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和劫一起来了 > 第47章 都是阳光的错
    “也不许跟别的男人说话。”我还没从关肆刚才那话中缓过来,他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还说的这么理所当然、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,不知他这话是出于吃醋,还是出于霸道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觉得既不是出于吃醋,也不是出于霸道,而是出于他还停留在某个时代的某种大男子主义,认为女子除了自己的男人,不能和别的男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思想太古板了。现在跟你那个时代不一样了,男女平等,男女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男女能一样吗?”关肆的视线在我胸-前扫了一圈。

    啊啊啊,关肆真流氓。

    我又气又羞,脸蹭蹭的红了,红着脸稍微侧了下-身,跟他解释:“我说的男女一样,不是说身体结构一样,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跟刚才一样,不等我把话说完,关肆又打断我的话道:“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,但是我不喜欢你给小和尚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吼,说来说去,原来他是介意小和尚将他打伤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怎么这么记仇啊?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不打,我发短信总可以吧?”我询问的口吻问道,觉得发短信的话,应该没问题。

    可事实证明,我想多了。

    关肆摇头:“短信也不行,不许跟他有任何联系。”

    不许有任何联系啊……关肆对小和尚的仇也太深了吧。

    “哪儿有你这样的人啊。”我急的都想跺脚,想瞪他又不敢,就眼巴巴的看着他,伸出一根手指,用祈求的口吻说道:“就一次行吗?我就给大师发一次短信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其实我更想说的是:你怎么这么不通人情,让我给小和尚发一次短信又如何?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,我说不行就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我真的跺脚了,也真的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了:“你太不讲道理、不通人情了,我只是有事要问大师,又不是别的。你怎么能这样?”

    关肆睨了我一眼,将我的反应收在眼底。

    手掏着耳朵,一边掏,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我记得谁说过以后认真听话,我说什么,她就做什么,绝不反抗。难不成是骗我的吗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,关肆又睨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听到关肆这些话,我一下没了言语,真真体会到了什么是搬起石头砸到自己的脚,什么是自作孽不可活了。

    我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。

    不过,在为自己感到憋屈的同时,我也从关肆这话里听出了他的态度,就是他不会给我奶奶打电话,或者找我奶奶了。

    为我奶奶担的心,我是可以放下了,但我心里难受。

    而且这种难受,还不能发泄出来,憋的我更加难受。

    我梗着脖子,挺着腰,双脚用力的踩着地面,蹬蹬蹬的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似乎这样,我会好受一些一样,其实一点都没好受。

    回去后,我没有看关肆是否跟上来,躺下就睡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第二天早上醒来,我发现我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不用问,也知道是关肆帮我换的。

    关肆还是蛮细心的,就是有时候太气人了。

    比如昨晚,非不让我给小和尚打电话,也不让我给小和尚发短信,好像我给小和尚打电话、发短信,能掉他一块肉似的。

    对了,关肆呢?

    也不知他去了哪里,我就转头四处看,看看他在哪儿。

    在我四处看的时候,我竟看到了我的手机,它就放在离我不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看到那手机,我顿时一计上心头,连忙爬过去,拿起手机,直奔电话簿,想要找到小和尚的手机号,给小和尚发个短信。

    但是,原本该在那一栏里的小和尚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以为我是找的太急了,没有看仔细,就又找了一遍。

    又找一遍,结果还是一样。

    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关肆他把小和尚的手机号从我手机里删除了。

    这个关肆,他、他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他怎么能随意删除我的联系人呢,我气的不得了,也郁闷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气,自然是气关肆。郁闷,却是郁闷自己没把小和尚的手机号给背下来。

    以为把手机号存在手机里就没事了,却忘了关肆……

    现在好了,关肆删了小和尚的手机号,我再想联系小和尚就难了。

    忽然,我想到了通话记录。

    可当我急急忙忙点开通话记录,看到最近一个通话记录是我奶奶,我奶奶之前的是我妈之后,我彻底绝望了。

    同时觉得自己好笨,像关肆这么聪明的人,他怎么可能只删除小和尚的手机号,不删除我与小和尚的通话记录。

    “啊,我真笨,我真笨。”我郁闷的敲了敲脑袋。

    正敲着,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戏谑的声音:“知道笨还敲脑袋,越敲越笨。”

    我唰一下转过头,愤愤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本想质问他为什么随便删除我的联系人,但在看到他站在阳光里,光着上身,衣服随意圈在脖子上,头发还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滴着水,简直就是一张活脱脱的美男出浴图,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,只呆呆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看着他朝我走来,弯腰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,“真的变笨了?”

