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农门丑妇 > 番外五 栾家兄妹(大结局)
    自打陈家败落之后,陈家母女就流落街头了,要不是被栾英救下,指不定会落得怎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因为男人对陈清韵动了几分心思,照顾女人时十分细心,日日都会送些好玩意到小院儿中。

    高门大户里养出来的小姐脾胃弱,栾英生怕陈清韵身子挨不住,就特地从废庄里送过来养身的枸杞蜜。

    男人一举一动陈清韵都看在眼里,她又不是个傻子,哪里会看不明白栾英的想法?

    只不过能看明白,女人却不打算戳破,毕竟像她这种身份,根本配不上栾英。

    男人是定北将军身边的红人,日后前途无量,而她不再是当初那个陈家大小姐,就算还有一副娇美的皮囊,又算的了什么?

    心里头琢磨着从小院儿中搬出去,陈清韵身子骨儿虽然比寻常人弱气几分,但一手绣活儿却做得不错。

    前几日她拿着绣好的帕子去了锦绣楼,掌柜的给了她二两银子,虽然这些银钱并不算多,放在以前还不够她一日的花用,但今时不同往日,母女两个无依无靠地过活,自然还得俭省着些。

    夜里点灯熬油,足足绣了一个月,陈清韵做了一副大的绣图,足足卖了一百两银子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她跟陈母吃穿用度花的都是栾英的银钱,陈清韵本身就是个面皮薄的,手上没有就算了,但眼下已经积攒了些,自然要还给栾英。

    还没到晌午,栾英扛着一口箱子走到了小院儿中,男人常年习武,力气比起普通人大了不止多少倍,即使扛在肩头的箱子颇有分量,但他依旧脸不红气不喘的。

    哐当一声,箱子被放在地上,溅起一阵尘土。

    陈清韵听到院子里的动静,赶忙从里头走了出来,一看到栾英,她愣了半晌,小声道:

    “栾侍卫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栾英挠了挠头:“庄子里送来了一些琼州的果子,我寻思拿来些,让你跟陈夫人尝尝鲜......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男人一边用黝黑的手指将箱子打开,黄橙橙的果子拢共有一篮子之多,剩下的则是桃胶百合之类的吃食。

    忍不住深吸一口气,陈清韵哑声道:

    “栾侍卫,日后不必送这些东西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女人的话,栾英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,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我跟母亲过几日便会从小院中搬出去。”

    浓黑的剑眉紧紧皱起,栾英蹭的一声走上前,大掌捏住了纤细的腕子,因为力气用的过大,润白柔腻的皮肉上留下了一圈圈刺眼的红痕。

    女人眼中露出一丝痛苦之色,低低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栾英卸了几分力气,却仍未松手。

    带着糙茧的掌心包裹着细柔的手腕,男人眼珠子里都爬满了血丝,看着就跟发了狂的棕熊一般,十分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与身量高大的栾英相比,陈清韵显得纤细娇小,今日女人身上穿着淡紫色的裙衫,如同开放在山涧中的兰花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搬走?”

    陈清韵低垂着眼,心里头犹豫了半晌,突然撒了谎:

    “娘说我年纪大了,也到了该议亲的时候,但一直住在栾侍卫家中,影响名声,肯定是找不到好人家的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议亲两个字,栾英刚毅英俊的面庞霎时间扭曲起来,呼吸急促,如同濒死的鱼一般。

    看到男人这副模样,陈清韵心里一动,粉润的唇瓣一抿,并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既然非要嫁人,陈小姐能不能......考虑考虑我?”

    水润润的杏眸盯着栾英,陈清韵哑声道:

    “我不想给人当妾、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当你让妾!”栾英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陈清韵会有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老早就看上了这个女人,恨不得将人捧在手心里好好呵护着,生怕她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,又怎会舍得让陈清韵给他当个没名没分的妾室?

    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瓣,陈清韵眼里好似有泪光闪动,她思索了片刻,小手从怀里摸出了一只宝蓝色的香包,小小的香包上纹绣着翠竹图纹,十分精致。

    因为常年习武的缘故,男人的掌心中满是糙茧,跟细致光滑的布料放在一起,无端显得有些违和。

    不过陈清韵却不在意这一点,栾英是这世上对她最好的男人,就算知道自己配不上她,她还是不舍得放弃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女人有脾胃失调的毛病,平日里面色有些苍白,但此刻由于心绪浮动的缘故,玉容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胭脂色,配上精致娇美的五官,甭提有多好看了。

