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64章 香包
    按说以往赵婆子呆在荣安坊中,也没有人敢来闹事儿,偏偏这几日赵婆子得了风寒,每日咳得厉害极了,根本不能到铺子中做活儿,这才让人逮着空子,在荣安坊门口闹上了。

    盼儿身上穿着妃色的裙衫,五官娇柔艳丽,皮肉莹润如同白雪,身边还跟着不少侍卫,明显就不是什么身份普通的人。

    满地打滚的男人并没有认出盼儿是荣安坊的老板,不过他看到眼前这个难得的大美人,赶忙爬到了前头,满是污泥的手掌一把抓住了盼儿的脚,口中嚎叫着:“求求夫人帮帮小的,向这家黑店讨个公道吧!”

    男人握着盼儿的脚踝不算,甚至还变本加厉地想要往小腿肚上摸去,栾玉也不是吃素的,一脚直接踹在了此人胸口上,啐了一声:“你个厚颜无耻的,我家夫人岂是你能碰的?”

    被踹了个窝心脚,干瘦的男人霎时间瘫倒在地上,口中发出杀猪般的嚎叫,刺得人耳朵生疼。

    低头扫了一眼绣鞋上的污泥,盼儿忍不住拧紧眉头,冲着葛稚川低低地说了一句:“葛先生,劳烦您给他把把脉,看看这人是真病,还是装病。”

    葛稚川点了点头,掀开长袍蹲在地上,一把扣住了男人的脉门,那人还想挣扎,却被两个侍卫给按住了,整个人如同一滩死肉似的,动也不能动。

    把完脉后,葛稚川拍了拍手上的泥灰,直截了当道:“此人根本没有半点儿毛病。”

    男人怒道:“你这糟老头可别胡说八道,我就是喝了荣安坊里的药酒才闹肚子的。

    走到男人面前,盼儿意味不明地哼笑一声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看到美人走近,男人眼里流露出一丝淫.秽之色,道:“老子叫许三。”

    “许三是吧?你说你喝了荣安坊中的药酒,才会腹痛如绞,那你究竟是喝了哪一种?毕竟铺子里足足有十几种不同的酒水,总不能每样都有问题吧?”

    虽说以貌取人并不太妥当,不过盼儿看着许三的模样气度,觉得他实在不像是能喝得起药酒的人,毕竟雪莲酒人参酒之类的药酒,小小一杯便能卖到一两银子,普通百姓只能趁着进店买腌菜时闻闻酒香,要说真让他们花银子买一杯酒水,大多数人都是舍不得的。

    许三梗着脖子,眼神闪躲了一下,大喊一声:“雪莲酒!”

    雪莲酒一开始是在边城的云来楼中卖的,盼儿酿了不少,剩下的酒水随车队一并送回了京城,由于京中品相上乘的雪莲并不多,早在月前,所有的雪莲酒就卖的一干二净,这许三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,随便说了一样有名气的药酒,就想来到荣安坊门前闹事,真是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一双水光潋滟的杏眸中满是讥诮之色,盼儿轻笑道:“你确定是雪莲酒?”

    许三心里头有些没底,不过想想雪莲酒在外的名声,肯定是荣安坊中卖的最好的药酒,说这种准没错,他心一横,死死咬牙道:“就是雪莲酒!”

    “许三,你来我荣安坊闹事之前,难道没有打听打听,最后一瓶雪莲酒早在月前就已经全部卖完了,你是从哪得着的雪莲酒,跟我说说可好?”

    小女人脸上露出甜蜜的笑意,但这丝笑意却未曾到达眼底,只见盼儿杏眸中寒光闪烁,那股煞气让许三忍不住哆嗦了一下,他早先听说,荣安坊幕后的老板是定北将军的夫人,难道眼前这个娇俏的美人儿,就是那位将军夫人?

