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20章 陈家酒楼
    废庄里养鸭子的庄户不少,厨房里也准备了开了背的带骨鸭,倒让陈福省了些功夫,不必亲自动手宰鸭子了。

    婆子们常年给李顺打下手,动作麻利的很,不多时就将陈福要的食材全都给准备好了,只见男人白胖的手捏着鸭子,蘸着姜蒜盐水,一遍遍的往鸭皮上涂抹,之后鸭腹朝上,扣在了海碗里。

    只瞧着陈福的动作,李顺就知道这新来的厨子是有两把刷子的,否则八宝鸭上锅之前的工序要是没处理好,失之毫厘谬以千里,做出的味道就全都不对了。

    此刻陈福已经将猪油炒热,加了干贝丁、鸡丁等物,用大火翻炒着,因为里头添了不少洋糖,煸炒时一股甜香便渗了出来,陈福一张脸被灶火烤的通红,但眼中却满是陶醉,他就说废庄的食材好,原以为只有青菜长的不错,哪想到就连鸡鸭的品质也远胜过别的,要是能留在庄子里,那日子连神仙都不换。

    只稍微想一想,陈福都不由口水泛滥,好在他做八宝鸭已经有些年头了,十分熟稔,也不会出什么纰漏,等到将鸭子用油纸包上,放在蒸笼里头,陈福这才抹了把脸。

    那厢李顺炖的鸽子汤也差不多了,这鸽子汤是专门给老爷子补身体的,调料加的少,几乎只能吃到食材的本味,却十分鲜香可口。

    陈福抽了抽鼻子,一步一步挨到李顺身边,看着他手里头拿着的刺葫芦,期期艾艾道:“匀我一点儿呗。”

    庄子里的刺葫芦树种了一片,比起黑珍珠来也不算稀罕,吃的人自然就多了些。

    像李顺陈福这种爱做菜的厨子,本就是嘴馋的,否则也不能养出来这么一身厚实的油膘。

    把碗往前一推,李顺哼哼道:“庄子里的果儿结的比外头好多了,像是这刺葫芦,我就没见过这么大粒的。”

    陈福根本没注意到李顺到底在说什么,白胖的爪子往碗里一伸,就捞去了一大把。

    眼见着红艳艳的刺葫芦就剩下个碗底了,李顺气的两眼翻白,暗骂陈福是个能吃的呆货。

    往嘴里头塞了一粒刺葫芦,舌根儿一抿,纤薄的果皮立刻就裂了条口子,充沛的果汁满嘴都是,陈福尝着那股香甜味儿,一会儿一粒,吃的倒是欢实的很。

    李顺让人将熬好的鸽子汤给老侯爷送过去,这档口八宝鸭也蒸出了香味儿,那股味道好像羽毛似的,轻轻在胸口处划了一下,勾的人心痒难耐,偏偏又尝不着,还真是磨人的很。

    “你做这八宝鸭是不是有秘方啊?我闻着这股味儿有点不一样,先前你在鸭腹里赛的香料,怕不止是我们庄子里的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陈福没吭气,只呵呵傻乐。

    李顺白了他一眼,也没准备问下去,毕竟每个厨子都有自己的菜谱跟秘方,陈福有,他也有,这种事情问多了实在讨嫌的很,也不必开这个口。

    等到八宝鸭蒸熟,陈福将油纸撕开,那股肉香味更是浓郁,要说这鸭子虽生了一身白肉,吃起来却不像是鸡鹅那么寡味,本身就带着一股腥香,要是处理的好,自然是锦上添花,一旦处理不好,腥味儿就压不住了,哪能吃出好来?

    陈福用蒸鸭子的原卤调了虾仁跟青豆,直接浇在了皮子金红的八宝鸭上头,钱婆子眼见菜出锅了,走上前问了一句:“老婆子把八宝鸭端到主卧了?”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钱姨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陈福一边用白帕子擦着头脸上的汗,按说人胖也没什么不好,就是这身子骨比起普通人要虚了不少,再加上厨房里头十分闷热,呆的时间稍微长了,就容易弄出一身的热汗。

    钱婆子将大海碗端到了主卧,刚一进门,盼儿就闻到了那股香味儿,挺直了腰肢坐在凳子上,轻声道:

    “可是八宝鸭做好了?”

