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07章 不速之客
    盼儿留宿在忠勇侯府,为了不让褚良担心,林氏便派了一个侍卫去废庄送信。

    可怜褚良冒着疾风骤雪,从城北大营里回了庄子,就是为了将香香软软的小媳妇抱在怀里,就算盼儿来了小日子,不能真正畅快一回,但跟媳妇在一起,总比在军营里面对那些糙汉强的多。

    哪想到刚刚回了小院儿,钱婆子端了茶上来,他喝了一口,四下瞅了一眼,没有发现那抹窈窕的身影,薄唇紧抿,声音低沉的问:

    “怎么不见夫人?”

    “夫人中午时去了忠勇侯府,也不知道何时才回来。”钱婆子一边说,一边用眼神偷偷瞟着将军,发现男人脸色略阴沉了几分,赶忙低下头去,也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褚良心里憋着一股火,恨不得驾马冲到京城,直接将小媳妇给掳回来,眼见着天就要黑了,屋外还下着雪,山路难走,他实在是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正想着呢,屋外就来了一个侍卫,被带进屋里,先是冲着褚良行礼,口中道:“将军,夫人今夜宿在侯府,您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听到侍卫的话,褚良脸色扭曲一下,很快又恢复如常,只可惜放在膝头的大掌紧紧握拳,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放松的意思。

    天色已晚,侍卫便留在废庄中过夜,厨房里的两个婆子活了这么多年,虽说厨艺没什么长进,却也不是傻的,自然不会触将军的霉头,一个个都缩在厨房里做活儿,轻易不敢与褚良打照面。

    房里的烛火熄了,褚良躺在床榻上,翻来覆去,却一点睡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习惯了屋里的黑暗后,他隐隐能看清挂在木架上的外衫,这是小媳妇昨日才穿过的,还没来得及浆洗,房中带着一股淡淡的玫瑰香气,虽不浓,但却像一根羽毛似的,勾的褚良心里痒痒。

    一晃折腾了大半个时辰,男人心里越发焦躁,脑海中也不断浮现出盼儿那张脸。

    说起来,两人成亲都已经好几年了,他也不是那种不通人事的毛头小子,偏偏媳妇不在身边,他整颗心空落落的,总觉得缺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英挺的剑眉紧皱,褚良突然翻身下床,飞快的将衣服穿好,推门牵马离开了小院儿。

    男人往外走时,正在院子里乱窜的野狼跟獒犬也看见他了,两兽趴在干草堆上,抬了抬眼皮子,也没有动弹的意思。

    褚良翻身骑上了马背,长腿一夹马腹,零星雪花洒在肩头,很快就走远了。

    忠勇侯府显贵多年,侯府也是老早就修好的,冬日里睡在火炕上,里头走了烟道,热的很,盼儿身上只穿着薄薄的新绿色绸衣,露出雪白的胳膊跟嫩气的小腿,锦被盖住小腹,粉颊上热出几滴汗珠来。

    盼儿睡的昏昏沉沉,迷糊中总感觉自己被人盯着,睁眼时,突然发现面前多了一道黑影,她吓得一跳,就跟一盆冷水浇在头上似的,霎时间清醒了。

    刚想叫出来,柔软的唇瓣就被大掌捂住,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畔: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人在黑暗之中,感觉要比平时敏锐许多,盼儿听出了褚良的声音,立马停止了挣扎,她拉着男人的手往下扯,耳廓处酥酥麻麻的,还隐隐有些发痒。

    小女人的身子轻轻颤了一下,耳根那处的皮肉本就生的薄些,盼儿身上的痒痒肉又多,两人相处了这么长时日,这一点褚良自然是清楚的很。

    “别闹。”盼儿小声咕哝一句,这是忠勇侯府,而不是褚家,她身为林氏的女儿,来到此处却好比去人家做客一般,万万不能做出过分之事,再加上屋外还有守夜的丫鬟,一旦褚良闹出了太大的动静,要是被人听了去,她还哪有脸见人?

