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49章 赏梅宴
    眼见着李嬷嬷掀开帘子走了进来,盼儿也不由愣了一下,心里头十分疑惑,挺直腰杆,直接问了一句:

    “李嬷嬷今个儿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即使对盼儿十分不喜,李嬷嬷在面上也不敢表现出什么,毕竟她只是在老夫人身边伺候着的嬷嬷,说的难听些不过是个奴才罢了,一旦将将军的心头肉给开罪了,就算有老夫人护着,估摸着也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“夫人,方才怡宁公主往咱们家送了请帖,老夫人已经收下了,琢磨着三日后与您一同过去......”

    栾玉此刻也进了屋,小丫头脸蛋紧绷,两手捏紧了拳头,明显是有些气着了。

    扫过她手里头捏着的请柬,盼儿心里头已经明白了,似真似假道:“瞧瞧我这肚子,都已经七个多月了,哪里能去什么赏梅宴?这不是给怡宁公主添麻烦吗?”

    李嬷嬷道:“夫人这话可就见外了,有老夫人陪您一同过去,总好过一人去串门子,怎么说怡宁公主也是为了将军来的边城,要是驳了人家的面子,未免有些不妥。”

    想到怡宁公主对褚良那点心思,盼儿更觉得膈应,不过这话她可不能在李嬷嬷面前说出口,否则这老虔婆指不定会怎么编排她。

    “罢了,去一趟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盼儿实在不想跟李嬷嬷废话,此刻她脑袋一抽一抽的疼,约莫是先前吹到凉风了。

    摆摆手将人打发出去,盼儿靠在软榻上,手里头捧着一个汤婆子,圆润小脸儿上不见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等到李嬷嬷从主卧中走了,栾玉撅着嘴,忿忿不平道:

    “老夫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她自己愿意跟怡宁公主套近乎,为何非得捎带上您?怡宁公主也是,明知您大着肚子,还要将人请过去赏梅花,边城里那几朵梅花稀稀拉拉的,花苞又小又没什么香味儿,也不知道有什么可赏的,真是矫情!”

    盼儿啐了一声:“你这丫鬟说话可得当心着些,人家到底是公主,将来说不准还得‘为国捐躯’,与匈奴的首领和亲,咱们可不能轻辱了她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栾玉呐呐闭上了嘴,一双眼儿里头还带着明显的不忿之色,好在没有多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从京里头弄了些银子回来,盼儿直接将银钱交给栾玉,让她去城郊买下一座宅子,不要求多精致讲究,只要地方足够宽敞就行,用来安置那些孤苦伶仃的小孩倒是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合适的宅子并不很多,边城的地皮虽然比京里头稍微便宜些,但也要价不菲,盼儿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银钱,前头都用来买军饷了,到了此刻,好不容易又存了些,全都花费在慈幼局上头。

    也亏得荣安坊的生意好,即使现在大冷的天,每日辰时不到都有人在铺面门口排队,就是为了买上一些滋味儿极佳的腌菜,这么长时间倒也赚了不少。

    冬日里新鲜菜蔬不多,大多数人不算精通厨艺,每日就是将菜叶子剁碎了放在锅里头熬煮着,加上些盐末子,除此之外也不会放其他的佐料,有的人家甚至连油水都不加,味道十分寡淡。

    而荣安坊的腌菜腌制时放了不少茱萸跟陈醋,酸辣可口,里头还有不少灵泉水,自然让人吃了一顿还想下顿,久久不能忘怀。

    转眼过了三天,正好到了赏梅宴的日子。

    天刚蒙蒙亮,就有小丫鬟跑到盼儿门口使劲儿的敲着,口中连道:“夫人,今个儿还得去拜访怡宁公主呢,您须得快点起身。”

    躺在床里侧的女人听到耳边扰人的动静,纤白小手将锦被一拉,死死蒙住头脸,不管不顾的继续睡着。身侧的男人倒是觉浅,听到怡宁公主四个字,浓黑剑眉不由一拧,脸色也变得严肃几分。

    外头天寒地冻,屋里头却暖和的很,褚良怕小媳妇闷坏了,大掌将锦被掀开一角,看到盼儿整个人缩成一团,睡的可香,红润润的小嘴儿上都带着几分湿意。

    粗糙指腹在她唇角蹭了蹭,感受到柔腻细致的触感,褚良呼吸不由一滞,满脸苦笑的摇着头。

    算算日子,小媳妇还得两个多月才能临盆,再加上坐月子的功夫,怎么说都得等上三个多月,他才能彻彻底底地将小媳妇吃进肚子里,痛快一番。

    敲门声一直没有停下来,褚良心里头升起了几分郁燥,披上外衫直接走到门外,鹰眸圆瞪如同铜铃一般,盯着凌氏身边的小丫鬟。

    小丫鬟是凌氏从京里头带回来的,自然清楚定北将军有多悍勇,手上沾了无数人的鲜血,杀人如同砍菜切瓜,像这种煞星,她哪里招惹的起?

