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第188章 下场
    周庄头看着宁清,眼中隐隐透着几分厌恶,却不算明显。

    只听他好声好气地解释:“我们赌石坊的毛料都是精挑细选的,大多数都能出绿,但公子今日的运气怕是不太好,才会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运气不好?”宁清冷笑一声,伸手就要将铺子给砸了,但因为赌石坊中有不少身强力壮的护卫,宁清只带了一个瘦弱的书童过来,若是事情闹大的话,他怕是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宁清身后站了个中年男人,这位也是赌石坊的常客,取出了一百两银子,挑了一条人头大的花皮石头,李师傅亲自解石,没多久就出了一块紫罗兰,是上好的冰种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宁清一张脸霎时间涨成了猪肝色,胸口如同破旧的风箱一般,不住起伏,明显就是气的狠了。

    狠狠在桌子上踹了一脚,宁清忿而离去。

    身后的书童紧赶慢赶,好不容易追上了自家主子,哪想到一辆马车突然迎面而来,宁清躲闪不及,直接被撞倒在地,车轮碾过脚掌,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哀嚎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脚!”

    书童赶忙来扶宁清,低头看着殷红的鲜血从皂靴中涌出来,将泥地都给打湿了一大片,他心里一慌,两腿都有些发软,宁清是主,他是奴,眼下若是少爷出了什么事儿,他这个当下人的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!

    撞了人的马车继续往前走,驾车的马夫看都不看宁清一眼,很快就消失在街角。

    死死瞪着马车消失的方向,由于失血过多的缘故,宁清即便再是不甘,身体也坚持不住,两眼一翻白,很快便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书童将自家主子送到了医馆中,想要诊治,但由于颇有分量的车轮从男人脚面上轧过一遍,彻底将骨骼筋肉都给压碎了,即使大夫医术高明,也无法让宁清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当朝丞相最为疼宠的儿子,如今变成了一个跛子。

    在大业朝,肢体不全者不能入朝为官,宁清虽然并无性命之忧,但前程却被彻底断送了,如此一来,即便宁丞相再是厌恶宁川,为了家族的传承,也不能再对这个嫡子出手。

    过了一天一夜,宁清从昏迷中醒过来,想到先前在正街发生的事情,他脸色一白,赶忙掀开锦被,看着被白布一层又一层裹着的右脚,宁清满脸狰狞,模样看起来瘆人极了。

    边上伺候的小丫鬟正好端了药过来,看到主子这副模样,忍不住咽了咽唾沫,小声道:

    “少爷,该喝药了。”

    眼珠子里爬满了血丝,宁清死死盯着说话的丫鬟,伸手拿起床头的玉枕,冲着小丫头头脸的方向砸了过去!

    这一下正好打在了丫鬟的额头上,玉枕在白皙皮肉上生生砸出来一个血窟窿,滚烫的鲜血不住往外涌,屋里的奴才吓得浑身发抖,根本不敢发出半点儿声音。

    “叫大夫来!”

    一个小厮匆匆往外走,临走之前也没忘记将那个受了伤的小丫鬟带出主卧,等到将大夫请过来,宁清明白自己成了一个跛子,屋里头顿时响起了一片刺耳的哭嚎声。

    短短三日,宁清将三个丫鬟打成了残废,还有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,左脸颊被碎瓷片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,由于伤口太深,根本没法愈合,小丫鬟这辈子都毁了。

    宁家闹的鸡飞狗跳暂且不论,盼儿挑了一日去到翟家,看了看代氏。

    如今代氏还没有出月子,体内恶露也没排尽,好在她日日喝着蜜茶,又吃着盼儿送来的吃食,这些物什里蕴含着极为深浓的灵气,补了好些日子,代氏的面色也好多了。

    代氏身为大房夫人,这些年因为没给翟恒生下一儿半女,不知受了多少委屈,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儿子,积压在胸口处的这一股郁气彻底一扫而空,女人眉眼处的愁绪也消散了几分,看着倒是比先前更为年轻了许多。

    盼儿坐在床榻边上,葱白小手剥了一颗桂圆,去掉那层暗黄色的薄壳儿之后,莹白的果肉霎时间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红润唇瓣配着雪白的桂圆肉,对比十分鲜明,代氏眯眼看着盼儿,心里不由赞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瞧瞧你这模样,明明年纪也不算小了,皮肉养的却跟小姑娘似的,甭说褚良了,就连我看着都十分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盼儿忍不住嗔了一声:“代姐姐怎么又取笑我了,你看着也年轻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能跟你比?眼下坐着月子,出了一身臭汗,偏偏还不能沾水,只能用帕子草草擦拭一番,这坐月子果真难熬的紧。”

    盼儿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,生下了小宝跟毓秀,她拢共坐了两回月子,亏得身边一直有人照看着,若是小门小户的姑娘,生产之后还得下地做活,那日子才不是人过的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说着,盼儿突然想起了杨玉兰,便忍不住问了一嘴:

    “先前代姐姐临盆那日,我看到有人在翟家门口闹,事情可了结了?”