    “我没闹。”

    男人目光灼灼,瓮声瓮气的反驳了一句。

    突然将手放在了小媳妇的后颈处,从废庄一路赶来,即使褚良手中有令牌,能够随意进出城门,但外头寒凉的很,握着马缰的手早就冻的像冰,一碰到温热的皮肉,盼儿忍不住叫了一声,身子也颤巍巍的哆嗦着。

    褚良粗噶一笑,毫不客气的上了炕,将人搂在怀里,大掌隔着那件儿绸衣,直接覆上去。

    盼儿闷哼一声,原本透着粉霞的小脸儿,霎时间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女人在来小日子时,胸口总是闷闷涨涨的十分难受,那处不碰都疼的很,现在被褚良胳膊肘撞了一下,盼儿眼里含着泪花,忍不住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高大的男人听到小媳妇低低的哭声,脑袋轰的一声,手上也不敢乱动,赶忙放开盼儿,大掌毫不留情的抽了自己两巴掌,压低了声音道:“媳妇,都是我不好,你别哭了成不成?你要是疼的厉害,我、我帮你揉揉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盼儿都被气笑了,一把推开男人的手,平躺在榻上,缓了一会。

    刚被撞到时,她疼的眼前一黑,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,不过疼痛来的快去的也快,此刻只是隐隐有些发麻。

    发觉小媳妇的呼吸声渐渐平复下来,褚良悬着的心放下来,直接倒在盼儿身边。

    男人虽然双手冰凉,但身子到底还有几分热乎气儿,再加上卧房中烧了火炕,盼儿稍微缓过来几分,又觉得有些燥热,拉着褚良的手,往男人怀里靠了靠,低垂眼帘,那模样比起平时柔顺略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“怎么想着进城来了?”

    褚良冷哼一声:“我媳妇都跑到了忠勇侯府,要是不快些过来,你这没心肝的指不定几天才能回到庄子里,就算不替我想一想,你连小宝都不顾了?还真是个狠心的!”

    盼儿眯着眼,懒洋洋的趴在男人胸口上,等到褚良身上的凉气儿散的差不多了,她也觉得有些腻歪,翻身面朝着墙,压低声音道:“我这才出来不到半日,没想到你心里头就生了这么多的怨气,若将军真嫌我顾不上小宝,不如把孩子一同接到忠勇侯府来,也能跟小石头做个伴……”

    耳中传来小媳妇娇气的咕哝声,褚良气的死死咬牙,要是真随了盼儿的心思,把小宝接过来,她是预备把自己一个人留在庄子?

    男人生的肩膀横阔,长臂结实有力,稍微一动,便将窈窕的细腰搂在怀里,好在他还记得盼儿来了葵水,只是压着她亲了几下,到底也没做的太过。

    有了小媳妇在怀,褚良睡的也十分安稳,等到第二天清早,鸡啼声响起来,男人陡然睁眼,黝黑双目中透出几分警惕,待看清了周围的环境以及怀里的人儿时,紧绷的身子才稍微放松几分。

    褚良没有吵醒盼儿,穿戴整齐后便直接从屋里退了出去,也没有惊动院里伺候的下人,毕竟小媳妇脸皮薄的很,他夜里头入了闺房之事,要是被侯府的奴才嚼舌根,盼儿怕是得冷上他好几日。

    一觉睡到了辰时过,盼儿被丫鬟叫醒,伺候洗漱后,盼儿刚想去找林氏,就听到两个小丫鬟躲在墙角,小声的嘀咕着。

    “许家的那位千金小姐,模样生的还真是娇美,怪不得能嫁给齐侍郎,他们夫妻站在一起,还真是一对璧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相府千金的五官比不上林姑娘,只是人家出身高,又会吟诗作对,这才逼的齐侍郎休了林姑娘,娶了她。”

    盼儿听了这话,心里头不免有些奇怪,忠勇侯府的奴才们,好端端的为何要提到许清灵,是吃饱了撑的?

