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36章 蜡丸
    凌渊文不知道妹妹曾经脱光了衣裳勾.引褚良一事,不过他对凌月娘的心思却是一清二楚,此刻听到男人的话,愣愣地点了点头,也觉得有些道理,便随口应了下来: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去接她。”

    见着凌渊文这么上道,褚良心中十分满意,表兄弟两个一起往郡守府的方向赶去,进府之后,褚良也没急着去见小媳妇,反而拐了个弯儿直接去了凌氏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门口传来下人的通禀声,凌氏手里头正拿着绣棚子,一听到儿子来了,心里头高兴的很,将手里头的东西撂在桌面上,冲着边上脸色苍白的凌月娘道:“月娘,你哥哥也来了,你们兄妹两个估摸着也有些日子没见着了,这回可得好好聚聚……”

    凌月娘只觉得憋闷极了,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凌渊文竟然在边城里,哥哥只是个文弱书生,不好好呆在家里,跑到这里做什么?

    原本自己无依无靠,留在郡守府也是理所应当,现在哥哥来了,要是把她接走,凌氏估摸着也不会不同意,毕竟她跟凌渊文还是嫡亲的兄妹。想到此,凌月娘心里一阵恼怒,面上却不好表现出来,只能强行将苦水吞进肚子里,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凌渊文一走进来,看到身量纤纤的凌月娘,脸上的喜色根本藏不住,几步冲到了女人身畔,先冲着凌氏抱拳行了一礼,这才急慌慌的问:“月娘,先前不是回颍川了吗?要来边城也不跟哥哥说一声,还真是长能耐了。”

    凌月娘眼圈微微泛红,两手揪着帕子,一双大眼儿中水汽朦胧,那副可怜的模样就算是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不忍心逼问,凌渊文张了张嘴,千言万语噎在喉咙里,最终只能生生的咽下去,也顾不上埋怨了,拉着凌月娘的手,小心翼翼道:“在姑母着叨扰的时间也不短了,跟哥哥回家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凌月娘登时就有些急了,眼皮子狠狠一抽,她可没忘记自己还有把柄在怡宁公主手上,要是这么容易就离开了郡守府,怡宁公主那边肯定不会放过她,到时候她肚子里头的这块肉,恐怕就瞒不过别人了!

    心里头转过这些念头,女人一阵惊恐,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,她急促的喘息几声,牙齿在嘴唇上留下了几道青白色的印子,吞吞吐吐的说:“哥哥,我想跟姑姑住在一块,你最近怕是忙得很,哪里能顾得上我?留我一人在空荡荡的宅子里呆着,你还真是生了一副冷硬的肚肠……”

    凌氏心疼侄女,也在边上跟着附和:“就是,渊文,你爹让你进军营,是为了好好磨练一番,要是将月娘给接回去了,也没有人照看着,你这个当哥哥的可能舍得?”

    这话实在是说到了凌渊文的心坎里去了,他的确是舍不得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亲妹妹对表哥的心思,他就觉得脑仁儿生疼,要说这天底下的男人也不在少数,也不知道月娘是着了什么魔,偏偏看上了表哥这个成了亲生了子的糙汉,还真是孽缘。

    忍不住叹了一声,凌渊文扭头看着褚良,略有些心虚的笑了笑:“表哥,要不就先让月娘在郡守府中住上一阵子?反正她一直跟在姑母身边,也不会有那么多不长眼的冲撞了她。”

    将凌渊文的话听了个明白,凌月娘心里涌起阵阵委屈,原来是褚良想要将她从郡守府里赶出去,才会迫不及待的将哥哥给叫过来。

    过了这么长时间,她还是想不明白,明明她跟表哥十几年的情谊,竟然还比不过一个小小的奶娘,难道是林盼儿那贱妇使出了什么腌臜手段勾.引了表哥不成?

    越想越是这个道理,凌月娘口里发干,略一抬眼,对上了男人深不见底的鹰眸,赶忙垂下脑袋,装作没看到褚良面上的厌恶。

    凌渊文眼巴巴的看着褚良,白净俊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哀求。

    褚良对凌月娘的厌恶已经达到了顶峰,偏偏跟凌渊文情谊深厚,实在不忍心驳了他的颜面,便道:“你嫂子还在养胎,月娘留在郡守府中可以,但千万不能去她院里打扰,可记住了?”

