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和劫一起来了 > 第23章 张子麒
    关肆说红衣女鬼会回来的,但是我们在那房子后面等了半天,都没有等到红衣女鬼回来。

    我就担心她知道我们知道她放尸体的地方,怕我们会在这里等她,可能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跟关肆说了我的担忧,关肆却很肯定的说:“她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高僧也说让我不要着急。

    我只好按捺住性子,耐心的等。

    等着等着,我有点困了,打了一个哈欠。

    细心的关肆立刻看出我困了,把我往怀里搂了搂,手按着我的脑袋,让我的脸贴着他的胸膛,小声道:“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被关肆这样搂着,我的确能睡着,但我又不想睡了,总感觉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到底哪里不对,我也说不清楚,就是感觉我和关肆不应该这样。

    更准确的说法,应该是关肆不应该这样,不应该对我这么细心,对我这么好。

    我扭了扭脑袋,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,转头去看高僧,没想到高僧也在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见我看他,高僧对我点了点头,估计是让我放心,他一定会救我的意思吧。

    高僧没来的时候,我天天期待着他能来,能把我救走。他来了,我又担心他会打不过关肆。

    这种担忧,我没法跟高僧说,就对他笑了笑,谢谢他能来救我。

    刚笑一下下,一个巴掌过来,把我的脸给转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睡觉!”关肆带着命令的口吻说道。

    “睡不着。”我小声怼回去。

    “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好吧,那就眯一会儿。

    我眯着眼睛,想都这么长时间了,红衣女鬼怎么还不来,她到底还来不来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,忽然听到房子前面传来一阵细细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声音很细,很小,听不真切,像是有人在说话,又像是有人在哭。

    我连忙抬头去看关肆,却见关肆看着高僧,我又转头看高僧,看到高僧对关肆做了一个手势,意思是让关肆从房顶上去。

    关肆点点头,抱着我轻轻一跃,我们就到了房顶。

    因为是夜里,月光也不是很皎洁,我的视线有限,过了很久,才隐隐约约看到前面走来两个人影。

    两人走的不快,可以说很慢很慢。

    待他们走近了些,我看到其中一个穿着红色衣裙,知道那是红衣女鬼。

    另一个穿着红T恤——那红T恤有些古怪,面前是红色,两肩却是白色——黑短裤,垂着脑袋,看不清脸,猜到应该是村里的人。

    等他们再走近一些,我才看到村里人胸前有一节钩子,钩子下凝结了一条约莫手指长的血块,显示这个人被钩子穿胸很长时间了,血都凝固了。

    看到那个钩子,我感觉我背后仿佛也有一个钩子在扎我一样,后背的伤口开始疼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明白了为什么这人T恤的面前是红色的,两肩却是白色的。因为他本来穿的就是白色T恤,面前的红色是被血染红的。

    也明白了红衣女鬼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了,原来她是去杀人了。

    红衣女鬼的手放在那人身后,应该是抓着钩子后面。

    那人在红衣女鬼的半推半吓之下,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前走,走一会儿细声哭一会儿,哭的时候会稍微停一下,所以他们才会走的那么慢。

    看清了这些,我头皮阵阵发麻,下意识的想往后退,想躲在屋脊后面。

    关肆及时搂住我的身体,不让我乱动,另一只手盖住我的眼睛,嘴巴轻轻咬住了我的耳朵。

    我一惊,所有的感觉迅速集中在了被关肆咬的那只耳朵上了。

    虽然我不明白关肆为何咬我耳朵,但是我感激他咬我耳朵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咬了我的耳朵,还不知道我会怎么的害怕呢。

    我稍微往他那边转了转,脸埋在他身上,挨着他的手紧紧抓着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呜、呜、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嚓、嚓、嚓……”

    那细细的哭泣声音越来越近了,伴随着哭泣之声还有鞋子拖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本不敢看红衣女鬼和那惨遭折磨的村里人,但这两种声音不断的往我耳朵里钻,勾起了我某种好奇,我想看看下面是什么情况了。

    就扒开了关肆的手,小心的往下看。

    刚扒开关肆的手,我就看到红衣女鬼抬起了那村里人的脸,正好对着我。

    我还没看清那人的样子,就吓的闭上了眼睛,连忙低头,把眼睛重新躲在关肆的手后面。

    关肆又咬了咬我的耳朵。

    我再一惊,心里忽然闪过什么,明白关肆为什么咬我耳朵了。

    他估计是怕我害怕,所以咬我耳朵,以此来转移我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明白关肆为什么咬我耳朵后,我在心里感慨:关肆不愧是个细心的人,不仅细心,而且细心的很有方法。

