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53章 求情
    堂堂国舅爷不顾身份的纠缠着葛老头,足足跟他耗了一个时辰,等到代氏从昏迷中幽幽转醒,翟恒那股兴奋的劲头儿还没过,几步冲到炕边,大掌紧紧握着代氏的手,俊朗的脸上满是激动,面颊涨的通红。

    屋里头除了葛神医之外,还有不少伺候的下人,代氏脸皮薄,有些抹不开,挣扎着就要把手抽出来,翟恒却死死握着,不让自家夫人乱动。

    “夫人,咱们有孩子了!”

    代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皱着眉头盯着翟恒,之后又看了看葛老头,等到那位有神医之称的人点了点头后,她才颤巍巍的低头,看着自己平坦一片的小腹。

    “......我有孩子了?”

    翟恒一把将人抱在怀里,顾及着代氏的身子,他不敢用太大的力气,只是将人紧紧搂住,浑身止不住颤抖着,可想而知有多激动。

    葛老头一个孤家寡人,看到眼前这对夫妻恩爱的模样,不由撇了撇嘴,扭头直接走了,屋里头的丫鬟也纷纷低着头,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听到身后的动静,翟恒根本没有理会,只是用下颚抵着代氏的肩头,新长出来的胡茬儿蹭过女人柔嫩的面颊,留下一道道红痕。

    激动的心绪平复下来,代氏忍不住掉了泪,这些年因为没有孩子,她受了不知多少委屈,翟家是世家大族,身为大妇的压力本就不小,再加上代氏多年无所出,明里暗里不知有多少人在嘲讽她,觉得她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,不能给翟恒绵延后嗣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们夫妻二人本就恩爱,翟恒一直护着她,代氏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熬过那段艰难的日子。

    滚烫的热泪一滴滴砸在男人脸上,翟恒好像被烫着了一般,一下子慌了神,手忙脚乱的给代氏擦泪,他身上没有锦帕,就用袖口擦着女人的脸蛋,将代氏的面颊搓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夫人别哭,刚刚葛神医给你诊脉,说咱们两个这些年没有孩子,并不是你的原因,而是我精气淤塞,才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代氏瞪大红肿的双眼,道: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成亲多年,翟恒的身子骨到底如何,没有人比代氏更清楚了,即使眼前这人已经过了四十,仍旧如同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般,骑射功夫半点儿不差,横看竖看也不像精气淤塞之人。

    眼见着代氏满脸疑惑,翟恒面上也不由露出了几分愧疚,他们夫妻两个成亲多年都没生下一儿半女,明明是他的错,偏偏所有的责骂全都让代氏承担了,只看着女人紧皱的眉心跟红肿的双眼,翟恒心里头就跟火烧般,甭提有多难受了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不好,让你受委屈了,不过你身子弱,现在还怀了身孕,千万别掉泪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代氏满脸慌张地看着自己的肚皮,这个孩子来的太难,她生怕弄出了半点儿差错,两手紧紧按在小腹上,她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翟恒想起方才葛老头说过的话,林盼儿手里头有京城出产的百花蜜,女子喝下去最是滋补不过,他厚着脸皮去买下几罐子,日日给夫人喝着蜜水,估摸着她的身子骨便不会这么虚弱了。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着,翟恒也直接把话说出口了。

    给代氏掖了掖被角,他刚要走,就被代氏一把拉住了袖口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翟恒眼里仍透着一丝激动,道:“我去弄蜂蜜。”

    代氏哭笑不得:“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了,人家夫妻俩指不定早就歇下了,你若是现在去将褚良搅扰醒,别说蜂蜜了,约莫还得被人嫌弃一通。”

    闻言,翟恒一拍脑门儿,才想起天早就黑了。

    摆摆手,等到房里的丫鬟全都退下之后,翟恒慢条斯理地替代氏将身上的小袄脱了,之后再除去自己身上的束缚,吹熄了烛火,躺在炕沿边上,长臂一伸,他将代氏拥入怀中,动作十分小心。

    转眼到了第二日,褚良早早地起身,还在院子里耍了一套枪法,弄的满头大汗回了屋,盼儿刚好在洗漱,细白小手捏着蘸了水的巾子,踮着脚擦了擦男人的额头,之后小女人又从妆台前找出了一只瓷瓶,指腹蘸了一点脂膏,直接涂抹在褚良脸上。

    这脂膏是用芦荟配制而成,葛老头将此物拿过来时,盼儿也不由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毕竟寻常脂膏都是微微泛黄的颜色,这芦荟膏却不同,是碧绿的半透明膏状物,涂在皮肉上,好像一汪水似的,轻轻揉搓一番,便会直接匀开,一点也不会粘腻。

    翟恒刚一过来,栾玉便直接进屋通报,瞧见夫妻两个亲亲热热的站在一起,她眼皮子动都不动一下,像是早就习惯了这一幕似的,毕竟栾玉在盼儿身边伺候的时间也不短了,这夫妻二人明明是老夫老妻,偏偏比那些新婚燕尔的还要黏糊,栾玉一开始还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等到时间长了之后,她便彻底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,夫人,翟大人在堂屋里。”

