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40章 兄妹
   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盼儿眼见着自己连怡宁公主都没送走,现在又多了一个凌月娘,成亲的时候她倒是没看出来,褚良竟然也是个招蜂引蝶的男人,还真是人不可貌相。

    “罢了,反正咬死了不松口就是。”

    褚良点头附和着,暗忖明日就去抓了凌渊文来,即使表兄弟两个感情好,他也不打算吃下这么大的亏,凌家的事情,还是让凌家人自己解决的好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褚良去军营时,并没有直接去到营帐,反而往中军的方向走去,到了厨房外头,将正在揉面的凌渊文给拎了出来。

    凌渊文看到自家表哥铁青的脸色,心里咯噔一声,暗道不妙,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里得罪了他,俊朗的脸上露出一丝谄媚的笑,试探着问了一句:

    “表哥,这一大早的,你怎么动这么大的肝火?”

    褚良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凌渊文,赶紧把你那好妹妹接走,不论是接回京城,还是送到颍川老家,边城肯定是容不下她了,像这种未婚先育,还想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的妇人,我还是头一回见,要是她不姓凌,我非得活刮了她不可!”

    褚良说的每一个字凌渊文都能听懂,但合在一起他却不明白了,他妹妹那么乖巧柔弱的女子,怎么可能在定亲前跟男人私通,还被人弄大了肚子,不可能!

    凌渊文摇了摇头,满脸正色道:“表哥,是不是哪里弄错了,月娘不是这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有错,昨日她被蝎子咬了,是葛神医亲自诊的脉,已经怀孕两月有余了。”

    凌渊文身子一晃,面如金纸,耳边好似有雷声炸响,噗的一声便吐出了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褚良赶忙扶了他一把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何必......”

    凌渊文猛地将褚良推开,直接往军营外跑,守着军营的小兵本想将人拦下,却见着将军摆了摆手,这才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郡守府。

    凌月娘昨日割了腕,流了不少血,看着吓人的紧,实际上不却只是皮肉伤而已,多喝些补血的汤药,要不了十天半个月就能好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凌月娘也做出了一副弱不胜衣的模样,小脸苍白极了,眼眶红肿,看着面前的凌氏,哀戚道:

    “姑母,您不必为了我逼迫表哥,只要表哥一家能好好的,月娘什么也不求。”

    凌氏忍不住抱怨:“娶了那么一个善妒的妇人,你表哥哪里能好?今年阿良有一命劫,他命中的贵人必须是有皇族血脉的女子,怡宁公主千里迢迢的赶到边城,这份心意阿良竟然生生的踩在脚下,就是为了林盼儿那个女人!”

    瞧见凌氏那张扭曲的脸,凌月娘也不由咋舌。

    她说怡宁公主为什么上赶着对付林盼儿,原来是想要嫁给表哥,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德行,不过是个望门寡而已,这种命数哪里像是个贵人?

    凌月娘试探着说:“姑姑,皇族的女子又不止怡宁公主一个,先前怡宁公主定过一门亲事,最后还没等到拜堂,男方便直接去了,虽然公主的命数定然不差,但命硬成这样,表哥娶了她的话,怕也得不了好......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凌氏也觉得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她一开始只想着赶紧将阿良命定的贵人给找出来,却忘了那贵人不一定是怡宁公主。

    面上露出了丝思索之色,凌氏如今也是骑虎难下,堂堂公主奔赴边城,要是让人家满心愤怨的回了京城,他们定北侯府该如何自处?

    到了现在,凌氏可算明白了什么叫请神容易送神难。

    给凌月娘掖了掖被角,凌氏道:“月娘放心,姑姑知道做个妾室委屈你了,但有姑姑在,谁都不能辱了你,倒也比嫁去别人家来得好。”

    即使经历了这么多,凌月娘心里头对褚良的念想仍未断绝,此刻她苍白的脸上飞起红晕,那副小女儿娇态一下子就逗乐了凌氏。

    “姑姑是为了月娘着想,但也不能跟表哥闹僵了啊。”

    凌氏不以为然道:“我是阿良的生母,母子之间哪有隔夜仇?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但凌月娘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味,她眼神闪烁了一下,面上刻意流露出几分挣扎。

    “姑姑,月娘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凌氏一愣,赶忙道:“跟姑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

    “先前侄女儿见过小宝一回,只觉得那孩子长得跟表哥半点儿也不像,反而像、像极了嫂嫂庄子里的一个管事,大概是月娘看错了吧。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凌氏一直怀疑小宝的身份,此刻听到凌月娘的话,便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让她顷刻之间失了理智,心里头已经认定了盼儿就是那种不守妇道的淫妇,在外头与人私通,反而将野种赖到了她儿子头上,就为了得着一个将军夫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月娘,连你也这么觉得?”凌氏嘴唇轻轻颤抖,脸色灰败,连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瞧见凌氏的模样,凌月娘心里头暗自发笑。

    她这好姑姑这辈子都没吃过什么苦,当年凌氏还没出嫁,凌家的处境比先前强上许多,在京里也算是名门,否则要是门不当户不对的话,凌氏哪里能嫁到定北侯府?

