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28章 教训
    怡宁公主坐在马车里,伸手掀开了帘子,看着不远处巍峨的城池,好似张着巨口的狰狞猛兽般,气势非凡。这边城虽然比不过京城富庶繁华,气候也十分恶劣,但只要一想到褚良就在城中,女人的面颊登时涨红如血,雪白贝齿轻轻咬着唇瓣,眉梢眼角都带着一股子羞怯。

    常年伺候在怡宁公主身边的老嬷嬷见着她那副含羞带臊的模样,忍不住皱紧了眉头,面颊紧绷不带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粗糙的手掌拉着怡宁公主的袖口,老嬷嬷哑声道:“公主,您是金枝玉叶,身份高贵,若是姿态放的太低,像褚良那种莽汉根本不会珍惜,还不如稍微端着些,免得落了自己的身份,反正凌夫人也在车队中,听说褚将军最是孝顺,想来也不会违背母命。”

    一开始怡宁公主还不明白嬷嬷为什么非要拉着凌氏一同上路,此刻听到这话,她脑子登时就转过弯来了。

    褚良是个孝子,有凌氏坐镇,即使心里头对林盼儿那个女子还有些留恋,态度也不会太过强硬,总是要顾及亲生母亲的想法。

    一想到林盼儿,怡宁公主面上的红晕渐渐消失,说起来,她根本不明白褚良究竟是怎么想的,以他的身份地位,想要什么样的美人儿没有,为何非要娶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奶娘?只要一想到那种粗鄙村妇跟她心里爱慕的男人生活在一起,甚至还有了两个孩子,怡宁公主就忍不住犯恶心。

    车队很快就进了城,褚良呆在城楼上,没有下去迎的意思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侍卫飞奔着跑了上来,因为跑的太快,他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,满头大汗,指着车队的方向道:“将军,老夫人带着小少爷来了!”

    褚良面色猛地一变,咬牙问:“你在说一遍?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跟小少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也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,明明自己没有犯错,这侍卫却没来由的升起几分心虚,伸手挠了挠头,他越说声音越小。

    褚良死死咬牙,一语不发,加快脚步直接下了城楼,正好站在了马车前头。

    凌氏抱着小宝,一手掀开车帘,见到眉眼刚毅的褚良就在面前,心房都忍不住颤悠着,之前听了慧明方丈的解签,凌氏好悬没吓出毛病来,整日里吃不好睡不好,抄了不知多少佛经,在佛祖面前拜了又拜,就是怕褚良在战场上有个好歹。

    此刻见到儿子全须全尾的站定在车前,她心里激动极了,三两步便下了马车,眼圈泛红,哽咽道:“瘦了,怎么瘦了这么多?”

    眼见着凌氏这副要哭不哭的模样,褚良心里也不好受,说实话,他对凌氏的先斩后奏是厌烦的,但也明白凌氏是为了自己的安危着想。只是一家人的事情,关上门自己解决也就是了,没必要非要将外人牵扯进来,不止将事情闹的一发不可收拾,还让盼儿心中生了芥蒂。

    小宝隔了几个月见了自己亲爹,一开始还没认出来,看了几眼之后觉得挺眼熟的,便伸长了胳膊吵着闹着让褚良抱。

    男人一把将儿子捞进怀里,冲着凌氏道:“娘,儿子如今暂住在郡守府,盼儿也在那儿,咱们一家四口便先在府里落脚,若嫌地方小的话,再置办一座宅子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褚良一边左拐右拐,眼见着车队都快没影了,凌氏心里不免有些着急,赶忙道:

    “怡宁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,最近这段日子真是苦了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良,你听娘说、”凌氏张着嘴,想要告诉褚良,怡宁公主就在后头的车队里,偏偏平日里一棒子都打不出一声响的儿子,今日就跟转了性似的,完全成了话痨,根本不跟凌氏开口的机会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褚良闭上嘴,凌氏一把抓住他的手臂,急慌慌道:“怡宁公主就在后面,总得先去拜见一番。”

    鹰眸中划过一丝愠怒,褚良面色却没有多大的变化,甚至声音都十分温和。

    “咱们母子俩都走到了这处,马上就能回郡主府了,此刻再去拜会未免有些失礼,还是等将您送到地方,儿子再派人照料公主便是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没什么不妥,但凌氏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味儿。

