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63章 鱼酱
    先前褚良跟盼儿提过一回鱼泡,她也知道那玩意到底有何用处。此刻小女人手里捏着那薄薄的鱼泡,整个人又羞又急,白生生的小脸儿红的像血桃一般,配上那张嫣红的小嘴儿,那副模样比起十五六的小姑娘还要娇气,甭提有多好看了。

    褚良看着自家媳妇这般害羞,一把将人搂紧怀里,脸上没有露出笑模样,但鹰眸中的得意之色却越发浓郁,就跟偷了腥的猫儿似的。

    心里憋气,盼儿也顾不得木匣子里究竟装的是什么东西,一把将手上的瓷盒扔了下去,褚良吓得赶忙伸手去接,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心疼之色。

    “好媳妇,你可不知道这物件是费了我多大力气才弄出来的,万一摔坏了着实可惜,咱们这几日好好试一试,若是用着不差的话,我再多做一些,到时候你想摔几个,就摔几个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这么一番话,盼儿死死咬牙,两手握紧拳头,用力往褚良头脸上砸,女子的力气本就跟男人有着天差地别,褚良又常年习武,整个人健壮的好比山间猛兽一般,哪里是小媳妇这两下能打的动的?

    只见男人连眉头都没动一下,任由盼儿折腾着,粉拳打在褚良胸口处,发出闷闷的响声,没有将这人打疼,小女人的白嫩的小手倒是又红又肿。褚良见状,一把抓着莹白的腕子,放在嘴边亲了两下,口中道:“媳妇,你就是生我的气,也别累着自己,否则要是伤到哪儿了,我心里实在是难受的紧。”

    雪白贝齿紧咬红唇,盼儿都快被褚良的无耻给惊呆了,好在两人已经成亲多年,她早就知道这厮究竟是什么德行,但凡褚良稍微有点底线,当初二人在山上见面时,这人就不会使出那么无耻的手段来要挟自己。脑袋靠着车壁,小女人双目紧闭,红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线,无论男人说什么,她都没有再开口的意思。

    自打盼儿怀了毓秀之后,褚良就四处寻找避子的法子,用药的话怕伤身,再加上盼儿体内有灵泉水,他自己也经常喝,普通的避子药经受灵泉水洗刷,怕是根本没有什么功效可言。但这种外物却不同,跟灵泉水没有任何关系。况且要是鱼泡不经用的话,就换成上好的薄绢,浸在油中,一样能用得上。

    且不提褚良最后琢磨出了什么法子,盼儿最近倒是忙活起来了,除了每日用灵泉水将矿石处理一番外,她还得往鱼池那边走上几趟。池中的那些锦鲤,在吃了泡过灵泉水的米饭后,一个个长得飞快,颜色也越发好看,金红玉白一片片在池中涌动,阳光透过云层照射下来,水面上波光粼粼。

    有几条锦鲤背后好像生了字形,盼儿就让人把这几条锦鲤单独捞出来,放在例外的缸里散养,每日给的灵泉水更多,这四五条锦鲤也争气的很,个头越长越大,字形也越发好看,她仔细辨认一番,好像是个吉字。看着这几条金灿灿的锦鲤,盼儿就跟瞧见了大笔大笔的银钱一般,虽然锦鲤不一定会卖出高价,但这东西寓意好,在自家养着也不错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柳母的饥疾痊愈之后,褚良不顾盼儿的反对,第二日就迫不及待地将小宝送到了柳先生家,柳先生身上虽无官职,但家资颇丰,也不是贪财好利的性子,送些金银当束脩反倒落了下乘。

    男人也想到了这一点,思索一番之后,便提着两坛子人参酒过去。

    大多读书人都好杯中之物,柳先生也不例外,尝到了人参酒的滋味儿,他对人参酒简直赞不绝口,每日睡前都要喝上一杯,若是不喝的话,便会觉得浑身难受,显然是被人参酒勾起了馋虫。

