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48章 粥棚子
    边城里风沙大,气候也要照比京城干燥许多,褚良这厮日日待在军营中,时不时还要亲自带兵作战,原本麦色的面庞如今被晒的黝黑,嘴角下颚处都起了一层皮,亏得姓褚的五官本就生的刚毅深刻,否则这张脸还真没法看了。

    盼儿虽说不爱那种肤白脸嫩的酸秀才,此刻瞧着褚良这副不修边幅的模样,小嘴儿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声:

    “将军有时间琢磨阿古泰的心思,不过多费些功夫往脸上涂些脂膏,妆匣里那只美人摇扇的瓷盒,里头装着的脂膏就没有那种甜腻的香味儿,涂在面上不油不腻,又能使肌肤润泽,瞧瞧你都皲成什么样了......”

    耳中传来小媳妇一叠声的嫌弃,褚良不以为意,将人抱上了炕,脑袋直接贴在了盼儿圆隆的小腹上,静静听着肚皮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好媳妇,你说这一胎是儿子还是女儿?”

    盼儿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,小手推着男人的面颊,细嫩的掌心被粗粝的胡茬儿刮过,微微有些发痒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知道是男是女,等到出生也就清楚了,最近栾英兄妹两个在忙活搭建棚子的事情,我倒觉得还不如开一所慈幼局,虽然耗费的银钱不少,但咱们手头里也不缺银子,好钢用在刀刃上,不就是这么个道理?”

    她也是做母亲的人,想到只有三四岁大的孩子没了爹娘,整日里在大街上乞讨,想要活下来,便只能依靠街坊邻里施舍的残羹冷炙来果腹。

    上辈子盼儿也经历过那种生不如死的日子,大人也就罢了,她实在是见不得那么多孩子受苦。

    褚良对小媳妇一向是言听计从,毕竟他好不容易才将这又美又娇气的小东西给弄回家,家里的大事小情都听媳妇的,肯定不会出什么差错。

    再者说来,他麾下有不少将士都在战场上丢了性命,即使朝廷下发了抚恤银两,数量也十分有限,根本不够一家老小生活,要是真有了一间慈幼局,倒是能救下不少无辜的性命。

    指腹揉着男人下颚处粗黑发硬的发丝,见着这人点头应了,盼儿心里一喜。

    她想置办慈幼局,心中不忍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是想给褚良积福,这人常年在战场上拼杀,双手不知沾了多少鲜血,怕是也积了不少煞气。就算眼下和匈奴议和了,云南那处的蛮夷怕是也不会安分,这人又不是钢筋铁骨,先前就受过不知多少次伤,亏得命大,才能活到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盼儿自己也是重生了一回的人,对鬼神之说一直秉持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,哪里会不看重福报?

    带着淡淡香气的红唇在男人不断滑动的喉结上落下一吻,盼儿微微眯眼,问:

    “将军,有一个问题我想了许久,希望你能如实回答。”

    听见小媳妇用如此严肃的语气问话,褚良先是一愣,立马坐直身子,正色道:“你问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当初你没有遇上我,你会跟谁成亲?”

    褚良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儿呢,听罢不由一笑,说:“当初我要是没遇上你,怕是早就死在山涧中了,连一条性命都保不住,又遑论嫁娶之事?”

    闻言,盼儿才想起来褚良当时受的伤有多严重,胸口一个血糊糊的大窟窿,要是没有灵泉水那等稀罕物的话,想要止血,简直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那上辈子呢?

    前世里她是个傻子,眉心也根本没有灵泉,褚良那时候是不是就在山涧里丢了命?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,她心口就好像有钝刀子一下一下割似的,疼的盼儿脸色苍白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好半晌气息才恢复平稳。

    见着小媳妇面色青白交加不断变换,可把褚良吓了一老跳,他牢牢将人抱在怀里,粗声问:“媳妇,你可别吓我?到底哪里难受?”

    “我心口疼,将军不帮忙揉一揉?”

    眼见着小媳妇口中说了荤话儿,褚良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,主动伸出大掌,帮盼儿止疼。

    过了几日,简陋的棚子已经搭好了,栾玉带了侍卫将在街上乞讨的小娃带进了粥棚子里,一开始这些孩子还不愿意来,毕竟在他们心里,天上根本不会掉馅饼,万一这些侍卫别有所图怎么办?

    不过想想粥棚子里又软和又舒坦,比起冰冷刺骨的街面强了不知多少倍,大多都不到十岁的小孩哪里能受得住这种诱惑?纷纷都跟在侍卫身后,排着队进了棚子里。

    棚子就是木料搭建的,屋顶盖了厚厚一层稻草,进了屋后,虽然没有多暖和,但好歹挡风,地上又烧着火盆子,还有又稠又厚的米粥,那股米香味儿简直了,无孔不入地钻进鼻子里,让小孩们忍不住咽了咽唾沫。

    孩子们从乞讨的那天开始,就没吃过什么饱饭,盼儿施粥前也想到了这件事,便没准备其他花哨的吃食,只让栾玉拿了银钱买了不少米面,每日三顿熬了粘稠的米粥给他们,省的肠胃受不住。

