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22章 佛跳墙
    “哎呦!这是什么味儿啊,怎么这么香?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去过对面的多宝楼,也没觉得楼里头的厨子有这份手艺,没想到这新开的陈家酒楼,不显山不露水的,竟然还是个厉害人物儿……”

    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,在盼儿往装了佛跳墙的酒坛子里滴了灵泉水后,因为她手抖了一下,滴的灵泉水比平时更多了些,不止汤味儿香极了,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灵气,若是有人喝了这么一锅佛跳墙,对身子骨也能有不少的好处。

    只可惜佛跳墙只能装在酒坛子里,拢共也没有多少,就算每份装上一小碗,这么一坛子也不过十几碗的分量,再加上炖煮佛跳墙所需的食材都不普通,其中大部分是从废庄里弄出来的,不过类似于鲍鱼,干贝之类的海鲜,则就必须在外采买,价钱自然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好在陈福以前是多宝楼的厨子,京里头哪个行商手里头有上好的海货,都瞒不过这个白白胖胖的厨子。

    两个小二将酒坛子放在了灶台上,盼儿站在门口,眼见着陈福风风火火的从大堂走出来,因为太过心急,他不止步子迈的快,甚至也因为心中惶急没看到盼儿,走到炉子前头,他看着火候,以免这一锅熬煮了好几个时辰汤水就这么毁了。

    酒坛子搬到外头,即使盖子被红布封的严实的很,还是有一缕香气轻轻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围在陈家酒楼门口的人越来越多,无论高矮胖瘦男女老少,这些人一个个的眼神都紧紧盯着那分量不小的酒坛子,盼儿甚至还听到了有人吞咽唾沫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就说陈福的手艺好,废庄的食材也远远胜过多宝楼,再加上神奇的灵泉水,酒楼怎会没有客人?

    有个中年男人走上前,这人穿着一身绸缎衣裳,面貌斯文儒雅,估摸着是个乡绅,直接走到了酒楼门口,在看到盼儿时,眼中露出一丝惊艳,略拱了拱手,才问:“楼内可否用饭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能的。”盼儿微微一笑,只觉得这男人瞧着顺眼的很,毕竟他照顾了自家生意,而不像那些鼠目寸光的人,为了那些不值一提的蝇头小利,全都涌到了多宝楼里头。

    其实盼儿这么想也不对,京里头家中富余的人虽然不少,但高门大户却只占了十中之一,不可能所有人都不知道俭省,整日挥金如土的花手头的银子,大多数人心里头都有一杆秤,今个儿正赶上多宝楼能吃白食,不用掏出银钱,再加上多宝楼以往在京中的评价不错,自然都去了对面,如此一来,因为陈家酒楼炖着佛跳墙香气浓郁而来的客人,少些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即便心里明白这个道理,但到底也还是动了真火的。

    一双美眸紧盯着对面多宝楼的招牌,盼儿哼哼了一声,转身直接去了二楼的雅间,雅间中放了不少文人墨客的字画,修缮的也十分素雅,并不是那种金碧辉煌的模样。

    推开窗扇,盼儿靠在窗台边上,手里头捧着只瓷碗,里面盛放着乌漆漆的酸梅汤,不冷也不热,她小口喝着,娇美细致的面庞在日头的照射下,就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,又嫩又滑,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。

    站在楼下的那些百姓也不是瞎子,自然能看见二楼雅间里的美人儿,冲着女人指指点点,大多都是夸赞盼儿容貌的,极少有人会说什么难听的,毕竟盼儿的容貌不俗,在人堆里头,就跟鹤立鸡群的那只鹤一样,看不见她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人生的好也是一种本事,别人羡慕也羡慕不来。

    有几个小媳妇看着自家男人盯着盼儿,登时变了脸色,狠狠的在夫君胳膊上拧了几下,等到男人伏低做小百般讨好之后,神色才缓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佛跳墙在酒楼门口足足炖了小半个时辰,这段时间围在此处的百姓不止没少,甚至还多了许多,陈福用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约莫着时间差不多了,便用筷子挑开了红布,掀开盖子后,鲜香味儿顿时争先恐后的往外涌。

    不少人闻到这股味道时,面上神情都变得痴迷陶醉起来,就连陈福自己也有些奇怪,明明以前他也做了好几回佛跳墙,偏偏都没有这回弄得好,难道是自己手艺见长?