    “你那媳妇干过多少粗活儿,身子结实的很,难道看一眼还能活了?”凌氏心里不满,忍不住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两指揉了揉眉心,褚良面上的不耐之色越发明显,凌月娘也是个会看人脸色的,当即便拍着胸脯保证道:“表哥放心,月娘绝对不会去招惹表嫂的,您放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凌月娘话说的轻巧,褚良却一点也不放心,只觉得这女人跟麻烦没有什么差别,要不是亲戚的话,早就给赶出家门了。

    余光扫见男人紧绷的面容,凌月娘肚子里的那股火越烧越旺,修剪得宜的指甲死死抠进肉里,她心里将林盼儿骂了千遍万遍,却还是没有缓解半分,像她这种大家闺秀,被一个小小的村妇赶出了京城不算,甚至还跟一个穷书生珠胎暗结,明明林盼儿也不是什么好货,偏偏运气好,将表哥给迷惑了,这才能安安稳稳的坐在将军夫人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褚良不耐烦跟凌月娘虚与委蛇,找了个借口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男人回到主卧,看到小媳妇手里头拿着话本,不由凑上去看了一眼,忍不住念道:

    “张生将高家小姐身上的罗裙解开,露出雪白柔腻的膀子……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炸雷般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,将盼儿吓了一跳,手里头的话本没拿稳,啪嗒一声直接掉在地上。她如今怀着身孕,弯腰也不太方便,看着褚良隐隐发黑的脸色,盼儿咽了咽唾沫,直接用脚踩住了那薄薄的小册子,咳嗽一声道:

    “将军回来也不派人往家里送个信儿,存心想要吓我是不是?”

    娇艳的红嘴微微撅起,那抹艳色甭提有多勾人了,褚良双眼发绿,喉结上下滑动了几下,低吼道:“别想轻易糊弄过去,你是怎么拿到这种淫.书的?”

    盼儿满脸无辜,忍不住辩解道:“什么淫.书?你这人说话也忒难听了些,小小的话本而已,打发时间用的,将军整日忙着战事,又不能日日相见,我看些话本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看话本无妨,但你也不能看这种……这种啊!”

    又圆又亮的杏眼微微弯了下,盼儿拉着褚良的胳膊,顺势往男人怀里歪。

    褚良一把将小媳妇紧紧搂住,低头一看,玉葱似的手指在他胸口一圈一圈的绕着,虽然隔着一层衣裳,但此时此刻他心跳的飞快,如同擂鼓一般,恨不得将小媳妇立马吃.干.抹.净才能痛快。

    瞧见男人那副样子,盼儿搂住了褚良的后颈,轻轻在凸起的喉结上亲了一下,小嘴儿里还发出咯咯的响声。

    趁着褚良愣神之际,小媳妇脚上一个用力,将话本直接踢进了床板下头,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将盼儿的举动尽收眼底,褚良没好气的在丰隆的圆臀的拍了两下,板着张脸,沉声道:

    “坐没坐相,把腰杆挺起来!”

    盼儿翻了个白眼,哼哼唧唧地打直腰,突然想起了什么,说道:“将军,你应该见到月娘了吧?”

    虽然是用了疑问的语气,但女人的杏眼中却满是笃定,毕竟家里头多了个大活人,褚良也不是瞎子,哪里会看不见?

    对于这种小事,褚良自然不会隐瞒,他点了点头:“我觉得有些奇怪,凌月娘在颍川呆的好好的,为什么会遇上贼人?颍川与边城完全是相反的方向,她竟然被掳到了此处,还一个人逃了出来,处处都是疑点。”

    “怡宁公主先出现了,你那好表妹也不甘寂寞的掺上一脚,说不定凌月娘就是怡宁公主带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管她是谁带来的,只要她敢对你下手,就让栾玉直接将人关起来,等到我回来之后再慢慢处置。”

    盼儿哼了一声,直接从褚良怀里钻出来,脚步轻盈的坐在另外一张椅子上,漫不经心道:“交给你处置?将军莫不是想要徇私吧?”

    “我对她有什么可循私的?”

    褚良可没说假话,他是凌月娘的亲表哥不假,但表兄妹之间的情谊本就不算深厚,凌月娘先前在京城还一而再再而三的作死,褚良也不是什么好脾性之人,能容忍一次两次,却不能次次都原谅她,否则将凌月娘的胃口养的大了,到时候说不准就成了毒瘤。

    “对了!我在军营里碰上了李副将,他找我讨雪莲酒,说那酒水不错的很,到底有什么功效?”

