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73章 回废庄
    先前在赌石坊中足足赚了六百多两雪花银,卢仁尝到了甜头,更加不愿放弃赌石。

    这日他从家里拿了五十两,再次进了赌石坊中,铺子里的掌柜认出了卢仁,眼见着这卢姓书生换了一身绸缎衣裳,面色也变得红润几分,知道这人也过了几天好日子。

    招呼伙计把人迎到架子前头,掌柜的余光往那边瞟了瞟,看到卢仁挑了两块毛料,去到李师傅面前解石。

    眼下没有了开张时的优惠,解一块石头要花上一两银子,卢仁腰间挂着的钱袋子满满都是银票,自然不差这一两二两的银钱,当即一挥手,让李师傅将那两块毛料都给开了。

    今日卢仁的运气依旧不错,开出了一块春带彩,另外一块是紫罗兰,只可惜两块翡翠分量都不大,瞧着大小充其量能做一块玉佩,亏得都是糯冰种的,还能值个七八两银子,这么一算,卢仁还有的赚。

    拿着两块翡翠原石回了家,卢仁刚一进门,就看到了一个粉衫女子站在院子里,这姑娘年纪轻轻,也就十五六岁的模样,脸蛋白皙匀净,腰身如柳,胸脯虽然一片平坦,但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难言的韵味儿,卢仁虽然早已娶妻,在面对这样年轻秀美的女子时,也不由多看几眼。

    女人的脸可真小,五官虽然说不上有多精致,但由于皮肤柔嫩的缘故,显得十分娇俏,比起章氏那个黄脸婆不知强出多少。

    男人手心发痒,想要伸手试试在白皙面颊上轻轻摸一把,偏偏卢仁是个读书人,礼义廉耻还没不能抛,即使心里头生出了腌臜心思,面上也不能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玉莲冲着卢仁福了福身,轻声道:“玉莲见过卢公子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的功夫,卢母便走了出来,冲着卢仁试了试眼色,轻声道:“玉莲是城西刘员外的女儿,你快些将人家送回去,省的家里长辈担心。”

    做护花使者对于卢仁而言,也算是一桩好差事,他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刘小姐,请。”

    眼见着儿子跟刘玉莲前后脚走出去,卢母笑的嘴都合不拢了,刘家资产丰厚,只有刘玉莲一个独女,只要儿子将刘玉莲娶过门,等到当家人一蹬腿儿,那万贯家财岂不都成了他们卢家的?

    越想心里越美,卢母暗自琢磨着该如何把章氏休了,那种不会下蛋的母鸡在章家多呆一天,卢母都觉得晦气。

    刘玉莲在城西也算是出名的美人儿,卢仁一路将人送回府,白净的脸上满是笑意,举止亲昵,浑不知这副模样全都被从书院回来的章瑞收入眼底。

    章瑞心中怒意横生,但他马上要参加乡试,若是与人起了争执,前程怕是就保不住了。他心里想得明白,知道像卢仁这种浑人,姐姐还是趁早与他和离了为好,卢家母子两个从根子上就坏透了,他就不信卢家能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加快脚步回了家,章瑞没有隐瞒,将自己在正街上看到的一幕原原本本地说给了章氏听。

    眼见着章氏面上血色尽褪,章瑞心中也生出了几分不忍,却没有开口劝说。

    所谓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,能够成为夫妻,本身就是极有缘分的一件事,女子若是和离或者被夫家休弃,名声传扬出去都不好听,但比起卢家那个火坑,别人嘴里头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又能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章瑞心疼章氏,这才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女人的脸色忽青忽白不断变换,过了好一会,才听到章氏颓然开口:“卢仁眼下跟刘氏呆在一起,想来是早有打算了,和离之事等他说出口就是,我只要带着囡囡就行。”

