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57章 卑鄙
    越想就越是恼恨,林氏也不哭了,娇美的面颊涨成了猪肝色,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狠狠在桌面上拍了一下,忍不住问道:“侯爷,你说此事该如何解决?”

    男人心疼媳妇,伸手摸了摸下颚处的短须,面上仍是一副镇定自若的神情,道:“夫人不必担心,褚良对盼儿的心思我很清楚,休妻一事定是凌氏自作主张,跟褚良没有半点儿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事情是凌氏一个人弄出来的,但现在最重要的并非追究原因,而是想想该如何将事情给解决了,我的盼儿那么好,怎么能平白无故地让人摸黑,甚至连休书都弄出来了?”

    女人胸口不断起伏,石进往那处瞟了一眼,说:

    “明日我将褚良带过来,让他亲自来解释,毕竟他是盼儿的丈夫,人家夫妻间的事情,咱们做长辈的管的太宽,反而不妙。”

    林氏不是不清楚这个道理,但只要一想到她的宝贝女儿被气到昏迷的模样,她心口还是有些堵得慌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先跟褚良见一面,问问他到底是怎样的想法再说。”

    男人低低地嗯了一声,长臂一伸,突然露出了女人柔软的腰肢,将人拉进怀里。

    即使房中只有夫妻两个,林氏的面颊仍染上了一层红霞,小声咕哝道:“都老夫老妻的了,大白天搂搂抱抱成什么样子?侯爷还不快放开!”

    石进嗤笑一声:“白天又如何?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媳妇,不管白天黑夜,我都能抱你亲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石进说出这种话来,林氏不由啐了一声,女人的面容娇美,只可惜眉眼处透着淡淡的愁绪,让人看着便觉得十分心疼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盼儿昏迷的时间并不算长,不到三个时辰,等到她睁开眼时,就看到坐在炕边的凌氏,以及脸蛋皱成苦瓜的小宝。

    拍了拍儿子的脑袋,盼儿强行提着一口气,两手撑着炕沿,慢慢坐直了身子,哑声问道:“娘,那封休书您是如何处理的?”

    “休书吗?我给收起来了,你爹明日会把褚良带过来,咱们当面对质。”

    盼儿心里头如同明镜一般,知道休书根本不是出自褚良之手,但凌氏到底是男人的亲生母亲,总是在二人之间横插一脚,就算夫妻之间的感情再好,也经不起这样一回又一回的折腾。

    轻轻嗯了一声,盼儿脸色仍有些发青,凌氏从丫鬟手里接过牛乳,送到闺女面前,轻声道:“马上就要临盆了,你千万不能思虑过重,否则对你、对肚子里的孩子都并非什么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娘,您胳膊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刚刚看到了那封休书,盼儿一时之间接受不了,到了此刻才缓过神来,注意到林氏缠着白布的胳膊。

    摆了摆手,示意屋里头伺候的丫鬟全都下去,等到房中只剩下母女两个时,林氏这才开口:

    “先前我在外头,遇上了宁王,那厮知道咱们娘俩儿的身份,非要借此来威胁我,让我跟他再续前缘......”说这话时,林氏满脸都是厌恶,即使宁王已经送了命,不在人世了,她心中的恶感依旧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少。

    “再续前缘?”盼儿心里疑惑的很,在她眼中,宁王对宁王妃十分特别,对于其他的女人根本不算在乎,要不是因为这个,当初盼儿也不会在一场大火中烧伤了面颊,留下了碗口那么大的伤疤。

    林氏闭了闭眼,咬牙切齿的说:“别以为宁王是什么痴情种子,他心里不止没有宁王妃,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,他想要的只是一个美貌且听话的木偶,府中的妾室身份太低,宁王瞧不上;而宁王妃身份倒是够了,但这几年因为出了闫红衣那档子事儿,王妃也没有以往那般听话,宁王心中厌恶,又遇上了我......

    我是忠勇侯府的夫人,身份足够,早先还是王府的妾室,有了这样的把柄,宁王觉得我肯定会乖乖听话,哪曾想他命不够长,死在了前面,还真是报应!。”

    眼皮子抽动了一下,盼儿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宁王竟然是这种人。

    她试探着问:“女儿听说,宁王的死好像跟侯爷有关?”