    不过,对他第一次咬我耳朵,我觉得应该和细心无关。

    后来我知道,他那是在惩罚我,惩罚我不回答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回答他的问题,就代表我觉得他对我不好,他是这样跟我说的。

    先不说这个,再说下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村里人被抬起脸后,过了一会儿,才发出一声哀嚎。

    红衣女鬼阴冷冷的说道:“不许哭。马上就要见到你的亲人了,你该感到高兴,笑一个。”

    笑一个?

    听到红衣女鬼让那村里人笑一个,我瞬间想起了自己的经历,一面为红衣女鬼惨无人道的行为感到气愤,一面同情下面的村里人。

    然后,我又想看看下面的情况了,伸手去扒关肆的手,却没有扒开,让我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关肆咬着我的耳朵,带着声音的热气直接喷到我的耳朵里:“不怕了?”

    怕,当然怕。

    但是我想看下面的情况,也是真的,就又扒了扒关肆的手,表示我想看。

    关肆的手捂着我的眼睛,没有动,不过却微微分开了手指,让我能从那手指缝隙里看到下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我就在那小小的手指缝隙里往下看,看到了一张让我忍不住流泪的脸。

    那张脸和屋子里挂着的尸体的脸,差不多,都是眼睛瞪得大大的,面皮扭曲,显得很狰狞、很痛苦。

    唯一的区别,就是这个人刚被杀害,嘴旁边堆了好多血迹,都凝固了。屋里挂着的尸体,嘴边都很干净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人还没有彻底死亡,他还活着,但却活不了了。

    让我忍不住泪流的,不是他悲惨的样子,而是他这个人,我认识。

    他是我奶奶旁边邻居家的儿子,张子麒。

    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他今年才十五岁,今年参加中招考试,顺利的话,能考到县里的高中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知道这些,是因为过年的时候(我们虽然住在外省外市,但每年过年都回老家过年),他来我奶奶家向我请教问题。

    还记得我们要回去的时候,他跟我说:“姐,等我考上了县里的高中,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又觉得这样说不妥,改口道:“不对,不管我有没有考上县里的高中,我都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我们老家的县里不止一座高中,但通常说的县里的高中,是指全县最好的那一座高中。

    这才半年多的时间,他、他……

    眼泪迷糊了我的视线,又因为是在关肆的手指缝里看的下面,瞬间我就看不到下面了。

    眨了眨眼睛,把眼里的泪水眨出去,觉得在关肆的手指缝里看的不清楚,就把他的手给扒开了。

    这次,他没有不依我。

    只是,我扒开关肆的手后,红衣女鬼已经推着张子麒进了房间了,就是红衣女鬼放尸体的房间,也是我们正趴着的那个房间。

    我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我转头去看关肆,关肆轻声道:“认识?”

    关肆真是可怕,竟然能猜出我认识张子麒,我也没想瞒他,这也没什么好瞒的,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忍耐些,尽量别出声。”关肆才说完,可能觉得我做不到,又道:“算了,你还是闭着眼睛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我摇摇头,低声道:“我可以。”

    关肆看着我没有说话,看了一会儿,抱着我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们下去后,关肆并没有急着带我进入房间,而是带我趴在窗外看。

    我看到红衣女鬼推着张子麒来到那面尸体墙,红衣女鬼抓着钩子的手用力往后一拉,张子麒立刻被钩子带的身体往后仰,头就自然抬起来了。

    红衣女鬼指着墙上的尸体,问:“有这么多人陪着你,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回答红衣女鬼的是张子麒的哀嚎。

    红衣女鬼不高兴了,抓着钩子的手用力来回拽了拽,张子麒的身体跟着晃了晃,呜咽之声更重了。

    “还哭?”红衣女鬼打了张子麒的脑袋一下,把张子麒的脑袋给打偏了。

    偏过去之后,就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张子麒歪着头,呜呜的哭泣,不过哭声并不大。

    不是张子麒不敢哭,是他流了那么多的血,已经奄奄一息,没有力气哭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特别难过,特别气愤,好想冲进去把红衣女鬼给杀了。

    可是我没有那个能力,只能没用的在这里哭泣,无声的哭泣。

    “谁?”红衣女鬼察觉到了什么,猛然转头,朝我们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