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81章 吃醋
    杨玉兰早年嫁到苏州,夫婿是个斯文俊秀的书生,只可惜他整个人跟药罐子几乎没有多大差别,每逢天气变换,都得咳出心血来,就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折腾着,没有多久便将身子骨儿彻底拖垮了,撒手人寰,留下杨玉兰孤零零的活在世上,当个寡妇。

    江南一带多是温和的读书人,杨玉兰从来未曾见过如同褚良一般气势慑人的军汉,此刻对上男人不怒自威的鹰眸,心肝都被吓得直颤悠,两条腿直打摆子。

    不过这妇人也是个胆大包天的,因为对林盼儿十分嫉恨,心中的理智被彻底地压了下去,让她更加靠近褚良。

    站在男人面前,杨玉兰直接坐在了一旁空置着的木椅上,凤眸中流露出一丝媚意,试探着问:

    “将军怎么一个人来喝闷酒?”

    被那股浓郁的香料味儿呛得脑袋发昏,淡色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线,褚良面色不变,冷声道: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杨玉兰只以为自己听错了,她活了二十多年,从来没见过像褚良一样无礼的男人,即便身为定北将军,于国有功,但也不能如此轻贱于她!

    “将军说话这般难听,妾身可是哪里开罪了您?”

    黝黑大掌端着瓷碗,里头微微泛黄的人参酒泛起道道波纹,男人猛地仰头,大口大口地将酒水吞入腹中,酒液顺着明显凸起的喉结划过,将衣裳打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褚良这副目中无人的态度,的确令人十分恼火,偏偏男人面容俊朗五官刚毅,再配上周身不凡的气势,便如同经过炮制的罂粟一般,让杨玉兰忍不住将目光投注在他身上,完全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一壶人参酒已经喝完,褚良对杨玉兰的耐性已经彻底消失,他不屑于理会这种心思阴沉的女子,直接站起身,准备下楼。

    眼见着送到面前的猎物想要跑,杨玉兰紧紧拧起秀眉,赶忙跟在褚良身后,扯住了宽大的袖袍。

    “将军留步。”

    一道刺目的寒光闪过,原来是褚良将腰间挂着的佩刀抽了出来,直接将女人扯着的那块衣料给割破了,杨玉兰哪里见过一言不合便拔刀相向的男人?当即便被吓得失声尖叫,身子不由往后踉跄了几步,幸亏身后站着的小丫鬟扶了一把,这才没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美人儿花容失色的模样并不能激起褚良心中半分怜惜,毕竟他见过不少像杨玉兰这样的女人,主动投怀送抱、丝毫不知礼义廉耻为何物,像这种拎不清的妇人,他连看都不愿看一眼,省的小媳妇心里不舒坦。

    男人头也不回地从陈家酒楼中离开,看着褚良的背影,杨玉兰狠狠跺了跺脚,面庞涨成了猪肝色,明显是气的狠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先前养在定北侯府的锦鲤被下人捞到缸里,直接送到了废庄,这些锦鲤都是上好的品相,后背上还带着字纹,随便拿出一条都能卖上上千两银子,自然得精心伺候着,不能有半点儿懈怠。

    原本这些锦鲤都在侯府的池塘中,倒也没什么不妥当的,偏偏阖府一大家子如今都搬到了废庄里,老侯爷也跟着过来了,侯府中没了正主,盼儿有些想念这些金灿灿直晃人眼的东西,便让人将锦鲤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盼儿本就是个俗人,最喜欢黄白之物,闲来无事时用泡过灵泉水的米粒喂养这些锦鲤,眼见着这一个个生的膘肥体壮如同黄金一般的东西不断跃出水面,她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,将军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盼儿赶忙用蘸了水的帕子将手指擦干净,加快脚步往房中走去,边走那张红润润的小嘴儿还哼着小曲儿,杏眼微微弯起,如同新月,让人看着便觉得身心舒畅。

    眼见着夫人走进主卧中,栾玉识趣地进了偏屋,发现哥哥栾英也在,赶忙端了蜜酒过来,一人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栾家兄妹两个相差了整整五岁,相貌都生的不差,栾玉是清秀佳人,而栾英生的浓眉大眼,乍一看十分憨厚,但若是接触久了便能发觉,这年纪轻轻的小子出手着实狠辣,若是有谁得罪了他,怕是会被生生揭下来一层皮。

    此刻栾英紧紧皱眉,眼神落在了酒杯上,也没有跟栾玉搭话的意思,这副凝重的神情与平日里的温和模样全然不同,让小丫头心中一紧,忍不住开口问:

    “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栾英斩钉截铁地答道,说完便将蜜酒直接灌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好歹也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,要是再看不出自家哥哥的异常,栾玉怕是真跟傻子没什么区别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也成,最近一段时日都是你跟着将军当差,若是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,就是在换班时发生的,咱们废庄拢共就这几个人,你还真当我查不出来了?”