    代氏摇了摇头,道

    “我那小叔子也是个糊涂的,杨玉兰明显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,人家都拿了肚兜儿找上门了,闹得阖府颜面尽失,偏偏他气过之后,还是坚持将杨玉兰纳为贵妾,他大哥费尽口舌都没将人给劝回来,翟家的面子挂不住,姐妹共侍一夫,说起来就让人膈应。”

    用锦帕仔细擦了擦唇角,盼儿万万没想到杨玉兰竟然有这种本事,先前闹出了那样的乱子,竟然还能称心如意地入了翟家,虽然名声毁了,但结果却并没有太大差别。

    “杨玉兰还真是个有手段的,她现在入府,成了贵妾,杨氏的心里肯定不会好受,当初她还口口声声说心疼杨氏,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亲姐姐的?”

    “那种女人的话,怎么能当真?”代氏喝了一口水,慢吞吞道:

    “女人的日子过的究竟好不好,如人饮水冷暖自知,甭看杨玉兰现在得意,但她的本性早就藏不住了,等到小叔子对她腻歪了,估摸着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杨氏的缘故,代氏对杨玉兰只有厌恶,而无半点好感。

    盼儿在府里呆了足足一个时辰,眼见着代氏眼里露出了几分疲惫之色,这才带着栾玉往外走。

    哪想到刚经过垂花门,杨玉兰迎面走过来,还真是冤家路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杨玉兰已经弄清楚盼儿的身份了,知道这位将军夫人是她开罪不起的,赶忙低下头,整个人就跟只鹌鹑似的,脊背紧紧贴着冰凉的墙壁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看到杨玉兰这副模样,盼儿眼里露出几分厌恶之色,不过她也没有主动找杨玉兰的麻烦,加快脚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杨玉兰看着女人的背影,藏在袖笼中的手紧握成拳,牙关紧咬,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。

    等到盼儿主仆彻底消失之后,杨玉兰身边的小丫鬟才开口道:

    “主子,二爷还在书房里等您呢,可得快点过去。”

    听到丫鬟的话,杨玉兰身子一抖,加快脚步往前院儿行去。

    到了书房门前,奴才留在外头,杨玉兰伸手将薄薄的门板推开,悬着一颗心走进了书房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来的这么晚?”男人的声音略有些低哑,让人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刚刚在路上耽搁了,二爷别动怒。”杨玉兰一边说着,一边莲步轻移走到了翟耀身边,还再多做解释,就被人一把推倒在地上,细嫩掌心在地上磨了一下,火辣辣的刺疼。

    将墙上挂着特制的马鞭取下来,这鞭子上头的倒刺都已经被磨平了,打在人身上也不会连皮带肉的撕扯一块下来。

    翟耀白净的面皮露出一丝狠色,高高扬起鞭子,猛地抽在女人的后背上,丝毫没有吝惜力气,这一下虽然未见血,但皮肤却火辣辣的疼,好像被烫着般,一道红痕盘踞在背上,疼的杨玉兰哭叫连连。

    “二爷,饶了玉兰吧,玉兰真的跟那个男人没有丝毫干系,肚兜儿也是被他偷了去、啊!”

    杨玉兰被抽了数十鞭子,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,偏偏翟耀不会轻易的放过这个女人,他将鞭子扔在地上,走到杨玉兰面前,蹲下身,一把抓住女人丰厚的黑发。

    大掌死死揪着头皮,杨玉兰疼的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还打算糊弄我?你是什么德行老爷我会不知道吗?眼下将你纳进府,只不过是全了咱俩的露水情缘,你要是不知好歹,跟那些男人勾勾搭搭,小心我要了你的命!”

    说罢,翟耀抓着杨玉兰的头,狠狠往地上砸,好在男人还算有些分寸,没有弄出血来。

    但这么折腾了一通,杨玉兰头昏脑胀,满身大汗,整个人好似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,形容狼狈极了,脸上脂粉被泪水汗水打湿,顺着脖颈往下淌。

    翟耀看着女人这副德行,冷笑一声,出门叫了个丫鬟进来,让人伺候着杨玉兰,否则人若是死了,他们二房的脸面哪里还能保住?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