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85章 美人
    木匣被端到盼儿面前的八仙桌上,小女人伸手掀开盖子,瞧见盒中用红绸裹了一层,上头摆着四枚娇嫩欲滴的翡翠,漂亮的杏眼也不由闪了闪。

    珍翠楼的雕工在京城里都是头一份儿的,翡翠上雕刻着灵芝、如意之类的花纹,就是取了吉祥如意的寓意,用红绳仔仔细细编起来,也方便挂在脖子上。

    盼儿将帝王绿带上了,又让奶娘将毓秀抱来,给小女儿也带了一块。

    毓秀还不会说话,但早就能认出人来了,一看到自己的亲娘,藕节儿似的小短胳膊立刻伸了出来,小嘴儿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,闹着让盼儿抱。

    奶娘笑吟吟地走到夫人身边,眼见着主子将小姐接到怀中,忍不住赞了一声:

    “小姐五官与夫人生的相似,将来肯定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盼儿低头打量着毓秀圆鼓鼓的小脸儿,小孩的眉毛还没长出来,只有稀疏几根,她还真没看出来毓秀哪里跟她相像。不过比起刚出生那副小猴子的模样,现下的确是张开了几分,就跟嫩生生的杏仁豆腐一般。

    抱着孩子在怀里哄了一个多时辰,盼儿胳膊实在是酸软的厉害,就将襁褓给了奶娘。

    正好毓秀困得眼皮子直打架,盼儿便让奶娘带着孩子回房。

    因褚良去了军营,而小宝则进京找了柳先生,现在孩子大了,即便盼儿还是有些舍不得,但仍然按着褚良的意思,让小宝住在柳家,每三日回废庄一趟。

    如今父子俩都不在家,只能等到人回来之后,再将这两块帝王绿分别交给他们。

    将木匣子仔细收好,盼儿琢磨着去种满了南果梨的林子里转一转,如今正是果树挂果儿的时节,枝头满是黄橙橙的梨子,虽然每个南果梨也就跟她拳头那般大,但果树在废庄养了好些年,果肉的滋味儿一年比一年好,吃着甭提有多舒坦了。

    想到那股带着酒味儿的果香,盼儿就忍不住咽了咽唾沫,起身往外走,琢磨着将养在柳氏那里的两只懒猴带回来。

    先前盼儿要去边城,实在是没法照看着懒猴,毕竟那小东西在她离京前不久生了一只小崽子,当时就跟小耗子似的,万万经不起车马奔波,索性就留在京城了。

    回到废庄后盼儿去瞧了瞧那两只懒猴,发现它们长得有成年男子巴掌那么大了,平日里最爱吃荣安坊卖的干果,养的油光水滑,胖乎乎的,甭提有多可爱了。

    哪知道还没等走出院门儿,就见着周庄头脚步匆匆走过来,憨厚的脸上露出一丝急色,站在盼儿面前,吭哧了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看到周庄头这副模样,盼儿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儿,心里头也跟着着急,忙开口问: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有话你就直说。”

    周庄头咬了咬牙,小声道:

    “夫人可还记得宁川宁公子?”

    宁川是宁丞相的嫡子,先前又救过盼儿一回,她哪里会不记得?

    “宁丞相给宁川定下了一门亲事,让他娶京兆尹痴肥的女儿,宁公子不愿意,打算推拒这么亲事,哪想到他藏在书房内的一副美人图被庶出的弟弟翻出来,公诸于众……”说着,周庄头还忐忑地看了盼儿一眼。

    心里头咯噔一声,盼儿心底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美人图……

    “画中的美人就是您。”周庄头硬着头皮说完这句话,脸色也算不得好。

    夫人的确是难得的大美人儿,心底良善,对他们这些做工的佃农也十分宽和,整个人废庄里对夫人动了心思的男人不知有多少,不过他们都是土里刨食儿的粗人,万万不敢跟定北将军相比,即使有这种念头,后来也都打消了。

    但就算宁川对夫人情深意重,也不该将夫人画到美人图上,眼下还被那几个庶出弟弟发现了,闹的人尽皆知,损了夫人的名声。

    今早上周庄头不过将炮制好的桃胶送到陈家酒楼里罢了,就听到了正堂中的客人在提及此事。

    陈家酒楼里碰上的食客还算好的,毕竟他们在京城都是有头有脸的人,说不出太腌臜的话,但街头巷尾的那些懒汉,以及碎嘴的婆子们,说的话就更难听了,什么“将军夫人不止是个善妒的悍妇,还跟丞相的嫡子有了首尾,果然村妇就是上不得台面”之类的。

