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52章 代氏有孕
    用锦帕擦了擦嘴角,代氏一边笑一边道:“你惯会做这些新鲜玩意,以前在京城呆了三十多年,倒是没见过几个比你手巧的。”

    盼儿知道代氏性子软和,今个儿之所以过来,怕是听说了府里头的流言蜚语,心中实在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低头闷笑两声:“代姐姐别夸我了,不过就是瞎想瞎弄,整日呆在府里头琢磨出来的,你这么说,我都有些害臊。

    最近府里头传了那些闲话,你也别替我着急,我打小儿就在村头长大,先前脸上有一块大疤,相貌丑陋,什么难听的辱骂没听过?她们只不过在我身后嚼舌根罢了,根本不敢当着我的面提起此事,这样不痛不痒的,我还真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屋里头除了栾玉之外,只剩下代氏跟盼儿两个人,只见代氏脸色涨红,压低了声音道:“你可听说怡宁公主的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怡宁公主?她先前弄了那些腌臜东西,想要用在褚良身上,不过并没有得逞。”

    这几日盼儿一直在郡守府里呆着,根本没出门,并不清楚怡宁公主身上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那腌臜药名为合欢香,必须与人敦伦才能解除药性,否则会七窍流血,极为伤身,怡宁公主只是个云英未嫁的姑娘,所住的小院儿中根本没有合适的男客,无奈之下,她身边的老嬷嬷为了保住公主的性命,就随便找了个侍卫,成就了好事儿。这还不算,等到怡宁公主清醒后,因为心中怒火无法发泄,直接派人将侍卫剁碎了喂狗,如此残虐,还真是瘆人的紧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代氏的脸色明显不算太好,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盼儿在旁听着,越听就越是惊诧,说实话,她根本想不明白,只凭着怡宁公主的身份,在大业朝都能算是最为尊贵的女人了,偏偏要自己作死,给人下药都弄得无法收场,眼下还未成亲,就跟一个侍卫有了苟且,还将人给杀了,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此刻这事儿传出来了,怕是不能和亲了。

    “那匈奴首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在边城呆的时间不算短了,盼儿此刻无比想念废庄,日日都盼着议和,开放互市,要是这种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,被怡宁公主一时任性给毁了,这、这让边城的百姓怎么想?

    代氏跟翟恒是少年夫妻,相伴了近二十年,感情极为深厚,政务上的事情翟恒也会跟代氏说上不少,只听她道:“阿古泰没有相中怡宁公主,听说这位匈奴的首领看上了一个汉人女子,只是不知那女子究竟是何身份,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,将那种枭雄的心给偷走了。”

    摊了摊手,盼儿道:“反正能和亲就是好事,最近在城郊的慈幼局也搭建的差不多了,街边乞讨的孩子大多都住在慈幼局中,足足几百人。”

    这几百个孩子的衣食住行,全都由盼儿一人承担,这两年荣安坊赚的银子虽然不少,但花钱的地方更多,如同流水一般哗哗往外涌,她手头实在不太宽裕,记得废庄的仓房中还剩下了不少金精石,等到回京之后,倒是可以弄出些灵泉水,将那些品相不佳的金精石全都给加工一番,届时无论是做成首饰还是颜料,都能赚上一笔。

    “街边上乞讨的孩子的确可怜的很,我手里头还有些银子,到时候交给栾玉,也能略尽绵薄之力。”

    盼儿赶忙推拒:“代姐姐,我手里的银钱够用,不必姐姐你破费。”

    一把将女人细白小手按下,代氏脸色变得严肃,道:“这些银子是给街边上的乞儿的,又不是给你的,你干嘛拒绝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盼儿心里头虽然觉得有些不对,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等到代氏从屋里离开,过了不久,她身边的小丫鬟便送了一个匣子过来,里头放了整整五万两银票。

    慈幼局的孩子虽然衣食无忧,但盼儿手里头的银子却供不起太好的吃食,只能让他们每日两餐,聊以果腹,现在多了这五十两银子,倒是能买些荤食,在菜里头稍微加上点油星儿,补补身子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书房中,褚良英挺的面容阴沉的好像能滴出水来,他坐在案几后头,黝黑大掌紧握成拳,手背上都迸起青筋,纵横交错,看着十分瘆人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,自打那日在马车里要了盼儿一回后,那物件儿便再也没了反应。像他这种三十上下精力强盛的男子,每日早上势必会有些变化,但如今都过了好几天,那处依旧一片平静。

    此事褚良根本不敢跟盼儿说,毕竟对于一个男人而言,“不行”无疑是最大的侮辱,更何况褚良还不是普通的平头百姓,他是大业朝最年轻有为的将军,要是与那些去了势的阉人一般,岂不可笑?