    章母在院子里做活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并没有插言,只是费力地推着石磨。

    对于卢章两家的事情,盼儿根本不知情,她开赌石坊不过是一时间的心血来潮,哪里想到会拆散了一对夫妻?从边城回来后,盼儿就一直住在侯府里,一开始是为了养胎方便,等到入夏之后,她便被闷热的天气弄的有些腻歪了,寻思着去废庄里小住几月。

    褚良日日都要去到城北大营中当值,大营离着城门口不算远,每日赶到废庄也是使得的。

    心里转过此种念头,盼儿便将想法跟褚良提了一嘴。

    男人端坐在八仙椅上,听到小媳妇的话,略微思索了片刻,便点头应允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娇气的,原本就不愿意跟京城里的那些女眷打交道,再加上宁川那厮如同狗皮膏药似的,恨不得紧紧黏在盼儿身上,这样一来,还不如让小媳妇在废庄里避暑,也省的那些阿猫阿狗的闹出什么岔子。

    给褚良说了搬去废庄一事,盼儿便跟栾玉一起,将衣裳细软之类的东西全都给收拾起来。

    最近柳先生家中来了客人,也不太方便继续将小宝接到府中教导,索性将功课布置好了,一大家子坐在马车上,直接赶往废庄。

    老侯爷如今已经年过七旬了,但因为常年喝着药酒的缘故,他身子骨比起寻常老人要硬实许多,此刻他坐在马车上,一手抱着小宝,一手抱着毓秀,乐得合不拢嘴,刻板严肃的面孔上也露出极为浓郁的喜色。

    盼儿给老侯爷倒了一杯蜜酒,将毓秀接到怀里。

    小宝鼻子灵,闻到蜜酒那股香甜的滋味儿,眼巴巴地盯着澄黄的酒液。

    褚良稳稳坐在一旁,看到儿子这副蠢相,忍不住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老侯爷心情好,看到孙子想喝,便拿筷子蘸了些酒水,让小宝尝了尝味儿。

    蜜酒入口之前,小宝还以为此物肯定如同百花蜜一般,香甜可口,哪想到一舔筷子,火辣辣的感觉霎时间在口腔中迸发,小孩一张白净的脸涨的通红,舌头伸的老长,直喘粗气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盼儿忙不迭倒了一碗清水,塞进小宝手里,闷笑道:“快喝点水压压辣味儿。”

    小宝两手捧着碗,咕咚咕咚将水全都给咽进肚里,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“娘,大灰跟狼牙是不是又肥了?”

    盼儿顿了一下,她已经快一年没在废庄呆过了,对于大灰跟狼牙两个还真不太了解,毕竟刚回京城时,肚子里还怀着毓秀,实在不好挪动地方,便忽视了庄子里养的动物。

    除了那两只大个儿的之外,那只巴掌大的懒猴盼儿临走之前是交给柳氏照顾着的,柳氏心细,懒猴模样又生的可爱,约莫相处的也挺不错。

    离京之后,山路就不太好走了。

    车轮轧在地上,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,盼儿掀开帘子瞧见了远处袅袅升起的炊烟,知道快到地方了。

    这整整一年,废庄都是由周庄头单独照看着的,跟万氏成亲之后,周庄头办起事来比先前不知沉稳多少,庄子里的庄户虽然多了几十人,但招进来的人手全都是老实本分的,不止干活麻利,品行也好的很,万万不敢做出那等偷鸡摸狗的损事儿。

    守在庄口的庄户自然认得定北侯府的标志,当即将马车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以前盼儿所居的小院儿在庄子深处,坐着马车须得经过一片胭脂稻田,一片果林。

    哪想到刚经过桃林时,车外就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狗叫狼嚎。

    随着声音越发逼近,褚良一把将淡青色的帘子掀开,刚一跳下马车,那只黑不溜秋的獒犬就张着血盆大口,撒欢儿一般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只獒犬日日吃着带灵气的生肉,比起一般的犬类要健壮许多,亏得褚良常年习武,力气不容小觑,否则要是被自己养的狼牙扑倒在地,堂堂定北将军的脸面可就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嗷汪!嗷汪!”