    心里头摸不清楚怎么回事,陈福自己也不乐意计较,毕竟他性子简单,整日里除了吃,就是做饭,能把这两件事儿弄明白,已经算不得什么易事了,脑袋里哪里还能装下别的?

    这小半个时辰内,已经有不少人受不住佛跳墙的诱惑,放弃了对面的多宝楼,扭头走到了陈家酒楼内,因为佛跳墙还没有做好,呆在大堂中的客人们闻着那股香味,肚子忍不住咕噜咕噜直叫唤。

    屋里头坐的人大部分都是荣安坊的常客,还有不少互相认识的,这一见面便互相问候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您今日不是在家歇息吗?怎么来到陈家酒楼了?”

    “早先听赵掌柜说了一嘴,陈家酒楼里卖的东西跟荣安坊一模一样,以前每次去荣安坊中买腌黄瓜时,十次有五次都买不着,也不知道这里有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蓄着短须的汉子煞有其事的点头:“要我说,荣安坊就不该只开两家铺面,京里头的人这么多,就算开个四五家,也能消化的了,现在为了抢到腌菜,非得天不亮就到铺子门口排队,否则再过一两个时辰,到了上午,剩下的都是一些糕点之类的东西,甜的很,虽然不腻,但我一个大老爷们,吃那个未免也有些不妥。”

    这男人面相生的十分英武,身材高大近乎八尺,说胡话的本事也不小,先前她媳妇去荣安坊里头买了茶香糕,其中大半都被这人吃进肚里,现在竟然还能煞有其事的贬低糕点,脸皮怕是都要比城墙厚实了。

    大堂中的小二走到桌前,满脸带笑问:“佛跳墙是最后的汤品,几位可要先点些小菜垫垫肚子?荣安坊有的吃食,我们陈家酒楼都有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坐在桌上的客人们眼珠子刷的一下就亮起来了,赶忙扯着小二的手:“三盘腌黄瓜,两盘卤花生,再加上皮蛋拌豆腐、盐水鸭。”

    “灯影牛肉要一份!”

    “腌素菜拼一份!”

    “鸭胗、郡肝再加上凉拌鸡丝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二忙的晕头转向,好在客人们点的这些菜都是早就弄好的了,只要改刀切的齐整些,装盘端上去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盼儿在窗棂边上看了一会儿,碗里头的酸梅汤也喝的差不多了,头也不回的冲着栾玉道:

    “讨一碗佛跳墙过来。”

    栾玉应了声,很快便下了楼,此刻佛跳墙已经出锅了,不少客人都是为了这道菜品进的陈家酒楼,虽然这道菜价格不菲,但还是有人出得起银子,直接买了一份。

    幸好栾玉走的快,这才赶在最后一份卖完之前,端了一盅回到了雅间。

    虽然酒坛子里各色各样的食材加的极多,但这一盅佛跳墙炖出来,汤色却十分澄澈,她用小勺舀了一口,吸溜了下,微烫的汤水流入口中,一股无法用言语表明的甘美滋味在唇齿中弥散开来。

    因常年接触灵泉的缘故,盼儿对灵气也十分敏感,她吃的出来,汤汁与食材中的灵气充沛的很,喝进腹中,肚子里暖融融的,都不必吃的太多,便已经有了饱腹感。

    陈家酒楼准备的陶瓷小盅并不算大,盼儿喝完了一碗,只觉得唇齿留香,十分满足,她住在废庄里,这段时间可没少吃好东西,都觉得这佛跳墙滋味极好,而那些没什么尝到过灵气的普通百姓,只喝了一口汤,脸色立刻就红润起来了。

    有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小口小口的喝着汤,咂巴咂巴嘴:“原本还以为腌菜的味道已经称得上极品了,哪里想到这佛跳墙更胜一筹。”

    这老丈年纪也不小了,人只要稍微上了岁数,胃口跟味觉都远远不如年轻时,他吃什么东西都觉得如同嚼蜡般,就只有荣安坊的腌菜能好些,但今日尝到了陈家酒楼的吃食,更是不得了了!