    心里头连连叫苦,许三两手撑地,赶忙爬了起来,动作甭提有多利索了。

    眼见着这人要跑,盼儿冲着身边的侍卫吩咐一声,这些年轻汉子筋骨强壮,可比瘦的没有二两肉的许三强出了不知多少倍,此人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按倒在地上,面颊紧紧贴着青石板,被上头的泥土沙砾刮蹭的通红。

    走到许三面前,盼儿蹲下身子,眼里露出明显的讥讽之色。

    “若你真的腹痛如绞,动作哪里还能这么灵活?既然有胆子上赶着来荣安坊门口闹事,就千万别怪本夫人翻脸。”说这话时,盼儿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,配上艳丽的五官,整个人甭提有多打眼儿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许三送到官府!”

    两名侍卫直接把许三押送走了,盼儿见着事情解决,刚要回到马车上,却听到一道清朗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夫人留步。”

    盼儿顿住脚步,转过头,杏眼中满是疑惑的看着开口说话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男子模样着实年轻,也就二十出头,身上穿着湖青色的长袍,五官深邃,不过模样倒是挺俊的,盼儿仔细想了想,也不记得自己认识这号人物。

    男人走上前,冲着盼儿拱了拱手,清俊的脸上浮现出薄薄的晕红:“夫人怕是不记得宁某了,当初宁某在边城被人打断了一条腿,只能靠替人写信为生,还是夫人出了银子,才让宁某保住了那条腿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盼儿倒是想起了这事儿,当时她刚到边城不久,有一回在街上逛了逛,看到一个瘦弱的书生,拖着一条伤腿,在街边帮人写信。她觉得那人挺可怜的,正好荷包里还剩下些散碎银子,便直接给了那书生,没想到竟然还能在京城遇见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宁川的腿,盼儿笑了笑:“只不过是小事而已,宁公子不必放在心上,家中有事,便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盼儿便直接上了马车,等到帘子阖上,彻底看不到那张妍丽的小脸儿时,宁川脸上的笑意才慢慢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身后的小厮走上前,小声提醒道:“公子,刚才那位是定北侯府的夫人,您要是想要道谢,直接备份厚礼送到侯府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”宁川摆摆手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当初他被庶出弟弟陷害,流落到边城,身无分文不说,还断了一条腿,要是没有盼儿给他的那十两银子,能不能平安渡过那段时日还是两说,好不容易回到京城,宁川将庶弟姨娘全都给解决了,脑海中却不断浮现出那道倩影,即使已经知道林盼儿已为人妇,他还是动了不该有的心思。

    偶遇宁川的事情,盼儿并没有放在心上,她回到侯府之后,就让厨房的婆子继续腌制鱼酱,做好了酱料后,分别送到荣安坊跟陈家酒楼里头。

    荣安坊卖的每样东西,都是别家没有的,京城里虽然做酱料的铺子并不算少,但这些商人并不像盼儿一般,眉心藏着一汪神奇的灵泉,有了这灵泉水后,不止食材本身的味道有了极大的提升,若是吃多了这种富含灵气的食物,身板也会远比之前要康健许多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接连不断的用灵泉水浸泡了矿石,除了金精石以及朱砂石之外,褚良这厮不知从何处弄来了一箱子的圆滚滚的珍珠,这些珍珠的成色并不算差,质地光洁圆润,只不过因为放的时日稍微有些久了,珠子略有些泛黄。

    盼儿将珍珠放在了木盆中,里头倒了一些山泉,之后又加了不少灵泉,浸泡了整整三日,珍珠上暗黄的表层便变得光洁莹白许多,甚至还透着淡淡的粉晕,珠子要比先前小了许多,虽然瞧着顺眼,但价格却卖不了太高。

    心里头有些发愁,盼儿自己并不太喜欢珍珠这种首饰,此刻她琢磨着该如何将东西全都处理掉,最后还是葛稚川帮她想了个主意,将珠子磨成细粉,跟香料药材混在一起,这些东西本就有凝神静气的功效,做成香包随身佩戴,也是难得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盼儿身上也戴了一个装着珍珠粉的香包,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,戴上了这香包之后,夜里睡觉的确觉得安稳多了。

