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72章 吃醋
    章氏擦干脸上的眼泪,抱着囡囡从卢家离开后,便头也不回地直接去了章家。

    因为章父早些年生了肺痨,拖了好几年都没有起色,在章氏成亲第一年,身子骨便整个儿垮下来,再也坚持不住,直接去了。

    如今章家只剩下章母与弟弟章瑞母子两人,章母正在院子里挑豆子,听到敲门声不由愣了一下,嘴里头直犯嘀咕:“天都快黑了,到底是谁来了?”

    边说着边去开了门,看到自家女儿双眼通红面颊肿的老高,抱着外孙女站在外头,章母是过来人,哪里会猜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女儿即便已经出嫁好几年了,但也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,哪有不心疼的道理?

    赶忙扯着章氏的袖口,将人拉进了院子里,章母憋着一股气,闷声闷气问:“你婆婆又为难你了?”

    强行将眼泪憋回去,章氏心里头甭提有多难受了,声音中带着哽咽:“娘,这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,婆婆为难我不算什么,卢仁竟然还把家里最后十两银子拿走了,您知道他惯是个爱赌的性子,眼下一大家子吃不上饭,大人饿几顿没什么,囡囡还这么小,怎么能受这种苦?”

    哐当一声,陈旧的木门被人推了开,清瘦苍白的少年从屋里走出来,一把将囡囡抱在怀里,怒道:“姐,离开卢家又不是活不下去了,你为什么非要受这种苦?就因为卢仁是个书生,依我看,卢仁这辈子都中不了举,也没有什么前程可言,你又何必养活这种废物男人?”

    章氏自打成亲之后,人清瘦了不少,浑身上下都没有几两肉,眼见着以前性情开朗的姐姐变成现在这副憔悴模样,章瑞气的浑身发抖,偏偏每当他提出让章氏和离,家里头仅剩的两个女人便会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,好像自己说出了多大逆不道的话一般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章瑞心里憋着气,也就不再提及和离之事了。

    见着章瑞一张白净的面皮涨成了猪肝色,章氏低垂着眼,藏在袖笼中的手死死握拳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心里也升起了几分犹豫,卢家对她而言,无异于根本看不见尽头的深渊,以往她顾及女儿,顾及名声,从来不敢想和离的事情,但今时今日,她发现卢仁根本不在意她们娘俩的死活,心肠冷硬极了,章氏一颗心彻底死了,对她男人再也生不起半点期待,与其过这种日子,还不如快刀斩乱麻。

    眼里的犹豫之色仿佛一层迷雾,此刻被风吹散,章氏的眼神也渐渐坚定了许多。

    章母看到女儿的神情,张了张嘴,规劝的话着实说不出口,她疼了十几年的闺女,嫁到了卢家当牛做马不算,还得任由卢母那个老妖婆糟践,感情闺女不是她生的,她不心疼。

    端着挑好的黄豆走到了磨盘前头,章母一边磨豆子一边思索,眼下家里头还欠了不少外债,不过瑞哥儿争气,在书院中表现极好,她卖豆腐脑儿每日也能赚得不少银钱,就算不能一次性将外债都给还了,一家人在一起,日子也有奔头。

    简单地吃过晚饭后,门外又传来了哐哐的响声。

    章氏拿着筷子的手一抖,囡囡看着母亲惨白的脸色,大眼儿里积蓄着一层水雾,那副要哭不哭的模样着实可怜。

    章瑞疼惜外甥女,赶忙将囡囡抱在怀里,轻声哄了两句,孩子的情绪才缓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将碗筷放下,章氏缓缓站起身:“约莫是卢仁过来了,我去看看,你们先吃着。”

    章瑞对卢仁这个姐夫没有半点儿好感,他生怕自家姐姐吃亏,也跟着去了门口。

    木门刚一打开,卢仁一看到章氏,白净的脸上便浮起一丝不满,不过他也知道现下是在章家,不好发作,很快便将情绪压下来,好声好气道:“玉娘,咱们先回家,这么晚没回去,囡囡还小,怕是不适应。”