    做姑娘时全家捧着,嫁了人之后,上无婆婆磋磨,夫君也不纳妾蓄婢,就算是早早的当了寡妇,儿子孝顺出息,凌氏的日子可谓是顺心极了,才会养成这副简单的性子,轻易就能被人哄了去。

    心里头这么想着,凌月娘还没得意多久,只听哐当一声,雕花木门突然被人从外狠狠踹了开。

    凌氏刚想斥骂,待看清了来人的脸后,也不由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渊文?”

    凌渊文没吭声,刚刚他一直站在门外,自然将姑姑跟月娘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自己打小儿捧在手心里、千娇百宠的妹妹,竟然会是这样恶毒的女人,明明表嫂没有什么对不住他们凌家的,月娘竟然敢在姑姑面前搬弄是非,难道她非要将表哥一家子给搅得鸡飞狗跳才能甘心吗?

    凌月娘瞪大眼,她从来没看到凌渊文露出过如此阴鸷的神情,哥哥在面对她时,一直都是玩世不恭的模样,就算小时候发了火,也不过是一炷香的功夫,根本不忍心跟她动怒。

    现在对上凌渊文失望至极的眼神,凌月娘没来由的觉得有些心慌,好像自己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,再也找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凌月娘的身子颤了颤,直接冲到了凌渊文面前,死死扯着男人的袖口,眼里浮起一层水汽,哀声道:“哥哥,你怎么突然来了?”

    打量着眼前楚楚可怜的女人,凌渊文只觉得一阵陌生。

    伸手将她的手一把拨开,凌渊文扭头冲着凌氏道:“姑姑,月娘从小就爱慕表哥,以至于当着您的面做出了这种挑拨离间的事情,还请姑姑不要当真,表嫂性情人品都挑不出毛病,肯定不会做出对不起侯府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凌月娘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的亲哥哥不止不站在她这一边,还帮林盼儿那个村妇辩驳。

    死死咬着牙,凌月娘心里恨得不行,表面上只能强挤出一丝笑,解释道:“哥哥你误会了,月娘没有那个意思、”

    不等凌月娘把话说完,凌渊文一把攥住了女人的手腕,道:“月娘在郡守府待的时间不短了,侄儿先将她接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凌渊文看都不看凌氏半眼,连拖带拽的将凌月娘从屋里拉出去。

    凌月娘自然是不愿意离开的,毕竟她呆在郡守府里,说不准还得跟了褚良,即便只是做妾,日子却比当正房还要舒坦,要是回了凌渊文的住处,凭着凌家在京城里的形势,她下半辈子哪里还有什么指望?

    她使出了吃奶的厉害,用嘴死死咬着男人的手腕,偏偏凌渊文铁了心,即使手腕那处连皮带肉地都快被凌月娘扯下去了,他依旧没有动摇。

    兄妹两个走到了郡守府门外,凌渊文找了辆马车,把凌月娘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车厢狭小,甚至还带着一股汗臭味儿。

    凌月娘本来就是娇生惯养细皮嫩肉的主儿,骤然受了这么大的委屈,心里头哪里能好受?

    “哥哥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难不成非要毁了我一辈子才好受吗?”

    凌渊文没说话,伤口滴答滴答的淌着血,将身上的衣料都打成了暗红色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让表哥休妻,只是想当一个小小的妾室,不求名分不求宠爱,有错吗?”

    凌渊文闭着眼,脑袋靠在车壁上,面色没变,但气息却急促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妹妹的人生已经毁了,我肚子里怀了别的男人的野种,这辈子还能嫁到什么好人家?”

    陡然睁开眼,凌渊文面上涌起一丝疲惫:“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,月娘,你不该强求。”

    凌月娘冷笑一声:“我强求?你是我亲哥哥,不该帮我吗?为什么胳膊肘往外拐,难道你也被林盼儿那个贱人给勾.引了?”

    啪的一声,凌渊文一耳光甩在凌月娘脸上,嘴唇紧抿,胸口不断起伏着,明显是气的狠了。

    凌月娘何尝受过这种委屈?捂着脸呜呜痛苦起来,她身子骨照比别人要弱气几分,昨日还让毒性烈的蝎子狠狠咬了一口,一气之下,小腹痛如刀绞,疼得她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原本凌渊文还气着呢,等看到裙裾上一片猩红时,也吓了一老跳,直接抱着凌月娘下了马车,冲到了离着最近的一家医馆里。

    进了医馆,凌渊文眼珠子满是血丝,扯着嗓子喊道:“大夫!大夫呢?”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很快就有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儿走了出来,一看到女人下身满是鲜血,赶忙让凌渊文将人放下,一看脉象,就知道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了,即使灌下去再多的保胎药,也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老大夫擦了擦汗,冲着面色仓皇的凌渊文道:“公子,你夫人还年轻,只要好好调养身子,孩子总会有的......”