    拜了师后,白日里小宝不在家中,褚良又去了军营,盼儿将手头上的事情忙活完了,一时间闲的很,让她都有些不太习惯了。

    突然,她想起废庄中还放了几缸腌好的豆酱,便琢磨着往里头加些料,弄出鱼酱来。

    鱼酱香气特别,味道浓烈,有的人觉得河鱼的腥气太重,刺又多,实在没法入口,但做成鱼酱之后,就能借助豆豉的香气压住河鲜本身自带的土腥味儿。这种酱料入口微微有些咸,但用猪板油在锅里一炒,或者用烈酒调稀,配上刚出锅的白米饭,搅拌一番,浓黄的色泽覆盖了米粒的莹润,那股酱香甭提有多馋人了。

    盼儿越想就越是意动,忍不住咽了咽唾沫,张口将栾玉这丫头叫来,让她去废庄里走一趟,拿一坛子豆酱回来。栾玉办事比起一般人要麻利许多,她本就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,既然得了夫人的吩咐,便片刻功夫也不肯耽搁,直接坐上马车,往废庄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废庄距离京城实在算不得近,等到太阳落山时,栾玉这才捧着装了豆酱的摊子回了小院儿中。

    眼见着褚良还没有回来,盼儿换了一身酱紫色的衣裳,撸起袖子直接往厨房走去,她晌午时想起了做鱼酱一事,便跟厨房知会了一声,管事婆子特地留了几条鲜活的大鲤鱼,此刻都在水盆子里活蹦乱跳呢。

    盼儿刚走进厨房,管事的王婆子满脸堆笑的走了出来,恭恭敬敬地福了福身子:“夫人怎么亲自来厨房了?这地界儿烟熏火燎的,可别呛着您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盼儿本身也不是什么娇贵人儿,早些年跟林氏刚入京城时,干了不知多少活,每天都从早忙到晚,手头上的事情比现在多了数倍,那时候她都忍了下来,现在只不过想弄些吃食而已,倒也不算难。

    王婆子不敢让夫人亲自动手,眼见着盼儿要杀鱼,这年过四十的妇人动作倒是利索,直接将鲜活的鲤鱼从盆里捞出来,割开一刀,放了鱼血之后,这才开始去鳞。

    到底是常年在厨房里做活的,看着王婆子的动作,盼儿不由挑了挑眉,知道自己肯定没有王婆子做得好,索性往后退了一步,让开了案板的地方,嘱咐王婆子把鱼肉切成长条,用夹子把毛刺给摘了去。

    摘毛刺可是个细致活儿,王婆子年纪大了,眼神也不太好使,好在厨房里有好几个年轻的丫鬟,很快就将鱼肉处理好了。

    因为鱼肉上不能沾水,盼儿跟她们讨了一块干净的巾子,仔细将水珠给擦干,脑海中回忆起小时候林氏做鱼酱的步骤,将鱼肉跟豆酱先后装进了瓷瓮中,又加了二升白盐、一升捣成碎末的干姜,以及切的细细的橘皮丝,用长条筷子把几样调料全都混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倒入一瓷瓶灵泉水后,盼儿让人去院子里挖了稀泥,先拿红绸将瓮口绑住,再用泥仔细封好。确定不留一丝缝隙后,盼儿才冲着王婆子道:

    “明个儿若是出太阳了,就把鱼酱放在日头底下曝晒,千万不能让它漏气了。”

    王婆子赶忙拍了拍胸脯:“夫人放心,老奴肯定会看好这坛子鱼酱,不会出半点差错。”

    抻头看了看外头的天色,瞧见屋外漆黑一片,盼儿也不好再在厨房中多留,直接回了主卧中。栾玉这丫头心细的很,跟着主子回来后,都没等盼儿开口吩咐,就直接往屏风后弄了热水。盼儿不习惯洗澡时让人伺候着,让下人都去屋外待着,她自己个儿将衣裳脱下来,在木桶中慢慢泡着。