    我瞬间回神,才意识到自己竟对他犯起了花痴。

    我为自己的花痴行为感到羞耻,但在心里又不愿承认自己的花痴,就把责任推在了那阳光身上。

    对,一定是那阳光太晃眼了,照的他全身都金金的,所以我才……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那阳光,他不穿上衣,光着膀子,把衣服圈在脖子上,很流氓的。

    我揉了揉额头,翻眼看他,心道:流氓、流氓。

    流氓扔了一个什么东西过来,我本能的两手伸出抱住了那东西,抱在怀里才看到是什么,是一截长长的竹子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是一截竹子做的杯子,上面有一个盖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我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渴不渴?里面有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水?”听到关肆说有水,我就想到了河水,心想他该不会是用这竹杯,直接在河里灌的吧。

    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,关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只说了四个字:“喝不死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关肆就走到一旁生火去了。

    我这才看到他手里还提着一截竹子,另一只手提着两条大草鱼,都快有两个筷子长了。

    原来他一大早去捕鱼去了。

    太阳越来越烈,我有点渴了,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想关肆都说不会杀我了,应该不会害我,就放心的打开竹杯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那水一进入嘴里,立刻感到一种带着清香的甘甜传来。

    再喝一口,凉丝丝,滑滑的,很好喝。

    “关肆,这是什么水啊?很好喝。”我再次问关肆。

    关肆才告诉我:“是露水。”

    哇塞,竟然是露水。

    记得看过一个电视剧,上面说用露水泡茶,特别好喝,但是露水很难搜集,很少有人去搜集露水。

    更何况还是这么一大杯。

    不对,是这么两大杯。

    关肆他一定起的很早吧,就算他是妖,会妖术,肯搜集这么多露水,也是很难能可贵的。

    我被他搜集露水的行为温暖到了,感觉关肆很好,暂时忘记昨晚他给我的不愉快了。

    至于质问他为什么不经过我同意,就删除小和尚的手机号一事,我也打算不问他了。

    倒不是因为他搜集了这两大杯露水,而是因为我觉得问了也是白问,说不定他还会拿昨天我说过的话来回我。

    所以,我何必自讨苦吃呢。

    那个孽已经造下,就让它在那里安静的躺着吧,不要去提它。不然,我会伤心的。

    在外面吃完了早餐,我和关肆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许是在外面呆了一夜加一早上,再回去,我就感到墓室很压抑了。

    虽然墓室很高,很大,但也比不上外面自在。

    我跟关肆说:“外面也有房子,我们不能在外面住吗?为什么要住在墓室里呢?”

    “怎么?这才不到两天,就烦了?”关肆勾唇笑了笑,不待我说什么,又补充道:“以后日子还长,习惯就好。”

    日子还长,习惯就好?

    我咧咧嘴,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关肆道:“一会我去打坐,你安静一点。要是害怕,就转过身去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。”听到关肆这话,我想起昨天看到他那只大鸟朝我飞来,我害怕的叫出声,导致关肆吐血倒地的一幕,现在还觉得对不起他,愧疚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关肆在我头上拍了拍,笑道:“还知道愧疚,不错。”

    本来我对自己让关肆受伤的事情感到很内疚的,但是听到他这话,我怎么那么想生气,那么想打人呢。

    但又想到,我的确让他受伤了,就咬咬牙,忍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太害怕。那是我的法相,虽然现在还不受我控制,但不会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法相?”我惊愕的抬起头,好奇的问:“什么是法相?”

    难道那不是关肆的真身吗?

    “跟你说了,你也不懂。别问那么多,只需记住不要大叫就行了。”关肆没有理会我的问题,说完就朝着那口黑漆漆的棺材走去了。

    我怕我看到关肆的法相,会再次出现昨天那样的情况,就识趣的转过身,没有看。

    时间滴滴答答的过去,一转眼就到中午了,可关肆还在打坐,一点要结束的迹象也没有。

    而我也不能去问他什么时候结束,在旁边等的好内急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