    胸臆间憋着一股浊气,褚良死死咬牙,黝黑大掌捏着一只茶盏,因为力气用的过大,顷刻之间碎成齑粉。

    好在书房里并无外人,也不怕被别人发现堂堂定北将军竟会如此失态。

    外头响起了打更声,时候已经不早了。

    放在平日里,褚良老早就会回到主卧,将丰腴不少的小媳妇牢牢抱在怀里,即使不能做些什么,但软玉温香在怀也好过一个人呆在冷冰冰的书房中。

    老婆孩子热炕头,是常年征战沙场的人最想过的日子,偏偏他身体犯了毛病,要是能治好还好说,若是不能的话......盼儿会不会嫌弃?

    褚良越想就越是心慌,脸色忽青忽白,难看的紧。

    突然,他直接站起身,快步走出了书房,往葛老头所住的小院儿中赶去。

    葛老头最近一直在配置治疗瘟疫的药粉,先前已经将方子弄出来了,现在只要再多熬制些药材也就是了,事情虽然冗杂,却没什么难度,他身边的小药童都能帮着弄上一些。

    一看到褚良来了,葛老头委实愣了一下,在这厮手下这么多年,他很清楚褚良就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性子,大晚上的来到他院中,肯定没什么好事儿。

    葛老头擦了擦手,直接进了堂屋,坐下便问:“将军怎么这个时辰过来了?”

    男人一双鹰眸落在了堂屋中的奴才身上,那奴才也听过定北将军的威名,登时就被吓得两腿发软,冷汗如浆往下落。

    葛老头摆了摆手,等到奴才下去后,褚良才面色狰狞的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前几日我去了怡宁公主府上,闻到了催.情香的味道,当时本以为药性已经解了,但现在却闹出了些毛病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葛老头的面色渐渐趋于严肃,他赶忙走到褚良面前,抓住男人的脉门,皱着眉仔细听着脉相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一刻钟功夫,在这段期间,房中只能听到二人的呼吸声,谁也没有率先开口。

    葛老头清了清嗓子,看到将军阴沉扭曲的面色,忍不住道:“将军口中的催情香,应该是合欢香吧?”

    牙齿紧咬,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,道:“我并不知道那香料究竟为何物,只是药性烈得很,听说怡宁那贱妇都找了个侍卫,才将体内的余毒给消除了。”

    活了三十年,褚良从来没有这么厌恶过一个女人,一开始怡宁公主来到边城,他心里只是厌烦,但出于怡宁公主的身份,还是有那么丁点的容忍,但随着怡宁公主一次次挑拨凌氏跟盼儿的关系,甚至还敢使出腌臜手段算计他们夫妻两个,他的耐性也到达了顶峰。

    这些年褚良杀了不知多少人,心冷手黑,唯一的柔情只留给了自家人。

    而怡宁公主,在他眼里不过是个身份高贵的蠢物罢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中了合欢香的话,行房的确可以将毒性驱除,但夫人常年服用灵泉水,身子骨与寻常女子并不相同,灵气与合欢香的药性冲突,才会让将军落入此种境地。”

    褚良有些急了:“可有恢复的办法?”他实在无法接受自己成了一个不能人道的废人。

    葛老头捏着下颚的胡须,眉头紧锁,思来想去也没说出什么好办法,最后只能试探着开口:“如今夫人还怀着身子,等她生产之后,将军试一试夫人酿制的鹿鞭酒,里头放了许多的灵泉水,只要你体内的灵气压过合欢香的毒性,估摸着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命根子彷如摆设,这种日子褚良一天都不想过,他忍不住问:“直接喝灵泉水不成吗?”

    “鹿鞭酒里头放了舒筋通络的药材,被灵泉水激发了药性,本身对于男子而言就是十分难得的大补之物,但灵泉水却不同,此物虽然神奇,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功效,需要与别的东西相辅相成,才能获得最好的效果。

    鹿鞭酒此刻就放在地窖中,不过喝完此酒,以将军的身板,怕是也要折腾一番,所以小老儿才说让您稍等片刻,等到夫人坐完了月子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听到葛老头这一番话,褚良脸色臭的很。

    算算日子,小媳妇还得三个月才能将月子坐完,那这段时间又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像是看出了褚良的心思,葛老头嗤了一声:“将军满心满眼只有夫人一人,夫人挺着大肚子,您那宝贝根本用不上,好与坏倒是没有多大的差别......”