    栾英犹豫了片刻,开口道:“你先别问了,帮我弄些百花蜜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瞪了自己亲兄长一眼:“我上哪儿给你弄百花蜜?那玩意在荣安坊跟陈家酒楼中都卖的十分紧俏,每日里排着队想买蜂蜜的人不知有多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夫人的心腹,弄点百花蜜过来也不是难事,若是百花蜜不成,桃花酒、枸杞蜜也是使得的,听说庄子里最近还晒了一批桃花泪,给我一些,我有用。”

    越听栾玉心中的怀疑越重,她仔细打量着男人憨厚的脸,问道: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都是给女子服食的,你要作甚?难道你给我找了个嫂嫂?”

    栾家兄妹是老侯爷在战场上捡回来的,父母早就不知去了何处,是否还在人世都说不准,家中没有女性长辈,要桃胶那种吃食自然没有任何用处,栾英说了这么一嘴,怎能不让栾玉疑心?

    栾英是褚良的心腹,常年跟着将军在战场上奔波,浑身皮肉晒的有些发黑,不过此刻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,这人一张脸涨的通红,好像被煮熟的虾子一般。

    “快别胡说,就当我求你了,能不能弄到那些好物?”

    “能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自己的亲哥哥,即使这人嘴巴严实的就跟蚌壳儿一般,栾玉还是得费心费力地帮他一把。

    不过即使想要找夫人说上一嘴,栾玉也不是那种没有眼力见儿的,此刻将军还呆在主卧中,要是她进去叨扰的话,怕是得被将军记上一笔。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着,栾玉走出偏屋时还往主卧望了一眼,发现屋里不像往常一般,发出响动,她心里微微疑惑了一下,便走出了小院儿往周庄头家里赶去。

    现下盼儿坐在软榻上,娇美小脸儿上带着几分恼意,质问道:

    “姓褚的,你身上为什么会有香料的味儿?”

    盼儿的鼻子灵,当男人刚迈进屋时,她就嗅到了那股香气,因为自己平日里不爱用那些味道浓重的香料,此刻有了不妥之处,自然一下子就辨别出来。

    褚良看着面颊染上绯色的小媳妇,只觉得她这副模样分外可人,心里涌起了几分逗弄的想法,故意沉着脸走到盼儿身边,伸手挑起了莹白玉润的下颚,低声问:

    “你不信我?”

    对上男人漆黑的鹰眸,盼儿一时间不由有些气弱,小声解释道: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信你,只是这股香料的味道着实太重,废庄里就没有一个人爱用香的,你若是说不清楚,今日就别想走出这个门!”

    目光落在窗棂处,外头早就漆黑一片,褚良暗想不出去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将小媳妇逗弄的差不多了,男人这才开口解释:“我在酒楼里遇上一个女人,那妇人实在是个厚颜无耻的,竟然抓住我的袖口,想要投怀送抱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盼儿登时气的柳眉倒竖,从她没嫁给褚良时,就有不少小姑娘对男人动了心思,好不容易将凌月娘以及怡宁公主等人打发了,现下又多出个不知身份的妇人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招蜂引蝶。”瘪着嘴,盼儿恨恨道。

    褚良搂着柔软的腰肢,将人往怀里一松,声音沙哑道:“夫人不想让良招蜂引蝶,就得将良喂饱才是,前头我问过葛稚川了,他说喝上一回避子汤,在七日之内都有效果,你前天才喝了一回,咱们可不能浪费了药效。”

    眼见着男人的模样变得越发急切,盼儿伸手推搡着他的胸膛,小脸儿上满是嫌弃:“快去洗洗,闻着这股味儿我就觉得不舒坦,你若是不洗干净了,挡住脸还不知道是哪个小娘子呢!”

    小媳妇这副吃醋的模样让褚良心花怒放,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,不过他面容本就生的粗犷英俊,此刻因为笑的狠了,竟然透着几分狰狞的煞气。

    亏得盼儿早就跟这人成亲多年,早就清楚了褚良究竟是什么德行,也不会被他的模样给吓着,只是如同一尾游鱼似的,灵活地从他怀中钻出来,往里屋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一步,外头披着的那件儿薄薄的纱罗衫便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白皙雪腻的脖颈如同上好的羊脂玉,质地温润柔滑,远远看着,便勾的褚良心头微动,手心也痒的厉害,恨不得马上就能将小媳妇抱在怀里,彻底将送到嘴边的美食吃个痛快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