    知道孩子没了,凌渊文也没有解释的心思,糊里糊涂的点了点头,心里头竟然轻松了几分。

    抱着已经痛昏过去的凌月娘回了小院儿,院子里的婆子早早迎了出来,见着公子带了女人回来,先是诧异一番,等到看清了那女子的容貌之后,不由大惊。

    这、这不是小姐吗?

    “少爷,小姐身上怎么全是血?到底出了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凌渊文没开口,摇了摇头道:“月娘身子虚,最近得好好补补,你将人看好了,千万别让她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凌渊文将手里头提着的药材放在桌上,浓郁的血腥气一股一股地往口鼻中钻,让他胃里头一阵翻涌,差不点吐出来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金玲身上原本就只是皮肉伤,擦了葛老头特制的金疮药之后,没几日就好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这天栾玉抬了一口大箱子到了金玲所住的厢房中,她赶忙将门打开,瞥见了那木箱子,忍不住问了一嘴:

    “栾玉姑娘,这里头是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即使栾玉身手好,力气大,一个女儿家将百十斤重的东西搬来弄去的,身上出了一层热汗,她用袖口擦了擦脸,道:“里面装着百虫消,夫人琢磨着让你去云来楼门口摆摊,就卖百虫消这一种药粉,一瓶一百文,若是做得好的话,你也能攒下来一笔银钱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栾玉一边看着金玲。

    先前这妇人被打的鼻青脸肿,也看不清究竟长得是什么模样,如今这么一瞧,竟然也是个娇柔的美人儿,生了一身罕见的好皮肉,眉眼秀气,身段儿窈窕有致,要不是被歹人奸淫了,估摸着也不会受这么大的委屈。

    “一百文?”

    金玲忍不住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她夫家本来就没几个银钱,否则也不会为了区区五两银子就将她们母子俩给卖了,此刻听到一瓶药粉就要卖出一百文的“天价”,金玲实在是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一百文已经算是便宜了,我在边城里的药铺打听过,就算是普通的除虫药,也都是三四十文的,而且只能对付一两种虫子,并不好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百虫消就有用了?”

    “只要在住处洒上百虫消,甭说蝎子了,就连蛇虫鼠蚁也不会进来,比起那些掺了雄黄的药粉强了不知多少。”

    金玲将信将疑的把箱子打开,从中拿了一瓶药粉,想到这么点玩意儿就值一百两银子,她手心里都冒出了一层汗,生怕将药瓶给摔了。

    栾玉见她这样,捂着嘴笑了笑:“卖出一瓶,给你五文赏钱,这可是天大的好事,你要是不愿意做的话,府里头还有不少人嘞。”

    孤儿寡母呆在郡守府养伤,金玲最缺的就是银子,一听到这话,点头如捣蒜,将此事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栾玉带着金玲直接去了云来楼,因为腌菜跟药酒卖得好,谷老板一见着盼儿身边的人,笑的两眼都眯成了一条细缝儿,听说有人要在云来楼旁边摆摊,拍着胸脯保证道:“栾玉姑娘放心,金玲在云来楼这地界儿做生意,有老谷我护着,肯定不会出差错,只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栾玉忍不住问了一嘴。

    “最近买桂花酒的人多了不少,夫人那儿可还有存货没?要是供不上的话,一天得亏多少银子啊!”

    自打那胡家小姐喝了桂花酒,一张脸变得白净不少,边城里的女眷便迷上了这药酒,手头阔绰的,每日都必须喝上一杯,要是不那么宽裕的,咬咬牙攒上点银子,买上一杯,心里头也觉得痛快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桂花酒还真是奇了,若是女人面上有些瑕疵,喝进肚以后,也能好转几分,虽然不能全部消失,却也比用那一层层的米粉将脸盖上强。

    栾玉说:“新一批桂花酒才酿上,地窖里却是没有了的,不过人参酒跟金菊酒听说就要好了,谷老板可要进一批货试试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谷老板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生意人心里头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,谷老板自然清楚从盼儿手里头流出来的东西,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品,只是那美容养颜的桂花酒供不上,实在是有些可惜。

    要是上头没有将军夫人压着,他早就把桂花酒的价格翻一番了,偏偏郡守府那边死活不让涨价,谷老板也不敢闹的太僵,只能唉声叹气的做生意。

    将金玲送到了地方之后,栾玉也没在外头多做逗留,冲着她交待几句,让金玲不必担心儿子云云,之后便回了郡守府。

    云来楼的小二从堂中搬出了一张大小合适的桌子,摆在了大门口的右侧,用油布搭了棚子,也能起到遮风挡雨的效果。

    金玲将大布口袋里的百虫消全都摆在了桌面上,坐在桌后,一时间有些发愁,不知道该如何招揽客人。

    她低头叹气,眼角扫见地面上有几只活蹦乱跳的蝎子,脸色不免难看了几分,想起栾玉曾经说过的话,抓起一只不起眼的瓷瓶,将药粉在身边稍微洒了些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