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76章 雪中桃
    李捕头被京兆尹从衙门中赶了出去,整个人就跟没头苍蝇一般,在家里头急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在衙门里当捕头一个月能赚四两银子,少了这么多的进项,日子霎时间便艰难许多。如今李家欠了不少银钱,李陈氏的身子骨还没好,这桩桩件件的事情如同重担一般,压在男人肩头,简直要将李捕头给逼疯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的日子不好过,李捕头忙的焦头烂额,四处给人家做工,他年纪大了,也没有一门傍身的手艺,只能做些力气活儿,整日里累的连喘息的功夫都没有,哪里还有心思去到废庄,找万氏的麻烦?

    眼见着李捕头丢了差事,手上又没有几个银钱,严氏自然不愿意继续在这样一个火坑里呆着,她让李捕头将她休了,男人不愿意,李家跟严家便僵持着,听说还上门撕打了几回,闹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对于这家人的事情,盼儿只问过一嘴,确定李捕头老实了,便没有再将心思放在这种人身上。

    这几日一直都没有下雨,随着天气渐渐变得炎热,桃树上冒出的桃胶也比先前多了不少,周庄头所住的小院儿里晒了不少桃胶,做出来的第一批桃花泪先送到了盼儿手里,她用牛奶炖了桃胶,出锅后加了些桃花蜜,汤水里的甜味儿并不算重,但那种香气却十分勾人。

    盼儿连着吃了好几日的炖桃胶,皮肤比往日要莹润许多。

    夜里褚良从军营中回来,一见着歪在榻上香香软软的小媳妇,便昂首阔步走到近前,一把将人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小媳妇刚洗了澡,闻到男人一身汗味儿,有些嫌弃地撇了撇嘴,小手推搡着褚良结实的胸膛,轻轻哼唧一声:

    “快去洗洗,身上这股味儿简直冲鼻子……”

    褚良也知道盼儿是什么性子,带着粗茧的指头捏着莹白柔腻的下颚,狠狠亲了几下,将那张小嘴儿亲的又红又肿,这才将人放开,走到屏风后头洗漱。

    进了夏天之后,像褚良这种火气旺盛的壮年男人,每日洗澡都糊弄的很,只用凉水在身上冲一遍,连胰子都不用。

    最近城北大营多了不少新兵蛋子,褚良亲自训练这帮新兵,白日里没少折腾,这群人之中还有不少刺头儿,男人费了好大的力气,才将这些年轻气盛的小子给收拾地服服帖帖,不敢再闹出什么乱子了。

    屏风后的水声渐歇,褚良走出来,身上还带着水汽,头发直往下滴水,将雪白的亵衣打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常年呆在军中的汉子根本不在意这些小事,掀开锦被便躺倒了小媳妇身边,盼儿有些疲乏,小手捂着嘴打了个呵欠,她想好好睡一觉,却不防被一只冰凉的手搂住了腰。

    “快放开,我有些困了。”小媳妇不满地咕哝一声。

    薄唇紧紧抿着,褚良两只胳膊好似铁箍一般,死死抱着小媳妇根本没有撒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放,咱们也在废庄呆了好几日了,除了第一天弄了一回,之后再也没有,媳妇,我想了。”

    盼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废庄不比侯府,有那么多伺候的下人,若是遂了褚良的心思,势必会弄的满身是汗,再加上浸了油的细绢布,糊在身上盼儿都觉得透不过气来,那股粘腻的感觉只要想想,她都觉得别扭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用细绢布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男人浓黑的眉头忍不住皱了皱,大掌包住柔若无骨的小手,不赞同道:“咱俩有了小宝跟毓秀,我也不想再要子嗣了,若是不用细绢布,像你夫君这般龙精虎猛的汉子,没几回就能让你怀上身子,这可怎么得了?”

    盼儿磨了磨牙,恨不得从男人身上咬下来一块肉。

    她哼了一声:“将军快别往脸上贴金了,多大了的人了竟然还这么夸自己,葛稚川那里有的是方子,等我去跟他讨一张不伤身的方子,咱们再行房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说完,盼儿往床里靠了靠,很快便睡熟了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小媳妇平稳的呼吸声,褚良侧着身子,盯着女人窈窕的身影,狠狠磨了磨牙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桃胶也算是不错的稀罕物,这玩意晒好之后,一部分送到了忠勇侯府给了林氏,另一些送到了陈家酒楼里。

    原本盼儿还想往代氏那儿送一些桃胶,但葛稚川说孕妇不宜吃桃花泪,便歇了这个心思。

    陈家酒楼如今在京城里的名气不小,毕竟陈福的厨艺极佳,做出来的吃食比起宫里的御厨都不差什么,再加上废庄里提供的食材好,酒楼自然有一批手头阔绰的老客。

    这些客人几乎每日都会来到陈家酒楼,点上几道招牌菜,最后再来一盅佛跳墙,喝点清茶,吃吃点心,这一下午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桃胶能够滋养女子的身体,陈福身为厨子,自然清楚这一点,不过京城附近专门种植桃树的果农并不很多,采出来的桃花泪品质也没有多好,若是质量上乘的,便会被送到宫里,成了贡品,至于那些没有多好的,吃着口感滋味儿都逊了些,陈福也懒得做。

    眼下废庄里送了这么一袋子桃胶,白胖的手捏起一粒琥珀色的桃胶,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味儿。

    一旁改刀的小徒弟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师傅,这些桃胶您准备怎么做啊?”

