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80章 卢仁杀母
    卢仁因为急火攻心昏迷过去,实际上也不算什么大毛病,被卢母捏着鼻子将乌漆漆的药汤灌入肚中,大抵是汤药又腥又苦的滋味儿着实难捱,面色惨白的年轻男人紧紧皱眉,缓缓睁开双目。

    卢家母子相依为命,卢仁说是卢母的命根子也不为过,先前他昏迷不醒,将卢母吓得心肝直颤悠,嘴角都因为上火起了一个个燎泡,舌头稍微一舔便涌起一阵火辣辣的疼痛,甭提有多难受了。

    眼下见着儿子醒了,妇人满是褶子的脸上露出笑意,拉着卢仁冰凉的手,哽咽道:

    “我儿,你受苦了,赌石坊那些杀千刀的真不是人,竟然敢如此为难与你,这还有没有王法了?”

    刚刚清醒过来,卢仁脑袋如同装着浆糊一般,混沌一片,此刻听着妇人刺耳尖锐的哭诉声,男人的脸色霎时间变得更为难看,以手抚额,强忍着心中的不耐道:

    “娘,都是我不好,因为输了银子,一时间没想开,这才会昏迷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那间赌石坊就是黑店,专门骗钱的,先前你在那儿赢来的六百两银子,这段日子一分不剩全搭进去了,眼下咱们还欠着二百两,你我又没有什么来钱的法子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卢母到底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内宅妇人,此刻因为二百两银子的外债压在肩头,她又急又慌,就跟没头苍蝇似的在屋里转着圈。

    卢仁被她转的眼晕,忍不住道:“不是还有刘玉莲吗?她前几日刚将贴身的肚兜儿送给儿子,像这种恬不知耻的女人,除了嫁进咱们家之外,再也没有别的出路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卢母双眼陡然亮了起来,满脸尽是欣喜:“你说的对,娘赶紧请媒婆去刘家提亲,刘员外家底殷实,娶了刘玉莲之后哪里还愁没有银子?”

    说罢卢母便急匆匆地往外走,屋里只剩下卢仁一个,他口中干渴的厉害,若是换了往常,章氏早就殷勤地将水端到床头,但如今他跟章氏早已和离,就连唯一的女儿囡囡也被赶到了章家,自然没有人会在卢仁难受时悉心照看着。

    卢家对面住了个媒婆,卢母将门敲开,给了半吊钱让媒婆去刘家说亲。

    因为家里头实在是揭不开锅了,卢母实在是舍不得银子置办像样的彩礼,反正在她眼里,刘玉莲已经是卢家的人了,根本无需多花银钱,便只让媒婆带着两匹细棉布去了刘家。

    刘员外本就是个生意人,一开始瞧着卢仁的相貌学时还不错,动了将女儿许配过去的心思,哪想到卢母竟然带了两匹细棉布过来,这是打发叫花子呢?

    心里越想越气,刘员外根本没有商谈婚事的心思,直接吩咐家丁将卢母送来的东西全都扔出去,卢母被两个粗使婆子推搡着赶出门外,好悬没有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卢母实在没想到刘家竟然如此不讲情面,就因为聘礼少了些,便如此无礼地对待她。

    想起卢仁先前说过的话,卢母心中涌起一股恶念,眼珠子骨碌碌直转,一屁股坐在了刘家门外,扯着嗓子叫喊着:

    “大家给我评评理!刘家小姐玉莲自己不知廉耻,将贴身的肚兜儿送给了我儿子,赤.身.裸.体地在我家呆了好几日,那水红色的肚兜儿上绣着并蒂莲的图案,还在我卢家收着呢,两个小儿女已经私定了终身,偏偏刘家嫌贫爱富,非要悔婚……”

    刘家上下都被卢母的话给惊呆了,刘员外站在门口,恨不得冲上前撕烂了这老虔婆的嘴!