    盼儿掀开帘子一看,发现獒犬两只土黄色的前爪搭在了褚良的肩膀上,粉红的舌头上挂满了涎水,忽的一下就舔了男人一脸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小女人不厚道的笑出了声:“将军,这才离开一年,怎么狼牙叫的动静都不对了?”

    褚良白了盼儿一眼,有些郁闷道:“还不是大灰给带歪了?”

    一匹野狼跟一只獒犬整天呆在一块,野狼奸猾狡诈,獒犬脑子要稍微笨些,即使喝了灵泉水也没聪明到哪里去,能记着不对庄子里的佃农下口就不错了,真要多聪明,褚良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小宝先前见过獒犬跟大灰,小孩子惯是爱疯闹的性子,此刻伸出手摸了摸野狼颈子上的灰毛,刺棱棱的有些扎手。

    大灰油绿的眼珠子死死盯着小宝,把小娃子吓得够呛,就在小宝哆哆嗦嗦想要把手收回去时,大灰咧开嘴,露出锋利的獠牙,用舌头舔了舔小孩细嫩的掌心。

    之后这匹野狼盯着盼儿,眼珠子转都不转一下,嘴角的哈喇子滴答滴答往下掉,把车辕都给打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看到野狼这副馋相,盼儿也不是傻子,叹了口气后,便将装了灵泉水的瓷瓶从怀里摸出来。

    野狼叼着瓷瓶,灵活地用牙齿咬掉上头的盖子,吸溜几下就将一瓷瓶的泉水喝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半点儿都没给獒犬留。

    狗鼻子灵的很,灵泉水虽然不像蜂蜜那般香甜,但却自带着一股清冽的味道,闻到这股味儿后,獒犬抛弃了许久未见的主人,直奔马车而去,只可惜灵泉水全都给同伴喝得精光。

    藏獒发现了这个事实之后,狗眼里蒙着一层水光,那副模样好像被急哭了似的。

    盼儿哭笑不得,将车里放着的南果梨酒拿出了一瓶,倒在碗里。

    狗脸上可怜兮兮的神情霎时间消失不见,藏獒嗷汪一声,飞快地舔着瓷碗,那副急切的模样,让小女人看的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周庄头得了信,很快便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即便这一年时间,都是他给两只猛兽准备的生肉,但周庄头还是不敢太靠近它们。

    此刻男人远远地站在一旁,冲着几位主子行礼。

    等到两兽吃饱喝足之后,懒洋洋地摊在地上,晌午时阳光正好,光线投射下来,都给毛皮镀上了一层金边。

    栾玉带着丫鬟将马车赶到小院儿前,准备先收拾一般,把行李归拢齐整。

    周庄头走到盼儿面前,黝黑的脸上满是藏不住的喜色:

    “夫人您不知道,赌石坊的生意好的不得了,越贵的石料越能开出好翡翠,客人们知道这个道理后,便舍得花银子买石料,这一日就能有几百两的赚头儿,比起荣安坊也丝毫不差。”

    赌石本就是暴利,眼下那间铺子才刚起步,赚的银钱还不算太多,等到在京城里做大之后,想必收益会更为可观。

    马车已经走远了,盼儿在车上坐的腰酸体乏,下来走上一会儿正好能松泛松泛。

    如今桃树上已经挂了果,这些桃树全都是镖师们从南边运回来的,枝头上挂的水蜜桃汁水充沛,口感鲜甜,甭提也有馋人了。

    突然,有道光射了过来,盼儿眯了眯眼,走到一颗桃树前头,看着着粗糙树皮上溢出的粘液,在日头的照射下显得分外晶莹,她忍不住问了一句:

    “这是何物?”

