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番外四 齐家人
    石桥村是个偏僻的穷山沟,齐家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,要不是从林氏手里得了几十两银子,齐川就算书读的再好,也不能进京赶考,最后还中了状元。

    从成亲那日起,齐川就对林盼儿这个傻子没有半点好感。

    他想不出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女人,不止长了一张火疤脸,还是个傻子,娶了这种女人,简直丢尽了齐家的脸面。

    齐川对自己的妻子十分厌恶,这种厌恶在见到许清灵之后,达到了顶峰。

    许清灵跟林盼儿完全是两种人,一个出身高贵,美丽与才情兼备;另一个却是乡野村妇,貌丑人傻。

    林家母女跟着齐家人入了京城,齐川如愿以偿的休了妻,却发现原本不能入眼的丑妇,容貌变得十分娇美,人也不再像先前那么痴傻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自己曾经的妻子,在被休之后,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,好像自己错把珍珠当鱼目似的。

    心里转过这个想法,齐川越发不甘,即使马上要娶许清灵为妻,却盘算着坐享齐人之福。只可惜林盼儿跟褚良之间有了牵扯,就算齐川高中状元,也没法跟堂堂的定北将军作对。

    京城的日子并不如齐川想象的那么顺利,他会读书不假,却不懂朝堂上的阴谋诡计尔虞我诈。

    许丞相认为齐川是个扶不起的阿斗,让他在翰林院呆了好几年。

    在这段期间,许清灵一直未曾有孕。

    齐川自诩眼光不低,他偏爱美人,并非那种不挑食的色中饿鬼,之所以会将徐娟儿当成外室养着,有两个原因。

    其一是许清灵不能有孕;其二则是因为徐娟儿跟林盼儿五官生的十分相似,每当跟徐娟儿行房时,齐川总会把怀里头的女人当成盼儿,这么日夜征伐之下,徐娟儿很快就怀孕了。

    不过假的就是假的。

    跟徐娟儿相处了一段时日,齐川就觉得有些腻歪,恰巧许清灵也看徐娟儿不顺眼,特地找了三个模样俏丽的扬州瘦马,供给男人享乐。

    有了新欢,齐川立马将徐娟儿忘到脑后,等到女人几个月后生下了个女儿,在失望之余,齐川便准备再纳一房良妾,看看能不能生出儿子来。

    只可惜还没等到妾室怀上身子,因为赵王登上皇位,许党被毫不留情地连根拔起,齐川身为许丞相的女婿,自然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一大家子被关在状元府中,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,而许清灵被贬为官奴,打发到了教坊司里。

    齐川使了不少手段,才从府中逃了出来,哪想到还没等逃出京城,就被林盼儿那个女人碰上了。她身边的丫鬟明显是会武的,直接将男人扭送到了京兆尹府。

    新帝本来就看齐川不顺眼,现在闹出了这样的事情,更是不准备放过他,下令将这位曾经的状元流放西北。

    齐川是个身体瘦弱单薄的文人,哪里能在西北那种酷寒之地活下去?

    还没等走到地方,齐川便染上了一场风寒,整个人都烧糊涂了。恍恍惚惚,齐川好像看到了盼儿,那个又丑又傻的女人,被他赶出了齐家,死在了一个下着大雪的冬天。

    想他堂堂状元,现在落得这种下场,说不定就是报应吧!

    相比死在了路上的齐川,许清灵的日子要稍微好过些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曾经的相府千金,难得的美人胚子,虽然充入教坊司,但怜香惜玉的男人从以前到现在都不是少数,还是有不少人愿意护着美人儿。

    许清灵虽然心高气傲,却也不是个傻子,她知道现如今最重要的事情不是什么尊严,而是保住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教坊司的女子身为官妓,虽然不用像一般妓女一样,过着一双玉臂千人枕,一点朱唇万人尝的日子,但到底属于贱籍,朝不保夕,看不到半点希望。

    有个年轻的副将看上了许清灵,日日来到平康里来听许清灵唱曲儿,许清灵到底还有几分骨气,并不卖身,跟那赵副将腻歪了几年之后,男人终于忍不住了,拿着自己身上的军功,特地跟皇帝求了赏赐,将许清灵从教坊司中讨了过来。

    因为许清灵是罪臣之女,根本不能当作正妻,那赵副将也不舍得让她受委屈,将人纳为妾室之后,发誓不娶正房。

    先前许清灵还是状元夫人时,好几年肚子都没有动静,但跟了赵副将之后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糙汉与书生体质不同,不到一年,许清灵就怀了身孕,她虽然只是个妾室,但赵副将身边只有她一个女人,倒也没让这位曾经的相府千金吃苦头。

