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66章 路上遇险
    杨氏的低泣声在房中响起,看到自己这个妯娌哭的如此可怜,代氏叹了一声,心里头将翟耀骂了千遍万遍,京城里年轻貌美的女子不知有多少,以翟家的门第,翟耀想要纳妾也不是什么难事儿,为何非要盯紧了杨玉兰那个女人,难道他不知道要跟自己的小姨子避嫌吗?

    代氏身为长嫂,本就应该照看着二房三房,不过此刻杨氏遇上情况,实在是让她有些为难,指尖掐了虎口一下,代氏定了定心神,道:“我之所以怀上身子,并不是得了什么生子良方,而是两人的身子骨比以往好转了些,自然而然就怀上了。”

    杨氏知道代氏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,怕是真的没有什么生子秘方,她惨笑一声,两手死死捏起拳头,颤巍巍地站起身,冲着代氏道了谢后,就听到一阵衣料摩挲的动静,原来是杨氏从房中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女人踉跄的背影,代氏嘴里一阵发苦,她跟这个妯娌相处了整整十几年,虽然关系并不如何亲近,但到底是一家人,若是她能帮得上忙的,肯定不会推辞,偏偏代氏不可能将翟恒精气淤塞的事情说出来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杨氏失望而归。

    对于翟家发生的事情,盼儿并不知情,她坐在马车上准备回侯府,突然马车猛烈地晃荡了一下,原本昏昏欲睡的小女人骨碌碌摔了下去,幸亏车中铺了羊毛毯子,盼儿脑袋撞在地上,倒也没伤着,栾玉见主子摔了,忙不迭地将人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盼儿坐直身子后,刚想掀开车帘看上一眼,就听到外头传来一阵尖锐刺耳的尖叫声,柔白小手略顿了顿,她心道不妙,一旁的栾玉面上也露出几分凝重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在马车里好好呆着,奴婢出去瞧一眼。”

    栾玉的身手不差,只见她从软垫下头抽出一把长剑,掀开帘子,直接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尖叫声一直未曾停止,盼儿只是个普通人,即使眉心里藏着一汪灵泉水,依旧是个贪生怕死的性子,无论如何都是改不了的。她在马车里等了好一会儿,清晰地听到车底下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。小女人忍不住叠眉,水眸中露出明显的警惕之色,她知道车底下有人!

    将车帘掀开一条缝隙,盼儿看着外头缠斗着的几人,栾玉跟车夫的身手虽然不差,但双拳难敌四手,与他们交锋的足足有五人,算上车底下的那个,便是六人。眼见着栾玉等落入下风,盼儿舔了舔干涩的唇瓣,掀开车帘,直接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即使有人持械伤人,但主街上的百姓并不算少,大家只是远远避开了那处。盼儿一头扎进人堆里,那些歹人就是冲着她来的,此刻发觉正主已经跑了,自然想要去追,偏偏有栾玉跟车夫拦着,只有原先藏身于车底的男子倒出手来,朝着盼儿离开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自打跟褚良成亲后,盼儿便再也没有做过那些粗重活计,她养出了一身细皮嫩肉,小腰纤细如同柳条儿一般,平日里穿着衣裳的确是十分好看,但此时此刻,她累的气喘吁吁,上气不接下气地往外冲,心脏好像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掌死死攥住,让她丝毫不敢松懈。

    一旦被人追上,她知道自己肯定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平日里白皙的脸蛋涨成了猪肝色,盼儿嘴里也弥散着一股淡淡的铁锈味儿,即使她没有回头,也能猜到那名歹人一直死死跟在她身后,要不是周围的百姓实在不少,她怕是早就被人追上了。眼前一阵阵发黑,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跑了多久,就在盼儿心里涌起无尽的绝望时,突然有人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盼儿还以为是褚良来了,她心里一喜,待看清了男人的模样后,眉眼处流露出明显的诧异之色:“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宁川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会看到盼儿这般狼狈的模样,他冲着手下的护卫摆了摆手,这些人便将来势汹汹的歹徒给拦住了,歹人见势不妙,转身想要逃走,却被人一脚踹在地上,手中的匕首远远非出去,呕出了一大口血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宁川眼里的关切不似作假,对于自己的救命恩人,盼儿自是十足感激,她先是微微颔首,随后从怀里摸索出了灵泉水,急急地吞咽着,因为动作幅度太大,透明澄澈的水珠儿顺着嫣红的嘴角溢了出来,打湿了身上做工讲究的裙衫。

    宁川眸色一深,看着女人莹润香软的手腕,因为他握得力气有些大了,白皙皮肉上涌起淡淡红晕,感受到那滑腻的触感,宁川不太舍得放手,偏偏此刻正街上人来人往,盼儿乃是有夫之妇,自己必须顾及着她的名声。

    满心不舍地将手松开,宁川轻咳一声,问:“夫人,这名歹徒已经擒住了,可要送到京兆尹府?”

