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他和劫一起来了 > 第61章 命里招邪
    小林一边吃着包子,一边倒退走,一边跟我说那项链不是她送的。

    我追上去,一把抓住她的胳膊,“小林,你再好好想想,那项链的确是你送的。”

    “莫染,真是你记错了!”小林一脸认真,说罢她笑嘻嘻的勾着我的脖子说:“好了好了,不就一条项链嘛。丢了,我再送你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不是项链的事,是那项链是她送我的事,这事不弄清楚,我浑身难受,严肃道:“你别笑,严肃一点,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见我严肃的很,小林也严肃起来,想了一会儿,还是摇头:“可能是我忘记了,我真的想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我想要说什么,小林整个人贴过来,抱着我的胳膊,矮着身,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,露出一副可怜样,求饶道:“莫染姐姐,你饶了我吧,别让我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这人平时大大咧咧,做事丢三落四,还容易忘事。再说那都是三年前的事情了,咦,对了,三年前,我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想起来了?”听到她说想起来了,我比她还激动,忙问:“是你送我的吧?”

    谁知小林想起的是另一件事,她说:“我想起来了,之前我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有棱有角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这跟项链有什么关系?”我气的将她推开。

    小林站直了身体,“怎么没有关系?你不是说我送你的那条项链,是由长方形和三角形组成的吗?长方形和三角形,不也是有棱有角的吗?”

    “也许那时候,我不知从哪里买来那条项链,然后送给你了。不过时间太久远,我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“忘记了?”想想这三年来,我为了我们的友谊,听她话,每天都戴着那条她现在认为很丑的项链,现在她居然说忘记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,别生气,别生气。”看我要生气了,小林连忙来安抚我,手过来就拍我的胸。

    我抓住她的手,又好笑又好气:“手往哪儿摸呢?”

    “呀,莫染,你的胸好像变大了。”小林两眼紧盯在我的胸上。

    我听到她这话,想到了什么,脸一红,正要说她胡说。

    小林又要凑过来摸,不过被我拦住了,她笑着问我:“是不是暑假煮牛奶木瓜了?看这大小,似乎没少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别转移话题。”我红着脸,也不知小林说的是真是假,我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胸部变大,她怎么注意到了呢?

    我低头,偷偷看了一眼,似乎真的变大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小林点头如捣蒜,“也许那项链是我送的,但我也是真的不记得了。莫染,你别生气,回头我再买一条好看的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我在乎的又不是什么项链,而是我和小林之间的友谊。

    “用的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真不用。我把你送的项链弄丢了,该我补个礼物给你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我们俩谁跟谁啊。你不要我送,我也不要你送,就这样吧。”小林吃完了包子,喝完了豆浆,把塑料袋往垃圾桶里一扔,手也不擦就来抱我。

    我迅速闪开了,小林一面掏纸擦手,一面幽怨的看着我:“不是说小别胜新婚吗?你是不是移情大宝,不爱我了?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小别胜新婚。”我傲娇的回一句。

    话刚说完,后面传来室友赵云安的声音:“你们俩比我们先走那么久,怎么才走到这儿啊?”

    我和小林回头,又听另一室友季秒渺附和道:“就是就是。我刚刚离老远就看到你们拉拉扯扯,搂搂抱抱,在干啥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干啥就干啥。”小林又扑过来,两手抱着我的肩膀。

    我们宿舍四人关系都很好,但平时我和小林最好,赵云安和季秒渺最好。

    有了赵云安和季秒渺这两位室友的加入,我和小林就没再聊项链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项链这事就算这样过去了,但是我心里总觉得这事不对劲,坐在教室里,还满脑子都在想项链的事情。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不仅觉得小林忘了送我项链的事情不对劲,还觉得关肆一看到我那项链,就把项链拽下来扔了一事也不对劲。

    小林这里,我是问不出来了,因为她连送我项链的事情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不过关肆那里,我却可以去问问,因为我还从未问过关肆为什么要扔我的项链,我只单纯的以为他不喜欢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可能不是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恨不得能马上回去问关肆。

    还好第一天开学,不上课,只是班长点点名,发发课本,给每个宿舍发一张课程表,不到十点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下午没课,我就把课本丢给小林,迫不及待的回去了,自然惹的小林她们一通说,说我们宿舍好不容易聚齐了,连顿饭都不一起吃。

