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和劫一起来了 > 第13章 不许随便说死
    关肆一句你懂什么,瞬间把我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,击的溃散。

    我很包子的低下头,都不敢与他对视,更不要说其他的了。

    “娘亲,娘亲……”见我低下了头,苍黎立刻仰着小脑袋叫我娘亲,特意让我看他那张可怜的小脸。

    还别说,苍黎这小可怜样真的打动了我,让我心底又生出一股勇气。

    一股想要保护他的勇气。

    再说了,是我自己答应他要跟关肆谈谈的,还没成功,我怎么能放弃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再次鼓起勇气。

    抬头,看到关肆过来了,我护着苍黎往后退,一边退一边说:“也许我是不懂,但是我真的不是坏人。我跟你保证,我绝对不会做出伤害苍黎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你可以答应苍黎来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给你的权利来管我的事了?”关肆脸一沉,打断了我的话。

    我想我如此有诚意的跟关肆商量,就算他不同意,也会好好跟我说,没想到他跟我来了这么一句:谁给你的权利来管我的事了?

    说实话,我真是没想到,也再次深深的感受到了自己和他的代沟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不仅代沟,还有地位。

    能说出谁给你的权利这样的话,我想他在古代的身份肯定不一般,肯定是高高在上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我心底叹了叹气,为自己辩解道:“没有,我没有要管你事的意思,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最好没有!”关肆又打断我的话,眼里冷光粼粼,警告我道:“别再想着通过苍黎了解我!”

    忽然听到这句警告,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,过了一会儿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说的是我通过苍黎知道他名字这件事吧。

    难道我问苍黎他叫什么名字,也不行吗?

    在我觉得,这警告来的毫无道理,但是它却真实的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,感觉好像有一口气卡在嗓子眼那里一样,堵的我好不难受。

    我想不通,我问他名字怎么了?他不也问过我叫什么名字吗?

    想到这儿,我忽然想起他只问过我的名字,至于其他的,他并没有问过,估计是根本不想问,不想了解我吧。

    我明白他什么意思了,他不想了解我,也不想我了解他,怕苍黎跟我接触多了,我会跟苍黎问有关他的事情,去了解他,所以阻止苍黎跟我见面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相处,还以为关肆是个细心、温和、对我不错的人,却没想到他对我的防备这么深。

    竟然怕苍黎会告诉我有关他的事情,阻止苍黎跟我见面。

    这让我想起一句话,有些人对你高冷,不是他天生高冷,只是对你高冷而已,因为他不喜欢你。

    那么这句话,放在关肆身上,就是关肆对你细心、温和,你就觉得他不错,那只是你觉得而已,你试着了解他试试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没有想过要多了解他,可他就这样把我拒之门外,我……我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难受。

    我想他如此防备我,也许是他只是把我当成是他的发泄工具,等哪天厌了,就会一脚把我踢开——杀了我吧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我应该是害怕、是紧张的,可不知道为什么,我不紧张、不害怕,有的却是那种说不上来的难受。

    关肆走过来,从我身后抱走苍黎,苍黎脸上挂着眼泪,泪眼汪汪的回头看我,求助的喊:“娘亲,娘亲……”

    对苍黎的求助,我爱莫能助。

    心想关肆不让苍黎见我也好,省得苍黎和我培养出感情来了,他知道我死了,会难过。

    可是,我的难受怎么办呀?

    “下来添火!”关肆用小衣服把苍黎收走之后,冷冰冰的对我说,说完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见关肆对我这般冷漠态度,我更觉难受,心里酸酸的,想掉眼泪。

    晚饭,关肆准备的很丰盛,鸡鸭鱼肉都有,还有酒。

    这是我来这里,第一次吃到荤腥。

    但我心里难受,完全没有胃口。

    而关肆却不受影响,一边吃肉,一边喝酒,吃的特别欢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不喜欢吃素,看到肉,当然欢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吃的那么欢,我心里难受到无以复加,又见他给自己倒酒,忽然生出一个念头:我要借酒浇愁。

    等他倒完酒,我把酒壶拿过来,给自己倒酒。

    才倒一点,还没有把碗底子盖住,关肆的手忽然伸过来,制止了我倒酒的动作,皱眉问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心里难受,挥开他的手道:“你不准苍黎见我,也不准我喝酒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关肆眉头皱的更深,再次制止我:“这酒你喝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我喝不得,我偏要喝。

    我端起碗,仰头就是一大口。

    顿时,一股清香流入口鼻,完全没有白酒的那种辛辣感,心想关肆还说这酒我喝不得,是怕我喝了他的酒,他不够喝吧。

    一口气把那酒喝完了,我意犹未尽,还想再倒。

    关肆从我手中抽出酒壶,蹙眉望着我:“这酒你真喝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这酒就跟饮料一样……嗝……”我打了一个酒嗝,感觉脑袋有点晕,我用手摸了摸额头。

    “看吧,我就跟你说这酒喝不得。”关肆一副我不听他话,吃亏了的样子,又问:“头晕的厉害吗?”