    两个小丫鬟说完,转头便瞧见了盼儿,吓得脸色青白,顾不得院子里薄薄一层积雪,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求饶道:

    “还请林姑娘息怒,饶了奴婢们这一回。”

    皱了皱眉,盼儿道:“你们先起来。”

    生了鹅蛋脸的小丫鬟抬眼瞅瞅,发现将军夫人不像是动怒的模样,这才胆战心惊的站起身子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怎么突然提起了那位相府千金?”

    小丫鬟支支吾吾道:“齐夫人今日登门拜访,此刻正在堂屋里坐着呢。”

    闻言,盼儿脸色一变,冲着两个丫鬟摆了摆手,加快脚步往堂屋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堂屋外头,她就听到了一道女子娇柔的声音:“十里坡的那处庄子,本就是我许家之物,哪想到一着不慎,被歹人偷走了地契,听说那地契刚好落在侯夫人手上,不如……物归原主?”

    听到许清灵说出如此无耻的话,盼儿简直要被气笑了。

    当初许清灵之所以会把废庄扔出来,就是为了逼的盼儿跟齐川和离,好像打发叫花子似的,打发了林氏母女,毕竟庄子寸草不生,每年不止没有进项,甚至还要赔钱,留在手中也是一个烫手山芋,交给了她们母女俩,也算是为许清灵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只可惜庄子换了一个主人,立刻就与先前不同了,原本干枯的泥地,连最粗糙的野草都长不出来,现在却能种满一片片的果树林、胭脂稻、以及种类繁多的蔬菜水果,荣安坊里的食材全都是废庄供上来的,每月赚的的银子,即使许清灵出身相府,瞧见也不由眼红。

    再加上她本就看盼儿不顺眼,一个从石桥村里出来的丑妇,跟齐川和离后不止没有落魄,反倒嫁的比她这个相府千金还好,许清灵的心眼儿还不上针尖儿大,这些年日子又过的不顺,哪会甘心?

    试了各种法子怀不上孩子也就算了,齐川那个卑鄙小人有一回喝醉了酒,竟然还指着许清灵的鼻子怒骂,说她是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,远远比不上林盼儿!

    新仇旧恨加在一起,许清灵心口憋着气,便直接冲到了忠勇侯府,准备将废庄抢过去,给林盼儿那个贱人添堵。

    盼儿不知道许清灵是怎么想的,不过此女来者不善,她倒是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莲步轻移,盼儿走进堂屋,先冲着林氏福了福身,转头看着许清灵,笑吟吟道:“无事不登三宝殿,齐夫人今日过来,到底所为何事啊?”

    林氏拉着女儿的手,让盼儿坐在她下手的八仙椅上,正好与许清灵面对着面。

    许清灵本就生的美貌,身上又带着一股清丽的气质,否则也不会被称为京城第一美人,只可惜自打她嫁给了齐川后,就没过过一天顺心日子,身上柔婉的气质也被消磨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先不提齐川官位不高,是个没本事的,就说齐家那一对糟心亲戚,除了齐奶奶还懂些事理之外,齐母跟齐眉母女两个,简直跟街上的疯婆子也没有什么差别。齐母天天摆出婆母的谱儿,想要压着她也就罢了,齐眉也不照照镜子,看看自己究竟是什么德行,就她这副出身,自小养在村里头,竟然还想嫁个皇子?

    想到那一对母女,许清灵胃里直犯恶心,脸色霎时间变得铁青,咬了咬牙道: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今日来到贵府,是为了将本属于我们许家的东西讨回去。”

    盼儿故作不知:“我们娘俩手里也没有齐夫人的东西,您莫不是弄错了?”

    “十里坡的废庄、”

    许清灵话还没说完,就被盼儿给打断了:“那庄子的地契房契早就拿到官府里,也盖了官府的大印,现在早就是我们林家的了,齐夫人跟我讨要,还真是好没道理?”