    男人俊朗的脸上不由露出了几分诧异之色,问:“这一大清早的,翟恒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盼儿也跟着摇了摇头,道:“翟大人说不定有什么急事,你先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想起翟恒先前的吩咐,栾玉忙道:“夫人,翟大人想要见您。”

    玉葱般的手指指着自己,盼儿满脸惊诧,赶忙往自己面上涂了些芦荟膏,收拾齐整之后,便跟褚良一起往堂屋走去。

    刚一进到堂屋,坐在八仙椅上的翟恒蹭的一声站起身,直接走到门口,冲着盼儿作了一揖。

    小女人怀着身孕,照比平时反应慢上几分,也没有及时避过翟恒这一礼,想想翟恒的岁数,比她娘也小不了多少,盼儿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尴尬之色,忙道:

    “翟大人万不可如此,你若是有什么事,直说便可,但凡我们夫妻两个能帮上忙的,定然不会推辞。”

    闻言,翟恒缓了缓激荡的心绪,他眼眶下泛着淡淡的青黑色,一看就是昨晚没歇息好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今日翟某过来,是为了跟夫人讨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盼儿有些疑惑,问:“什么东西值得翟大人如此?”

    栾玉端来了热腾腾的蜜茶,一人一碗,翟恒吹散水面上的热气,喝了一口才道:

    “春禾有了身孕,偏偏她身子骨不算健壮,年纪又有些大了,怀着身子实在是危险的很,得知夫人你手里有京城产的百花蜜,对女子有奇效,这才厚颜来讨上两罐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盼儿长舒了一口气,刚才瞧着翟恒的神情,她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,弄了半天是想要蜂蜜。

    除了最为贵重的梅花蜜之外,余下的蜂蜜盼儿还真不缺,其中当属枸杞蜜与百花蜜最多,既然代氏是想要用百花蜜来安胎的,那还是得多加些灵泉水,对她的身子才能更有裨益。

    “翟大人放心,我这儿别的东西不多,就数百花蜜最多,既然代姐姐要用蜜水来调养身子,今日我就送两罐子到你们院里,喝的时候也无需节省,否则蜜水积的时间长了,反倒不太新鲜。”

    现在正是寒冬腊月的时节,即使蜜水放置一整个冬天,估摸着也不会出什么大毛病,只是里头的灵气没有先前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翟恒一再道谢,又拒绝了褚良夫妻留下用饭的要求,直接回到小院儿去陪着代氏了。

    目送着翟恒离开,褚良哼哼一声:

    “他运气倒好,这都四十了,竟然还能生出个孩子,这算不算老来得子?”

    盼儿啐了褚良一口:“人家还不容易得了个娃儿,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?”顿了顿,盼儿突然想到了什么,问:“阿古泰瞧上的汉人女子究竟是什么身份,若是她不愿意的话,咱们也得去说和说和。”

    褚良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盼儿道:“你怎么没想着问一句?”

    “阿古泰好歹也算是个枭雄,肯定不会娶不到媳妇,根本不用咱们替他操心。”

    盼儿不置可否,让栾玉从地窖里取出来两坛子百花蜜,这坛子并不很大,约莫能喝上一个月。

    伸手将上头的红封给撕开,盼儿从怀里摸出了灵泉水,直接倒在百花蜜中,顿时房中便溢出了一股浓郁的甜香味儿。

    一看到小媳妇拿出灵泉水,褚良脸色发黑,薄唇紧抿,心里头颇有些不痛快。

    人家都说,怀孕的女子不宜掉泪,偏偏这灵泉水非得跟眼泪一起流下来,想到小媳妇哭的双眼通红,就跟核桃似的,褚良只觉得烦躁的很,却又无法开口规劝。

    等到盼儿将两坛子蜜水弄好了,一眼便瞧见男人黑如锅底的脸色,她心绪转了转,顿时就想到了褚良生气的原因,赶忙走到男人面前,拉着他的手,软声道:

    “只不过是一瓶灵泉水罢了,将军怎么还舍不得了?”

    褚良紧紧皱眉,道:“我不想让你哭,掉泪实在是太伤身了。”

    小手捂着娇艳的红唇,盼儿嘴里发出咯咯的笑声:“将军放心,我身体可比普通人健壮多了,只掉几滴眼泪而已,根本没什么大碍。”

    让人将两罐子百花蜜送到代氏院里,褚良也去了军营。

    盼儿站在门槛处,看着外头纷飞的大雪,被冷风一吹,即使她身上穿着厚实的小袄,依旧冷的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转身回了屋,还没等到将凳子坐热乎呢,外头又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只见金玲掀开帘子,直直地往里走。

    按理说,金玲离开了张家人,日子应该是越过越好才对,怎么脸色这么苍白,整个人也瘦了许多,盼儿看在眼里,也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是铺子里出了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金玲摇了摇头,苍白的嘴唇动了动,想要说些什么,却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有话直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闻言,金玲的眼圈突然红了,扑通一声跪倒在青石板上,两手撑在地上,膝行到盼儿面前,扯着小女人的衣角,哽咽道:“夫人,求求您帮帮奴婢,奴婢实在是不想出关。”

    “出关?”