    “不必送官。”盼儿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跟谁结了这么大仇,竟然派了歹人当街行凶,就为了要了她的命,不过既然那人有胆子做下这种事情,自己可不能将此事轻轻揭过,将这几个歹人带回定北侯府,好好审问一番,说不定也能得到些线索。

    “宁公子,小妇人手下的车夫与丫鬟正在与歹徒缠斗,还请您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对于盼儿的话,宁川自然是舍不得拒绝的,余光落在女人逐渐恢复平静的小脸上,他实在是想不明白,为何褚良会有这么好的运气,能将他心心念念的女子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宁川冲着护卫吩咐一声,四五个人急忙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想起栾玉他们跟歹徒交手的那一幕,女人秀气的柳眉一直紧紧拧着,杏眼中满是浓到化不开的担忧。

    宁川指了指一旁的茶楼,问:“褚夫人不如先上雅间儿坐坐,宁某已经往定北侯府送了信,很快就会有人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盼儿笑了笑,跟在宁川身后走进了茶楼,在雅间儿呆了不到一炷香的功夫,门外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雕花木门被人从外推开,看到褚良那张带着狞色的面容,盼儿站起身,几步走到男人身边,柔腻指尖将一碰到男人的手,就被紧紧反握住。

    想到雅间中还有别人,盼儿忍不住红了红脸,刻意压低了声音:“是宁公子将我救下来的,还不快跟人家道谢。”

    褚良将目光投注在宁川身上,待看到这个年轻男子俊朗的面容时,他心里涌起了淡淡的警惕之色,将小女人拉进了三分,沉声道:“今日之事,多些宁公子了,改日褚某定当备上厚礼,亲自上门道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尊夫人对宁某有恩,今日出手相助,也在情理之中,褚将军不必放在心上。”宁川说这话时,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,他模样生的清俊,周身也带着一股儒雅的气质,跟盼儿当初在边城中见到的那个断腿书生,当真没有半分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被褚良从茶楼里带了出来,粗粝大掌扶着小媳妇纤细的腰肢,稍微一用力,就将盼儿抱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车厢里没有外人,盼儿小脸苍白,就连嘴唇也失了原本娇艳的颜色,配上微微泛红的眼眶,实在是让人心疼不已,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,不住的往外涌。褚良将人抱在怀里,胸口的衣裳湿了一片,那股潮湿的感觉印在他胸口上,让男人心里甭提有多堵得慌了,他的妻子遇上危险,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出现,反而让盼儿一个人拼死逃命,要不是她运气好遇上了宁川,后果不堪设想!

    宽厚手掌在女人脊背处轻轻拍了几下,盼儿忍不住抽噎一声,就跟受惊的小兔子一般,眼眶鼻尖通红一片,就连眉心中也不断涌出灵泉水,这副模样甭提有多可怜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平复了心绪,因为哭的时间不短,盼儿的嗓子略有些沙哑:“栾玉跟车夫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宁川手底下的侍卫身手不错,有他帮忙,已经将六个歹人都擒了下来,我准备将人带到城北大营中,好生审问。”说到最后几个字时,褚良咬牙切齿,浑身紧绷,硬的就跟石头一样。

    指尖在男人颊边戳了戳,摸到了略有些刺人的胡茬,然后慢慢下滑,在凸起的喉结上流连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将小媳妇送回侯府之后,褚良吩咐厨房炖了一碗雪蛤,又把有安神效用的香包放在床头,盼儿方才受到了惊吓,喝了雪蛤之后,身体涌起的浓浓疲惫几欲将她整个人都给淹没了,眼皮子直打架,到了最后,竟然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男人坐在床边,弯下腰在小媳妇柔软香滑的唇角落下一吻,感受到那股甜蜜的滋味儿,褚良只觉得浑身发热,好在他还记得有正事要做,理智将心中的欲.念强行压住,猛地站起身,离开了主卧。

    褚良骑着马,直接去了城北大营。

    军营中本就有专门审讯犯人的牢房,牢房背阴,比起别处要更加潮湿,里头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经久不散,伴随着忽高忽低叫喊声,那些刚被关押到此处的犯人,一个个都怕极了,有些胆子小的,甚至都被吓的屎尿齐流,十分不堪。

    六个歹人此刻都被绑在木头桩子上,军汉们没有提前动手,并排站着,好像在等着什么人一般。

    褚良将一走进去,这些人便冲着他抱拳行礼,男人略一摆手,牢中霎时间便安静下来,只能听到远处的痛呼声。

    走到其中一名歹人面前,褚良狞笑一声,一脚踹在了这人肚腹上,恶形恶状地问: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?”