    周庄头仔细盯着瞧了几眼,说:“这是桃胶。”

    盼儿嫁进侯府的年头也不短了,平日里一直喝些汤汤水水的进补,桃胶也是没少吃的。

    她先前还听葛稚川提过一嘴,说侯府中买的桃胶不算好,颜色偏浅,口感发脆,说明桃树的树龄不够。

    而废庄里的这些桃树,全都是三十年的老树,眼下桃胶刚从树皮里溢出来,即使还没有经过晒制,嗅闻着那股淡淡的香气,盼儿都觉得舒坦不少。

    “最近不是农忙的时节,你找些心思细的小媳妇,让她们在下雨之前将树皮上的桃胶刮下来,一日给多少工钱,就由周庄头你来定。”

    周庄头赶忙点了点头,将主子们都给送到屋里后,他便拿着锣,走到佃户住着的院外,狠狠的将锣敲得震天响。

    那些五大三粗的汉子跟正忙着喂鸡的小媳妇都出来了,刚想发火,看清了敲锣的人是周庄头后,脸上立刻挤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周庄头,您找我们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周庄头也不是那种磨叽人,清了清嗓子,嗓门比起铜锣也不差什么:“将大伙给招呼出来,拢共有两件事。

    其一,夫人刚刚来了庄子,咱们手底下的兄弟也不能将主子们给冲撞了。”

    底下的庄稼汉都是急性子,此刻赶忙问:“那第二是啥?”

    “桃林中有桃胶,我准备找几个人去把桃胶从树皮上刮下来,没人每日三十文,做的最多的人,额外有一百文的赏钱。”

    废庄里种的都是南方的果儿,还有些珍稀玩意,诸如玉田胭脂米,先前收成不算太好,毕竟果树刚刚移栽,头一两年都不太容易挂果,就算地里头有灵气,也改变不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这些年废庄渐渐步入正轨,庄户的日子也好过许多,自然不会将这三十文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不过如今壮汉手里头也没事,闲着也是闲着,赚些银钱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就有不少人往前窜了几步,想要去干刮桃胶的活计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话还没说完,夫人先前交待过,只要女子,不要男人。”

    当即就有人不乐意了,扯着嗓子怪叫:“怎么了?男人还耽误拿竹板了?为何不能刮桃胶?”

    开口的人叫牛二,他媳妇拧了他胳膊一下,咬牙道:“桃胶都是从树皮里冒出来的,你们这些男人干起活来大开大合,手上一点数都没有,万一伤了桃树怎么办?那片桃林春天开花时产桃花蜜,夏日结果,还能产出桃胶,要是让你们给糟践了,不止夫人心疼,我们也心疼。”

    被媳妇劈头盖脸训了一顿,牛二不吭声了,默默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庄子里的妇人们拿着家里头的竹板,跟在周庄头身后,往桃林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壮汉们看着自家媳妇跟着庄头走了,即使知道这帮人是去赚银子,心里头仍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儿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弄桃胶嘛?等到摘桃子的时候,还不得让我们干活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!瞧把她们神气的!”

    几个汉子交头接耳的小声嘟囔着,声音也不敢弄的太大,生怕被媳妇听到了,不让他们夜里上炕。

    农户家的妇人一般都是俭省性子,因为知道如今丰裕的生活来之不易,做活时分外小心,竹板在桃树皮上刮过,半点儿也没有伤到枝干。

    眼见着众人都忙活起来了,周庄头满意地环视一周,从桃林里走出去,回了自家小院儿。

    万氏正在厨房里忙活着,听到动静赶忙回过头,看到周庄头进来了,她端了一碗大叶子茶出来,放在男人面前,手里拿着细棉布裁出来的帕子,轻轻擦了擦周庄头面上的汗。

    “你这都忙活一整天了,快喝口水歇歇。”

    将万氏眼中浓浓的心疼之色收入眼底,周庄头就跟大冬天喝了碗热汤似的,暖意涌遍全身,心里头甭提有多舒坦了,只觉得这个媳妇娶的真好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