把瓜子,边嗑边说:“男人都是贱骨头,你好好打扮一番,等到齐公子下回来的时候,再将人勾上不就成了?我方才问了一嘴,知道他已经娶妻,不过家里头的那位夫人肚子一点也不争气,这么长时间都没怀上,要是你有了齐公子的骨肉,那咱娘俩后半辈子就有指望了。”

    徐娟儿抿着嘴,唇角微微勾起,显然是想到了日后的好日子,面上的喜意都快藏不住了。

    站在外头扫地的婆子听到屋里头的话,扫了一眼屋里那对母女的德行,不屑的撇了撇嘴,在宅子里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活儿,这婆子心里头门清儿,知道齐公子的夫人就是相府千金,那样的女人简直就是金子做的,即便生不出儿子,有娘家撑着,丈夫也不敢翻出什么风浪,这一对母女还敢打齐公子的主意,还真是生了熊心豹子胆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