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41章 翟家夫妇
    药粉刚一洒在地上,那几只张牙舞爪的蝎子就好像被火烫着了一般,飞快地跑走了。

    有个客人从云来楼里出来,瞧见这一幕,不由咋舌,盯着蝎子消失的方向,直愣愣的看了好一会儿,又打量着金玲,忍不住问了一嘴:“你这驱虫药挺好用的,多少钱一瓶?”

    金玲怎么也没想到生意竟会来的这么快,她呆了一下,很快便反应过来,急慌慌道:“百虫消一百文一瓶,洒在院子里头,绝对有效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文一瓶?你这驱虫药比别家贵得多啊!”

    金玲以前也没做过生意,她性子腼腆,在心里暗暗思量了一会儿,才慢慢解释道:

    “百虫消比一般的驱虫药要好用些,您刚刚也瞧见效果了,反正买回家试试也不吃亏,最近院子里的蝎子多,虽然城中的蝎子大多没什么毒性,但小孩要是被咬上一口,也实在是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金玲是个美人胚子,声音也娇柔动听,那客人本就是个怜香惜玉的性子,根本不想为难她,便直接从怀里掏出了一百文,买下了一瓶药粉。

    目送着客人离开,金玲将银钱放在桌下的箱笼里,坐在木椅上,心里琢磨着日后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她现在被人休了,身无长物,还带着个没满周岁的孩子,亏得将军夫人是个心善的,将她们母子两个留在了郡守府,还给她找了这么个活计,每卖出一瓶药粉,能从中赚的五文钱,看似不多,但药粉若是卖的多了,积少成多之下,数目也很是可观,起码他们母子俩的嚼用是够了的。

    能进云来楼的食客,一般都是手头阔绰之人,看到有个年轻妇人在卖东西,谷老板竟然没将人赶走,有好奇的便上前问了问,听说药粉跟腌菜药酒一样,都是从郡守府里出来的之后,原本有人嫌弃百虫消卖的价钱贵,现在一个个都主动讨了腰包,毕竟大家都是亲眼瞧见过的,知道郡守府出来的东西有多好,桂花酒就是先例。

    今日从府里出来,金玲带了几百瓶百虫消,过了一个头晌,竟然卖出去了一多半。

    她虽然知道边城中蛇虫鼠蚁要比别处多些,但一座城池也就几十万人,卖的这么快,还真是出乎了金玲的意料。

    等到太阳下山时,金玲看着装满了铜板的箱笼,一时间也不由有些怔愣,谷老板知道她辛苦,将人请到了后厨,让帮厨给女人下了碗面,之后才派人将金玲送回郡守府。

    金玲刚一进屋,栾玉就来了。

    她怀里头抱着襁褓,正是金玲的儿子张重。栾玉如今还没成亲,自然也不太会带孩子,她的动作并不熟练,金玲看到后赶忙将张重接进怀里,抱着小娃轻声哄着。

    先前刚进府时,张重这小子瘦的就跟皮包骨似的,孩子本就生的小,又因为好长一段时间没吃过饱饭,眼睛老大,腕子却细瘦的好像能掰断似的,根本没有小孩身上的软肉。

    栾玉看着心疼极了,在心里将张家那只会打老婆的怂货骂了百八十遍,先前她虽然去了一回张家,将金玲的丈夫狠狠揍了一顿,但看到孩子这副模样,仍有些不解气。

    孩子瘦弱的事情栾玉跟夫人也提了一嘴,盼儿得了信儿后,特地跟厨房吩咐了一声,做了些下奶的鲫鱼汤之类的吃食,还往里头添了不少灵泉水,日日送到金玲房里。金玲被这些汤汤水水的滋补着,身上的奶.水自然也就多了,将张重养的白胖了些,看着倒是十分讨喜。

    栾玉捏着张重的手,看着小娃娃隐隐带着幽蓝的眼珠,忍不住道:“小重的眼睛生的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栾玉根本没注意到金玲的身子僵硬的厉害,大气都不敢喘一声,好半晌才恢复了自然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都长得好,等大些才能看出好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栾玉又问了问金玲有关生意上的事,得知今日带着的五百瓶药粉全都卖完了,她心中一喜,忙夸了金玲几句。

    “奴婢哪有什么功劳,都是夫人的东西好,再加上云来楼有钱人多,才卖的好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谦虚啊,这事要是换了别人,还不一定能做的成呢,对了,你记着离谷老板远点,他正踅摸着要纳第三房小妾,你模样生的美,可别让人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金玲瞪了瞪眼,想到今日谷老板的殷勤与照料,一时间不免有些心慌。

    见到她这副模样,栾玉不由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金玲吞吞吐吐道:“今日药粉卖完之后,谷老板留奴婢在云来楼里吃了饭,又派人将东西送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栾玉磨了磨牙,脸色明显不好了:“明日你带上些干粮去,那两个箱子倒是有些重,你能推动板车吗?”