    栾英老早就对陈清韵动了心,看到心爱的女人这副含羞带臊的模样,早就将礼数抛到脑后,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女人,还真是个呆的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”

    陈清韵红着脸啐了一声,转身就要跑。

    只可惜栾英反应迅速,从后头一把搂住了女人纤细如柳的小腰儿,根本没费什么力气,一把将陈清韵捞在怀里。

    男人炙热的胸膛好似火炉一般,差不点将小女人都给烫着了,头一回跟栾英这么亲密的接触,陈清韵本就是个面皮薄的,着实有些挨不住,穿着绣鞋的小脚狠狠在皂靴上踩了一下,趁着这档口,纤腰一扭,飞快地回了自己的小屋。

    栾英下定决心要将陈清韵娶过门,对于这桩亲事,陈母也是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毕竟陈家现下败落了,女儿又生的美貌,须得找个人好好护着,否则她也不能放心。

    栾英人品好,又是个本事的,有他照顾清韵,陈母也能放心。

    因为陈家先前得罪了新帝,成婚之事也不敢敲锣打鼓地大操大办,栾英只在废庄里摆了几桌酒,就将心心念念的小女人娶过门了。

    婚礼如此简陋,男人心里头甭提有多愧疚了。

    他身为新郎,被一帮眼红他娶了漂亮媳妇的同僚灌得烂醉,那帮小子一个个不厚道极了,简直恨不得拿着酒坛子直接灌进栾英嘴里,让他不能行房,在媳妇面前丢了份儿才好。

    好在栾英在军营中摸爬滚打多年,还算是有些酒量,此刻保持着最后一丝清明,脚步虚浮地回了卧房。

    吱嘎一声,主卧的房门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陈清韵头顶上盖着喜帕,鼻尖嗅到了一股浓郁的酒气。

    视线被大红的布料遮蔽,她却能清晰地听到逐渐接近的脚步声,红绸被一把掀开,栾英一屁股坐在了女人身边,高大健壮的身子如同精铁浇筑,又烫又结实。

    陈清韵忍不住咬了咬唇,炙热的呼吸喷洒在白皙耳廓处。

    男人嘟囔道:

    “那帮混小子还想灌醉我,我娶了个这么美的媳妇,可是要留着力气洞房的......”

    听着这人满嘴胡话,陈清韵忍不住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大掌伸进怀里,栾英掏了掏,突然摸出了几张纸来,放在女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物?”

    栾英醉醺醺道:

    “这是我手中的地契房契,虽然不值几个银子,不过我听说别人家都是媳妇管帐,你家原来是做生意的,交给你、我也放心。”

    手里头的地契足足有三张,陈清韵大致扫了一眼,发现这几块地都在京城周边,能值不少银子,栾英就这么将贵重的东西交给她,还真是心大。

    忍不住白了男人一眼,女人起身将地契放在木柜中收好。

    因为有些干渴,陈清韵刚想喝口水,哪想到身后就传来了一股巨力,让她无法反抗。

    身娇体弱的小女人直直拖到了那张大红的喜床上头,莺声软语,好不香艳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栾英娶到了美娇娘,日子过的甭提有多舒坦了。而栾玉身为栾英的亲妹妹,根本没有嫁人的打算,一心想要留在盼儿身边伺候着。

    一开始盼儿倒是没有催促栾玉,后来也因为栾英提的次数多了,她跟着念叨了几句。

    栾玉心里对哥哥有些腻歪,跟主子说了一声之后,便同赌石坊的镖师一起,直接去了缅甸。栾英是在妹妹上路之后才得到消息,气的浑身发抖,偏偏没有半点法子,只能由着她瞎胡闹。

    镖师们武艺高强,去的时候一切都好,哪想到回来竟然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。

    一行人在经过一处丛林时,栾玉是个眼尖的,看到了不远处的大树上吊着的一个人,她去将那人救了下来,没想到竟然是个上京赶考的书生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书生也是个倒霉的,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让山贼给抢了,还倒挂在树上,要不是遇上栾玉,怕是连性命都保不住。

    跟着镖师们一同来到京城,因为路上耽搁了一段时间,进城时春闱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书生也不着急,他是个孤儿,孑然一身,倒也不是非得要一个功名不可。

    因为无处可去,这人就留在了废庄中,跟着葛稚川学医。

    书生不止读书好,还在医术上有些天赋,在废庄中学了两年,隐隐有青出于蓝的趋势。最后甚至还将栾玉娶回家,没过一年就生了个白白净净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看着栾玉过得好,盼儿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,当真高兴的很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