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35章 雪莲酒大卖
    送走了小侍卫后,谷老板抬眼瞧了瞧天色,估摸着用晚饭的时间差不多到了,就跟掌柜的交待了一句:

    “今夜但凡花费了五十两银子的客人,都能送一杯雪莲酒,要是单买的话,一杯要一两银子,可记住了?”

    看着老板那张胖脸,掌柜的眼珠子都差不点瞪出来了,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谷老板,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什么酒竟然能卖上这么高的价钱,难道是金子酿出来的不成?这不是上赶着糊弄客人吗?

    心里头这么想着,掌柜的也没敢将话说出口,毕竟云来楼是谷老板的产业,他只是个做工的,就算事情搞砸了也不是他赔钱,他要是一时嘴快,惹得老板不痛快,哪里还有什么好日子过,说不准马上就得收拾铺盖卷儿走人了,又何必管那么多?

    掌柜的抱着不以为然的想法,等到第一桌客人结账时,便用木勺从封的严严实实的酒坛子里舀出了一杯澄黄透明的酒液来,刚一倒进杯里,就溅起了不少水泡,一股酒香随着他的动作弥漫开来,虽然不算浓烈,却十分绵长,不止付钱的客人愣住了,就连掌柜的也是满脸陶醉,完全收起了轻视之心,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那小小的酒杯。

    咽了咽唾沫,掌柜的满脸不舍,费了好大的毅力才开口道:“您这桌拢共花了六十七两,方才我们老板说了,结账超过五十两便能白饶一杯雪莲酒,客人赶紧尝尝吧。”

    蓄着短须的男人也是个爱酒的,在掌柜的说话时,眼珠子就跟黏在了酒杯上头似的,根本挪不开,此刻一听到这雪莲酒是免费赠的,也不废话,大掌稳稳地将酒水端到面前,先小口的抿了一下,感受到那股苦中带甘的香醇滋味,立刻就让他吃了一惊,慢慢的吸溜着,不肯一口将杯里的酒液全都喝完。

    还有不少结账的客人,没有花费到五十两纹银,此刻被雪莲酒那股香味儿勾起了馋虫,一边咽着口水一边问:“你这酒怎的这么香,到底多少钱一壶?”

    掌柜的腆着脸笑道:“雪莲酒金贵的很,不按壶卖,一杯就要一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即便边城里有钱的主儿不少,一听到雪莲酒居然要价这么高,一时间也不由唬了一跳,不过周围还是有几个舍得花银子的酒虫,爽快地从荷包里掏了一两银子,买了一杯雪莲酒,四下踅摸一番,没有找到空桌,干脆就坐在了二楼的台阶上,不紧不慢的品着。

    酒香虽然不算浓郁,但余韵却长得很,也霸道的很,香味在云来楼里晃荡的一圈,只要是鼻子没出问题的食客,全都闻到了这股味道,一个个眼睛都瞪直了,纷纷拉住身边的小二,双眼发绿的问:“到底是什么酒这么香?”

    小二也知道那雪莲酒的名贵,赶忙打起精神道:“那是我们老板新弄回来的雪莲酒,听说不止味道好,还有强身健体之效,小的手里头没有银钱,也没尝过雪莲酒的滋味,不知此事究竟是真是假,不过大爷们若是手头阔绰,也可以尝试一番,雪莲酒一两银子一杯,不是有钱的主顾,怕是享受不起的……”

    被小二这么轻飘飘的一捧,原来觉得雪莲酒卖的贵的人,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,也忍不住咬着牙买了一杯,虽然银子刚一离手就后悔了,但等到色泽鲜艳澄澈的酒水端上来后,他们慢慢的品着,等到喝完了一杯,馋虫不止没被压下去,心里头反而充满了意犹未尽之感,好像以前的酒都白喝里似的。

    在云来楼用晚饭的食客,估摸着有十分之一都忍不住诱惑,掏了钱买了一杯雪莲酒,还有极为身家颇丰的,竟然大手笔的买了十杯酒,足足花了十两雪花银,这么多银钱,在普通人眼里可是天文数字了,偏偏在这云来楼还买不着一壶酒,这么大的花销,还真是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好在云来楼本来就是接待贵客的,手上缺钱的人也不会往这里钻,否则点上一桌山珍海味,胡吃海塞一番之后,连饭钱都拿不出来,那可是闹了大笑话。对于云来楼的食客而言,雪莲酒虽然贵,但却贵的有道理,也在他们的承受范围之内,如此一来,只用了一个晚上,雪莲酒就在云来楼里打响了名声,在边城中都十分受人追捧。

    城中的富商每每相聚,都会在云来楼的包厢中,点上几杯雪莲酒,再配上京城荣安坊的腌菜,这清酒小菜看着虽然清淡,但味道却比大鱼大肉好了不知多少,没看旁边那一条红烧鱼,根本没人动筷子。

    盼儿在郡守府里头做了不少腌菜,她跟褚良吃不完,多的便一股脑地送到了云来楼里头,自打经历了雪莲酒一事,谷老板也学聪明了,知道将军夫人是个实在人,手艺又好的不得了,从她手指缝儿里头漏出来的都是难得的好东西,在边城肯定会引人追捧。

    喜滋滋的将腌菜引到了楼里,谷老板真不愧奸商之名,一碟子腌菜竟然也要二两银子。

    楼里头但凡有什么新菜,小二都是要跟客人们说上一嘴的,这日在介绍腌菜时,他就被食客好一通埋怨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云来楼可不能这么做生意,实在是太黑心了些,那腌菜究竟是什么好东西啊,你竟然能卖出这么高的价钱,把我们当成傻子糊弄,是不是太过了?”