    想到林盼儿那个妇人就在郡守府里,凌氏面上不由浮现出一丝薄怒,冷哼一声:“你那媳妇脾气还真是不小,主意也正,一声不吭就敢带着人直接从京城跑到了边关,幸亏还有不少侍卫在旁看着,否则就凭她一个女人,指不定会遇上什么腌臜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眼皮子颤了颤,额角迸起青筋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想不明白,明明凌氏这些年也没过过苦日子,呆在定北侯府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又有常人所不能及的体面,舅家一旦出了什么岔子,褚良跟祖父都会出手相助,按说日子舒心了,人的心胸也该宽广些,怎么他娘越活越刻薄,尤其是在面对盼儿时,简直就像仇人一般。

    褚良也不是傻子,自然知道凌氏是嫌弃盼儿的身份,毕竟小媳妇当初从一个奶娘,不明不白的就成了将军夫人,他娘不是没反对过,但因为他坚持,便只能强忍下来,这么多年虽然日子也照样过,但心结却一直没有解开。

    处在这一对婆媳之间,褚良也不由有些头疼,若是偏向凌氏,怕是会伤了盼儿的心,毕竟这回带怡宁公主来到边城,实在是做的太过了;但要是维护小媳妇,唯一的儿子不孝,对凌氏的打击怕是也不会小。

    越想便越是觉得头昏脑胀,眼见着郡守府的大门出现在面前,褚良一时间心里头不由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男人的力气大,手头上又没个轻重,这会儿将小宝勒的有些紧,小娃儿费了好大的力气,才吭哧吭哧的从男人怀里钻出来,不哭不闹,黑葡萄似的眼珠子里泛起亮光,搂着褚良的脖颈,奶声奶气问:

    “娘就在里头吗?小宝想娘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话,在后头走着的凌氏脸色一黑,暗骂小宝是个没良心的,这段时间因为林盼儿怀孕,小宝大部分时间都由她带着,虽然主要是佘氏这个奶娘照看着,但相处的时间总比林盼儿多上不少,现在才分别几天,就满心满眼都是他亲娘了,不愧是林盼儿的种,还真是个养不熟的。

    先前有人碎嘴,在郡守府四处跟人贬低盼儿,此事被褚良得知之后,每次去到军营时,褚良都会跟那碎嘴妇人的丈夫操练一番。

    他的武功本就极高,这些年又一直被灵泉水滋补着,年少时弄出来的暗伤早就养好了,体质甚至比二十岁的毛头小子还要强上数分,一般的将士七八个一起上,都不是褚良的对手。

    那将士三番四次的被上峰牟足了劲儿的教训,一开始碍于褚良的身份,他不敢还手,后来被打的浑身疼痛,差不点没哭出来,这将士也不敢留手了,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反抗,偏偏身手远不如褚良,一时间被打的双眼乌青,整张脸肿如猪头。

    一开始这人还不明白定北将军为何对他下这种狠手,后来有同僚好心告诉他,说他媳妇在背后说了将军夫人的坏话,将人惹怒了,这才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将军折腾着。

    想到此,浑身发疼的将士一时间也委屈的很,明明又不是他说闲话,偏偏媳妇不争气,是个碎嘴的,脑子又转不过来弯儿,自己身份比不过将军夫人,竟然还抓着以前的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叨念,给他惹了这么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得知了事情的始末,这黑脸的将士丝毫不敢耽搁,让人上街去买了不少好物儿,带着自家那个不争气的婆娘直接去了将军夫人所住的那个小院儿,跟人赔礼道歉去了。

    这对夫妻赔礼时,恰好赶上褚良接了凌氏回来。

    一进屋,凌氏就看到了端坐在主位的盼儿,这妇人来到边城的时间也不短了,瞧着那副细皮嫩肉的懒散模样,一看就没有精心伺候着阿良,也不知道她来边城究竟是为了什么!

    当着外人的面,凌氏也没有落盼儿的面子,还是那句话,家丑不可外扬,娶了个当奴才的媳妇已经够丢人的了,要是闹的人尽皆知,她哪还有脸面见人?

    这对夫妻冲着褚良跟凌氏行了礼,盼儿小手扶着腰,将位置让给了凌氏,她腰腿有些发酸,不想多站,便直接坐在了另外一张椅子上。

    脸上长了颗黑痣的妇人姓阮,此刻满脸悔意,差不点就要跟盼儿下跪了,自己只不过在背后念叨了几句,哪能想到将军跟夫人竟然认真了,将她男人折腾成这副模样,现在还嚷嚷着要休妻。

    阮氏今年都三十多岁了,要是被丈夫一张休书赶出家门,娘家已经成了哥哥嫂子做主,她去了就是外人,下半辈子该怎么活?

    心里头虽然不忿,阮氏还是不得不跟着男人来到堂屋里,低声下气的给林盼儿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“夫人,当初是妾身做的不对,还请您大人大量,原谅妾身一回……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