    最近京城里多了一种新花样,无论是年轻还是年老的女子,都愿意在腰间挂着一个香包,这香包的做工着实精致,请的是全京城最好的绣娘,绣出药草的图纹,佩戴在腰间,既好看,还能起到美容安神的功效。

    因为香包里头放了不少珍珠粉,价格委实不低,这么小小的玩意,竟然要五两银子,好在京城中的女眷,大都认准了荣安坊。对于那些一掷千金的娇小姐而言,五两银子根本不算什么,有的瞧上了那些药草的花样,一连买四五只的都有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耿玉秀是锦绣楼的绣娘,她绣工精湛,擅长苏绣,每月绣一些大的摆件,都能赚上几十两银子,只不过刺绣实在是太过伤身伤眼,每天夜里都得对着油灯,仔仔细细地将花样描出来,穿针引线,片刻都不能松懈。

    刚成亲那两年还好些,她没有怀过孩子,精力还跟得上,但自打生了个女儿后,整个人就不如以往了,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,夜里休息不好,白日里也打不起精神,拿着针时,耿玉秀有好几回都差不点将针尖扎在指头里,亏得她反应快些,这才没有在指腹留下针孔。

    要不是家里头用钱的地方实在不少,刺绣这般伤身,耿玉秀说什么都不想做了,只可惜她现在扔不下这么赚钱的活计,也只能强行忍了。

    荣安坊要了一批香包,其中大部分就出自耿玉秀之手,她按着丫鬟的交待,将配置好的药粉放在了香包中,把封口仔细收紧,不让那些研磨的十分细致的药粉漏出去。

    据说这些药粉有安神养颜的功效,耿玉秀虽然听过荣安坊的大名,却不知道这药粉到底是真是假,从生意人嘴里说出来的话,充其量能信个五成,若是全信的话,吃亏的就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天色擦黑,耿玉秀今天做了整整二十只香包,闻着药粉的香气,她忍不住打了个呵欠,将刺绣的物件收拾齐整,放在绣篮子中,她草草洗了把脸,便上床歇下了。

    这一觉,便直接睡到了天光大亮。

    耿玉秀是被院子里的鸡叫声给吵醒的,看到外头明晃晃的一片,女人那张苍白的脸上不由露出了浓浓的惊诧。

    不说远的,前天夜里她就辗转反侧了整整半宿,都没有一点睡意,哪想到昨夜竟然如此顺利的睡着了,难道那香包真有用处不成?

    抱着这种想法,耿玉秀又做了整整一天的香包,今个儿夜里,她到了时间之后,便觉得有些乏了,脑袋刚沾到枕头,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是由于这几年劳累过度的缘故,香包的效果在耿玉秀身上表现地极为明显,知道这香包是好东西,等到她将两百只香包全都做好之后,便咬了咬牙,直接买下了一只宝蓝色的香包。

    香包里头装着的都是药粉,肯定不能过水洗,宝蓝色十分耐脏,就算平日里贴身带着,蹭到了不少灰尘,也能用上一段时日。耿玉秀节俭惯了,这小小的一只香包已经是她今年买过最贵的物件儿,自然得好好护着。

    将香包挂在身上,整整戴了一个月后,耿玉秀的脸色便没有先前那么苍白了,人也丰腴不少,去送绣品时,锦绣楼里的绣娘看到她变化这般大,一时之间都有些不敢认了。

    周氏满脸惊诧,几步走到耿玉秀身边,赶忙问道:“秀娘,你最近是用了什么好物儿,怎么年轻了好几岁,是不是涂抹了波斯运到京城的脂粉?”