    盼儿道:“就是滋阴补肾而已,里头除了品相上乘的雪莲之外,酒水也是埋在地下十几年的佳酿,再添上不少灵泉水,哪有不好的道理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褚良脸色立刻就不好了,炙热的大掌盖在凸起一块的小腹上,没好气道:“你身子重,别弄灵泉水了。”

    肚皮有些发痒,盼儿伸手挠了两下,说:“你别担心,先前葛老头给我把脉,都说孩子养的好,弄些灵泉水不碍事的。”

    褚良对葛老头的医术还是信得过的,脸色稍微缓和了几分,心里头虽然还有些不乐意,嘴上起码不再提此事了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没问,大业为何会跟匈奴打起来?”

    男人的手指在桌面上轻叩几下,慢吞吞道:“粮草。”

    草原上牧草肥沃,却不适合耕种,即使养了不知多少的牛羊,却不能没有粮食。边城不通互市,将匈奴人拒之门外,以往匈奴分散成大大小小数个部落也就罢了,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位有勇有谋的将领,将匈奴的部落踏平,合二为一,哪里还会甘心守着贫瘠的土地。

    对于阿古泰而言,喷香流油的肥肉近在眼前,隔着一座玉门关,只要将城门踏破,大业的肥沃的土地就能尽数归于他手,草原上的牧民再也不用过朝不保夕的日子,食粟米,衣绫罗,这样的诱惑对于一位首领而言,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盼儿脸一抽,问:“就不能开放互市吗?”

    深深地看了小女人一眼,褚良道:“互市是否开放,还得看陛下的意思,我们想这么多,没有任何用处。”

    知道褚良说的都是实话,但盼儿还是忍不住有些泄气,整个人就跟没骨头似的趴在桌上,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回到京城,亏得凌氏将小宝带来了,否则要是母子分别个三年五载,她这个做娘亲的也太不称职了些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一个其貌不扬的小丫鬟走到凌月娘身边,手心里头紧紧攥着一枚蜡丸,趁着凌氏不注意时,碰了凌月娘一下。

    感受到手里头多了一个东西,凌月娘浑身紧绷,身上穿着的绸衣都被冷汗打湿了,不过她也是个会作戏的,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,那副不谙世事的模样让凌氏心中一软,对这个侄女更加怜惜了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屋里,凌月娘将蜡丸碾碎,里头放着一张小小的字条,上头写了一段话,让她撺掇凌氏给小宝滴血验亲。

    心脏扑通扑通跳的飞快,凌月娘细细琢磨着字条上的内容,她现在呆在郡守府,能给她送字条的除了怡宁公主之外,不做他想,不过这滴血验亲却让她犯了愁,小宝是褚良唯一的儿子,凌氏是吃饱了撑的才会怀疑小宝的身世。

    脑海里浮现凌氏提起林盼儿时厌恶的神情,女人原本紧紧皱起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,就算褚谨真是表哥的种又如何?一次滴血验亲,能操作的地方多了,只要稍稍动些手脚,林盼儿跟褚谨这一对碍眼的东西,便会顷刻之间被打入十八层地狱,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林盼儿如今所拥有的一切,都跟表哥脱不开关系,甭看表哥现在被林盼儿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迷得神魂颠倒,但男人最不能忍得就是背叛,要是表哥知道褚谨是个野种的话,当时对她有多爱,后来就会有多恨,这个贱妇到时候肯定会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想到林盼儿以后会有的下场,凌月娘就激动的浑身发抖,她双手按着心口,等到呼吸平复后,清秀的脸蛋上才露出了一丝笑容,眼神里充满了得意。

    第二天吃过早饭后,凌月娘搀扶着凌氏,姑侄两个在园子里头闲逛,凌月娘心存恶意,刻意将话头往盼儿母子身上引,装作不经意的提了一句:“小宝的模样长得还真是好,跟嫂嫂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等长大之后,指不定是个多俊逸风流的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褚良的五官生的俊朗,但轮廓却十分深邃,偏偏小宝年纪小,一张脸肉乎乎的,只能看出个大概,也瞧不出究竟像不像褚良,再加上凌氏本就对盼儿心存不满,她又是个多心之人,立刻就觉得有些不对味儿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