    想想那些人竟然敢如此污蔑夫人,周庄头都险些被气了个仰倒,与那些人争辩一番之后,他忙不迭地坐了马车回到废庄,来到夫人面前。

    哪想到看到人了,他却不知该如何开口,这才好半天没吭声。

    即使周庄头没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,盼儿又不是傻子,也能猜出个七八分。

    她跟宁川虽然见过几回,但两人之间清清白白,半点腌臜事儿都没有,丞相府的那些庶子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,为了扳倒宁川,什么阴损招数都使出来,还将她扯下水,平白沾上了一身骚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栾玉看着夫人奶白小脸儿染上了几分绯色,心知主子怕是气坏了,赶忙开口道:

    “不如奴婢去好好教训那帮人一番,他们也就不敢再胡说八道了。”

    盼儿赶忙摇头:“你教训他们根本没有半点儿用处,即便一开始这些人被你打怕了,但用武力只能压的了一时,压不了一世,还是得重头想想,该如何解决此事。”

    转眼天色就黑了,褚良也从军营中赶回来,男人坐在桌前,深刻英挺的面庞扭曲的厉害,看着简直瘆人极了。

    纱罩里的火光跃动,影影绰绰的映在墙上。

    屏风后的水声停了,盼儿用软布擦着黝黑柔亮的发丝,几步走了出来,一眼就看到坐在桌前板着脸的男人。

    想想白天弄出来的那档子事儿,她身子下意识紧绷起来,咽了咽唾沫,心里也罕见地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男人穿着灰色劲装,身上还带着汗意,蹭的一声站起身,一步步逼近盼儿。

    褚良身量高大,走过来时,身躯能将小女人的视线遮蔽一片,他背着光,盼儿无法看清男人的神情,但只凭着他绷紧的下颚和抿成一条线的唇角,盼儿就能判断出褚良的心情怕是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薄唇一掀,男人语气比平日里冷漠了不知多少倍,瓮声瓮气道:

    “你知道那副美人图吗?”

    盼儿坐在软榻上,伸出粉嫩的舌尖舔了舔干涩的唇瓣,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见小媳妇一动不动,男人鹰眸中闪过一丝煞气。

    他弯下腰,直接将盼儿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因为刚刚沐浴过的缘故,盼儿身上只穿着质地轻薄柔软的绸衣,绸衣是用上好得而杭绸做出来的,再是丝滑娇气不过,若是保养不好,稍微碰着一点儿都会勾丝。

    男人的手臂箍住盼儿的身子,让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桌上只点了一盏小灯,灯火晕黄,映在莹白玉润的小脸儿上,更添几分美色,所谓灯下看美人,果真不假。

    “将军,你先松手,我胳膊疼。”

    即使褚良心头憋着一股邪火儿,那这份怒火是针对宁川以及那些碎嘴之人,他恨不得将小媳妇捧在手心,含在嘴里,哪舍得真弄疼她?

    手臂略微松了几分,但褚良仍没有放开小媳妇的意思。

    小女人低垂着头,眼睛盯着男人脚上漆黑的皂靴,心里琢磨着该怎么混过这一关。

    还没等她开口,褚良满脸狰狞,低咆道:

    “我老早就说过,宁川不是什么好东西,让你离他远点你偏不听,那人竟然还画了一副美人图,今日能弄出美人图,明日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腌臜东西,真是找死!”

    堂堂定北将军,说话时就跟被踩了尾巴的老猫似的,满脸狰狞。

    看到褚良这副模样,盼儿伸舌舔了舔干涩的唇瓣,小声道:

    “眼下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该想一想如何将事情压下来,我琢磨着将宁川叫过来,好好商谈、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男人英挺俊朗的一张脸彻底扭曲变形,那双鹰眸中几欲喷出火光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见姓宁的?不许见他!”

    “我找他是有正事,怎么不能见?”

    褚良双手紧紧握拳,骨节发出嘎巴嘎巴的响声。

    “你明知道姓宁的心存不轨,他惦记着你呢!要是再见面的话,他指不定会想些什么!”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有男人将小媳妇的模样画在纸上,午夜梦回之际满脑子想的都是他的盼儿,褚良就恨不得将宁川给生撕了,偏偏姓宁的先前救过小媳妇一回,有救命之恩横在前头,就算他心中的怒意几乎快喷涌而出,也不能对宁川出手。

    大掌从后覆上女人纤细的脖颈,褚良弯下腰狠狠吻住盼儿,不想再从小媳妇口中听到别的男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褚良气息绵长,盼儿即便有了灵泉水,也比不过这种常年习武练家子,等到这一吻终于结束时,她浑身提不起一丝力气,软的好像成了新做出来的豆腐脑儿一般,好半晌面上的红潮都未褪去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