    金玲点头:“可以的,以前在张家时,奴婢就经常做粗活儿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几句,栾玉才拿了钱往外走,屋子里只剩下金玲母子两个。

    女人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,男孩眼珠乌溜溜的,细看之下才能瞧见那一点幽蓝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对她用强的男人,金玲记得那人的模样,只是一直不敢回忆,毕竟那段记忆对她而言,就是无止尽的噩梦,她其实猜到了,男人呢应该是个匈奴,但却不想承认这一点。

    大业的妇人要是被匈奴奸.淫了,有不少性子烈的都会直接寻死,要不就将肚子里的孩子给打了,偏偏金玲性子软弱,也不忍心伤害自己的孩子,受尽磋磨之后将张重生了下来,尽心竭力的隐藏他匈奴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一场春雨一场暖,一场秋雨一场寒。

    最近天气一下凉了不少,也不知怎么搞的,凌氏竟然染上了风寒,喝了几幅汤药都没见好。

    虽然先前因为凌月娘的事情,褚良对凌氏生出了几分埋怨,但到底是他的亲生母亲,现在身子不好,他心里头肯定是记挂的,这日便提前从军营里回来,将葛老头叫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葛老头,老夫人都喝了四五天的汤药了,怎么身子还不见好?”

    听出了将军言语中透露出的不耐,葛稚川连忙喊冤:“将军,老夫人身子不好可跟小老儿没什么关系,她是得了心病,还得心药医,哪能喝几幅汤药就能将病根儿除去呢?”

    凌月娘小产之事,褚良也有所耳闻,自然清楚凌氏的心病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薄唇紧抿,褚良正色问:“难道没有别的法子了?”

    葛老头说:“夫人的灵泉水还能有些效用,煎药时掺上些灵泉水,老夫人喝个几天,心里头的那股火气发散出去了,这身子自然能好。”

    想到盼儿挺着大肚子还得将灵泉水弄出来,褚良不免有些心疼,皱着眉不说话。

    一看到将军这副模样,葛老头就猜出了他心中所想,慢悠悠道:“您是不是觉得将灵泉水从夫人的身体里弄出来,有些伤身啊?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明白。”

    葛老头嘿嘿一笑:“将军,小老儿的医术您还信不过吗?夫人的身体绝对没问题,再者说来,灵泉本就是活泉,一直在身体里不流出来,那不成了死水吗?先前夫人弄出了灵泉水,小老儿紧随其后给她把脉,发现脉相反而要更强健几分。”

    褚良拧眉: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葛稚川:“借小老儿十个胆子,也不敢糊弄将军啊!”

    正说着呢,栾英突然进来了,冲着褚良抱拳行礼,道:“将军,钦差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钦差?”

    猛地从八仙椅上站起身子,褚良面色凝重,不知道新皇千里迢迢的派了钦差过来,究竟所为何事。

    刚走出院门不远,褚良便看到了来人,正是翟恒。

    这翟恒乃是皇后的亲兄长,如今也算得上是国舅爷了,陛下将他派过来,想必也是信得过的。翟恒身上除了钦差一职,并无其他实职,只有爵位而已,他年纪不小,今年满了四十,不过保养的却不错,看着就跟三十许人一般。

    翟恒冲着褚良抱了抱拳,笑着道:“早就听说过定北将军大名,今日一见,果真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褚良也知道赵恒说的是客套话,他笑了笑,问道:“国舅爷来到边城,可是有什么要事?”

    翟恒上前一步,用只有两人能听清的声音,道:“陛下想要议和。”

    高大的身躯陡然一震,褚良鹰眸圆瞪,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突然想要议和?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要入冬了,匈奴没有粮草,势必会来边城劫掠,若是开放互市的话,大业能换来不少矿藏,也解了战事之危。”

    听起来有些道理,但新皇能做出弑君之事,也不像是那种和善软和的性子。

    瞧出了褚良的心思,翟恒也没隐瞒:“先前琼州的船队出了海,说蛮夷小国上多矿藏,虽然比不上我们大业地大物博,但也是一块肥肉,比起出海,跟匈奴争抢弹丸之地反而没有那么重要了,反正只要开放了互市,他们也能消停一阵。”

    开放互市的确是最好的选择,每年到了冬天时,都是最难捱的时候,不止天寒地冻滴水成冰,匈奴们为了粮食一个个悍不畏死,几乎要将边城给攻破了,即使定北军都是猛将,折在此处,褚良心里也不会好过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的话,褚某便派使臣给阿古泰送信。”