    就着那一盅佛跳墙,老丈足足吃了两碗白米饭,将肚皮撑得滚圆。刚刚点菜时,小厮说酒楼里有玉田胭脂米,老丈早年四处闯荡,也吃过胭脂米饭,虽然觉得美味,却也并不算太记挂,等到小厮端着托盘,看到那粒粒分明的淡粉米饭时,老丈愣了一下,还想再点,但身边的儿子却扯了他一把,无奈道:

    “爹,您今个儿吃的不少了,万一撑坏了胃怎么办?若是喜欢这家的味道,晚上再来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老丈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,美味虽然难得,但身体才更重要,他哼哼了一声,点了点头,眼见着儿子松了口气,又用筷子夹了一颗腌制好的酸梅子,入口生津,果肉饱满,那股酸味儿让老丈整张脸皱成了一团,等习惯了这股劲儿后,满脸的褶子舒展开了,津津有味的吃着,心中暗忖:这酒楼里的吃食,还真没有一样让人失望。

    对面的多宝楼虽然大,但用饭的地方却也有限,不少人得了消息后,直接涌入其中,想要蹭得免费的饭食,其中不乏有地痞无赖,这帮人占了几桌,吃东西时口沫横飞,大碗喝酒大口吃肉,有时候唾沫星子都会蹦在别人脸上。

    被这群人闹的,不少自诩斯文儒雅的读书人立时呆不下去了,直接从多宝楼里走出来,一出门闻到隔壁的香气,便进了里头。

    眼见着酒楼的生意不差,盼儿打了个呵欠,刚想转身离开,就看到楼下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人穿着灰扑扑的短打衣裳,上头满是补丁,他弯着腰驼着背,面颊黝黑,头发乱糟糟的,周围人见状,纷纷躲远了些。即便如此,盼儿还是一眼就识破了他的伪装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许丞相的乘龙快婿齐川。

    自打新帝登位,许党就成了过街老鼠,恨不得人人喊打,齐川身为许丞相的女婿,日子自然是十分难过的,好在新皇一直挂心于战事,还没有倒出功夫收拾他,齐川本就狡诈的很,钻了个空子,乔装打扮就想混出京城。

    想想两辈子结下的仇怨,盼儿赶忙道:“栾玉,看到那个乞丐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齐川,你去把他拿下,送到京兆尹府里。”

    栾玉向来忠心,对于盼儿的吩咐,心中虽有疑虑,却不会开口发问,因怕齐川趁机逃跑,栾玉并没有从楼梯上走下去,反而自二楼跳到正街上,将周围的百姓骇了一跳。

    若说见了栾玉最惊慌的,当属齐川无疑了。

    栾玉与栾英是亲生兄妹,两人可是从一个娘胎里头爬出来的,五官神态自然极其相似,此刻一见到栾玉,齐川便猜到了几分,死死埋着头,一声不吭,继续往城门口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齐大人留步。”栾玉伸出胳膊,拦住了齐川的去路。

    在叫破男人的性命时,她看的十分清楚,这人脊背僵硬了一瞬,浑身紧绷,一看便是做贼心虚。

    “你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栾玉根本不听齐川的花言巧语,三两下擒住了这人的双手,按着盼儿的吩咐,将人往京兆尹府的方向推。

    京兆尹府与城门完全相反,感受到手腕处的巨力,齐川整个人都慌了,额头上不断冒出冷汗,完全不敢想象自己被送官后会有的下场。

    新帝性情残暴,若是他知道自己企图离京,那他的性命可还能保住?

    到了生死关头,齐川顾念的只有自己,而非家人。齐奶奶年前去世之后,齐父齐母连带着齐眉,一直住在状元府里,自打被圈禁了,这几人一个个都吓的跟鹌鹑似的,整日里提心吊胆,想的都是怎么活下去。

    即便到了这种境地,齐父齐母对儿子也没有半点埋怨,甚至还日日看顾着,哪想到齐川这人冷血的很,竟然偷偷摸摸的跑出了状元府,根本不顾他们的死活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