    他只有玉莲一个女儿,原本希望姑娘家有个好归宿,但现下却被这老货将闺名毁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刘家位于主街,周围来往经过不少行人,大多都是熟面孔,听到了将贴身小衣送出去的这种香艳事儿,闲的五脊六兽的汉子们驻足在大门口,交头接耳不知在小声嘀咕什么。

    像这种毁人清誉的事情,大多都是假的,不能信以为真,偏偏卢母能将肚兜儿上的花纹都说的一清二楚,有模有样实在是由不得人不信。

    刘员外被气的浑身哆嗦,两眼一翻白,竟然直接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躲在门后的刘玉莲看到这一幕,双目便如同泉眼一般,不住地涌出泪来。

    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,先前情到浓时送出的小玩意,到了此刻竟然成了催命符,女子贴身的物件儿本就不能拿到外人眼前,毕竟在大业朝最是看中女子的闺名,此时此刻她的贞洁蒙上了灰,还丢了刘家的颜面,她以后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越想就越是绝望,刘玉莲自觉没脸再面对外人,她哭着跑到了房中,一头栽倒在床上,双肩不住抖动,那副模样简直可怜极了。

    刘府的下人也不是吃素的,看着还在门外满嘴胡说的卢母,两个五大三粗的婆子忙不迭从门里走了出来,其中一个死死捂住了卢母的嘴,将人拖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卢母才知道害怕,浑身颤抖的好似筛糠一般,她想要叫喊,但周围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。

    被粗使婆子狠狠教训了一通,卢母浑身疼的厉害,鼻青脸肿地回了家。

    她怀里头抱着那两匹细棉布,嘴里骂骂咧咧,什么脏的臭的都往外吐。

    卢仁看着亲娘这副凄惨狼狈的模样,一时间也骇了一跳,赶忙问道:

    “娘,这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卢母嘴里呸出了一口血沫子,哑声道:“刚刚为娘去刘家提亲,哪想到那刘员外是个嫌贫爱富的,看不上我拿出来的彩礼,便直接将我赶出来了,当时为娘气的狠了,一时嘴快,将肚兜儿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吐露出来。”

    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地弄明白,卢仁的脸色发黑,如同锅底一般,难看极了。

    看到儿子满面狰狞,卢母唬了一跳,强作镇定道:“就算跟刘家的婚事成不了又如何?咱们肯定能找到更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卢母话音未落,卢仁高高扬起手,一记耳光狠狠甩在了卢母脸上,这一下男人没有吝惜气力,直将妇人打的满嘴鲜血鬓发散乱,那副狼狈的模样,简直跟街边上的乞丐没有半点差别。

    母子二人狠狠撕打在一处,即便卢仁身子骨并不算健硕,到底也是个年纪轻轻的男人,男女在体力上天生便有着巨大的差距,卢母被卢仁按在地上,一手抓着头发,狠狠往青石板上撞。

    殷红的鲜血伴随着凄厉的叫喊声在院中回荡,街坊邻居听到了动静,纷纷跑到卢家前头,想要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砰砰地敲门声唤回了卢仁的神志,他看着进气少出气多的卢母,手上一抖,面上满是惊恐之色,连滚带爬的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卢母就算千不好万不好,也是他的亲娘,现下马上就要丢了性命,万一被外人知晓,他下半辈子怕是就没活路了。

    心里转过这个念头,卢仁眼中划过一丝狠色,从厨房里拿出了菜刀,用力往自己身上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只听哐的一声,老旧的木门被人从外撞开,邻居家的几个汉子看到院中鲜血淋漓的惨状,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“快去请大夫救救我娘,刚刚的歹人跑了,先救人再说。”

    冲进卢家的人想破脑袋都不会猜到,将卢母打的半死不活的竟然是卢仁,他们飞快地将大夫请过来,但卢母因为伤势太重,熬了大半天便死了。

    断气时卢母双目圆瞪,青白的脸上满是不甘之色,看着便十分瘆人。

    卢仁看着自己亲娘这副死不瞑目的样子,吓得肝胆欲裂,但他面上还是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,短短几日便瘦的如同骷髅一般,强忍着心中的惊恐与愧疚,将卢母下葬了。

    得知卢母去世之事,刘家飞快地将刘玉莲送到了乡下,当初这位刘小姐虽然与卢仁情深意浓,但到底没有迈出最后一步,先送回老家,等到过上几年,京城里的流言蜚语稍微平息了些,再将人接回来谈婚论嫁也不迟。