    “正是这个,老奴闻着都觉得不错,夫人快尝一尝,今日柳高他们还真是捡了个宝回来。”

    八宝鸭是只整鸭,不太容易入口,好在蒸的时间不短,肉烂骨酥,筷子一伸就能加下一块,蘸了点卤汁,盼儿咬了一口,却忘了这鸭子是刚出锅的,烫的嘴唇发麻,她对着鸭肉连连吹气,等到没那么烫嘴了,才一口吃下。

    陈福的手艺当真不差,这八宝鸭闻着香,吃着也香,比起她早先在多宝楼里吃过的,更是强上不止一筹。

    心里头边思索着,盼儿嘴上也没闲着,自打孕吐停了后,她的胃口见长,明明腰上已经有了不少的软肉,偏偏一见到这些吃食,肚子里馋虫就再也管不住了,让她可劲儿的吃着也不停嘴。

    钱婆子怕主子吃撑了,就煮了山楂水,琢磨着待会让夫人喝上些,也好消化消化。

    好在盼儿还算有克制,吃的并不很多,就让钱婆子端下去,道:

    “晚上热热接着吃,省的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明明手里头的银钱多不胜数,盼儿这精打细算的抠门性子还没有扭过来,毕竟她上辈子可是活活冻死饿死的,最是见不得糟践东西,这才说了一嘴。

    陈福做的菜让盼儿很是满意,自然就能留在废庄里了。

    夜里褚良摸黑回来,上了炕就一把将小媳妇抱在怀里,手臂紧的像铁箍似的,差不点勒着盼儿。

    “快松开点,晚上吃多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小媳妇这话,男人又粗又硬的大掌顺着衣摆探了进去,覆盖在了微微凸起的小腹上,鹰眸略瞪大了几分,粗噶道:“怎么吃的这么多?”

    盼儿忍不住哼哼一声:“吃的多了,咱们将军就舍不得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这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就是这么想的,最近我肥硕了不少,你就算嘴里不说,心里头肯定也是嫌弃的,琢磨着找几个年纪轻轻,身条纤细的小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小媳妇嘴里头一连串的胡话,褚良都不知道该如何辩解好了,他紧紧将人搂在怀里,两手撑在床板上,声音沙哑道:“我这辈子就对你一个人犯馋,不管你是胖是瘦,都好看。”

    为了表明自己喜欢软乎乎的小媳妇,褚良还低着头,在嫩气的肚皮上亲了一下,男人下颚处的胡茬一直没刮,刺在身上又麻又痒,让盼儿忍不住笑出了声,不老实的来回扭动着。

    低头看着小女人那双水润润的杏眸,感受到近在咫尺的软玉温香,褚良觉得自己好像要爆炸似的,俊朗的面容陡然狰狞起来,漆黑的鹰眸亮的惊人,紧紧盯着面前的猎物,恨不得将小媳妇吃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只可惜,不满三个月,胎象不稳,实在是经不起折腾。

    察觉到褚良的变化,盼儿忍不住有些脸红,小手推搡着炙热的胸膛,哼哼唧唧道:“你快别闹了,要是让别人发现你回了庄子,指不定闹出多大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含着娇嫩的唇瓣,褚良含糊不清道:“不怕。”

    瞿皇后是个聪明的女人,知道该怎么做还能保住她的后位,以及瞿家上下数百口的性命,要不了几日,皇城里就会传来明德帝暴毙的消息,明德帝膝下只有一位皇子,还不满四岁,到时候能登上皇位的,除了赵王不做他想。

    “好媳妇,帮帮我……”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荣安坊在京城里开了好几年,熟客不知有多少,赵婆子稍微一打听,就知道正街上有座酒楼要卖,那酒楼位置虽好,却架不住对面是多宝楼,人家手艺好,分量足,在京城里开的年头又多,生意哪有不好的道理?