    赶忙福了福身子道:“将军,老夫人让奴婢来叫一声......”

    褚良也不愿意为难个小丫鬟,淡淡道:“过半个时辰再来。”

    脑海中浮现出李嬷嬷那张狰狞的脸,小丫鬟不由打了个哆嗦,支支吾吾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褚良也不管她,吱嘎一声,雕花木门被男人一把阖上,连丝缝隙都没有。

    盯了一会儿门板,小丫鬟实在没胆子继续叫门,扭过头往凌氏院子里跑去。

    刚一回去,李嬷嬷便将小丫鬟堵住了,问道:“夫人可起来了?”

    缩了缩脖子,小丫鬟道:“还没,将军不让奴婢叫门,说要再等半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李嬷嬷心口疼的厉害,她实在是想不明白,林盼儿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出挑的地方,竟然能把将军迷成这副德行,连自己的亲娘都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为了林盼儿,这些年将军不知道顶撞了老夫人多少回,一次又一次,连她这个做奴才的都看不下去了,还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。

    暗暗叨咕了几句,李嬷嬷端着装满热水的铜盆,直接进了主卧,伺候着凌氏洗漱。

    自打染上了风寒之后,凌氏的身子虽然调养好了,但精神却有些不济,但凡屋外的动静稍稍大了些,她就会被惊醒。

    指尖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,凌氏说:“林盼儿起身了吗?”

    李嬷嬷不敢隐瞒,老实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凌氏早就猜到是这个结果,但心里头还是忍不住憋气,抓起床上的软枕,一把扔在地上,她忍不住骂道:“还真是个不懂规矩的,以为自己肚子里揣了块肉就了不起了?不止霸占着阿良不让他纳妾,现在竟然跟我这个当婆婆的顶着干,连最基本的晨昏定省都不知道,村妇就是村妇!”

    赶忙端了漱口的茶汤上去,李嬷嬷腆着脸道:

    “老夫人别气,夫人如今这么嚣张,是因为有将军宠着,但男人嘛,甭管面上有多老实,内里都生了一副花花肠子,即使瞧上了夫人那副皮相,过不了几年也就淡了,老奴还真不信,这二十几岁的妇人能比得上十五六的小姑娘......”

    这话虽然不中听,倒也说到了点子上,凌氏心中的郁气稍微散了几分,漱了漱口,这才踩着小靴下了地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时辰,盼儿迷迷糊糊地醒过来,睁眼一看,褚良正靠在床头,一双鹰眸紧紧盯着她,瞧那模样,应该是看了有一会了。

    “看我做什么?”小媳妇打了个呵欠。

    两人成亲的年头儿也不短了,就算盼儿一开始害羞的紧,到了此刻,对彼此的身体已经十分熟悉,不由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刚才娘身边的丫鬟过来敲门,被我赶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褚良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嘴,伸手捏了下小媳妇柔软的脸颊,只觉得自己养了个闺女,娇气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在外头的栾玉听到动静,赶忙过来伺候了,盼儿洗了洗脸,一边抹着脂膏,一边扭头道:“告诉你往脸上擦点东西,可千万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褚良板着脸:“我一个大男人,擦那些玩意有什么用处?娘们唧唧的。”

    回头瞪了褚良一眼,盼儿气哼哼道:“就你就爷们儿,行了吧?”

    女子梳妆打扮所用的脂粉,其中大多都掺了铅粉,索性盼儿浑身皮肉让灵泉水养的匀白细致,几乎连一个毛孔都瞧不见,倒也不必费那么大的力气梳妆,只是将满头黑发挽起发髻,嘴上涂了些口脂,就跟娇艳的牡丹花似的,颜色逼人。

    估摸着赏梅宴没有什么东西可吃,盼儿早上喝了一碗胭脂米粥,粥里头除了玉田胭脂米外,还加了红豆、薏米、黑豆等物,从昨天晚上就一直放在炉灶上熬煮着,米汤上拧着一层油皮儿,喝进胃袋里,只觉得浑身都升起一股暖意。

    男人从后走到小媳妇身边,大掌按在女人肩头,不轻不重地揉捏着。

    “待会去了怡宁公主哪里,千万不能让栾玉离身,可记住了?”