    盼儿想不明白金玲为何要出关,她在荣安坊做活儿,也没必要非要离开玉门关啊。

    此刻金玲哭的如同泪人儿一般,一张巴掌大的脸涨红如血,肩膀轻轻颤抖,瞧着十分可怜。

    “奴婢也不知是怎的回事,一年多前被歹人强占了身子也就罢了,算奴婢倒霉,生下了重儿,奴婢也认命了,但现在那歹人竟然回来了,还说要将奴婢带出边城去到关外,像这种卑鄙无耻之徒,金玲实在不愿......”

    将金玲的话收入耳中,盼儿一时间竟然觉得有些熟悉,她琢磨了一会儿,问:“那个歹人是匈奴?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用手背胡乱的摸了摸脸,金玲抽抽噎噎道:“他好像叫阿古泰。”

    盼儿耳朵嗡的一声,嘴角不由抽动几下,低头看着跪地流泪的金玲,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堂堂匈奴首领竟然会跟金玲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想到金玲母子近一年的遭遇,盼儿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阿古泰是匈奴首领,身份非凡,若是他不愿意的话,议和之事就没办法进行下去,但金玲也只是个可怜的女人,出了关到了匈奴的地界儿,日子怕是也不好过,即便她是个美人儿,那这份容貌又能维持多久?

    心里头连连哀叹,盼儿并不准备撒谎,满脸严肃道:“金玲,阿古泰是匈奴首领,这件事我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金玲张了张嘴,脸上露出明显的悲戚之色,颤巍巍道:“连您都帮不了奴婢吗?”

    “朝廷准备与匈奴议和,原本是想让怡宁公主跟阿古泰和亲的,哪想到这位首领拒绝了公主,说自己看上了一位汉人女子,我当真没有想到,他口中的汉人女子竟然是你。”

    两行清泪顺着颊边往下掉,看着金玲的模样,盼儿只觉得有些心疼,暗自低叹一声。

    自小长在边城,匈奴跟大业一直在打仗,金玲很清楚议和对于普通百姓究竟意味着什么,不必整日提心吊胆的过活,可以睡上一个安稳觉,家中壮年的男丁不必服兵役,无需在战场上丢了性命......

    要是议和这种大事因为她一个小小妇人毁了的话,金玲自己都觉得她是个千古罪人。

    颓然地闭上双眼,金玲的肩膀垮了下来,盼儿弯着腰,想要将人拉起来,在碰到金玲的双手时,她只觉得自己摸到了冰块儿,一点热乎气儿都没有。

    直直地站在面前,金玲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,就跟木头桩子似的,淡淡道:

    “夫人,奴婢知晓轻重,肯定不会耽误了朝廷大事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盼儿鼻子一酸,忍不住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若你有什么需要的,直接跟我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想起日日去到荣安坊纠缠与她的阿古泰,金玲颤声道:“奴婢最近不想去铺子里做活儿了,想和儿子好好呆上几日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什么大事,荣安坊那处自有别人打理,你也不必太过费心。”

    冲着盼儿福了福身子,金玲踉跄着从主卧里退了出去,看着女人的背影,盼儿不免有些担心,冲着栾玉叮嘱道:“你去盯着点金玲,千万别让她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栾玉是死士出身,也清楚议和对于朝堂有多重要,当即面色严肃的应了一句,加快脚步出了门子。

    等到人走后,盼儿心里头总是安定不下来,一个人在屋里来回走着,走到双腿发麻之后,她这才扶着椅背慢慢坐下。

    如今这世道,最苦命的就是女子,金玲因为被阿古泰夺了身子怀有身孕,在夫家受尽了侮辱与欺凌,好不容易与张家摆脱了关系,准备好好过日子了,朝堂却在这个时候议和,一个弱女子便如同物件儿般,当作议和的筹码,即便知道此事不可避免,盼儿还是觉得堵得慌。

    夜里褚良回来,盼儿将金玲的事情跟他提了,男人面上也不由露出了几分惊色。

    “阿古泰竟然为了金玲拒绝了怡宁公主,还真是......大快人心。”

    白了这人一眼,盼儿将攒金丝软枕放平,像往常一样靠在男人怀里,岂料柔软的身躯刚接触到褚良的胸膛,这人浑身筋肉瞬间紧绷起来,硬的就跟石头似的。

    细腻指尖戳了戳褚良的胸口,盼儿忍不住问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想起自己不中用的命根子,褚良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,强逼着自己放松下来,解释道:

    “我刚刚在外头冻着了,进屋里又觉得太热,一时间没缓过来,待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盼儿满眼都是怀疑,因为屋里头的烛火熄灭了,她根本瞧不见男人心虚的神情,也就没有追问下去。

    房间里霎时间陷入到一片寂静之中,针落可闻,褚良伸出手臂,将小媳妇搂在怀里,空下来的另一只手往下探了探,发觉自己如同废人一般,没有丝毫反应,他心中暗恨不已,却又不好说出口,只能一个人憋着气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