    对于和离之事,章氏心里还是有那么几分犹豫,但只要一想到冷嘲热讽的卢母,女人心里头便不由打怵,皱着眉道:“我跟囡囡先在家里头小住几日,夫君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站在章氏身后的章瑞,卢仁胸臆间憋着一股邪火儿,他觉得章氏在无理取闹,自己拿走了家里仅剩下的十两银子不假,但足足赚回来六百三十两,翻了几十倍,不比这个女人每日点灯熬油的做绣活儿强得多了?

    “玉娘,家里的事咱们回去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手头上有了银子的缘故,在面对养家糊口的妻子时,卢仁的底气也比先前足了许多,此刻他冷着脸道:“既然你不愿意回去,就留在岳母家好好想想,想明白了再回家。”

    说完,男人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卢仁的背影,章瑞忍不住啐了一口:“姐,就这样的男人跟他过下去还有什么意思?就算咱爹身子骨不好,欠了不少银钱,但这些债也没拿他卢家的钱还,凭什么跟咱们撒气?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章氏面色惨白,根本瞧不出半点儿血色,纤细的手指颤抖地将木栓插好,女人直接回了屋里,给囡囡喂了饭。

    卢仁刚回到卢家,卢母听到动静便出来迎,一看到只有儿子一人站在院里,根本没有那对赔钱货的影子,卢母的脸色当即变了,嘴里头骂道:“像章氏那种贱人干脆休了算了,儿子,咱们娘俩手里头也不缺银钱,就算再娶也能找到好的,娶一个模样秀气性子贤惠的媳妇,不比章氏强得多?”

    眼中流露出几分思索之色,卢仁想起刚刚章氏那副冷淡的模样,心头不免生出了一丝动摇。

    “娘,休妻再娶乃是大事,哪里能视同儿戏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卢母心头一喜,知道卢仁对章氏是有些厌烦的,当即顺着儿子的话劝说:“娘也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,要不是那章氏实在不好,不止生不出儿子,还与外头的男人眉来眼去的,娘怎么会让你休妻?”

    眼见着男人的面色阴沉如同锅底一般,卢母生怕儿子气坏了身体,便没有继续说下去,只是她刚刚的那一番话,已经在卢仁心里头生了根,如同尖锐的木刺一般,想来是无法轻易拔除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盼儿从陈家酒楼回到侯府时,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她刚推开主卧的门,便看见褚良坐在软榻上,男人浑身紧绷,就跟一只盯紧了猎物的猛兽一般,身上散发着慑人的气势,即便低着头,看不清脸上的神色,盼儿心里头还是觉得有些不对,秀气的眉头微微皱着。

    小女人几步走到男人身边,柔若无骨的小手还没等碰到褚良的肩头,就被坚硬磨人的大掌死死攥住。

    褚良习武多年,一直都没有懈怠,好似生了一身铜皮铁骨般,捏的盼儿手腕生疼,这些年盼儿每日都会喝上一些灵泉水,早就将浑身皮肉养的白皙柔嫩,平日里若是磕着碰着,都得弄出印子,此刻被这么死死一攥,雪白的腕子霎时间便留下了一圈青紫淤痕。

    红润小嘴儿溢出一丝闷哼,褚良眼见着小媳妇状似痛苦地皱紧了细眉,黝黑黑眸中闪过明显的担忧,赶忙松开了手,黝黑的脸上也露出懊恼之色。

    不过这人仍一声不吭,黑着脸站起身。

    褚良生的高大,一站起来身躯便如同厚实的花岗岩似的,遮挡下来一大片阴影。手腕处传来丝丝酸疼,其实也没多严重,但因为盼儿的皮肉比起普通人要细腻许多,才使得那片淤青看起来分外吓人。