    褚良眼里透出凶光,好像饿狠了的野狼似的,葛老头也是个识时务的,赶忙反手捂住嘴,不敢将眼前这位给惹怒了,否则要是被褚良这个睚眦必报的男人断了灵泉水,他日后还怎么炼药?

    从葛老头院子里离开,外头飘起了鹅毛大雪,边城本就严寒,冬日里的北风一吹,浑身筋骨好似都冻住了一般,亏得褚良常年习武,火力比普通男子要壮些,此刻并未觉得有多难受,但若是换了盼儿,怕是早就被冻的浑身僵硬不能动弹了。

    褚良没有回到屋里,盼儿并没有睡,靠在软枕上看话本。

    听到推门的声音,她赶紧将手中的话本扔在一旁,柔美小脸儿上带着笑,冲着褚良招手:“将军怎么回来的这么晚?”

    男人几步走到小媳妇身边,带着厚厚一层糙茧的大掌揉了揉顺滑的黑发,声音沙哑道:“今晚军中有些事情,我在书房处理,一时间就晚了些,你现在身子重了,困了就早些歇息,不必等我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褚良一边将身上的衣裳脱了下去。

    房中烧了火炕,温度着实不算低,若是换了以前,褚良会光着膀子,只穿着一条亵裤上炕,但今时今日,他这身子出了毛病,万一被小媳妇发现了什么,他的脸还往哪儿搁?

    即使是相处了好几年的夫妻,褚良心里最在乎的也是盼儿,在心爱的女人面前,他希望自己能保持一个极好的印象,而不是一个命根子出了问题的废人。

    褚良平日里话也不算多,两人相处时,大多都是盼儿说,男人在旁边仔仔细细听着,此刻房中只点了一盏灯,光线昏暗,盼儿也没察觉出褚良有什么不对,像往常一样拉着男人的手,纤细的藕臂紧紧环住劲瘦结实的腰,脸蛋在胸膛上蹭了蹭,这副黏人模样让褚良整颗心都化了。

    再次摸了摸小媳妇柔软的发顶:“睡吧,你好好养着身体,等到过些日子议和了,咱们就回京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盼儿立刻哭了脸:“你瞧瞧我这肚子都多大了,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不肿胀的,要是趁着临盆前上路,路上折腾足足半个月,肯定不太方便,要是等着生完再回京,孩子还小,怕是经不起折腾......”

    眼见着盼儿心里头就惦记着肚子里那个小的,褚良一时间不由有些吃味,他翻身上炕,把小媳妇搂在怀里,之后又将房中的蜡烛给吹灭了,房中霎时间陷入到一片昏暗,才缓缓道:

    “咱们应该会在临盆之前回京,如今住在郡守府中,条件实在是太寒碜了些,刚生了娃儿你得调养身子,万万不能生出什么差错,我已经派人准备了一辆马车,十分宽敞舒适,在官道上赶路也不觉得有多颠簸,好媳妇,忍一忍。”

    褚良声音低沉,其中又带着浓浓的宠溺与包容,明明两人都是老夫老妻了,盼儿听到他的动静,心口突然颤了一下,玉容也染上了一层绯色。

    只可惜屋里暗的很,美人小脸儿晕红的景致,褚良根本看不见。

    他拉着盼儿的手,在柔腻喷香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,道:“乖,睡吧。”

    一连经过了好几个晚上,因为身子重精神疲乏的缘故,盼儿根本没发现褚良患上的毛病,倒是那人心里在意的很,每日天不亮就起身了,从床褥中爬起来,做贼似的将衣裳穿戴整齐。

    屋里的火炕是连着厨房的,夜里头烧的正热乎,但等到早上时,炉子里的柴火已经快烧完了,炕上也凉了不少。

    褚良整个人就跟炭炉子似的,暖和极了,每到早上,盼儿手脚并用的缠在这人身上,最近几日褚良起得早,在他离开时,睡着的小媳妇还不满地咕哝一声,让男人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眼见着就到年关了,代氏又重新想起了纳妾这一茬儿,她知道盼儿身子重,也不好过来打扰,便自己找了边城里的媒婆,让她送来一本小册子。

    翟恒回到主卧时,代氏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小册子,只要一想到要给自己夫君选一名妾室,代氏心里头就难受的厉害,偏偏翟恒年过四十,膝下有没有子嗣,京城里的长辈根本不会同意过继之事,纳妾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