    怡宁公主打小儿在禁宫里长大,先皇膝下的皇子公主为数不少,当年新帝还没登位时,这位公主可算不得显眼,在宫里头不知学了多少腌臜手段,只要一想到那妇人将那些心思使在小媳妇身上,褚良胸臆中便掀起滔天怒火,恨不得将怡宁公主拨皮拆骨,才能痛快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小嘴儿嘀咕一句,盼儿吃的差不多了,便拿了帕子在嘴角按了按。

    正巧凌氏身边的李嬷嬷过来,眼见着小夫妻两个坐在一桌用饭,心里暗恨不已,脸上却挤出一丝笑,给褚良请了安后,这才冲着盼儿道:“夫人,马车在外头候着了。”

    唔了一声,盼儿起身往外走,栾玉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,眼神警醒的很,生怕弄出半点儿岔子。

    盼儿踩在小杌子上,伸手掀开帘子时,发现凌氏已经稳稳地坐在软垫上了。

    见她上来,凌氏扫都不扫她一眼,闭目养神,明显是不想搭理。

    瞧见这副情景,盼儿也有些哭笑不得,明明是凌氏非要拖着她去什么赏梅宴,到了此刻竟然不愿意理会自己,也不知道她心里头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马车吱嘎吱嘎的走着,她将窗扇推开一条细缝儿,凛冽的寒风呼呼刮了进来。

    自打身子重了后,盼儿出门的次数就少了许多,看着街面上熙熙攘攘的人群,小女人嘴角漾起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在路上足足折腾了小半个时辰,这才到了怡宁公主所住的宅子。

    栾玉扶着盼儿往里走,刚一进大门儿,就有不少丫鬟前来迎接,毕竟边城的女眷的夫婿大都是武将,手中掌握着兵权,万万不能得罪了。

    盼儿也扫见几张眼熟的面孔,毕竟自打来了此处,便一直住在郡守府中,虽然没有多少人过来搅扰,但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也能混个脸熟。

    众人被带进正堂之中,盼儿刚一落座,耳边就传来一道娇怯的声音:“姑母,嫂嫂。”

    抬了抬头,看到凌月娘那张略显消瘦的面庞出现在眼前,盼儿嘴角紧抿,没吭声。

    倒是凌氏亲亲热热的拉住了凌月娘的手,让她坐在身边,正好将盼儿隔开了。

    姑侄两个也有好几天没见着面了,凌氏心里头可惦记着这侄女,生怕凌月娘小产之后身子没养好,一个劲儿的压低声音嘘寒问暖,眼里头的关切之情藏都藏不住。

    对于凌氏的身份,在座的女眷心里都有数,有擅长钻营的便走过来,面带笑意的问个好儿,见凌氏对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十分亲热,不由问了一嘴。

    “这姑娘生的可真标致,不知道是哪家的闺秀?”

    凌氏脸上带笑,谦虚道:“这是我娘家侄女儿,哪有什么标致的?不过中人之姿罢了”

    嘴上虽然这么说,凌氏眼里头却透着隐藏不住的亲近,问话的夫人见状,心里如同明镜一般,知道这侄女儿跟凌氏感情十分深厚,要是能为自家儿子求娶的话,可就跟定北侯府搭上关系了。

    瞧着这些妇人一个个上赶着跟凌月娘献殷勤,话里话外都透着结亲的意思,盼儿抿着嘴直笑。

    一个面容刻板的夫人拧了拧眉,语气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“不知将军夫人在笑什么?能不能说出来给大家伙儿听听?”

    盼儿掀开茶盖,轻轻吹散上头的水汽,水润润的大眼儿里满是调侃,漫不经心道:

    “诸位夫人一直在夸赞月娘表妹,我这做表嫂的自然替她高兴。”

    这话将一听起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但细细琢磨一番,倒是有些不对味儿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凌月娘登时红了眼圈,委屈道:

    “表嫂,都是月娘不好,先前惹您动了气,还望您能原谅一回。”

    凌月娘容貌生的不差,她本就体弱,再加上小产的缘故,整个人都瘦成了纸片儿模样,那副身量纤纤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意。今日凌月娘还刻意往素净打扮,身上穿着湖青色的小袄,外头配着不见一根杂毛的雪狐裘,面上薄施粉黛,倒是能称得上清丽柔顺。

    盼儿故作讶异,红唇轻启,疑惑道:“月娘妹妹说什么话呢?我怎么不记得你何时惹我动了气?你心思细密,我又是个大大咧咧粗枝大叶的,要是哪里做的不妥,直接开口提便是。”

    瞧见林盼儿这副“大度”模样,凌月娘好悬没呕出一口老血,她指尖轻轻颤抖,笑都笑不出来,不过为了自己的婚事,凌月娘根本不敢失态。

    “大抵是我想错了,表嫂千万别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盼儿眨了眨眼,摆手道:

    “放心,我大人大量,自然不会为这些小事烦忧。”

    看也不看凌氏姑侄铁青的脸色,盼儿眼神望门口瞥了瞥,发现代氏走进来了,脸上不由露出了真挚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代姐姐!”