    小二嘿嘿一乐,道:“小的哪敢打量着蒙您啊?那腌菜就是腌黄瓜、腌香菇之类的东西,原料的确是不值什么钱,但吃着却不错,听说在京城都有不小的名气。”

    “甭管名气不名气的,腌黄瓜你们都敢卖二两银子?”

    脸上的得意之色丝毫未减,小二拍着胸脯保证道:“胡老板,您都是我们云来楼的熟客了,小的什么时候说过假话?这腌菜要是不好,我也不会跟您介绍,偷偷告诉您一句,腌菜跟雪莲酒是由同一人送过来的,其中的奇特之处,就不必小的再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名气什么都是虚的,雪莲酒的功效却让人难以忘怀,坐在八仙椅上的胡老板原本有些不满,此刻一听这话,眼神立刻直了,他也不是傻子,之前花银子买过好几回雪莲酒,自然知道那是难得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不提雪莲酒远远胜过普通药酒的好滋味儿,就说真将酒水喝下肚之后,胡老板还真见到了一点功效出来。

    他早就过了四十,精力比不上年轻人也是理所应当,偏偏最近身子越发不济起来,每隔一炷香功夫就想解手,尿又尿不出来,不去净房还觉得浑身难受,这毛病好悬没把胡老板给憋死,找了边城里最好的医馆,里头的大夫愣是没看出什么子丑寅卯来,最后喝了几天雪莲酒,这毛病虽然没好全,却缓解了不少,起码不用每隔一会就憋着尿了。

    以至于胡老板现在信极了雪莲酒的功效,能和它沾上一点边儿的,肯定都不会差。

    “你早说是跟雪莲酒一个货源啊,我哪里还会费这么多口舌?快去,拿一碟子过来尝尝。”

    面对胡老板迥乎不同的态度,小二也不觉得奇怪,像这种忽然改了主意的食客,这几日在云来楼里比比皆是,胡老板只是其中之一而已。

    从郡守府送出来的腌菜不少,但云来楼的客流却大的很,能进楼里用饭的人,大都不会吝惜这二两银子,听了小二的话之后,纷纷点上了一盘。

    不尝还好,刚一吃进嘴里,顿时便惊为天人。

    边城的吃食本就不如京城丰富,再加上此处风沙大,又与匈奴人接壤,饮食自然要粗糙些,常年吃着牛羊肉,现在换了这种油绿油绿的小菜,胃口完全被提了起来,就着一小盘腌笋子,他们都能吃上两碗饭。

    就连家里头胃口不好的老人孩子,吃着从云来楼带回来的腌菜,没有一个人觉得不好的,毕竟老人家的身子骨本就不如青壮,腌菜里头的灵气对于他们而言,是最好的补药,吃进口之后,浑身都充斥着一股暖流,力气仿佛都大了些,这对于那些老人而言,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东西。

    青壮年只爱腌菜的味道,老人家却十分贪恋其中的灵气,这一二来去的,云来楼拢共就那么点腌菜,每日不到晌午就全都卖完了,跟京城里的荣安坊没有什么差别,甚至还犹有过之,毕竟荣安坊最开始用的都是盼儿的灵泉水,后来灵泉水有些供不上了,赵婆子便自己琢磨出了料粉,滋味儿虽然大差不差,但滋养身体的功效却没了。

    老饕也不是个傻子,自然能觉出不同来,不过荣安坊中的吃食照比其他的铺子还是要多了几分灵气,毕竟食材都是从废庄里供出来的,就算有钱都买不到,如此一来,他们自然不会舍弃了荣安坊。

    知道雪莲酒跟腌菜都卖的不错,想起雪白的银子,盼儿就美得合不拢嘴,虽然弄吃食没有打磨金精石来钱快,但身为灵泉的主人,盼儿很清楚泉水对人的效用,能让边城的百姓用灵泉水强身健体,也算是好事一桩,等到她实在缺银子时,再去动用那些金精石也不迟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在城楼上呆了整整三天,阿古泰并没有攻城,只是率军驻扎在十里之外,弓箭跟投石机的射程都没有那么远,要是短兵交接的话,定北军又比不过匈奴的起兵有优势,褚良也不是有勇无谋的傻子,并没有着急出兵,他倒想看看,阿古泰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风尘仆仆的从城楼上下来,褚良一边往郡守府赶,栾英一边道:“将军,府里头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心里头涌起一丝不详的预感,褚良皱眉问:“谁来了?”