    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,许清灵心气儿还是不顺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赵副将是褚良的手下,在战场上杀敌还十分悍勇,跟褚良走的挺近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褚良跟盼儿夫妻俩,许清灵心里头就觉得别扭,好在她是个聪明人,知道现在的日子得来不易,也不会再胡乱折腾下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盼儿坐在软榻上,纤细的手指飞快地打着络子,栾玉在旁边小声道:

    “老夫人现在日日呆在佛堂中,还真是转了性子。”

    栾玉不知道凌氏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改变,盼儿心里却是清楚的。人心都是肉长的,凌氏早些年做下了那么多的错事,虽然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,但她直接还是过不去这道坎,才会在得知真相之后,乞求菩萨原谅。

    “让小宝带着毓秀回侯府住两天,你也跟着去,要是你不在的话,那兄妹两个指不定淘成什么德行。”

    栾玉对盼儿的一双儿女十分喜欢,听到主子的吩咐,立刻点了点头,算是应下了此事。

    主仆两个正说着呢,外头突然传来了女人尖利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盼儿皱了皱眉,推门走到院子里,等到看清了站在篱笆院外的人时,小女人俏脸含霜,面上不带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过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林三娘是个脸皮厚的,腆着一张老脸,冲着盼儿咧嘴笑道:

    “外甥女,咱们好歹也是亲戚,你妹妹一个妇道人家,带着孩子甭提有多辛苦了,不如你帮帮我们祖孙三人?”

    说起来也是巧了,状元府被围起来那天,徐娟儿正好抱着女儿去找了林三娘,因为她只是个普通的妇人,抓她一点用处都没有,才让徐娟儿成功度过一劫。

    拿着先前从齐府中弄出来的珠钗首饰,林三年跟徐娟儿日子过的倒也不差,偏偏齐家那帮人数月之前也被放了出来,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尤其齐母齐眉这一对母女,花钱大手大脚,简直恨不得将徐娟儿刮下来一层皮。

    原本舒坦的日子立刻变得捉襟见肘,徐娟儿跟林三娘商量了一番,决心不再忍下去,便来废庄中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跑到了盼儿面前,没想到被守门的丫鬟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盼儿可从来没把徐娟儿当成自己的妹妹,她站在院门口,都能感觉两道目光就跟黏在她身上一般,其中的贪婪之色根本遮掩不住。

    玉白小脸上露出几分厌恶,盼儿直接冲着院外的侍卫道:

    “把人赶出去,要是再过来的话,打死勿论!”

    林三娘跟徐娟儿被赶出了废庄,但盼儿还是有些放心不下,怕这对厚颜无耻的母女去到林氏那里,万一惹出了麻烦,可就不好收场了。

    小女人心里藏着事儿,自然瞒不过褚良,得知了盼儿的顾虑之后,男人拍着胸口保证。

    “媳妇放心,我派人将这一家子直接送出京城,永远都不能再回来,不就彻底解决了?”

    盼儿仔细一想,发现也没有其他的好法子,她微微点头,算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堂堂的定北将军,做事自然不会拖泥带水,第二日就派人住在小院儿中的林三娘母女,以及齐家的一家子全都抓了起来,用麻绳绑住手脚,嘴里也塞着布条,直接送到了边城。

    边城本来就是褚良的大本营,想要看着这几个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,根本不费半点儿力气。

    齐家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儿,齐母尖酸刻薄,齐眉也不是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先前许丞相还得势时,她竟然还厚着脸皮让许清灵帮她找个皇子,因为眼界儿太高,一直没有嫁出去。

    如今齐家落难,锦衣玉食的生活离齐眉而去,这女人心里更是憋气,整日里挑徐娟儿的毛病,说她是个丧门星,因为将她纳为妾室,齐家才会一点一点败落的。

    在大业朝,对妇道人家而言,女子的名声最为重要,徐娟儿白白背了一个丧门星的恶名,想要改嫁都不容易。

    带着孩子日日吃着糙米咸菜,日子过的苦,徐娟儿对齐眉的怨念也更加深浓。终于有一天,徐娟儿忍不住了,用剪刀将齐眉的脸蛋划破了一个大口子,跟齐家人彻底闹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母女两个带着孩子,直接搬出了小院儿。

    因为徐娟儿生的年轻貌美,即使名声不好,心思也恶毒,到底还有那种被美色迷得昏头转向的男人。一个老员外将徐娟儿养在外头,每月给上几十两银子,女人就心甘情愿的出卖身体。

    齐家人看不惯徐娟儿过着舒坦日子,三五不时地上门来闹,足足闹了十几年,直到那老员外两脚一蹬,徐娟儿彻底断了财路才作罢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