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和劫一起来了 > 第60章 项链谁送的
    东林湖畔附近有一个农贸市场,那里鸡鸭鱼肉,各类水果蔬菜都有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粮油、杂七杂八的店,多跟吃的有关。

    关肆带我去的就是那里。

    我不是没去买过菜,觉得买菜很简单,却忘了关肆是一个有些挑剔的人。

    等关肆挑挑拣拣一通,全部买好都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大包小包提回家,关肆将油盐调料和肉,以及几样蔬菜分开,让我把剩下的都放到冰箱里。

    他则把那些东西提到橱柜上。

    等我把该放到冰箱的都放好后,抬头看到关肆正弯腰洗菜,那高大的身姿,低头弯腰站在那儿,感觉有点委屈他了。

    我就走过去问:“需要我帮忙?”

    “把这菜洗了。”关肆也觉得弯腰洗菜不舒服,听我问需要帮忙吗,立刻把手里的活丢给我。

    我把菜洗好,想着就势切一切,反正我又不是不会切菜。

    就在我拿刀准备切的时候,关肆道:“放下吧,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我还跟关肆客气,谁知关肆淡淡的说道:“你刀法还待练练。”

    好吧,是嫌弃我切的不好。

    我放下刀,走到一旁。

    菜是关肆切的,也是他炒的,一如既往的好吃。

    饭菜端上桌,我和关肆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这是我们在这新房子里的,第一顿饭。

    看看这灯光,看看这桌椅,看看这房子,颇有一种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我不敢再说像在家里这样的话了,怕勾起关肆的伤心事,也怕让自己难过。

    晚饭后不久,我妈给我打电话说我和关肆的事情,我就不说了,单说我哥。

    毕竟我哥是因为我受伤的,我就问我妈我哥的伤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我妈惊问:“你见到你哥了?”

    听到我妈这话,我才知道我哥没把见到我的事情说出来,就嗯了一声,含糊道:“我看到他好像受伤了,但是没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哥什么时候能像你一样懂事就好了。他没事,就是摔了一下,崴到了脚,休息几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和我哥的关系不好,我妈也犯愁,不过她没刻意要求我们一定要兄妹有爱,。

    但我知道,哪个做父母的,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相亲相爱呢。

    跟我妈闲聊几句,我妈就主动提挂电话。

    然后又跟之前一样,也不等我说什么,就把电话挂了,好像有急事一般。

    以前我妈不是这样的,我能感觉的出来,我妈主动挂电话,并不是真的想挂电话,而是担心我和她说多了,会引起关肆不满。

    对我妈的处处为我着想,我是又感动,又愧疚。

    晚上,我和关肆躺在床上,他又想跟我那啥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我一直很乖,从不反抗,他要我就给,但今晚我实在不想,就推着他,垂眼不敢看他道:“白天你不给我放假,晚上也不给我放一次假吗?”

    许是听我说的可怜,关肆就没有继续了。

    没有关肆折腾我,我也睡不着,睡不着就想乱动。

    一不小心,手碰到了关肆。

    关肆一把抓住我的手,声音低沉道:“别动。再动,我就办了你。”

    吓的我不敢再动,但是关肆一直抓着我的手不放,又是夏天,不一会儿手上就出了一层汗,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我就动了一下手,说:“我不动,你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关肆就挨身过来。

    进而,他就食言了。

    我气的不得了,问他:“你不是说给我放假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说过?”倒不是关肆说谎,而是他的确没有说过。

    他只是没有继续,我就以为他答应给我放假,谁知……

    关肆见我满脸不甘,抓起我那只动了的手,低头望着我笑:“是你的手,太不听话。”

    吼,说到最后还是我的错了,我被他气的说不出话,也是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如此气我就算了,没想到关肆还有更气人的。

    只见他伏在我耳边,轻声说:“是不是你也想要?”

    我想要他个大头鬼啊!

    我顿时又羞又气,满面飘红,更加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关肆今晚精神极好,折腾许久都不结束,我累了,就先睡了。

    睡的迷迷糊糊时,忽然感到身上有很多水,还以为自己掉到水里了,一下惊醒了。

    醒来才知原来是关肆在帮我洗澡。

    唔,这不是关肆第一次帮我洗澡,但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面对,醒来也不敢睁眼,继续装睡。

    装着装着,就真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,关肆不在身边,不知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今天开学,我特意挑了一身好看的衣服穿。

    才换好,关肆推门而入,视线在我身上一扫,说了两个字:“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以为我听错了,关肆重复:“我说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低头看我身上的衣服,感觉挺好的,没有哪里碍着关肆的眼吧。

    关肆走过来,再次道:“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让我换,至少给我个理由。

    关肆眉头皱了皱,指着我腿上的短裤:“伤风败俗。”

    伤风败俗?!