    男人习武多年,力气早非常人可比,被猛地踹了一下,那人只觉得腹部传来一阵绞痛,五脏六腑好像紧紧揪在一起,他不断呛咳着,殷红的血珠儿从嘴角溢出来。

    见着这人如此硬气,半分开口的意思也没有,褚良的神情越发狰狞,脸色也黑如锅底,他从袖中拿出一把匕首,放在唇边轻轻吹了一下:“这把匕首乃是御赐之物,削铁如泥,若是用此物在你身上轻轻割一下,你都感受不到疼痛,皮肉骨骼就尽数分离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褚良手下也没有闲着,他将刀尖抵在了男人腹部,先是将外头那层不起眼的衣裳划破,之后匕首触到了歹人的腹部,微微用力,划了一刀。细细的血线过了一会儿才慢慢浮现出来,褚良用刀尖一挑,直接将歹人的一层皮给剥了开,这人常年习武,身上筋肉结实,流出体外的黄色脂肪并不算多,他能清楚的看到青蓝色的血管,以及殷红刺目的鲜血。

    感受到自己的肚腹被人生生剖开,即使那歹人也是个硬气的,此刻也不由通体生寒。

    “说还是不说?”

    歹人死死闭着眼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倒是他身旁的那个挨不住了,脑门上冒出了一层冷汗,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:“我说!我说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褚良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。

    “是怡宁公主把我们派过来的,公主不日即将和亲,她说想要在大婚之前,听到尊夫人的死讯。”

    闻言,褚良两手握拳,身上怒意如同滔天巨浪一般,让人看着就不由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怡宁公主当真好大的胆子,当初在边城一而再再而三的胡闹也就罢了,如今竟然变本加厉,想要伤害盼儿,真当他没有半点脾气,能够容忍这毒妇不成?

    盼儿这一觉睡的时间不短,等到她睁开眼,天早就黑透了。

    栾玉走进屋里,手里头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丝面:“夫人,您一下午没吃东西了,快吃点面条垫一垫,否则肚子该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真是多亏了你们,要是我一个人出门被那些歹人给盯上,此刻怕是早就身首异处了。”说着,盼儿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她都没想到,自己做人竟然这么失败,惹得别人派出杀手,只为了要她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主子快别这么说,奴婢护着您是应该的,身为侍卫,若是连自家主子都护不好,我们也没有脸面继续活在世上了。”

    走到桌边,盼儿一觉醒来,觉得嘴里头没滋没味儿的,实在是不想动那粗粮饼,便小口小口地吃着面条,吃了足足大半碗,平坦的小腹微微隆起了些,她赶忙将筷子撂下来,喝了口清水,涮了涮嘴里的味道。

    褚良就是这时走进屋里的,这人刚将房门推开,盼儿便听到了动静,几步冲到了男人面前,两手拉着他的胳膊,还没等凑近,鼻尖便嗅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。

    眼中波光流转,盼儿也不是傻子,知道褚良是去审问那些歹人了,这人身上穿着玄色的衣裳,根本看不出脏污,但只凭着这股腥气,她便能猜到那些凶徒的下场。

    就算褚良手上沾了许多人的血,盼儿也并不觉得惊惧,她的男人在战场上拼杀,是为了保家卫国,护住大业的一片安宁,而他今日对那些人动手,是为了护住自己,即便手上沾满鲜血又如何?她根本不介意这种事。

    拉着小媳妇坐在桌前,栾玉也是个识趣的,不愿打扰两位主子相处的时间,忙不迭地端着空面碗退了出去,还细心地将雕花木门阖上,不留一丝缝隙。

    房中点着蜡烛,光色昏黄,洒在小女人脸上,更显柔美。

    “是怡宁公主干的。”褚良突然说了这一句。

    说实话,盼儿竟然没感觉有多惊讶,毕竟她曾经跟怡宁公主打过交道,知道那女子就是个偏执的性子,明明跟她男人几乎从来没有接触过,偏偏非要嫁给褚良,甚至为了达到目的,三番四次的使出手段,如今那位马上就要和亲了,想必心中怨念更深,才会派人来对她动手。

    余光扫见褚良手背上溅了一滴血点,盼儿从怀里掏出锦帕,不急不缓地拉着男人的手,轻轻擦拭着。

    “将军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褚良眼中划过一丝杀意,微微眯起了眼:“自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”

    盼儿皱了皱眉:“将军这么做怕是不太妥当,即使怡宁公主千不好万不好,也是要替咱们大业和亲的,若是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没了这和亲的人选,边疆又怎能安稳?”

    虽然对怡宁公主十分恼恨,但盼儿却不得不为边疆的百姓想一想。

    “媳妇放心便是,就算怡宁公主没了,和亲之事都不会受到半点儿影响。”

    用怀疑的眼神仔细打量着面前的男人,盼儿好半晌没吭声,最后才无奈道:“你心里有数就是,怡宁公主到底也是陛下一母同胞的亲妹妹,你要是做的太过,被陛下给记恨上了,咱们一家子该怎么办?你就算不替自己想想,也得为我和小宝考虑一二......”

    褚良将香香软软的小媳妇露在怀里,轻轻嗯了一声,先前在城北大营中,他亲手将那几个人都给处置了,鲜血溅了老高,衣裳也被打湿了,此刻那些污血蹭在了盼儿身上,当真难捱的紧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