    一开始那酒楼老板还以为能赚到些银钱,毕竟京里头的这些人,吃腻歪了多宝楼的菜色,估摸着也想换换口味,哪知道一日一日过去了,他的酒楼仍是门可罗雀,对面却十分热闹,让老板又嫉又恨,偏偏还想出什么法子,只能硬生生挺着。

    不满一年功夫,酒楼老板手里的积蓄就赔的差不多了,只剩下这一座酒楼,这么一清点可把他吓坏了,寻思着把酒楼卖了,回乡买几块地,有粮食有收成起码稳妥些,虽不能大富大贵,却也饿不死。

    赵婆子听说酒楼开在多宝楼边上,心里头还挺不乐意的,毕竟多宝楼的东西她吃过几回,虽说比不上宫里头的御膳,却也差不了多少,只凭着那楼里厨子的手艺,他们的饭馆开在人家对面,怕是也讨不了好。

    心里犹豫了一阵,赵婆子把这事儿跟盼儿说了,却还是打算另外再挑一家。

    哪想到盼儿听说了酒楼的位置,立刻就掏了银子,非得让赵婆子将酒楼给买下来。

    给钱的是大爷,虽然不明白夫人到底是什么意思,不过赵婆子也不好违拗了她的心思,便找了那酒楼老板,花了足足三千两银子,才将酒楼给买下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,像这种三层的酒楼,三千两银子委实不多,要不是那老板着急回乡,怕是还得要价更高。

    将银子给了,又去官府登记造册,盼儿让人打了一块新招牌,上面明晃晃的“陈家酒楼”四个字,让陈福这堂堂七尺男儿,心里头既是感动,又是酸涩,眼圈都红了几分,在厨房里做菜时,恨不得将浑身解数都给使出来,让夫人满意。

    转眼又过了几日,京城戒严,鸣钟三万次。

    明德帝驾崩了。

    即使盼儿一直呆在废庄里养胎,也听说了明德帝驾崩之事,守在废庄的侍卫不敢懈怠,日日提心吊胆,守着庄子里几位主子的住处,尤其是赵王妃与小世子,将来说不准就是皇后与皇子,身份贵不可言,自然不能生出半点差错。

    城北大营足足五万军士,即使有人想趁乱起兵,只要有褚良坐镇,也翻不起什么风浪。

    明德帝在世时,将赵王派去守陵,如今赵王一行已经动身,不日即将赶到京城,届时就算许党有千般本事,手中没有兵士,依旧没有任何用处。

    自打明德帝七窍流血暴毙了,许丞相立马便慌了神,即使他手底下的人给明德帝进奉红丸,也是为了更好的操纵陛下,让许党在朝中的势力更为稳固,没想着让皇帝这么快送了性命。

    哪想到竟然来了劳什子刺客,直接让明德帝身受重伤,之后驾鹤西去,眼下赵王一党来势汹汹,若真让他进了京,许家上下几百口,焉能保住性命?

    还没等许丞相使出什么阴损招数,丞相府就已经被重病团团围住,军汉也没有闯入其中的意思,只是仔细看守,不让人进出,每日投入些粮食蔬菜之类的物事,莫要让许丞相活活饿死。

    丞相府中诸人虽然性命无碍,却如同惊弓之鸟一般,惶惶不可终日。

    要说其中最胆战心惊的,当属把持朝政多年的许丞相了。当年若不是他从中作梗,擅自篡改了先帝遗诏,登上帝位的就是赵王,而非残暴不仁痴迷炼丹的明德帝。

    毁了赵王的好事,眼下那位马上就要回到京城,到时候一并清算,他能有什么好果子吃?

    越想越是惶恐,许丞相自知没了活路,便趁着周围侍从不注意之时,直接投身到了莲池里头,只可惜莲池水浅,投湖之时又被两个侍卫瞧见了,为了保住一条性命,这起子下人自然不会放任许丞相自尽,费了好大的力气将人捞了起来,也是许丞相命大,明明年岁不小,身子骨却康健的很,只低烧了两日,便差不多好全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数日,赵王终于进京,褚良驾马赶到城门口,一见到穿着玄衣的赵王,翻身下马,直接叩拜。

    赵王与明德帝不同,他并非不容人的性子,褚良有才干,有能力,况且年轻,还能为大业守上几十年的疆域,这样的美玉良才,赵王自然会真心相待。

    忙不迭的将人搀扶起来,赵王动容道:“子康,若非你在京中筹谋,怕是不妙,你辛苦数月,又护住了王妃跟世子,何必跟我见外?”

    褚良连道不敢,即使赵王直接叫他的字,但君臣有别,万万不能僭越,否则定北侯府的威名,怕是要毁在他手里了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