    他不是不想让我了解他,只把我当发泄的工具吗,不是厌了就会杀了我吗,为什么还问我头晕的厉害不厉害?

    这么关心我,干什么?

    他知不知道,他越是这样,我越是难受。

    我难受的说:“厉不厉害都跟你没有关系,反正迟早都会死。”

    我只顾着发泄自己心中的难受,没有注意到关肆在听到我说那个死字时,脸色一变,沉声道:“不许随便说死!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他声音忽然变沉,我感觉他这话说的好重,好像秤砣一样压在我心上,压的我难受的不得了,呜一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我哭了,关肆以为我是喝酒喝的,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跟你说了,这酒你喝不得,你偏要喝,难受了吧?快揉揉头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难受,不过不是因为喝酒……”是因为他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原因?”关肆拧了拧眉心。

    我哪里敢直接说原因,捂着脸道:“为什么你不准苍黎见我?就是怕我通过他了解你吗?就那么怕我了解你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关肆竟然说不是,我愣住了,心想怎么会不是呢,赶忙拿开捂着脸的手,问他:“既然不是,那你为什么……嗝……”

    我又毫无预兆的打了个酒嗝,还是个长长的酒嗝,然后脑袋的晕感加重,同时感觉心里火辣辣的烧着,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现在我信关肆那句:这酒我喝不得了,果然是喝不得。

    但是,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?

    我一手揉着头,一手捂着肚子,想把为什么后面的话说出来,却一张口就想打酒嗝,吓的我赶紧闭嘴。

    见状,关肆道:“张嘴,别憋着,让酒气散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嗝——”然后,我就在关肆面前毫无形象的打了个大大的酒嗝。

    好丢人啊,我脸腾腾的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面前有一面镜子的话,我一定能看到自己的脸通红通红。

    酒嗝打完,关肆递上来一杯水,让我冲冲胃。

    他还是那么的细心体贴,可是想到他在楼上说的话,我这心……就不敢再把他的这种心细体贴,认为是对我不错了。

    也许他这样对我,是有别的预谋吧。

    但是是什么预谋呢,我却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心情难过的将那杯水喝下肚,肚子里的烧痛感顿时减轻不少,头晕还在。

    我还想再倒一杯水喝,关肆却阻止我道:“不能再喝了,再喝就会适得其反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,我不敢怀疑他的话,乖乖的放下了杯子。

    “你也想见苍黎?”关肆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在关肆问我这个问题之前,我从未想过我想不想见苍黎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会跟关肆谈不要阻止苍黎见我,纯粹是看苍黎哭的可怜,我答应苍黎跟关肆谈谈的。

    要问我想不想见苍黎……我的答案是,反正关肆每天都出去,我一个人在这里挺无聊的,苍黎能出来跟我说说话也挺好。

    于是,我点头:“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苍黎醒来,见到的第一个女人,所以他误将你当做是他娘亲。”

    关肆这话,算是解答了为什么苍黎会叫我娘亲,同时另一方面是提醒我:我不是苍黎的娘亲。

    我明白的说道:“你放心,我心里有数,不会把自己当做他的娘亲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身体不好,情绪不能波动太大。每次见你,你都让他难过,我不想让他见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前面那句,我才知道我误会关肆了,心里对他充满了愧疚。但听到后面那句,我对他的愧疚就没有了,取而代之的是郁闷。

    什么叫苍黎每次见我,我都让他难过啊?

    我让苍黎难过了吗?

    不过仔细想想,似乎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就不说了,苍黎因为我说我不是他娘亲,就难过的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第二次见面一开始挺好的,后来因为他问我还记得过去的事情吗,我说不记得,他就失落了。

    第三次见面一开始也挺好的,后来因为我不记得过去的事情,加上我不叫他黎儿,他就更失落了。

    第四次见面,就是刚刚在楼上那次见面,一见面就哭,情绪波动是够大的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