    褚良翻箱倒柜,好不容易在房中找到了一盒凝翠膏,这药膏是葛稚川配制出来的,化瘀止痛有奇效,男人打开勾画着藤蔓图纹的盒盖,带着粗茧的指头蘸了些翠绿色半透明的药膏,刚一涂在小女人手腕上,一阵沁凉的感觉便弥散开来,将伤口处传来的火辣感觉压下去几分。

    盼儿坐在软榻上,杏眼眨也不眨地盯着蹲在地上的褚良,只见这人一连苦大仇深,脸色漆黑,好像别人欠了他多少钱似的。

    “将军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褚良心里头嗖嗖往上冒邪火,只当没听到小媳妇的动静,继续涂抹着药膏,稍微使出了几分力气揉按着,紫青色的淤痕很快便消散了几分。

    等到凝翠膏涂抹好了之后,褚良又将香云绸外衫的袖口挽起来,以免沾着药膏,不易消肿,

    眼睁睁的看着男人将一切都收拾整齐,站起身从房间里走了出去,盼儿仍如同丈二的和尚一般,根本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冲着栾玉招了招手,小声道:“你去问问你哥,将军到底是为什么闹脾气?”

    栾玉应了一声,赶忙走了出去,没过一小会儿便进了屋,嘴角紧紧抿着,一张脸却微微涨红,伸手将盼儿头上的珐琅银钗摘下来,拿着牛角梳将柔顺的黑发梳理整齐,闷笑道:“您今个儿在陈家酒楼遇上宁公子的事,将军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盼儿不由愕然,她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,能让男人变成那副德行,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个,跟褚良成亲好几年,盼儿还以为这男人能长进些,哪想到越活越回去,简直跟个半大孩子似的,心眼小的只有针尖儿大。

    在屏风后洗漱一番,盼儿换上了轻薄的绸衣,自打进了六月之后,天气比先前要炎热不少,京城的气候实在不算养人,夏日酷暑难熬,冬天滴水成冰,好在屋里头放了一个冰盆子,还不算那么难熬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主卧中的烛火早就吹熄了,房中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等到视线适应了之后,便能借着皎白的月光看到小女人巴掌大的小脸儿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柔嫩的小嘴儿微微张开,双眼紧闭,盼儿根本没有听到来人的脚步声,因为睡的熟了,胳膊跟细腿上的衣料全都皱成一团,露出了雪白莹润的臂膀。

    看着没心没肺的小媳妇,褚良暗暗磨牙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姓宁的看着盼儿的眼神,他心里头就升起一股无名火,偏偏宁川是小媳妇的救命恩人,即便对他妻子存了几分腌臜心思,但他还没有表明心迹,就算自己对他再是不喜又有什么用?跟盼儿说得多了,她还会认为自己是无理取闹。

    心中转过此番想法,褚良的眉头皱的越紧,面色也越发地严肃冷凝。

    站在床榻边上,男人犹豫了一会儿,才将身上的外袍脱了,直接睡在了床榻外侧。

    由于常年修习内家功夫,褚良不止身上的筋肉强健结实,胸膛也好似火炉一般,源源不断地散发热气,正是气血充盈的缘故。

    只可惜盼儿本就觉得夜里闷热,此刻男人一靠上来,那张小嘴儿里便溢出不满的咕哝声,如同一尾游鱼似的想要钻出褚良的怀抱。

    额角青筋直跳,褚良突然松开手,眼睁睁地看着缩在床角的女人,兀自下地,拿起墙角的一坛子烈酒走到门口,直接往身上倒。烈酒本就能降温,饶是天气炎热,等到酒水蒸发时,褚良身上也如同凉玉似的,刚一躺下,先前对他百般嫌弃的小女人霎时间便化身胶牙糖,手脚并用,将人紧紧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指腹摩挲着细白皓腕上的淤痕,褚良抿了抿嘴,眼里露出明显的心疼之色,长臂一捞,搂住了纤细如柳的小腰,将人紧紧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第二天盼儿将一睁眼,就觉得胳膊有些发酸,仔细一看,发现她的手臂被褚良死死压下身子底下,也不知压了多久。