    废庄当初寸草不生,是盼儿费了好大的力气,用灵泉水一点一点将地力养回来的,现在那处就如同灵土一般,种什么活什么,不说那些普通的蔬果,种在废庄里都能升一个品相,就说老爷子那些奇珍异草,养在废庄里都比先前好些,不论是文君听琴,还是那棵上了百年的老梅树,都不例外。

    投注了这么多的心血,废庄几乎是盼儿一手给建起来的,许清灵究竟有多厚颜无耻,竟然还跑上门来讨要,这哪里是相府千金,就是那些走南闯北的行商,脸皮怕是也没有这位状元夫人厚。

    许清灵的出身好,即使如今废庄日进斗金,许清灵也不一定真看上了那些银钱,她之所以上门讨要,很大程度是因为看不得自己过的比她好,毕竟齐家人到底是什么货色,盼儿心中有数,此刻瞧见对面女人眼底用脂粉都盖不住的青黑之色,她也忍不住暗暗发笑。

    “褚夫人,你我非亲非故,十里坡的庄子头几十年都是我许家之物,又为何会将地契平白无故的赠与你?”

    盼儿嘴角微勾,讥诮道:“到底是什么原因,齐夫人难道心里没数?非要让我将你私定终身逼人和离之事都给说出来?许丞相在京中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怎么会教出齐夫人这种女儿,与有妇之夫私通也就算了,现在还见不得人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住口!”

    许清灵被气的浑身发抖,她平日里交好的都是各府的小姐,聚在一起吟诗作对听琴煮茶,哪里见过林盼儿这种粗鄙的妇人?一口一个私通,简直是像拿了刀子往她心窝里戳,许清灵本就自视甚高,又哪里能受得住这个?

    屋里还有不少丫鬟,听到将军夫人这番话,纷纷往许清灵身上瞟,即使她们的动作隐晦,但许清灵又不是瞎子,哪里会瞧不见这副情景?

    涂了脂粉的一张脸霎时间涨成了猪肝色,许清灵狠狠的拍了桌子一下,恼羞成怒道:

    “像你这种粗鄙的妇人,好好呆在石桥村里也就是了,为何非要到京城来,先是不知廉耻的成了定北侯府的奶娘,奶着奶着就嫁给了主子,其中怎会没有腌臜事儿,你又能比我好的了多少?”

    看着许清灵被气的火冒三丈,盼儿心中无比畅快。

    当年她跟林氏刚入京城,举目无亲,许清灵逼着她跟齐川和离也就罢了,甚至还三番四次的想毁了她们娘俩儿,盼儿的心眼儿本就不大,此等大仇,又怎么能忘?

    “起码我从未做过恶事,跟齐夫人相比,我问心无愧!”

    许清灵呼吸一滞,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,她狠狠的跺了跺脚,凤眼中露出杀意,咬牙切齿道:

    “林盼儿,别以为你嫁给了褚良,便能安安稳稳当上将军夫人了,好戏还在后头,就算你不肯把废庄叫出来,那庄子最后也会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微微颔首,盼儿轻笑道:“这就不劳齐夫人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眼见着许清灵拂袖而去,女人脸上的笑意缓缓收敛,藏在袖笼中的小手握拳,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,她总觉得许清灵最后那一番话已有所指,许丞相是今上的心腹,难道圣人已经盯上了褚良?

    这么一想,盼儿的脸色忽青忽白,明显有些怕了。

    林氏站起身,拉住女儿的手,见到她面色不好,以为是被许清灵气着了,柔声安抚道:

    “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,许清灵在齐家的日子难过,齐母一心想抱孙子,也不管许家的门第有多高,最近拼命张罗着要给齐川纳妾,风声都传遍整个京城了,相府千金从小就没受过委屈,心气儿高些也是自然,一时气的狠了,这才来到侯府,想要跟咱们娘俩撒气。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