    桶边上摆了一张小桌,上头放了一只青花瓷壶,小女人伸手将瓷壶拿在手中,张开小嘴儿,澄澈的酒液便直接被她灌入口中,馥郁的桂花香气缓缓弥散开来,甭提有多好喝了。盼儿的酒量不算好,但她本身就是个馋酒的,怀着毓秀时有褚良看着,连点酒味儿都闻不着,趁着男人没回来,她可得好好放纵一回,省的那人整天管这管那的。

    心里转过了这种想法,盼儿一个不察,竟然将整整一壶桂花酒全都喝进了肚,虽说桂花酒主要是卖给女客的,但实际上为了让桂花瓣在酒水中析出花油,盼儿酿酒时用的都是烈酒,酒量不差的男人一口气喝这么多,脑袋都得迷糊一下,更别提酒量不好的盼儿了。

    此刻小女人只觉得燥热的紧,额间也冒出薄薄一层细汗,一张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,身子也染上了同样的颜色。

    在泡了整整半个时辰,木桶中的浴水已经有些凉了,夜里微凉,酒劲儿过了之后,盼儿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将木架上挂着的巾子扯了过来,在身上擦了三两下,头发还没绞干,便直接踩在小杌子上,从木桶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披上月白色的丝绸褙子,盼儿踉踉跄跄地往床榻走去。

    她脚下发软,若不是扶着墙壁,此刻说不准都得跌个跟头,满头黑发**的披散在后背上,将薄薄的衣裳都给打湿了,盼儿也顾不得那么多,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守在门外的丫鬟听不到房里的动静,以为夫人是歇下了,便没敢往里间走去,生怕惊扰了她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刻钟功夫,褚良回来了。

    伸手推开主卧的门,刚一跨过门槛,男人便忍不住拧了拧眉。

    房中好像有一股酒味儿。

    快步往里走,等看到歪倒在桌子上的青花瓷壶时,褚良一双鹰眸中露出了然之色,他很快就走到了床边,一屁股坐在床沿边上,伸手摸了一把小女人湿淹淹的黑发,脸色登时黑如锅底。

    这女人实在是太不爱惜自己的身子,明明刚出月子不久,夜里饮酒也就算了,甚至连头发都没绞干,倒头便睡,若是被风吹了,等到将来年岁再大一些,指不定会落下偏头痛的毛病。

    皱着眉捏了一条干巾子在手,褚良单手拖着小媳妇的后颈,让人枕在他腿上,慢慢将发丝擦干,明明身量高大的男子是个武人,但他伺候媳妇的动作却无比轻柔,生怕力气用的太大,将小媳妇从睡梦中吵醒。

    这一觉盼儿睡的甭提有多舒服了,等到第二日天光大亮,她睡眼惺忪的醒过来,还没等动弹一下,脑袋上头便传来男人阴瘆瘆的声音: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心里咯噔一声,一股凉气儿直直钻进骨缝中,让盼儿霎时间清醒了。

    水润润的杏眼瞪得滚圆,她扯过锦被,将自己裹了起来,抬眼看着面前的男人,强挤出一丝笑:“将军什么时候回来的?昨个儿我睡得早......”

    “睡得早?”褚良冷笑一声:“我看你是醉倒了吧?”

    眼见着小女人面上露出明显的心虚之色,褚良忍不住磨了磨牙,要不是今日营中还有要事处理,他肯定会好好跟盼儿说道说道,也省的小媳妇不长记性,一而再再而三地折腾自己的身子。

    男人下了地,正要穿衣裳呢,盼儿心中揣揣,踩着绣鞋跟在褚良身后,怀里捧着他的衣裳,小声道:“我帮将军更衣。”

    褚良冷冷的看了小媳妇一眼,既没同意也没拒绝。

    盼儿赶忙将雪白的亵衣给他套上,之后又分别穿好了裤子,以及外衫,等到她怀里的布料全都到了褚良的身上时,男人一双鹰眸颜色加深,好像浓到化不开的墨汁一般。

    “把衣服穿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盼儿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,眼皮子忍不住抖了一下,昨晚上她喝的桂花酒着实不少,只穿了一件褙子便上了床,以至于此刻在男人面前丢了这么大丑。