    娇艳的红唇微微勾起,林氏笑道:“有没有关系我不清楚,不过你爹爹人不错,对咱们娘三儿都照顾极了,能嫁给他,简直是积了十辈子的福分。”

    从怀里摸出了灵泉水,盼儿将瓷瓶交到了林氏手里。

    “娘,你把此物涂抹在伤口上,能好的快些。”

    林氏也知道自家女儿手里有不少好东西,根本没有推辞的意思,笑呵呵的接过了瓷瓶儿。仔细端量着盼儿的神情,确定她不会再因为休书之事伤心流泪了,林氏这才从卧房里走出去。

    凌氏往忠勇侯府送休书之事,褚良根本不清楚。

    此刻他脑子里如同一团乱麻,乱糟糟的,半点儿头绪也没有。只要一闭眼,他眼前就会浮现出瓷碗中并不相融的两滴血,即便清楚盼儿不会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,但心中却难受的很。

    让栾英送了几坛子酒水过来,褚良也不敢回到空荡荡的主卧,直接去了书房中,将酒坛子上头的红封一把撕开,仰着脑袋,大口大口地吞咽着。

    透明的酒水直接滑落,将男人穿着的深色衣裳全都给打湿了,书房中也弥散着一股浓郁的酒气。

    褚良在书房中喝闷酒的一事,自然是瞒不过凌氏的。

    此刻李嬷嬷一边给凌氏捏着肩膀,一边开口道:“老夫人,如今林盼儿那妒妇不在府中,咱们刚好可以给将军送几个知书达理温柔小意的女子,老奴觉得表姑娘人品相貌都不错,即便表兄妹之间现在没有男女之情,但感情都是慢慢培养的,米已成炊木已成舟之下,就算将军不愿意,也只能按着您的想法行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嬷嬷的话,凌氏一开始还有些犹豫,到了后来,眼中的神色慢慢坚定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正好月娘也在京城,派人去凌府把她接过来,此事千万不要声张,也别让阿良身边的那起子侍卫知道,那些吃里扒外的狗东西,早就被林盼儿给收买了,根本不知道谁才是定北侯府真正的主人!”

    李嬷嬷跟着附和了几句,之后便走出卧房,找了个办事妥帖性子稳重的小丫鬟,直接去了凌府。

    丫鬟是凌氏身边的人,凌府的门房也曾见过两回,根本没费什么力气,这奴婢便进到了小姐的房中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姑母让我去侯府?”

    凌月娘蹭的一声从软榻上站起身子,清秀的脸上满是惊色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竟然会有这等好事落在她头上。

    脸上露出一丝犹疑,她问:“你说表哥喝醉了,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丫鬟道:“就算再借奴婢一百个胆子,也不敢在这种大事儿上糊弄您啊!奴婢先前出府时,将军还在书房中喝酒,足足有成人小腿高的酒坛子就捧进去了四五个,就算将军是千杯不醉的海量,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啊!”

    一双水眸中精光闪烁,凌月娘用力搅动着锦帕,呼吸都急促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今日褚良醉酒,林盼儿那个贱妇又不在府中,对她来说是最好的时机,只要跟表哥成就了好事,她就能得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东西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凌月娘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由丫鬟在前头引路,凌月娘坐在马车上,直接赶到了定北侯府。

    进了侯府后,她脚步匆匆的往书房赶去。

    寒风呼啸,半空中飘着雪花,像凌月娘这种身娇体弱的女人,原本应该冻的浑身发抖才是,但由于内心太过激动,她非但没有感觉到半点寒意,甚至浑身上下都燥热的厉害,面颊通红,眼中蒙着一层水雾,那副荡漾的模样,一看就是动了春.心。

    凌氏好歹也是褚良的生母,她使了些手段,当着侍卫的面,把凌月娘直接送到了书房中。

    书房里除了褚良与凌月娘之外,再也没有别人。

    跟自己心爱的男人共处一室,凌月娘死死咬着唇瓣,因为太过激动的缘故,她的身子不住地轻轻颤抖。

    喝了太多的酒水,褚良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。

    只见男人紧紧拧眉,用黑不见底的鹰眸死死盯着凌月娘,似乎在辨认来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怀里好似揣了一只兔子,凌月娘心跳的厉害,她迈开步子,走到男人身边,一边走着,纤细的手指一边将绳结解开。

    等到凑近之后,女人眼中流露出一丝势在必得,娇声道:“表哥,即使你心里再在乎林盼儿那个贱人又能如何?你终究是我的,咱们两个才最相配......”

    褚良一开始还以为面前的女人是盼儿,等闻到女人身上那股浓烈刺鼻的香料味儿时,他忍不住捏了捏鼻子,醉醺醺道:“臭东西!快滚开!”

    说着,男人蒲扇般的大掌用力一推,直接将身娇体弱的凌月娘推到在地上,结结实实地栽了个大跟头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