    因为出神,代氏并没有听到推门的动静,等到纸页上头覆盖了一层阴影后,她这才反应过来,愣愣地转过身,看到自家夫君隐含怒意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男人一把将小册子从代氏手里夺了过来,恨声质问道。

    成亲这么多年,代氏从来没见过翟恒发火儿,此刻看到男人涨成猪肝色的面颊,张了张嘴,好半晌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明明代氏挑选妾室的原因,是为了替翟恒绵延后嗣,但此时此刻也不知何故,她心虚的很,死死低着头,根本不敢看自家夫君爬满血丝的双眼。

    手里死死攥着薄薄的册子,翟恒将册子捏的变形,起了不少褶皱,伸手翻开一页,他念道:“城西张秀才之女,年十五,性情温和柔顺...夫人为了给我纳妾,还真是费了不少的心思,连媒人都找好了?”

    代氏不断摇头,眼眶也跟着红了,泪珠儿好似断了线的珠子般,啪嗒啪嗒往下掉。

    要是换成以往,翟恒看到自家夫人哭的这般可怜,怕是早就忍不住上去哄了,但今日大抵是太过气怒的缘故,翟恒脚下如同生了根一般,定定地站在远处,与代氏相隔了几步远。

    “我再问一遍,夫人真想给我纳妾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代氏心如刀绞,嘴唇颤了颤,忍不住哭道:“我不想让你纳妾又如何?咱们夫妻两个没有子嗣,府中的长辈又不愿过继,若是再跟他们僵持下去,你在中间也为难的很,还不如纳妾,我忍过这一段时日也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两手掩面,女人哭的十分可怜,双肩都止不住的颤动着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回事,代氏突然觉得眼前有些发晕,伸手揉按着酸胀的眉心,她扶着桌子,刚想坐下,浑身的力气好似被抽干了一般,整个人直直地软倒下去。

    翟恒吓了一跳,赶忙冲上前,一把将代氏抱在怀中,大喊道:“来人!去请大夫!快去!”

    守在屋外的奴才原本听到两位主子的争执声,就吓了一跳,此刻再将国舅爷的嘶吼收入耳中,心中更是慌乱的很。

    代氏的陪嫁丫鬟闻声,什么都顾不得,飞快地跑向葛老头的院子。

    因为葛老头住在郡守府,很快便赶到了小院中。

    进了卧房,看着躺在炕上昏迷不醒的女人,葛老头眉头略挑了挑,直接给代氏把脉,好半晌没开口。

    翟恒此刻便跟那热锅上的蚂蚁一般,急得团团转,忍不住问道:“葛神医,我夫人没有大碍吧?她为什么会突然昏迷?”

    扫了翟恒一眼,葛老头面无表情道:“尊夫人年纪也不小了,好不容易怀上身孕,你们不好好将养着也就算了,竟然还日日饮酒,今日心绪波动太大,这才会昏迷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翟恒只以为自己听错了,他媳妇都已经三十多了,放在别人家都是当祖母的年纪,怎会突然怀上身子?

    “葛神医,您没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葛老头登时就不乐意了,直接站起身,冷声道:“国舅爷这话说的可真忒不中听,我葛稚川行医多年,怎会连小小的滑脉都诊不出来?尊夫人的身体是弱,但并非难以受孕的体质,你们这些年没有孩子,病根儿其实是出在国舅爷身上,只不过那些庸医诊不出来罢了。”

    脑子嗡的一声响,翟恒面色赤红,喉结上下滑动,伸手指着自己,问:“我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你体质不差,但却精气淤塞,最近喝了雪莲酒,将身子调养的差不多了,这才让尊夫人怀上。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惊喜让翟恒激动地不能自已,他回头看着代氏,急慌慌问:“我夫人昏过去了,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对翟恒而言,代氏肚子里的孩子虽然重要,却远远比不过相伴多年的发妻,十几年的夫妻情谊,翟恒又怎能轻易割舍?

    葛老头看到男人眼中毫不作伪的焦急,慢悠悠道:“夫人并无大碍,只要将身子好好调养一番就成了,将军夫人那里有京城产的百花蜜,国舅爷去讨来一罐子,那蜜水最是养身不过,普通人喝了都能强身健体,更别提孕妇了,此物跟桂花酒的效用相似,如今尊夫人不能饮酒,用百花蜜替代就是。”

    翟恒打起十二分精神,面容紧绷,比他上朝时都要严肃,就差拿出纸笔将葛老头所说的话一字不差的记下来了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