    看到小媳妇恨不得钻进地缝儿里的模样,褚良心情大好,也没有为难盼儿的意思,转身离开了主卧。

    又过了好几日,放在瓷瓮中的鱼酱终于弄好了。

    这天晌午,栾玉端着红木托盘进了屋,托盘上放了一小碗胭脂米饭,一碟子深褐色的鱼酱,还有一壶酒水。

    鱼酱在入口之前,由于太过粘稠的缘故,必须先用好酒冲稀,盼儿将澄澈的酒水倒进小碟里,用筷子慢慢搅开,等到酱料的香气出来后,她低头嗅了嗅,巴掌大的小脸儿上透出明显的陶醉之色。

    舀了一小勺鱼酱放在碗里,盼儿稍微搅拌了下,将沾了酱料的米饭送入口,那股熟悉的味道让她舒坦极了,大口大口地吃着米饭,最后肚皮都稍微隆起了一点,可见这一顿吃的着实不少。

    说实话,盼儿自己也没想到,她头一回做鱼酱,竟然能做的这么好,甚至比记忆中林氏做的鱼酱滋味儿还要鲜美些。不过仔细想想,瓷瓮里头放了那么多的灵泉水,做酱料的食材也是经过精挑细选的,哪有不好的道理?

    揉了揉略有些鼓胀的肚腹,盼儿心里头升起一丝后悔,因为想要减肥的缘故,最近她在吃食上挑剔的很,饭量也比以前少了一半,今日突然吃了这么多,着实有些伤胃。

    吱嘎一声,栾玉突然将房门推开,走到盼儿身边,急声道:

    “夫人,有人在荣安坊外头闹呢!”

    盼儿蹭的一下站起身子,形状秀美的柳眉叠了叠,她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主仆两个一边往外走,栾玉一边小声解释:“上午时,有人买了荣安坊的人参酒,喝了之后,就说自己肚子疼,现在在铺子前头直打滚儿,闹的人心惶惶的,都说荣安坊是黑店。”

    盼儿的脸色陡然沉了下来,她开了这么久的铺子,从来没有遇上胆敢上门闹事的人,此刻她们俩走到了前院儿,盼儿瞧见一个侍卫,直接吩咐一声:“去将葛神医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侍卫常年在侯府中呆着,哪里会不清楚将军夫人的身份,当即快步往葛稚川所住的院子中赶去。

    治好了柳母的饥疾后,葛稚川最近也清闲了不少,听到盼儿来找,他放下手中的药草,也没有耽搁下去,直接跟着侍卫来到了前院儿。

    刚一走到地方,葛稚川问:“夫人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盼儿脚步不停,低声开口:“方才荣安坊前头来了个闹事儿的,非说自己喝了灵泉水后,肚子就疼的厉害,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几人一起坐上了马车,很快就到了地方。

    荣安坊开在主街,平日里这处的人流就不算少,此刻更是人挤人,里三层外三层的将铺子门口围了起来,亏得出门之前盼儿带了几个侍卫,这几人护着她,生生开出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走到铺子门口,盼儿看到了倒在青石板上的男人,身上穿着粗布衣裳,浑身瘦的没有二两肉,脸色蜡黄,双手抱着肚子,可劲儿在地上打滚儿。

    “荣安坊真是一家黑店,她们卖的那些药酒,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做的,我才喝了一杯而已,这肚子疼的跟刀割一样,好疼啊!好疼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盼儿好悬没被气了个仰倒,在荣安坊中卖的那些酒水,都是难得的珍品,酿制时加了不少的灵泉,对人的身子骨十分有益,根本没有半分害处,怎么到了这人口中就成了乌七八糟的东西,还真是含血喷人!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