    耿玉秀笑了笑,解释道:“哪里抹了什么脂粉?我听说那些从波斯送过来的脂粉,里头都含着不少铅毒,我怎敢用那玩意?”

    周氏没让她蒙混过关,拉着耿玉秀细细的腕子,不依不饶地问:“那你是靠什么法子变成这样的,也教教我......”

    被周氏缠的没法子了,耿玉秀只能将腰间挂着的香包摘了下来,放在手心里头,开口道:“这是荣安坊中卖的香包,听说里头放了不少安神养颜的药材,当初咱们楼里的绣娘有几个是做这香包的,东西的确不错,就是卖的贵了些,一只就要五两银子,自打戴了这个,我每夜都能睡的好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周氏拿起了香包,放在鼻间轻轻嗅闻了一下,一股浅淡的药香弥散开来,带着不太浓郁的苦味儿,的确十分好闻。

    将香包还给了耿玉秀,周氏一张圆胖的脸上不由露出了几分犹豫之色:“五两银子...这可不是小数目...”

    耿玉秀跟周氏相识的年头也不算短了,自然清楚这妇人到底是什么性子。此刻不由白了她一眼:“咱们刺绣本就是伤神的活计,你若是不对自己好些,将身子骨养好了,赚的那些银子又有什么用?我每月进账几十两,全都供了夫君读书,就算如此,只因为我生了一个女儿,婆婆还要给夫君纳妾呢...除了自己,谁还能对你好?”

    周氏原本舍不得买香包的五两银子,但听了耿玉秀的话后,她脑海中就浮现出家里头那个张罗着要纳妾的男人,脸上不由露出忿忿之色:“那混帐东西想的倒美,花着咱们赚来的银钱,竟然还想要用这笔银子养女人,真是好不要脸!”

    说完,周氏也没有再在锦绣楼中多留,跟耿玉秀道了别之后,就直奔荣安坊中,买下了一只香包。

    那一箱子泡在灵泉水中的珍珠,拢共做了五百只香包,用了不到两个月,便销售一空。

    最开始这香包卖的有些慢,但到了后来,大家意识到香包安神的奇效,便一连买了不少。两个月过后,还有客人听说了香包的大名,特地跑到荣安坊中想要买上一只,哪想到铺子里已经断了货,不知道何时才能补齐。

    刨除本钱,做了这一批香包,净赚了两千两雪花银,整整四倍的利润,着实让盼儿惊了一把。京城中品相算不得好的珍珠不知有多少,这些珠子本身并不差,只不过色泽形状并不太好,珍珠大多是用来做首饰的,成色不佳便卖不上高价,连那些卖首饰的铺子都不愿收购,只能砸在手里头。

    尝到了香包的甜头,盼儿特地让人写了一张告示,贴在了荣安坊外头,用来收购那些没有佩戴过、成色或品相不佳的珍珠。

    铺子里每日不知进出多少客人,一开始还有人以为荣安坊的老板脑袋出了毛病,否则正常人要那些成色不佳的珍珠作甚?还有人看了告示之后,特地来碰了碰运气,没想到手里头发黄的珠子竟然都被买了去,虽然换不了多少银钱,却也比压在箱底下,白白浪费了要好。

    等到珍珠弄的差不多了之后,盼儿继续用灵泉水将珠子泡了起来,泡好的珍珠颗颗莹润,色泽上也挑不出半点毛病,就连葛稚川都三不五时的来到主院儿,从那装着珍珠的盆子里抓上几颗,用来配药,做出来的药丸功效比先前还要强上不少。

    为了将珍珠以及药材磨成细粉,盼儿特地让人在主院的厢房中摆上一口石磨,石磨周围铺着上好的绸缎。

    趁着褚良今日没有去到城北大营,盼儿将他叫到了厢房中,她手里拿着擦干水分的珠子,放进了石磨里头,冲着面前高大的男人努努嘴,小脸儿上满是狡黠之色,声音娇脆道:

    “推吧。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