    “不忙。”

    翟恒:“我听说怡宁公主就在边城,既然要跟匈奴开放互市,咱们大业总得拿出点诚意才好,陛下思来想去,觉得只有选出一位公主和亲,才是最妥帖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闻言,褚良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自打知道了怡宁公主对他的心思之后,褚良的确觉得十分厌烦,但要是眼睁睁地看着这样一位金枝玉叶去了关外不毛之地,成了一枚棋子,的确可怜的很。

    不过可怜归可怜,褚良却不会阻止怡宁公主和亲。

    “此事还得与匈奴首领商谈一番,光咱们在这想着,也没有什么用处。”

    翟恒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“我夫人还在车队里,边城中若是有合适的宅子,还请定北将军知会一二,我好安置家眷。”

    看到翟恒俊朗的面容,褚良恍惚间想起,这位翟国舅在京里有惧内的名声,成亲足足有十几年了,夫人一无所出,他也没做出纳妾蓄婢之事。

    到底惧不惧的褚良不清楚,但他知道,翟恒对夫人定然是十分爱重,否则也不能做到十几年如一日。

    褚良带着栾英将翟恒的夫人代氏接进府里,又派了侍卫去知会盼儿一声。

    知道翟恒一家非比寻常,盼儿麻利的换上衣裳,由栾玉搀扶着往外走,刚走过垂花门,就见到一行人远远走了过来,为首的正是褚良,还有一个年岁稍长的男子,应该就是国舅爷了。

    眼神落在翟恒身侧的妇人身上,这妇人的模样生的很是清秀,却不算娇美,眼角处有细细的纹路,但皮肤白皙,看着十分亲和。

    盼儿迎了上去,先是跟翟恒行了礼,之后扭头看着代氏,口中道:“这就是代夫人吧?”

    代氏性子柔和,一看到盼儿挺着大肚子出来,心里头便升起几分羞愧,此刻忙上前一步,轻轻握着女人的手,哑声道:“怎能劳烦将军夫人亲自来接?你怀着身子,现在正是该好好养胎的时候,都怪我。”

    女人们有女人们的话题,褚良跟翟恒也不愿意掺和,将人带着认了认门之后,便一道去了前院儿。

    代氏带来的丫鬟婆子将隔壁的院子收拾出来,亏得郡守府足够宽敞,否则挤了这么多的主子奴才,怕是都住不下呢。

    拉着代氏进了正屋,盼儿很喜欢这妇人的性子,送了一瓶百虫消,又拿了些桂花酒跟人参酒给代氏,因为常年跟葛老头接触,盼儿对医术也有些了解,虽然不会诊脉,却能从人的面相上看出她的身体究竟如何。

    代氏虽然生的细皮嫩肉,但整个人却有些显老,嘴唇青白,发丝枯黄,正是精气不足所致。

    看出了这一点,盼儿也没有贸贸然提及此事,只是让栾玉端了两碗蜜茶过来,冲蜜茶的原料都是从废庄千里迢迢送过来的,她还特地在蜜罐子里加了些灵泉水,蜜水中的灵气自然不少。

    代氏原本是不想动蜜茶的,毕竟在人家院子里做客,若是喝多了水,老跑去更衣,实在是太不规矩。从小养在世家大族,代氏平日里都注重着这些,不会让别人为难。

    哪想到茶汤刚刚端上来,她手里拿着茶盏,将上头溢出的水汽轻轻拂了拂,那一股香甜的滋味儿就跟灵蛇一般,嘶嘶的往她鼻子里钻。咽了咽唾沫,代氏低着头,眼神往澄黄的蜜茶上瞥了一眼,最终还是没忍住,端起来抿了一小口。

    从京城一路坐着马车赶到边关,就算是筋骨强健的男子,都受不住舟车劳顿之苦,像代氏这种身子骨并不很好的闺中妇人,一路上不知受了多少罪,即使到了城中修整了一阵子,现在也没有缓过劲儿来。

    蜜茶入口之后,茶汤好像化作一股热流,顺着唇齿慢慢滑落,进了胃袋之中,将周身的疲乏都给驱散了不少,代氏的嘴唇上都带了几分血色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喟叹一声:“盼儿这茶真好,先前在京城里带了这几十年,竟然从来没喝过这种好东西,还真是虚度光阴了。”

    捂着嘴笑了笑,盼儿道:“泡水的蜂蜜是自家庄子里产的,原料正是枸杞,那东西本就补气血,喝了肚子里舒坦极了,现在酿成蜂蜜,也就吃个新鲜,姐姐若是喜欢的话,拿回去些泡水便是。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