    有个十分瘦弱的孩子端了一碗粥,根本顾不得烫口,张着嘴呼噜噜的咽进肚子里,他不敢喝的太慢,在街上弄到的吃食要是不快些吃进肚,肯定会被别人抢去。

    常年争食,这孩子输得多赢得少,瘦的就跟柴火棍儿似的,栾玉看在眼里,也不由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女人的肚子一旦超过七个月,就不好再在外头奔走了,毕竟街面上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,盼儿身子重,就算栾玉的身手不差,褚良还是难以放心,恨不得将小媳妇含在嘴里头,他才能舒坦。

    即便没有亲自过来,盼儿还是从葛老头那里弄了些治疗瘟疫的药粉,送到了粥棚子中,药粉并不像药材那么费劲,还得在瓷罐里熬煮几个时辰,此物只要用开水化开,直接喝进去就是。

    小毛端着乌漆漆的药汤,放在鼻子前头嗅了嗅,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苦味儿,却不算难闻。

    他刚想喝,身边的二狗子就掐了他一下,瞪眼道:“什么东西你都敢往嘴里灌,是不是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小毛今年才七岁,眨巴眨巴眼,有些不解地问:“这药不是对身子好的吗?为什么不能喝?”

    凑到小毛身边,二狗子用只有他们俩才能听清的声音说:“我先前听说了,那些富户一个个都黑心的紧,最喜欢吃小孩的肉来滋补身体,要是刚出世的婴儿,就囫囵扔进锅里煮了,像咱们这么大的,每回便煮条胳膊腿儿的,留着慢慢吃......”

    小毛一张脸吓得惨白,看着手上散着热气的药碗,眼圈都憋红了:“不能吧?这些大官儿要吃了咱们得肉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能?要不是为了吃肉,他们为什么会对咱们这么好,你亲娘都把你给扔了,这些侍卫跟咱们非亲非故的,肯定不是什么好饼,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?无事...嘶...我怎么想不起来了?”

    小毛哼哼唧唧的掉着泪: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”

    他爹之前没出事时,家里头只有一个孩子,就把小毛送到了城西的私塾读书,哪想到天有不测风云,小毛爹突然丢了性命,他娘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也没活路,索性就把孩子往家一扔,自己跑了,现在估摸着已经嫁给了别人。

    小毛饿的不行,一个人从家里跌跌撞撞的跑到了街上,遇上了二狗子,学会乞讨,吃了百家饭,这才勉强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栾玉环顾一周,发现有两个小孩不喝药,便走上前问了一嘴:“你们怎么不喝药?”

    小毛一个劲儿的哆嗦着,那模样好像被吓破胆了,而身边的二狗子要强了不少,梗着脖子道:“这药不是好东西,我们不喝!”

    两个小孩瘦骨嶙峋,浑身没有二两肉,偏偏要做出一副硬气的模样,还真是让栾玉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这药你们今个儿喝也得喝,不喝也得喝,别逼我动粗。”栾玉面色平静,伸手将袖子掳了起来,小毛跟二狗子一见这阵势,吓得差不点哭出来。

    小毛胆子小些,咕咚咕咚的将碗里的药汤喝了个一干二净,二狗子见状,也不敢反抗了。

    见着空空如也的碗底,栾玉脸上露出几分满意之色,冲着这俩小的点了点头,这才往棚子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外头的小孩都是些年岁大的,里面的则是只有四五岁的娃娃,由一群侍卫守着,按说这些小孩跟将军家的少爷同岁,却瘦的跟猫儿似的,比小宝足足矮了一头,简直可怜极了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侍卫端了米汤,稍微放凉了些,才将东西喂进孩子嘴里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栾玉忍不住叹息一声,偏偏又没有法子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盼儿在家里头琢磨着开慈幼局的事情,本来就略有些堵心,偏偏这时候怡宁公主也不知是怎么想的,竟然要筹备一场赏梅宴,请边城中有头有脸的夫人过来。

    人家到底是陛下一母同胞的妹妹,帖子都送到郡守府了,哪有人敢驳了堂堂公主的颜面?

    看着烫金的帖子,盼儿皱了皱眉,总觉得怡宁公主筹备的赏梅宴,跟鸿门宴没有多大差别,都不是什么好去处。不过那位公主要和亲了,嫁给年轻俊美的匈奴首领,应该不会在这档口弄出什么幺蛾子吧?

    两只小手在胳膊上搓了搓,盼儿犹豫了好一会,冲着栾玉道:“你跟送帖子的人说一声,我身子不便,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栾玉也觉得夫人不去那赏梅宴是最正确的选择,边关处处充满着硝烟与烽火,流离失所的人不知有多少,怡宁公主还真是好兴致,赶在大冬天赏什么梅花。

    拿着帖子就要往外走,还没等栾玉走出这道门儿,就看到李嬷嬷进了院儿。

    李嬷嬷眼尖,一下子就扫见了那明晃晃的请帖,问:“栾姑娘这是要去哪儿?快把帖子放下,老夫人有话交代呢......”

    栾玉不想耽搁时间,道:“我赶着送东西。”

    瞧见丫鬟绷紧的小脸儿,李嬷嬷心里哼了一声,暗骂了一句狗仗人势,对住在院子里的主仆二人更加不待见了。

    “要是为了送帖子的事情,栾姑娘就不必跑着一趟了,老夫人那处也收了帖子,届时会带着夫人一同出门,公主手下的奴才已经被我打发了,早就走的没了影。”

    栾玉忍不住皱了皱眉,刚想说些什么,李嬷嬷扫都不扫她一眼,掀开主卧的帘子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