    “就炖糖水呗,反正咱们楼里还有从云南送过来的雪燕,跟桃胶一起,用牛奶炖出来,不止味道极好,还能滋补养身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陈福将桃胶跟雪燕都放在水里头泡发,整整泡了一天一宿,换了三回水,桃胶跟雪燕里头的杂质全都冲掉了,体积也胀大不少,陈福这才架起大锅,将材料全都放在瓷盏中,隔水炖煮。

    因为陈福的厨艺在陈家酒楼是头一份的,他通常只做一些耗费功夫的大菜,像糖水这种东西,陈福很少插手。

    小徒弟闻到了锅里的香味儿,忍不住咽了咽唾沫。

    隔水炖了不到半个时辰,因为怕雪燕炖化了,陈福赶忙起锅,将瓷盅放在瓷盏上,让伙计端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碗糖水叫雪中桃,还没有上菜谱,老客新客都不知道,也就没法点这道菜。

    好在陈家酒楼的掌柜早就习惯了这种事儿,让小伙计将雪中桃分成数份,哪一桌有女客,便端了一碗送上去。

    大业朝风气开放,虽然也有那种酸儒,认为男子为天女子为地,妇人不该抛头露面,但大多数的姑娘家还是会经常出门儿,这陈家酒楼之中自然也少不了女客。

    雅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,伙计端着一碗桃胶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屋里头只有一主一仆,小丫鬟看着碗里的糖水,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我们没有点这个,你莫不是送错了吧?”

    “姑娘放心,小的没送错,这雪中桃是酒楼里新弄出的吃食,里头放了桃胶、雪燕等物,对女子的身体有益,掌柜的便让小的将雪中桃送到女客面前。”

    粉瓷碗中装着牛乳,隐隐能看到里头琥珀色的桃胶,透着淡淡的桃花香气,虽然不浓,却意外地有些馋人。

    伙计退下之后,丫鬟将雕花木门仔细阖上,小声道:“小姐,这糖水闻着可真香,您要不要尝尝?”

    坐在桌前的陈小姐脸色略有些苍白,今日是她头一回进到这陈家酒楼里,此处的饭菜果真如同传言一般十分味美,食材新鲜,收拾的也干净,虽然价格贵了些,但对于手头宽裕的人而言,倒也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女人微微颔首,细瘦的手指捏着瓷勺,轻轻在碗里搅动了一下,舀起一勺糖水送到嘴边。

    此刻糖水已经没那么烫口了,陈小姐刚喝进去,便感觉到一股浓郁的奶香在口中弥漫,这牛乳处理的好,不带一丝一毫的腥气,因为水分少的缘故,更显醇厚香浓,碗里的桃胶跟雪燕,口感弹软,带着淡淡的清香。

    一阵暖意从小腹处缓缓弥散开来,女人苍白的面庞也浮现出一丝绯色,看着气色比先前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将一小碗雪中桃喝的一干二净,旁边的丫鬟看到这一幕,不由有些愣神。

    她在主子身边伺候的年头也不短了,丫鬟知道小姐胃口小,平日里用饭时根本不愿意动筷子,吃个三两口便了事了。

    这陈家酒楼里的菜色不错,小姐今日吃的本就比平时多,那一碗名叫“雪中桃”的糖水,即便滋味儿再鲜美,也不至于吃的一干二净呀?糖水中的桃胶雪燕,陈府也有,厨房的婆子们没少熬煮,往小姐面前送,她连看都不看一眼。

    酒楼里的糖水就算炖的好,不也还是糖水,能好到哪里去?

    “小姐,您今日用的吃食不少,肚子可会难受?”

    陈小姐摇了摇头,站起身走到窗边,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食客,突然开口:“我记得陈家酒楼里有桃花酒,买上一壶回去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您身子弱,饮酒……怕是不太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妥?我肠胃虽然弱些,却也不是纸糊的,每日少喝一点便是,你不必太过担心。”

    眼见着主子打定主意,丫鬟也不能违拗小姐的吩咐,脸蛋皱成一团,找了小二买下了一壶桃花酒,带着回了陈府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