    栾英不敢隐瞒,哑声道:“是表姑娘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神情瞬间阴沉下来,栾英扫见了,忙继续道:“表姑娘前几日就到了郡守府里,一直住在老夫人的院中,听说是被贼人掳到边城的。”

    凌月娘是凌父亲自送到颍川的,离京时褚良还派了侍卫暗中盯着,凌家一直靠着定北侯府,估摸着也不敢做这种阳奉阴违的事情,不过只要一想起凌月娘对他生出的心思,褚良咬着牙,突然转身,往军营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栾英跟在后面,小声问道:“将军,您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男人的脚步迈的飞快,头也不回的答道:“凌渊文就在军营,让他把凌月娘带走,省的家里头整日里闹的鸡飞狗跳的,没有安宁日子。”

    听出了将军言语中的怨气,栾英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,表姑娘的确是不安生,好歹也是大家小姐,凌家养她养到现在这么大,半点儿没有亏待她,不知道怎么弄成了这副性子,明明将军对她没有半点心思,非跟狗皮膏药似的,死皮赖脸的贴在人身上,未免有些太过了。

    凌渊文是凌月娘的亲哥哥,本来是想要考科举的,偏偏脑袋空空根本不是读书那块料,一篇文章一个月都背不住,凌父见状,整日里愁得不住叹气,实在是怕凌家在这一代败落下来,就硬将凌渊文塞进了军营里,让褚良帮忙照看着,希望能够磨磨他的性子。

    进了军营,立刻就有副将迎了出来,刚毅的脸上挤出一丝谄媚的笑,点头哈腰道:“好不容易从城楼上下来,将军怎么不回去歇息一番?”

    将帘子掀开走进营帐里,褚良冲着栾玉道:“去把凌渊文带来。”

    栾玉应了一声,赶忙走了。

    营帐里只剩下褚良跟副将两个人,他扫了一眼,见这位李副将还没有离开的意思,微微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李副将咳嗽一声,粗犷的脸上浮起一丝暗红,有些羞窘的开口道:“末将听说尊夫人是荣安坊的老板娘,最近云来楼里头卖了一种雪莲酒,我家里头那老母亲今年都七十了,浑身提不起力气,喝了雪莲酒甭提有多好了,只可惜那药酒在酒楼里是定量的,一次最多买上两三杯,实在忒少了些,您能不能跟夫人说说,让她私底下匀末将一点雪莲酒?”

    褚良倒是没想到小媳妇又在边城里的酒楼里操持起了老本行,他沉吟片刻,也没急着答应,反而问了一嘴:“打发个小厮去酒楼里买就是了,你娘上了年纪,也不能天天喝个两三杯酒,伤身。”

    李副将挠了挠头,粗黑的脸上露出古怪之色,上下打量了褚良一通,问道:“您是不是还没喝过雪莲酒?”

    褚良不明白李副将为什么这么问,不过在这种小事上也没有撒谎的必要,他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蒲扇般的大掌狠狠的在腿上拍了一下,发出一声脆响:“这就是了,那雪莲酒喝着极好,不止我母亲觉得不错,我与夫人也爱极了那股味道,偏偏有时候排不上队,再好的东西买不着也没有用啊!”

    有句话李副将憋在肚子里没说,他年轻时在战场上受过伤,伤到的位置是后腰,自那之后,他在房.事上就远远比不得先前,甚至连个孩子都没有,即使夫人没说什么,他自己琢磨琢磨也能品出味来,整日里垂头丧气,得了空便买了酒,指望能将愁绪给压下去。

    前几日去了云来楼,喝了这雪莲酒,感觉比先前强上许多,李副将如获至宝,还指望这日日喝上一杯滋养身体呢,哪想到今日排队买酒的奴才去了晚了,别说雪莲酒了,就连腌菜都买不着。

    “雪莲酒真有那么好?”褚良自言自语,李副将还想说些什么,栾英已经带着凌渊文过来了,他呐呐的闭上嘴,面上恢复平静,跟褚良说了一声便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此刻营帐里也没外人,凌渊文又恢复了那副吊儿郎当的德行,跟没骨头似的直接坐在了凳子上,可劲儿的埋怨着:“表哥,我千不好万不好,也是你的亲表弟,干嘛非要将我塞进火头军里头,天天烧火做饭,弄的浑身一股菜味儿,哪还有脸见人?”

    “你妹妹在城里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男人的目光死死锁定住凌渊文的神情,发现他满脸震惊不似作假,这才慢慢皱紧了眉头,心里头不免升起了几分怀疑。

    凌渊文上前几步,沾着泥灰的手死死攥着褚良的袖子,双眼通红地问:“月娘来了?她不是被送到颍川了吗,怎么会来边城?”

    额角处迸起青筋,褚良不着痕迹的侧过身子,与凌渊文拉开距离,看到自己袖口上一个接一个的泥印子,心里头甭提有多窝火了,偏偏眼下不是动怒的时候,他只能耐着性子,开口道:“你在边城不是有一座宅子吗?去把月娘接到宅子里,她一个未成亲的小姑娘,天天住在郡守府里,指不定就会碰到那些不懂礼数的军汉,万一被冲撞着了,实在是掰扯不清,到时候恐怕不好收场。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