    褚良也是个警醒的,即刻睁开双眼,鹰眸先是露出几分冷色,待看清怀里的人之后,目光登时柔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男人飞快地起身下地,穿了一身深青色的长袍,洗漱过后,便昂首阔步地出了门,在此期间一直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盼儿也不着急,她慢悠悠地换上了一件妃色的抹胸裙,这件衣裳是生毓秀之前做的,即使她最近腰身纤细了不少,但由于涨.奶的缘故,胸口处依旧十分饱满,配上广袖纱罗衫,稍稍蘸上一点口脂涂在唇上,便眼里的如同海棠一般。

    栾玉端着燕窝粥走进来,压低声音道:“将军在院子里打拳。”

    纤细手指捏着瓷勺,盼儿微微颔首,示意自己知道了,她小口小口地喝着粥,等到男人练完了拳进了屋,看着小媳妇穿着的衣裳,一双鹰眸登时便瞪得滚圆,他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了一般,张了张嘴,恶声恶气道:

    “快把衣裳换了。”

    盼儿动也没动一下,不紧不慢地将纱罗衫的袖口掀开,露出还没消褪的淤痕,褚良好似噎住了一般,霎时间便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栾玉本来就是侯府的侍卫,也清楚将军的性子,此刻默不作声地退了下去,还体贴地将房门紧紧阖上,不留一丝缝隙。

    “将军可是整整一日都没跟我说话了,哪想到一开口,便让我把衣裳换了,人家常说一句话,一朝情谊散,万般不顺眼,将军表面上不喜我身上的衣裳,实际上嫌弃的应该是我这个人......”

    从瓷壶里倒出了茶水,褚良默不作声的喝了一口,盼儿拿眼角瞟他,发现男人就跟闷葫芦似的,好半晌都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昨日、”

    只说了这两个字,男人的身躯立刻紧绷起来,目光投注在面前的茶盏上,好像上头的花纹有多好看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在陈家酒楼看到了宁公子,没想到他也喜欢陈福的手艺,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到酒楼里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“宁公子”三个字,褚良死死攥着瓷盏,因为男人的力气过大,这瓷盏砰的一声便四分五裂,听到这一声脆响可把盼儿吓坏了,她赶忙握着锦帕,将碎瓷片仔细挑拣出来,小嘴儿忍不住咕哝着:“怎的这般不小心?万一割伤了手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嫌弃你。”

    褚良目光灼灼地盯着近在咫尺的小媳妇,语气分外认真。

    盼儿刚才只不过在说笑,没想到褚良竟然认真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姓宁的明显对你有非分之想,他仗着有救命之恩,便可以肆意接近于你,实在是个厚颜无耻之徒......”说到后来,褚良死死咬紧牙关,眼珠子里爬满了血丝,那副模样让盼儿即是心疼又是好笑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听你的就是,日后离宁川远着点,可好?”

    褚良满脸严肃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看到男人这副模样,盼儿实在是忍不住了,捂着嘴咯咯直笑,看到小媳妇玉白的面颊染上绯色,褚良的眼眸也不由幽深了几分,他瞥了一眼轻薄透光的纱罗衫,喉结上下滑动了一瞬,一个没忍住,直接将小媳妇打横抱起,几步便走到了软榻前头。

    自打开业那一日,赌石坊出了好几块品相颇佳的翡翠原石,在京城里一举打出了名气,来到赌石坊的客人也越发多了起来,大多数人不像卢仁那般,有着极好的运气,若是手头宽裕的,便会多花些银子,卖贵些的毛料,毕竟一分钱一分货,价格高的毛料容易出绿,这一点众人也是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