    我惊呆了的看着关肆,我又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穿短裤,他怎么能这样说。

    好像我这样穿,真的伤风败俗一样。

    “在我面前可以这样穿,在外面不行。换了。”

    哪儿有这样霸道古板的人,现在又不是他那个年代年代。

    我不想换,没有理他,扭头往卫生间走。

    哪知才走两步,就被关肆给捞回来了,关肆低头看着我,黑眸闪闪:“是我给你换,还是你自己换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知道今天不换不行了,就推他:“我换,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关肆不动,我没法,只好当着他的面换了一条马裤。

    换衣服风波就这么过去了,我去卫生间洗漱,出来关肆已不在房间。

    我出去,看到关肆坐在餐桌旁吃饭。

    原来关肆一早起来,是起来做早饭了。

    吃关肆做的饭吃习惯了,我自然的走过去,在他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吃完饭,我跟关肆说去上学了,关肆没像昨天那样说要跟我一起。

    到了学校,我先回宿舍。

    室友们见我回来了,纷纷围过来问我这问我那,我一句没有回答,笑着告诉她们:“这学期我不住校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,莫染?”

    室友们追问我怎么了,我只轻描淡写的道:“家里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事啊,怎么连校都不住了?”小林第一个发问。

    我说:“就是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大家听我这么说,以为我有什么难言之隐,都不再问了,只有小林还两眼迷茫、不太相信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小林快速把东西一收,挽着我的胳膊道:“莫染,我还没吃饭呢。走,陪我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说着,风风火火的把我拽出了宿舍。

    刚出宿舍门不久,小林就迫不及待的问:“莫染,告诉我,到底怎么了?你家里有事,你怎么就不住校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是这样……”来时我就想到了,另外两个室友不会追问我,小林是一定会追着我问,要问出个合理的理由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,我想好了说辞,笑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事,就是我嫂找到工作了,大宝晚上没人照顾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事,我还以为……恭喜你嫂找到工作。”小林也笑了,伸了一下胳膊道:“那好吧。谁让你家大宝那么可爱呢,我就把你让给她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小林说完,我们两个都笑了。

    和小林有说有笑的去了食堂,从食堂出来,我忽然想起那条她送的项链来,愧疚的说道:“小林对不起,暑假的时候,我不小心把你送的项链弄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我送的项链,我什么时候送你项链了?”小林一脸惊讶的问。

    我更惊讶,“你忘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,我送过你什么项链啊?”小脸认真的模样,不像是装的。

    我想她可能是真的忘了,就给她点回忆道:“大一军训后不久,班里有个同学生日,请客吃饭。吃饭回来的路上,你问我什么时候生日,我说七月十三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七月十三是在暑假,没办法给我过生日,就送了我一条项链。还说那是你第一次送人礼物,要求我每天都要戴,不然就是不珍惜我们之间的友谊。”

    回忆完,我满怀期待的看着小林问:“想起来没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小林皱眉想了半天,还是没想起来,反而问我:“不会是你记错了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那是我第一次收到生日礼物,怎么可能会记错?

    而且后来,我也确实遵照小林的意思,每天都戴着那项链,洗澡的时候都不摘下来。

    要不是被关肆给扔了,我现在还戴着那项链,还可以拿出来给小林看呢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我忘记了?”小林敲了一下脑袋,随后问我:“那项链是什么样的?你描述一下,看看我能不能想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常戴的那条项链啊,吊坠的形状是由一个长方形和三角形组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条项链啊。”小林总算是想起来了,我刚要高兴,却见她咬了一口包子,含糊不清的说:“那项链那么丑,怎么会是我送的。我要送,也送你一条好看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丑?!”我简直受到了一万点伤害。

    小林不介意再让我受到更多的伤害,又咬了一口包子,点头:“确实很丑。本来我想问你怎么戴那么丑的项链,但是看你天天戴,想着那项链肯定对你有什么意义,就没有问。”

    “莫染,一定是你记错了。我是不会送那么丑的项链给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