    跟刘家的亲事没了指望,亲娘又死在了自己手里,卢仁整日过的浑浑噩噩的,每当夜幕降临,他都会想起卢母那副狰狞恐怖的模样,这种日子过了没到半年,卢仁就疯了,成天嚷嚷着自己不是故意杀母的。

    老邻居们一开始还以为是有歹人夺去了卢母的性命,后来听到卢仁的话,才弄清楚事实真相。

    想到表面斯斯文文的卢仁胆敢杀了自己的亲生母亲,这份狠辣实在是令人胆寒,即便这人如今已经变得疯疯癫癫,但邻居们仍然不敢靠近卢仁,有个大胆的小丫头将这丧尽天良的畜生告进了官府。

    杀害生母是十恶之一,罪无可赦,卢仁被官府判了斩立决,在东门的菜市口被砍掉了脑袋。

    卢家发生的变故章氏也有所耳闻,不过她早就跟卢仁和离了,自然与那个死人没有半点儿干系。

    因为做绣活儿的手艺不错,章氏前些日子还进了京里头最有名气的锦绣楼,给荣安坊做香包,虽然香包这种不起眼的物件儿赚不了多少银子,但定北侯府可是大主顾,积少成多之下,收入也可观的很。

    章氏跟囡囡在娘家住着,由于没了卢家母子这对血蛭的磋磨,她每月赚来的银钱还能帮着母亲还些外债,一家人日子过的虽然辛苦些,但到底比先前舒坦多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有些人的心眼儿只有针尖大,杨玉兰便是如此。先前盼儿那副爱理不理的态度,彻底激怒了杨玉兰,她心里头一直记恨着此事。

    知道林盼儿是陈家酒楼的老板娘,杨玉兰便特地去了店里一趟,准备瞧瞧情况。

    不去不要紧,一进了酒楼中,她当即便唬了一跳。

    陈家酒楼是京城里生意最好的地界儿之一,每日食客络绎不绝,说是人满为患也不为过,这样的酒楼,一日的流水便极为可观,明明那林盼儿就是个不知廉耻的狐狸精罢了,竟然这般好命,成了此处的老板娘,还真是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。

    即便杨玉兰是官家小姐,但她一直养在后宅,并没什么眼界,如今还成了寡妇,手里头除了不算丰厚的嫁妆之外,再无别的财物傍身,因此在看到日进斗金的陈家酒楼时,杨玉兰几乎被心底涌起的嫉恨给淹没了。

    在二楼的雅间里坐了整整一天,眼见着时辰差不多了,杨玉兰刚想离开,身畔的丫鬟扯了扯女人的袖口,压低了声音道:

    “二小姐,那是林盼儿的夫婿,奴婢先前见过一回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杨玉兰抬眼看了看,目光落在了正在上楼的俊朗男人身上,只见这人生的宽肩窄腰,五官英挺,周身弥漫的气势十分不凡,让女人看着,怀里好像揣了只兔子似的,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面皮浮起飞红,杨玉兰问了一嘴:“这男人是何身份?”

    “这是咱们大业的定北将军。”

    杨玉兰忍不住张了张嘴,她实在是没想到,林盼儿竟然是堂堂的将军夫人。

    伸舌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瓣,杨玉兰只觉得腰肢酸软,她看着那个坐在二楼堂中的英武男子,心中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明明比起林盼儿那个女人,她的容貌身段儿丝毫不差,凭什么自己要这么命苦,年纪轻轻便守了寡,即使跟了翟耀,也不能当个风风光光的正室。

    双目微微泛红,杨玉兰犹豫了片刻,纤腰轻摆,直接朝着褚良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阵香风袭来,男人微微皱眉,心底生出了几分不耐。

    常年跟小媳妇呆在一块儿,褚良也喝过不少灵泉水,体质远比普通人要强上不少,嗅觉更是变得十分灵敏,平日里闻到盼儿身上那股浅淡的清香还觉得神魂颠倒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嗅到了别人身上浓重的香料味儿,五脏六腑如同掀起滔天波浪一般,褚良强忍着那股想吐的冲动,面庞变得十分狰狞,将缓缓走近的杨玉兰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