    听到盼儿的动静,代氏定睛一看,加快脚步走过来,直接坐在了她身边的空位上。

    摸了摸盼儿圆隆的肚皮,代氏笑眯眯道:“你这孩子养的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嘛?没瞧着我整个人都快胖的走形了?先前怀小宝时也不这样,偏偏第二胎吃的多些,实在是难受的紧。”

    盼儿有气无力的哼哼着,根本没发现坐在身边的凌月娘双目微微发亮。

    眼神不着痕迹的从代氏身上扫过,凌月娘记得,代氏是国舅爷的夫人,成亲这么多年,连个一儿半女都没有翟家留下,若是她能嫁给翟恒,再让翟恒休妻,成了当朝皇后的亲嫂嫂,岂不风光?

    心里头这么想着,凌月娘面上还是一派温婉的神情,旁人根本猜不出这女子清秀皮囊下到底生了怎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正堂中的位置都快被坐满了,过了不久,怡宁公主就来了。

    目光在诸位女眷身上划过,等瞧见肚皮高高耸起的林盼儿时,怡宁公主银牙紧咬,简直恨极了她,要不是因为这个无耻村妇,褚良早就成了驸马,又怎会冷心冷血地逼自己去和亲?

    冲着身边的老嬷嬷使了个眼色,那老虔婆明白公主的意思,忙不迭的往外走,找了个小太监,道:

    “快去云来楼给定北将军送信儿,告诉他将军夫人方才摔了一跤,肚子疼的厉害呢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瞪了瞪眼,哪里敢违拗老嬷嬷的吩咐,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,拔腿往外跑。

    平日里这个时辰,褚良本该呆在军营,但今日却不同,在小媳妇坐上马车离开后,这人便直接去了云来楼。怡宁公主早就派人在郡守府盯着,自然对男人的去处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这几日阿古泰进了边城,听说云来楼是城中最好的馆子,便下榻于此。

    带着侍卫进了云来楼雅间儿,褚良刚一推开门,就看到了坐在桌前的阿古泰与翟恒。

    这二人皆是耳聪目明之辈,听到动静后,齐齐转头看向褚良,笑着道:“定北将军美人在怀,今日可来的有些晚了。”

    面对阿古泰的调侃,褚良面色不变,说:

    “首领的艳福也不浅,怡宁公主容貌娇美,气度不凡,与首领极为相配。”

    褚良这话说的当真违心,不提阿古泰的身份,单论这个人,能将草原上大小部落都给荡平,可见是有真本事的,而怡宁公主只不过是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妇人,仗势欺人,除了身份之外,再无半点儿出挑之处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褚良也得睁着眼睛说瞎话。

    阿古泰端起酒杯,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汉人还真会享受,这酒楼里的雪莲酒的确是难得的稀罕物,即使卖上了一两银子一杯的高价,但滋味极美。”

    不止滋味绝佳,阿古泰将酒水喝进肚后,只觉得浑身都热烫的厉害。

    这些年忙于征战,他身上大大小小不知受过多少伤,即使靠着药材调理,依旧落下了病根儿,眼下虽然没有什么大碍,等到阿古泰年岁渐长,怕是要短寿的。

    但喝了这雪莲酒后,阿古泰只觉得浑身气血充盈,之前受过的暗伤也渐渐恢复了几分,令他十分惊奇,每日都得喝上三回雪莲酒,一回足足有一壶之多,亏得草原上的汉子酒量不浅,否则哪里能脸不红气不喘的坐在褚良与翟恒面前?

    翟恒笑了笑,脑海中浮现出代氏红润的脸色,对阿古泰的话也有几分赞同。

    早在京城时,翟恒就听说堂堂的定北将军娶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奶娘,当时他还有些不解,只以为褚良跟石进一样,被美色迷昏了头脑,但这回来到边城,翟恒不由推翻了以前的看法,对林盼儿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一口吞下杯中澄清的酒水,阿古泰嘴角勾起丝邪肆的笑意,慢吞吞道:“议和可以,不过这和亲的人选......”

    褚良盯着阿古泰,眉头慢慢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要怡宁公主。”

    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桌上,褚良十分诧异,问:

    “以首领的身份,与怡宁公主十分相配,为什么不愿?”

    阿古泰脑海中浮现出金玲的模样,指节在桌面上叩了叩,笑道:“我的汗妃已经有人选了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首领娶了怡宁公主,也能再娶一位侧妃,何必拒绝了这桩天赐良缘?”

    阿古泰道:“你们大业的女子心眼儿小,不喜欢夫君纳妾,我将人带到关外,总不能委屈了她。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