    我说以后有机会。

    回到住处,关肆对我的回来一点都不意外,倒是我看到他那么平常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我直接走到关肆面前,看着正在看电视的关肆说:“关肆,你说我在你面前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那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问。”关肆头也不抬的说道。

    关肆让我问,我却有点紧张了,吞了一口口水道:“那个,你还记得你之前扔了我一条项链吗?我想问你,你为什么要扔我的项链?”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?”关肆缓慢将视线从电视上移到我脸上。

    继续看电视,别看我啊,我心里说道,嘴上回答:“就是那个,我突然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被关肆打断了,“那项链是别人送给你的?谁?你同学吗?”

    那项链的确是我同学送的,但是现在那个送我项链的同学却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加上问这话的是关肆,我有点不想告诉他那项链是别人送的,不想把我的同学掺和进来,就摇摇头道:“不是的。那项链是我逛街时买的,就是那条项链我一直戴着,今天同学看我没戴,问我怎么没戴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就……想起来了。”我眼珠子往旁边转了转,又移回来,问:“你为什么要扔我的项链?应该不是因为不喜欢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关肆视线一转,又看电视去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呼了一口气,追问:“那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问你为什么能看到鬼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被关肆问的一激灵,心中自问道:对啊,我怎么从来没想过自己为什么能看到鬼呢。

    关肆是不是知道什么?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知道原因?”

    关肆嘴角勾了勾,露出个略带嘲讽的笑:“你七月十三出生,离中元节还差两天,却百鬼夜行。你就没想过,为什么会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咬了咬唇,的确没想过。

    第一次从我妈嘴里听说自己出生那晚百鬼夜行,命里有场大劫,我很震惊,以为关肆就是我的劫,没有想为什么会百鬼夜行。

    “就算想,你也未必能想得到。”关肆抬眼,看了我一眼,继续道:“因为我也想不到为什么,但我知道那晚肯定发生了什么,不然鬼门关不会提前打开。而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不巧,在那天出生。你命里不是有劫,而是招邪。”

    “招邪?”这又是什么说法,“什么是招邪?”

    “那条项链就是你招来的邪,还有你二妈?”

    说我二妈是我招来的邪,我信,因为我二妈当时已经死了,但说项链也是,我不信。

    我摇着头:“怎么可能呢?那项链怎么可能是邪?我都戴了三年了,一直好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一直好好的吗?”关肆再次打断我的话。

    我一哽,想起后来遇到我二妈的事情,猜到挫败的面对现实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所以戴那项链,戴了三年都平安无事,是因为小和尚的师父在你的命里加了一钱土。不然的话,即便你不戴那项链,也是天天撞鬼招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还是我第一次知道,小和尚的师父为我具体做了什么,也是第一次知道小林送我的项链不是好东西,心中震撼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你命怎么这么衰。那晚你差点撞到我,我在你身上放了一点东西,能避开红衣女鬼。谁知你……后来我看到了你脖子上的项链,以为是那项链给你招的邪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关肆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而我听到他说他在我和他第一次相见时,就在我身上放了点东西,心中更是震撼,震撼的看着他:“你、你在我身上放了点东西?”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那时,我和关肆才是第一次见面,以前从未见过面,他为什么要帮我?

    难道他看上我了?

    这不可能,他心里只有他娘子。

    可是,尽管我知道这不可能,但想到这个可能,我的心跳却不由自主的加快了。

    噗通、噗通,一下比一下快。

    恰好这时关肆抬头看我,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。

    怕被关肆看到我脸红,我捂着脸坐在了沙发上,坐在关肆的旁边。

    坐下后,闻着关肆身上特有的男性气息,我的脸更加红了。

    幸而我聪明,提前捂住了脸,这样关肆就看不到了,却不知道关肆早就从我捂脸的动作猜到我脸红了。

    我这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    “那村子的人都被红衣女鬼警告过,没人敢外出。我看你晚上还拉着箱子出去,穿着又那么……我料想你不是村里的人,日行一善罢了。”

    那么伤风败俗吧……关肆没说的话,我替他在心里补上,呵呵笑道:“那我还该谢谢你了。谢谢你救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,惊悚的转头望着关肆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